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章

第六章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次日一早。

“皇上,奴才打听好了。”昀遥神神秘秘的走进房里,顺道关上了门。

“说。”离陌尘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奴才把宫中每一个地方的宫女都问遍了,都说冷宫里没有住人。”昀遥满脸堆着殷勤的笑。

“还有呢。”离陌尘脸上淡的看不清情绪。

“冷宫附近当差的宫女们说,以前摄政王不常去那里,自从两年前,摄政王带着一个极其俊朗的公子急匆匆的去了冷宫后,这两年便时不时往那里去。”昀遥将情况一一报来。

离陌尘端起茶杯,掩住面容,却未喝茶,又放下茶杯,“你只问了宫女?”

“呃……”昀遥犹豫了一下,“嘿嘿,问宫女容易些。”他绝不会说自己在这王宫里发现了几个姿色不错的宫女,或许可以引荐给太后,让她侍奉皇上……

“昀遥,你若是再这样就到太后宫中去吧。”离陌尘轻飘飘的说着。

“啊?皇上,奴才知错了!您饶了我吧!”昀遥赶紧跪下来,眼泪汪汪的看着离陌尘。

“不要这么盯着朕,出去吧。”离陌尘摆摆手,让他退下。

“是。”昀遥委屈地退出去。

昀遥正要掩上门,离陌尘却忽然想起什么,“昀遥。”

“啊?”昀遥愣了愣,“皇上有何吩咐?”

“告诉无寒,朕还是住在宫里,曼陀园……让他继续整理。”说到曼陀园,离陌尘微微停顿。

……

“呼……这阵法,若不是了解你,我还出不来。”肖隐仍然一脸风流邪魅。

“嗯?什么意思?”君千熙右手里抱着夜茗,左手牵着夜澜,颇为惊讶的看着肖隐。

“这阵法一看就知道是你设下的好不好?”肖隐拂拂身上的树叶。

君千熙放下夜茗,拍拍夜澜的头,走到肖隐跟前,“当真?”

“怎么?那个家伙来过这里?”肖隐很快猜出君千熙布下阵法的缘由。

君千熙垂下眼帘,“嗯。”

“似乎,我刚刚看见他一个人过来了……”肖隐突然想到什么。

“那么照你这么说,那么他也会看出这个林子里的阵法是我布下的?”君千熙皱眉,眼光落向外面的林子。

“这还不简单?”肖隐挑眉,在君千熙耳畔说了些什么。

“这办法……”君千熙沉吟一阵,“还行得通。”

“那就快准备吧。”肖隐玩笑道,“真不省事!”

君千熙未语,只是轻轻一叹。

肖隐没有说话,走上前逗弄两萌萌哒小孩。

……

昀遥走后,离陌尘起身,往昨晚的那个冷宫的方向去,没有带一个人。

来到那片林子,离陌尘眯了眯眼,这林子和昨晚不一样了!

走上前,离陌尘仔细观察这林子的布局,果真不同了,而且……

离陌尘有些激动,能这样布阵的,唯她一人了!

破阵之法于离陌尘来说,很容易,可是他却转悠了很久。

那种既想见到又害怕见到的心情,也许现在只有他自己能够理解。

好不容易走出林子,离陌尘抖了抖身上的落叶,来到冷宫的门前。

离陌尘伸出手来,意欲推开,却又有些犹豫,如果不是她,那么……

“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

忽的从头顶传来这声音,离陌尘猛地抬头,肖隐正极其潇洒的坐在围墙上。

“你怎么在这?”离陌尘皱眉问道。

“貌似该我问你吧?”肖隐眯着眼。

(话说,这对话怎么那么熟悉?)

离陌尘不再犹豫,推门而入。

他一只脚刚踏进院子,肖隐便从墙头跳下,“怎么?昨日伯父不是告诉你不要来这里了吗?”

“熙儿在这里对不对?熙儿没死对不对?”离陌尘开门见山地问道。

“你在说什么胡话呢!熙儿早死了,死在你的箭下!”肖隐句句带刺。

“昨日我来这的时候,分明见一个红色身影站在这房顶上!”离陌尘言之凿凿。

“别逗了!”肖隐抖了抖衣袖。

“她一定在这里,你一定知道!我只想见她一面,让她出来吧!”离陌尘脸上的激动消失,淡然取而代之。

“出来?你要她怎么出来?飘出来?”肖隐讽刺的看着他,越来越生气。

“她一定活着。”离陌尘没有多说。

肖隐气极,怒气冲冲的走到他的面前,“跟我来!”

肖隐抬脚便走,离陌尘皱了皱眉,随后跟上。

肖隐一路带离陌尘进了一个密室,刚刚推开石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但两人都有内力护体,不会觉得冷。

白色的雾气散去,离陌尘才看清里面的情形。

那是一个冰室,冰室里摆着一口冰棺。

离陌尘脚步顿了顿,那是……她吗?不,不可能的,分明他昨晚还看见她了!

肖隐转身,面带嘲讽,轻蔑的看着愣在原地的离陌尘,“怎么?你不是要见她吗?去呀!”

“那不是她。”离陌尘虽感觉到了那熟悉的气息,却仍然固执的相信她没死。

“你自己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肖隐迈了一步,将将站在棺前。

离陌尘未答话,只是站在原地,只觉脚下生了根,动弹不得。

僵持了半晌,肖隐忽的笑了,“原以为你待她是真,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离陌尘终于动了动,一步一步走过来,面上虽无表情,可步伐却是极慢,仿若脚下有千斤重。

走到冰棺前不过几步路,他却觉得似乎走过了一生。

离陌尘初初看见那冰棺里的人,心里所有的准备都被打破了,只觉心口疼痛,眼角酸痛,嘴里苦涩。

冰棺中的人毫无生气,一袭大红衣袍更是衬得她面色惨白,她的裙上绣着曼陀罗,她的手上戴着曼陀戒指,她的胸前戴着曼陀项链,她的额上戴着血玉曼陀,她——是熙儿!

“不可能,这不可能!”离陌尘不敢相信的摇头,手伸出,想要打开冰棺。

肖隐眼疾手快的将他拦住,质问道,“你要毁了她的尸身吗?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的尸体保存下来,你毁了她的生命又要毁她的尸体吗?”

离陌尘犹豫了一下,收回手来,负在身后,强压着心里的苦涩,“我要带她走。”

“呸。”肖隐啐了一口,“不可能!我是不会让你带走她的,况且,她若离了这冰室一步,便会变成一把枯骨!”

离陌尘眼里只有冰棺中的人,并不在意肖隐的举动,“那我可否常来看她?”

“想得美!你以为我会再让你见她吗?”肖隐不屑的看着他,“唯此一次!”

“你能否先出去一下?”离陌尘面色淡然。

肖隐这次倒是没有立即回嘴,而是先想了想,才道,“可以。”便转身走了出去。

离陌尘没想到肖隐竟会如此便答应了,等他出去之后,才缓缓将手放在冰棺上,隔着冰棺,抚着棺中人的脸。

未有只言片语,只是一直痴痴地看着棺中人,眼角竟滑下一滴什么东西,离陌尘这才反应过来,抬袖将脸上的液体拭去,低头,隔着冰棺在棺中人发白的唇处印下一吻,这才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

正在他的背影缓缓离去时,那原本躺在棺中了无生气的人却突然睁开眼,眼角滑下一滴清泪,又缓缓闭上。

“已经走了,起来吧。”不久,肖隐带走了离陌尘,又进了冰室。

冰棺里,君千熙睁着眼睛,没有回话。

肖隐皱了皱眉,走上前打开冰棺的盖子,“怎么了?”

“肖隐,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冷?”君千熙终于问出了这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换了心,血液自然也不同了,想必是这原因吧!”肖隐把她从棺材里拉出来。

“哦……”君千熙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真的是这样吗?

“好了,快去照看那俩熊孩子吧!”肖隐勾起一抹笑。

说到夜澜与夜茗,君千熙才回了神,“走吧。”说完便向外走。

“你现在身上还有股寒气,不能抱他们!”肖隐急急追上去。

……

出了冷宫,离陌尘才觉得这里果然名副其实,身上仍然冷冷的,更冷的,却是心。

一步一步往自己住的宫殿走,什么情绪都看不出来,只有那背影,略显沧桑。

“昀遥,搬几坛酒过来。”一进便坐在屋外的石桌处,吩咐着昀遥。

“皇上,您不是不喝酒吗?”昀遥不解的问着。

离陌尘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眼神深邃。

“奴才这就去。”昀遥苦命的去搬酒了。

满院子的寂静,宫女太监们皆不敢动,唯有离陌尘在一坛一坛的喝着酒。

“皇上,您……您少喝点!”昀遥想上前阻止却又不敢,皇上会宰了他的,复又一想,不阻止太后会剁了他的!这可怎么办啊!

见离陌尘完全不听劝,昀遥灵机一动,吩咐身边的宫女,“快,快去请摄政王来!”

离陌尘还在一坛一坛的灌酒,小宫女很快就回来了,“公……公公,王……王爷说,皇上要喝,让他喝去,反正也喝不回……喝不回……云熙公主来。”

醉酒的离陌尘却是很敏捷的听见了这句话,嘴里喃喃道,“喝不回了,喝不回了,熙儿,我始终是失去了你,失去了你!”

昀遥眉头一挑,皇上竟然有反应了,吩咐宫女退下去,自己走近一些,却未靠太近,“皇上,别喝了,若是云熙公主在世,也不忍心您如此痛苦的!”

“在世?她还活着?”离陌尘却是只听进了‘在世’两字,“对!她一定活着,那个是假的,她一定活着!”

昀遥一拍脑袋,哎哟,我的皇上啊!我说的是什么您说的又是什么呀!只好顺水推舟道,“皇上您放心,云熙公主……哦不!是皇后!皇后娘娘一定在世的!您还是不要喝了!”

离陌尘手中酒坛顺手摔在地上,碎成了渣,吓得昀遥一跳。

“呵呵……”离陌尘笑着,笑得痛苦,笑得疲惫,笑得沧桑,“熙儿,等我,等我。”

昀遥眼见着离陌尘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往屋里走去,虽然醉酒,但他的步伐却是很稳。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