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二章

第二章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君千熙为帮君千玄那一忙而受了伤,伤及心脉,灵力也几近枯竭,但不是很严重,只需静养一些时日便可。

可见君千玄遇上了多大的麻烦!

之后,君千熙看已经出来许久,以离陌尘的速度,大概已经打下北卫与南越了,便自行离去,只留下一句话,让君千玄去找找君千晓。

船上,君千熙极目远眺,出门已有三月,快要入冬了呢!

“不在船舱里待着,强忍着病痛跑出来,是否是为了看本公子呀?”耳边忽然响起肖隐一向痞气的声音。

“滚一边去。”君千熙这几天不知怎的,脾气十分不好。

“咦……”肖隐绕到君千熙的眼前,执起她的手腕,把了把脉,眉头一动。

“哈……”君千熙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我去睡一觉。”

肖隐仍站在原地,站了许久,才走入船舱。

房间里,君千熙早已睡熟,可是在平日,即算睡熟也不会失去警惕,然现在,肖隐已立在她的床前,她却仍未醒来。

肖隐拿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眼睛闭上,珠子竟开始闪烁光芒,肖隐嘴唇轻启,不知在念什么,一道光芒飘向君千熙的小腹处。

收起珠子,肖隐轻叹,如今,也只能帮她到这里了。

傍晚,君千熙才醒来,醒来时,肖隐却告诉了她一个令她震惊的消息,她竟然,已经怀有身孕!

初知道这事儿时,她十分愕然,缓了一会儿,抚上小腹,似乎,真的都有些显怀了。

肖隐骂她笨,说:“亏你还是女人,竟然连自己已经怀有身孕都丝毫不知,那就算了,都已经显怀了,你竟然还不知道!唉,多亏了我这个医术 第 102 章 了他一身内力的一箭啊!

“嘶!”布条撕裂的声音,红色的碎条飘落在空中,紧接着,便是箭没入肉的声音。

“噗!”君千熙捂住胸口,一口鲜血喷出,身体向下倒去,衣袍翻飞,正从城楼上摔下来。

……

失去知觉前,她见到的却是肖隐,是肖隐接住了她,拔下了那没入胸口的长箭。

肖隐手中抱着君千熙,城门已开,他从容的走进。

“熙儿……”云逸昌走上前来,眼中的自责掩盖不住,仿佛一下苍老了十多岁。

“伯父,哪里有冰室?”肖隐没有多说,一向挂在脸上的不羁之色此刻却变成了严肃。

“有的,就在皇宫里,冷宫附近。”云逸昌深吸口气,控制好情绪。

“还在皇宫吗?”肖隐怀里的君千熙阖着双目,血流不止。

肖隐看着君千熙苍白的脸色,不再说话,将君千熙抱进最近的一家民居里,并丢下一句,“谁也不要进来。”

大半晌,肖隐才从里面出来,面色有些发白,汗水湿了头发。

“无心,去给她换一身衣服。”肖隐擦了擦汗水,对一同在外等候的无心道。

无心从包袱里拿出一件鲜红如血一般的衣裳,走进民居。

“伯父。”肖隐走到云逸昌面前,“我们得赶快找到冰室,只有五天的时间,否则……”

“好。”云逸昌应下,“我先去处理一些事,晚上便回都城吧。”

此后,西齐摄政王交出国玺,附了五座城池与十万黄金,只为还百姓安宁,自此西齐成为东离的附属国,东离改为大平王朝。

陌王代替皇帝接受了西齐的归降,并封了西齐前皇帝——那个几岁的小孩为西陵王,摄政王仍然不变。

据说,递国玺时摄政王说了一句话,“熙儿死了,带着已有三月的孩儿。”

当时,陌王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只是平静地接过国玺,后来,陌王大醉五日,回朝后也未觐见皇上,闭门不出。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