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七章

第七章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二月二,龙抬头。

今年的二月初二不仅是重要的节日,而且还是新的摄政王册封仪式,几乎所有的百姓们在早上早早的去过庙会后,又前往皇家祭台看册封仪式。

册封仪式在午时举行,还未到巳时三刻,祭台的广场便聚满了人。

午时整,仪式开始。

通往祭台的路上,铺着长长的红毯,先是皇上走在最前,身后跟着前摄政王与西陵王,再后面,便是一众大臣一齐走上祭台。

咦?新任摄政王在哪里呢?人们都在大臣里寻找着新摄政王的身影,想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等一一落座,离陌尘看似随意的扫了一遍所有人,神色深沉,“云王爷,怎么不见新的摄政王呢?”

“皇上莫急,该来的总会来的。”云逸昌淡漠的说道,却似另有深意。

离陌尘眉头一挑,不再说话。

又足足过了一刻钟,台上的皇上仍然端坐,看不出喜怒,倒是那些大臣颇有微词,而台下的百姓们原本兴奋的心情已经快被这一刻钟磨尽了。

这时候,从红毯的那头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正缓步向这边走来。

然而,百姓们脸上浮现的不是终于见着了新摄政王的兴奋与喜悦,而是震惊,震惊,再震惊!

那人在万千惊讶的目光中从容不迫,可是看身形,那却是女子!是女子!

高座上的离陌尘,深沉的神色有了一瞬的破裂,那身影,怎么那么像她?

那女子穿着黑色王袍,她的背后,一只火红的凤凰正在大片曼珠沙华上翩翩飞舞。王袍后摆拖地,移步之间,红色的裙脚随着脚步若隐若现。一头黑发随意飘散,面上覆了一面黑色蕾丝面罩(或许只有另外两个人能认出那是蕾丝),遮住了整张脸。双手交握在身前,步伐很稳,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无法忽视的冷然与压抑的气息。

离陌尘眉头紧锁,心里想着那会不会是她,又不敢肯定,便招来一个侍卫,吩咐了几句。

新的摄政王是女子,这已经够令人震惊的了,可是,那女子竟然还如此像故去的云熙公主!广场上瞬间便鸦雀无声了。

君千熙,没错,就是君千熙!嘴角轻轻勾起,脚步不停,她看见了高座上那人震惊的神色,真是稀奇啊!

等君千熙走到祭台上后,俯身一礼,“见过皇上。”

离陌尘忽的醒了神,她的声音和熙儿完全不一样,怎么会是她呢,再说,她已经去了,自己还亲眼看见她的尸身,她是真的去了呀!

离陌尘还未开口,又是那个刚来就挑事的礼部官员,“见皇上不行大礼,成何体统!”

“呵呵……您说笑了。”君千熙轻轻的笑了,“这是我国云熙公主曾下的令。”

“哼,别以为我们不知道。”那礼部官员倨傲的哼了一声,“云熙公主下的固伦令似乎只说西齐百姓跪天跪地跪父母,不跪无关之人,可是,你既已为西齐摄政王,怎会与皇上无关,再说,这天下百姓都是皇上的子民,又怎会无关?”

他的咄咄逼人君千熙却丝毫没有放在眼里,“原来您是真不知道啊!当初云熙公主初为固伦公主时,第一道固伦令就是,西齐女子不论在任何场合下,对任何人,都可不必跪拜!”

君千熙的话语虽轻飘飘的,却传进了每一个人耳里,话刚一落,广场上的百姓们(尤其女性)也一同附和着,“是啊!记得云熙公主说过,不只男儿膝下有黄金,女儿膝下更有碧玉!”

“云熙公主真是我们的好公主啊!”

“是啊!可惜了,真是红颜薄命啊!云熙公主就那样……死在了别人手下!”

所有声音中,离陌尘只听进了这一句,‘就那样死在了别人手下’,默然片刻,“摄政王起吧。”

“谢皇上。”君千熙直起身。

给皇上见礼后,云逸昌起身走下座位,“从此刻起,西齐摄政王便正式成为我的义女——兮若。”

台下又是议论声声,原来是云王爷的义女呀!难怪竟和云熙公主如此相像。

……

一场册封仪式结束,什么好听的难听的流言都出来了,颇具特色的有这样几个。

其一。其实那摄政王兮若是云王爷的私生亲女,一直只是暗暗培养,而云熙公主可能也是云王爷害死的,都是为了这兮若能登上这个摄政王的宝座除去对手。当然这种说法一出来就被否定了,那个提出这个猜想的人还被胖揍了一顿,毕竟云王爷那么好,怎么会干出这种拭杀亲女的事?

其二。其实是现在那个兮若杀害了云熙公主,又威胁云王爷,让他必须将摄政王之位交予她,说不定啊,这兮若就是皇帝派来的奸细,否则皇帝又怎么会亲自来坐镇呢?这个说法倒是得了许多人的认可,不过,很快又被否决了,毕竟皇帝带来的大臣胆敢这样对兮若,如果他们知道兮若是皇上派下来的,又怎会为难?

其三,这一个比之前两个受欢迎程度大大的提高。说是云王爷早培养好了自己这个义女,让她接替自己的位置,尤其云熙公主死后,云王爷伤心不已,无心政事,将这么大的权力一下子交给别人又不放心,让兮若提前接了班。这个说法在西齐民众看来,还有些可信,毕竟,云王爷就是那么体恤百姓,将自己的悲喜置之度外啊!

看了这些无稽的流言,君千熙没有多大反应,肖隐哭笑不得,云逸昌只说了一句,“西齐就是这样一个民风淳朴的好地方!”

册封仪式一过,离陌尘便启程回京,他已经证明了那个兮若不是熙儿,仪式举行时,他派人去了冷宫,熙儿还躺在那里。

……

不知为何,这摄政王册封后便没有出过宫,也没上过朝,一切还是云王爷在管。

而在那些人议论纷纷时,君千熙正策马往凤吟山谷去,是肖隐告诉她在哪里找隐世家族。

她与肖隐一同上路,却一直没有问肖隐怎么知道这些,肖隐也没有主动解释,一切只等找到隐世家族。

进入凤吟山谷,仍旧是以前来时的浓雾环绕。

“这凤吟山谷中不是藏了把凤吟琴么?咱们就先把琴寻到手再去隐世家族。”肖隐看着眼前浓雾缭绕的凤吟山谷,对身侧的君千熙说道。

“也好。”君千熙点点头。

“那我们便走吧。”肖隐说着,拿出一根绳子,绑在两人各自一只手上,“免得走丢了。”

君千熙未动,任他绑上,然后两人齐齐踏入那白色迷雾之中。

“熙儿,你跟紧了。”肖隐的声音在身后说着。

君千熙瞥了他一眼(虽然看不见),“似乎是我走在前面的。”

“额……”肖隐这才听见前方君千熙的声音,“那我就跟紧点呗。”

君千熙,“……”

“熙儿等等!”肖隐突然出声。

前方探路的君千熙顿了顿,“怎么了?”

“有异动。”肖隐的声音十分严肃。

“我知道了。”君千熙蹲下,抓了把土壤,在鼻尖嗅了嗅,突然道。

“什么?”肖隐凝神注意着刚刚发现的异动。

“这里有人布下了阵法。”君千熙手里摸到一条藤蔓。

“是吗?”肖隐向她靠拢了几步。

“万幸不过是一个迷阵。”君千熙话语里带了几分笑意。

肖隐愣了愣,许久没见她这样说话了,“那我们怎么出去?”

“你不懂阵法?”君千熙惊讶的问道。

“不会。”阵法那是他师弟的专长,与他来说,一窍不通。

“那你跟紧吧。”君千熙无奈。

……

“呼……”肖隐呼出一口气,“破个阵那么麻烦。”

“那可以待在里面再也不要出来。”君千熙一心只在破阵上,只冷冷地回了一句。

“那你还是快些破阵吧!”肖隐自讨没趣,便不再多嘴了。

“砰!”肖隐摔在地上的声音,“哎哟!”肖隐痛呼的声音。

君千熙稳稳落在地上,看着肖隐从阵中滚出来,额头冒出三根黑线。

肖隐凭着顽强的生命力以及意志力爬了起来,嘴里还不停抱怨着,“摔死我了!”

“快走吧。”君千熙看了他一眼,抬脚走进眼前的一个山洞。

肖隐这才发现面前竟有一个山洞,即刻抬脚跟了进去。

山洞里一片漆黑如夜晚,君千熙却似在明亮的白昼中一般如履平地。

而肖隐……呵呵,他只是不会阵法,但内力还是不错,在山洞还是能够紧紧跟在君千熙身后。

突然,君千熙停下来,“你走前面吧。”

“嗯?”肖隐也顿住脚步,“你在后面不安全。”

“我在前面就安全吗?”君千熙的声音里不带情绪。

“那好吧,我走前面。”肖隐抬脚走到君千熙前面。

君千熙跟着他的脚步,她只是想知道,肖隐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肖隐在前面开路,君千熙就轻松了不少。

谁料肖隐一下跳回刚刚站的地方,差点踩上她的脚,还好她即使后退一步。

“又怎么了?”君千熙漫不经心道。

“前面有情况。”原本肖隐一直带路带的好好的,突然跳回来,冒出这一句话,声音里满是戒备,于是君千熙也不由多了几分防备。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