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八章

第八章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正在君千熙正想问‘什么情况’时,肖隐突然动了。

肖隐向前掠去,抛下一句话,“站在这不要动。”

于是君千熙便放弃了之前想要帮忙的念头,站在原地,虽然周围没有光亮,却还是能够听见衣衫破空的声音。

“熙儿,过来吧。”肖隐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带着微微喘息,君千熙这才迈步往前走。

“走吧。”等君千熙走到他的身后,肖隐才抬步继续向前走。

这山洞很长,两人走了很久,才看见微微亮光。

“出口在前面。”肖隐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君千熙却是顿了顿,肖隐的语气很凝重,前方,到底是什么?

一直向前,亮光在渐渐扩大,一直走到亮光处,那就是山洞的出口了。

出口处被藤蔓遮住,却仍有丝丝光亮透进来,肖隐在前,君千熙在后,一前一后走出山洞。

进了山谷,君千熙倒真的被这情形震惊了,眼前竟似一个世外桃源,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许多的人站在他们面前,且似乎还是按着层次,前面站了几个老者,后面是衣着以及队形都很整齐的学生,再后面就是一干民众。

走了几步,肖隐毫无预兆的转身,单膝跪下,声音褪去一贯的戏谑,极其洪亮,“恭迎圣女回谷。”

于是那些老者也带着民众们跪下,整齐的声音响彻天际,“恭迎圣女回谷!”

君千熙眯着眼,看不清情绪,过了许久才轻轻叹一口气,轻轻淡淡的说,“起来吧。”

于是所有人都站起来,几个老者中间的那个白头发白胡须白眉毛的走上前来,肖隐什么也没有说,退到老者身后。

“圣女,请跟随老朽前往圣殿。”老者上前,语气恭敬,君千熙倒真还有些不适应。

“嗯。”君千熙点点头。

到了那个圣殿才知道,这圣殿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宫殿,较为奇特的是,这宫殿里有一高楼,竟达到了五层之高,毕竟在这科技不发达的地方有这种高楼已是极其不易。

可又想了想,隐世家族的人都会灵力,能建出这阁楼也是容易的。

“圣女殿下请。”白发老者在前面带路。

这时肖隐才走到君千熙身侧靠后的位置,“带路的是大长老,后面依次是三长老、四长老……一直到最后一个,是十长老。”

“怎么没有二长老?”君千熙面上没有表情。

“二长老就是我师父,也是……晓晓的师父,现在在晓晓的那片大陆上。”肖隐解释道。

说到晓晓,君千熙的脸有了丝毫变化,却很快又恢复了,“哦。”

“圣女殿下请先去休息。”大长老招来两个侍女,“带圣女殿下去圣女楼休息。”

“是。”两个侍女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君千熙。

君千熙去圣女楼,肖隐也跟在身后。

“肖隐,你说的凤吟琴呢?”君千熙走在前面,看不见她的表情,可声音却没有丝毫温度。

肖隐自嘲一笑,“凤吟琴就在圣女楼里面,我带你去参观。”

君千熙忽然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幽深地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继续向前走。

“殿下请。”侍女打开门,请君千熙进去。

等走到了,君千熙才发现,这里竟然遍地都是曼陀罗,甚至还有极其稀有的黑色。

再看那座五层高的圣女楼,外表很是朴素,却不知里面怎么样。君千熙摘了一朵黑色曼陀罗,拈在手上,进了屋。

第一层,看起来像是迎客的花厅,而逛过第一层,他们却没有上第二层,而是下了一个地下室。

刚进地下室,便是一股温热湿气扑面袭来,原来是温泉啊!

“这个地下室很大,这里是温泉,跟我来。”肖隐带着君千熙走进一个房间,“这里是一个冰室,专为你准备的。”

君千熙没说什么,肖隐便不再多说,只解释道,“这房顶都由特殊材料制成,因此下面的湿气传不到上面去。”

“咱们去二楼看看吧。”君千熙终于开口。

“好。”肖隐答道。

于是两人又往二楼走。这个阁楼却还有一个特色,它的楼梯就像一条蛇一般绕在阁楼楼身,有几分像现代的旋转楼梯。

“二楼是为玄子准备的房间。”肖隐推开门。

君千熙看了看,果然很符合玄子万事追求舒服安逸的特性,竟还专为她做了现代的沙发?!

“这是玄子教你们做的吧。”君千熙看着那个看起来极为舒适的沙发。

“嗯。”肖隐点点头。

“走吧,我们上三楼。”君千熙已经能猜到为什么玄子的房间在二楼了,因为,她懒,怕麻烦!这样一来,那么三楼很有可能是晓晓的房间。

“这里是晓晓的房间。”肖隐推开三楼房间的门。

果然猜得不错,君千熙点点头,进房间去转悠一圈,这儿也是晓晓的风格,朴素至极,还有一个大大的书架,摆满了书,君千熙看了看,没有上前,“这儿放的都是小说吧?”

“嗯。”肖隐点点头,“晓晓收藏的孤本。”

“嗯。”君千熙这才去拿起一本,瞟了一眼,便放下了,好吧,她低估了晓晓找书的能力。

“走吧,去你的那一层。”肖隐在她的身侧道。

“嗯。”君千熙放下书,与肖隐一同上四楼。

推开门,君千熙眼睛微眯,果真是她喜欢的风格,房间里所有木制品都是由上等红檀木制成,高雅中透着华贵,而房间里却没有多少价值昂贵的玉器金器,只有小几上的一个透明花瓶,里面插了几支曼陀罗,散发着令人迷醉的香气。

“这玻璃花瓶……也是玄子教你的?”君千熙抚摸着那花瓶,虽赶不上现代的工艺,却已经是非常难得。

肖隐点点头,“嗯,你先休息吧,五楼也没什么好看的了,不过是平时纳凉或晒太阳的的地方。”

“好,你先走吧。”君千熙坐下,面上又变成了幽深无波。

“嗯。”肖隐已不知说什么好,转身离开。

肖隐走后,君千熙站起身,打开窗向下望去,楼下的情形她不清楚,来时只看见了那曼陀罗,而现在再看,才发现这一边竟有一片玫瑰花圃,另外一边是一个池塘,里面种了许多莲花,君千熙眉头皱了皱,真有这闲心思!

一阵微风拂过,君千熙双眼闭上,感受那清风的抚摸。

良久,君千熙才关上窗,这一室的曼陀花香,她可不愿毁了。

按了按眉头,向覆着红色纱帐的床铺走去,却在一个案几前停住,重要的不是那案几,而是案几后挂着的那把琵琶。

君千熙绕过案几,将那琵琶取下来,这就是……凤吟琴?不应该是琴么?怎会是琵琶?

忽又想起之前肖隐说凤吟琴就在这里,可这房间里只有这一把琵琶,想必它就是凤吟琴了,看来是误传了。

抱着琵琶,君千熙在案几上坐下,正要调调音,刚弹了一声,那极其美妙的声音便让君千熙急急的想弹上一曲。

手指翻飞,一曲广陵散竟从指缝溢出,君千熙是故意的,广陵散是琴曲,并不是琵琶曲,而这一弹,她发现,这琵琶弹来竟也如此美妙。

一曲毕,君千熙珍爱的轻抚琴弦,将它放回原处,便睡觉去了。

可是她却不知,自己这一曲,引起了多大反响。

“咦?是谁在弹琵琶?”原本埋头干活的人们抬起头,只觉舒适了不少。

“是圣女在弹琵琶?”长老堂里,几个长老都不由望向那琵琶声传来的方向,纷纷赞道,“不愧是圣女殿下,竟能弹出如此让人心旷神怡的曲子!”

“是谁在弹琵琶?”一个小院里,一个妇人惊奇的侧耳听着琵琶声。

“夫人,那是圣女楼传来的。”她身旁的一个侍女道。

“圣女楼?新的圣女选出来了?”妇人惊讶的问道。

“不是的夫人,那位圣女是今早才入山谷的,听说大长老还特意带了长老堂的人在入口处迎接呢!”侍女一一道来。

“那圣女有何特征?”妇人问道,这世上能当上圣女的人不多,唯有她们三姐妹和……她们的女儿。

“据说是一身红衣,衣服上绣着黑色的曼陀罗,从容不迫,稳重淡然。”侍女努力回忆着别人向她描述的那圣女的装束。

妇人脸上淡然的神色有些破裂,“走,紫嫣,我们去圣女楼。”

“夫人,难道……是小姐?”侍女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不敢肯定,不过我们还是要亲自去看看。”妇人眉头紧锁。

两人将将出门,便迎上一位白发老者,便是那大长老。

“泠儿,这是去哪?”大长老问道。

“我女儿来了是不是?是不是?”君泠有些激动地看着大长老,眼神里带着期盼。

她就是君千熙的生身之母——君泠。

大长老犹豫片刻,答道,“是。”

“我要见她!”君泠拉着大长老的手,“我要去看她,我要去看她!”

“好。”大长老有些无奈,又不好让她失望,便答应了。

君千熙正睡着觉,且罕见的做了梦,要知道从前世五岁开始,一直到这一世及笄那日,她从未做过梦,这次不过小憩一会儿,竟也做了梦。

可惜,那个梦不是她想梦到的,因为在梦里,她看见了离陌尘。

“咚咚咚……”君千熙被这敲门声吵醒,随意理了理衣服与头发,便去开了门。

“圣女,大长老在楼下,带了一个人来见您。”侍女埋着头道。

“带了人?”君千熙挑眉问道,“什么人?”

“是一个妇人。”这侍女年纪小,自然认不出君泠。

妇人?君千熙微微沉吟,难道……是母亲!

“你先下去,说我马上就到。”君千熙再次关上门,准备好好收拾一下。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