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四章

第四章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聚澜殿里,无心正带了两个孩子玩耍,云逸昌在一旁看着。

君千熙走近,两个孩子似乎刚刚学会走路,正在院子里磕磕绊绊地跑来跑去,“咯咯”的笑着。

看见君千熙竟从门口处缓缓走来,云逸昌不禁有些恍惚之感,而无心也停了下来,怔愣的看着君千熙。

见无心停了下来,两个孩子也往无心看的那个方向看去。

君千熙竟觉得脚下如千斤重,她愣愣地看着两个孩子,看着男孩颇似那人的脸,看着女孩身上依稀自己的影子,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肖隐拍了拍她的肩膀,“熙儿,那就是你的孩子啊,我们快过去吧。”

君千熙好不容易抬起脚步,走到两个孩子面前弯下腰,想伸手抱抱他们。

或许是因为她身上太冷,夜澜与夜茗后退了几步,都扯着无心的衣裾,有些惶惶的看着君千熙。

君千熙动作一僵,面色微变。

云逸昌叹了口气,“熙儿,你不要着急,他们只是还与你不熟,况且……你在冰棺中躺了这么久,身上冷,别冻着孩子。”

君千熙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好。”

冬日的夜晚,温度极低,一片静谧中,道道宫墙里,有一个人影坐在房顶上。

肖隐从房间里出来,抬头看了看那散发着冰冷与孤寂的背影,脚一点,跃了上去。

“俩小屁孩已经睡着了。”肖隐坐在君千熙身旁,“许是白日里玩的太开心了。”

“肖隐。”君千熙唤着他的名字,“他怎么样了?”肖隐告诉了她一切,却惟独未曾提过他。

肖隐一听眉毛一竖,“他很好,好得不得了,用不得你操心!”

“唉……”君千熙幽幽叹了一声,“你不说便罢了,我去问无心便是。”

“好好好!我告诉你!他现在是至高无上的皇帝,一统天下呢!因为你沉睡,澜月宫渐渐不问世事,幕日殿已有了一统江湖之势!还有……”肖隐顿了顿,“人家现在正在选秀女呢!”

“熙儿,他不值得,真的不值得,否则,他会对你愧疚,他至少会去你的那个假墓拜祭一下,然而,他只是一心专注权势,专注自己的皇位!他不值得你这样!”肖隐的声音已有了些激动。

君千熙垂下眼,前面的她都不在乎,万人之上她不在乎,武林至尊她也不在乎,可是,他怎么能够……怎么能……

晶莹的水珠滑落,顺着微启的红唇滑入嘴里,咸咸的,这就是……泪水么?

原来到最后,他终是负了自己。

心酸,悲伤,愤怒,最后彻底化为恨意,不过一瞬之间而已。

君千熙站起来,并未擦拭脸上的泪痕,“肖隐,你说的对,他如此薄情,怎么值得我如此,他欠了我的,我要他一一归还。”

君千熙看着远方,目光沉静冷冽,“我不信天,更不信命,我只信我自己。什么天意难测,不过是世人自欺欺人罢了,分明是自己种下的恶果,非要赖到老天身上去,呵,可笑!我绝不会和这些草包一样!我自己种的果,自己尝,绝不牵连其他。”

“所以,我和他之间的事,你不要插手。”君千熙收回目光,淡淡的看向肖隐,“我知道你的心思,一直知道,可是在我心里,一直只把你当做兄长,现在就更不可能了,因为,我没有心。”君千熙勾起一抹笑,却带了几分苦涩。

肖隐不语,但见她纵身飞下屋顶。

“熙儿,你会武功?”肖隐十分惊讶。

“嗯。”君千熙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径自离去。

肖隐也从房顶上下来,想要追上她,她却已经没有了踪影。

肖隐站在原地,只觉得,她变了。也是啊,经历了那么多,怎能不变呢?况且,她已经没了心啊!

就在君千熙一直望着的那个方向,那个金碧辉煌的宫殿里,离陌尘刚刚哄夜引睡下。

“尘儿。”一个风韵犹存的贵妇人走过来,“引儿睡下了吗?”

“母后。”离陌尘见到贵妇人时笑了笑,“引儿已经睡下了。”

显然,这个贵妇人就是离陌尘的生母,也就是太后娘娘。

“尘儿,你别嫌母后唠叨,一年以来这三宫六院都是空的,好不容易劝你选秀,你好歹也去看一看啊!”太后苦口婆心的说着。

离陌尘眼神黯了黯:“有母后在,就不去了。”

“唉,尘儿,母后知道你在想什么。”太后幽幽叹道,“虽说当年母后被囚在地牢,但是你的事情,母后都知道。”

离陌尘缓缓抬起手,苦涩道,“是这一双手杀了她,我不会忘;是我杀了她,我更不会忘。”

“尘儿!好歹引儿需要人照拂啊!这孩子也可怜,生下来便没了娘,你就忍心……”太后见他如此,心痛道。

“他娘亲的事情我不会瞒他。”离陌尘却是放下手,负在身后,缓缓道,“不论他是恨我也好,还是怎么样。”

太后没有说话,只是叹息,作为一个母亲,她还真是失败!是她,毁了儿子的幸福啊!

“母后,选秀女的事就此作罢吧!”半晌,离陌尘才开口道,“我终究是要去陪她的,不能再误了其他女子。”

“不可!皇家就引儿这么一个子嗣,怎能……”太后的话还未尽,便被离陌尘打断。

“母后,其实只引儿一个人也挺好的。”离陌尘看向内室,夜引正酣睡着,“至少不会像我一样,为了这个皇位而……”

太后默然良久,才缓缓答道,“好。”她知道儿子的苦,她亦不想再让孙子受这苦。

离陌尘点点头,唇角勾起,这就是他的母亲哪!那个在幼时给他温暖的母亲,那个为了自己的安康甘愿被囚的母亲,那个不论自己做什么决定都会支持的母亲。

太后离开后,离陌尘又进屋去看了看夜引,见他睡的安详,微微一笑,走了出去。

金銮殿上,一身金黄龙袍的离陌尘坐在高高的龙椅上,整个人丰神俊朗,浓浓的霸气在周围散开。

“启奏皇上,西齐摄政王呈上国书,自请退位,另立摄政王。”

离陌尘眉头微不可见的动了动,“可有说另立何人?”

“未曾,只说摄政王由西齐自行另立。”

禀报的大臣话音刚落,丞相便上前一步,“皇上,西齐原是我朝附属国,此举实是有违我朝纲纪”

离陌尘却是摆摆手,“纲纪到谈不上,等新的摄政王继位时,朕去看看便是。”是该带夜引去西齐看看了……

“皇上,此举不妥!”丞相皱眉。

“丞相不必多言,太子始终是应该见见外公。”离陌尘竟在那一刻生了疲惫之意,“还有何事要奏?速速禀来。”

“是。”丞相退后一步,站到文官首位。

……

“熙儿,国书已经呈上去了,我身上的内力也已经传与你,若有什么事情,切记不可伤害百姓,其他的,就放心大胆的去做吧。”云逸昌负手站在窗前。

君千熙站在他的身后,“女儿谨遵教诲。”

云逸昌转过身,君千熙看去,原来岁月早已在他的脸上留下了道道沟壑,眼角的细纹,黑发中的隐隐白色。

君千熙垂下眼,那是她的父亲啊!那个陪伴她长大的父亲,那个虽严厉内敛却又慈爱的父亲,那个始终未曾责怪她一句的父亲。

鼻头微酸,君千熙眨眨眼,忍住那呼之欲出的泪。

“熙儿,摄政王册立仪式会在下月举行,等那之后,西齐的摄政王就是你了,皇帝……”说到这里,云逸昌顿了顿,见君千熙的脸色并无异样,继续道,“皇帝必定会来西齐,”

“女儿知道。”君千熙眼中一闪而过的是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唉……”云逸昌望向天空,轻叹,“熙儿,此后西齐就暂交与你了,西陵王的教育也交予你,我……去找你母亲。”

“父亲。”君千熙直直地看着云逸昌,“母亲没有死,是吗?”

云逸昌一愣,看着天空,思绪已飘远,许久,才缓缓道,“是。”

一个字便给了君千熙答案,君千熙心里一喜,“那么,母亲现在在……”

她的话还未说完,云逸昌便道,“你母亲……想必你是知道的,她是隐世家族的人,生下你之后,已是精疲力竭,我便把她交给了隐族的大长老,因为,那大长老在你未出生前就到了这里,他告诉我们,若是强行生下你,你母亲的性命定当不保。”

君千熙静静听着,什么也没说。

“可是你母亲固执地一定要生下你,那大长老又说,可以尽力救你母亲,于是我便让他带了你母亲回隐世家族。”云逸昌眉头紧锁。

“父亲,摄政王册立仪式可否暂缓?”君千熙垂首沉思片刻。

“你要……”云逸昌眉毛一扬。

“父亲,隐世家族的人来找过女儿,让女儿跟他们回去,女儿拒绝了,现在,女儿想去找母亲。”君千熙眼中闪烁着坚定。

“仪式怕是不能暂缓了,已经呈上了国书,必得等你册立后,再去吧。”云逸昌不省心的叹气,“你不是要去……”

“父亲,澜儿和茗儿还小,再过两年吧。”君千熙眼神黯了黯。

“好吧,随你,快去陪澜儿和茗儿玩会儿吧。”云逸昌挥挥手。

“嗯。”君千熙点点头,走出书房。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