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那就多谢皇上了。”君千熙点点头。

“圣女不必客气。”离陌尘呼出一口气。

宴会结束,君千熙与玉无双也在宫里住下。

天气晴朗,绿树成荫,六月的天气已有些许热。

一个小小的人儿在一座宫殿外探头探脑,身后跟着一个宫女。

“殿……殿下,咱们快回去吧!这里是贵客的住处,可……可别打扰了贵客午睡,皇上怪罪下来就不好了!”宫女跟在他身后,惶恐的看着眼前的太子。

“你怕什么!”夜引斥了一句,继续向大门紧闭的宫殿张望,“你要怕就回去!我一个人去看看。”

“太子殿下……”宫女乞求的叫了一句,“咱们快走吧!”

夜引没有理她,又偷偷动了动,跑到那宫门口。

宫女一跺脚,正要追上去,那宫门竟突然打开了一个与他同岁的男孩站在门内,一脸的沉稳淡定,与夜引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你是谁?”男孩看见夜引,有些微的惊讶。

跟着夜引的宫女看了看男孩的容颜,竟与太子殿下有几分相似,与太子殿下相似,就是与皇上相似,那这个孩子……宫女惊恐的捂住嘴。

“哥,怎么了。”一个女孩的声音传出,虽然稚嫩,却没有一丝小孩子天生就带有的俏皮。

“茗儿。”男孩转过身,迎向正缓缓走来的女孩。

夜引一直愣在原地,直到两个孩子都走到他面前,“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夜澜面色平静的看着他。

“啊……我,我叫夜引。”夜引一下子回了神,结结巴巴的说道。

夜澜眼睛睁大,夜引,夜引不是娘亲说过的那个二弟的名字吗?而且,他与自己长得又有几分像,会不会,他就是二弟?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夜引看夜澜有一瞬的惊讶,不禁沾沾自喜,声音也大了几分。

“夜澜。”夜澜恢复平静的神色。

夜引点点头,又看着夜茗,“你呢?”

夜茗却是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自己猜去吧。”

夜引一噎,一时说不出话来。

“澜儿,茗儿。”听见这声,夜澜和夜茗同时转身,夜引也探着脑袋往里面看,却没看到一个人影。

“娘亲在叫我们。”夜茗皱着眉看向身侧的夜澜。

“进去吧。”夜澜看了看夜引,“你也快回去吧,以你的身份……不应该来这儿。”

说完两人一同进了宫殿,宫殿的大门关上,夜引这才一头雾水的往回走。

……

“父皇,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夜引拉着处理完政务,过来陪他的离陌尘。

“什么秘密?”离陌尘嘴角绽出一抹慈爱的笑。

“我中午的时候去那个烟云宫了!”夜引笑嘻嘻的拉着离陌尘的手。

“你去烟云宫了?”烟云宫,不是她住的地方吗?“看见什么了?”

“父皇,告诉你哦!”夜引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我看见两个跟我一样大的小孩,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嗯,然后呢?”孩子?离陌尘有些惊讶。

“我问他们名字,那个男孩说他叫夜澜,那个女孩让我猜。”夜引嘟着嘴,不解为何那个女孩不告诉他她的名字。

“嗯,然后呢,引儿有没有和他们交朋友啊?”离陌尘将夜引抱起来。

“没有。”夜引摇摇头,有些失落,宫里好不容易有了小孩,自己却没有跟他们交成朋友,“我正要请他们去玩,他们就被人叫进去了。”

“嗯?是谁把他们叫进去了啊?”离陌尘是打定主意要知道那两个孩子是谁了。

“我没看见。”夜引又摇摇头,“不过,听声音似乎应该是他们的娘亲。”

“哦……是这样啊!”离陌尘点点头,“这样,父皇现在带你去烟云宫,看看那两个小孩好不好?”

“好呀!”夜引兴奋极了,从离陌尘怀里跳下来,“父皇我们快走吧!”

……

“皇上驾到,太子驾到!”

烟云宫里,君千熙正在检查夜澜与夜茗的功课,很是安静,却被这一身高呼打破。

君千熙拿起面纱,戴在脸上,“澜儿,茗儿,走吧。”

“嗯。”两人答道,纷纷放下书本,跟着君千熙一同出去,迎接那个皇上。

“参见皇上。”君千熙福身,夜澜与夜茗也行了一礼。

“圣女不必多礼。”离陌尘抬手。

“不知皇上前来所为何事,是来找无双的吗?无双不在宫里,皇上还是过会儿再来吧!”君千熙的话很明显,是在下逐客令。

离陌尘虽然听见她如此称呼玉无双时有些不爽,但还是不在意道,“不,朕是来找他们的。”指向君千熙身后的夜澜与夜茗。

“不对不对!是我要来找他们的!”夜引从离陌尘背后跳出来。

君千熙一愣,这是……引儿?

离陌尘未语,屏退了所有宫女太监。

一时无言,陷入默然,夜澜的面色微变,夜茗皱着眉不知为何,夜引的大眼睛在君千熙与离陌尘之间流转。

直到夜引跑到夜澜面前,“澜哥哥,我们去玩吧!”

夜澜看了看他,贴在夜茗耳畔说了什么,夜茗脸色微讶,看向夜引,又看向夜澜,发现了什么。

“好不好?”夜引没有放弃,满怀希冀的看着夜澜。

“我叫夜茗。”夜茗突然开口,“引哥哥,你好。”

见夜茗突然搭话,与她中午的样子十分不同,夜引笑笑,“茗妹妹!”

“澜儿。”沉默许久的君千熙突然叫了声,“带弟弟妹妹去玩吧。”

“好。”夜澜答了一句,拉起夜引的手,夜茗跟在他身后,三人一同走了出去。

偌大的烟云宫寂静无比,偶尔会有几声鸟鸣,可是,立在院里的两人之间,只有沉默,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离陌尘几次想开口,却又不知说什么好。

君千熙一直看着他,眼中阴晴不定,良久,才首先打破了这宁静,“你就是这样教孩子的?”

离陌尘心中一喜,伸手想拉她的手臂,“熙儿,果然,你果然没有死!”

君千熙侧身,躲了过去,冷冷道,“我在问你。”

“引儿现在才五岁,而且……而且没有母亲照拂,这样,挺好。”离陌尘讪讪的收回手,负在身后。

君千熙一时无言,“总之,你这是溺爱。”

“澜儿和茗儿也是我的孩子?”离陌尘皱着眉,紧紧盯着君千熙的眼睛。

君千熙闭眼,似是叹息一般道,“是。”

“果然。”离陌尘垂首。

君千熙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明明那么恨他,可是……在见到他时,在见到引儿时,仿佛心里所有的墙壁都崩塌了。

“还有事吗?没有便走吧!”君千熙睁眼,眼中冷冽。

“唉……”离陌尘轻轻一叹,他们,便只能这样冷言冷语了吗?

“咦,皇上来了啊?”这时,玉无双突然进来,打破两人之间的僵持。

“回来了?”君千熙眼里柔和了几分,迎向玉无双。

“嗯。”玉无双点头,“澜儿和茗儿呢?功课做得怎么样?”

两人那模样,真真就像一对小夫妻。

“还不错,现在和太子殿下去玩了。”君千熙点点头。

“唔,难得你会允许他们出去玩。”玉无双惊讶的看向君千熙。

君千熙微微一笑,“这不是皇上带着太子来了么。”

玉无双看向离陌尘,温润一笑,“皇上,失礼了。”

离陌尘强压住心中的酸涩,“无妨。”

“皇上来了多久了?怎的也不进去坐坐?”玉无双侧首看向身侧的君千熙。

离陌尘强笑道,“没多久,朕刚到罢了。”

玉无双点头,“那皇上快快请进吧!”

离陌尘扫了一眼君千熙,见她淡笑着好似之前所有都不存在,便微微点头,“不必了,朕还有事务要忙,引儿还在玩耍,若他玩得不愿走,还望圣子照拂一下,朕明日再来接他。”

“皇上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本殿自然会替皇上照顾太子。”君千熙突然开口道。

“那朕就放心了。”离陌尘一愣,随即点点头,“朕先走了。”

“恭送皇上。”身后传来两人的声音,离陌尘觉得,自己能忍到这种地步,真是不易。

……

“呵……好困啊!”夜引嘴里嘟囔着,靠在夜澜怀里睡着了。

夜茗无语的看着熟睡的夜引,“他怎么这么没用啊!这才多久,就累成这样!”

夜澜笑笑,“没办法,他不像我们,自幼跟着严厉的母亲。”

夜茗默了默,“我们带他回去吧。”

“嗯。”夜澜答着,竟将夜引抱了起来。

“哥,你知道么?你和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就是跟着那个爹的后果。”夜茗的语气里满是不屑。

“好了。”夜澜无奈的道,“当初将他送到皇宫里来,是娘亲的决定。”

夜茗不再说话,只是鄙视的看了眼在夜澜怀里熟睡的夜引。

那是多么诡异的画面,夕阳下,一个五岁的男孩抱着一个与他一样大,却还要胖一些的男孩,一个同龄的女孩面带鄙视的看着那个被抱着的男孩,一同沿着小路向前走。

……

“昀遥,去搬几坛酒来。”离陌尘大步走进殿里。

昀遥一愣,赶紧带人去搬了酒。

昀遥站在殿外,几次想上前劝阻,却被离陌尘赶了回来。

皇上怎么了?昀遥不知道,自从三年前皇上在西齐王宫一场大醉后,便不再沾酒,今日,怎么又差他去搬了酒呢?

“昀遥,搬酒进来!”殿里传来离陌尘的呼喊声。

昀遥忙走进去,看见那满地滚落的酒坛子,“皇上,别喝了!”

“搬酒来!”离陌尘没有听进。

“皇……皇上,没酒了!”昀遥看见离陌尘醉酒的样子,吞了吞口水,有几分害怕。

“没有了?”离陌尘眼睛睁开,嘴里喃喃,“没酒了……”

“皇上……”昀遥想上前时,只见一道影子闪过,原本坐在桌旁的人不见了身影。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