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好。”夜茗重重点头,拉起夜引,向君千熙所在的方向飞奔。

夜澜沉着的看着眼前比他高了不知多少的小贩,“你到底要干什么?”

“小孩子就别问那么多了,大人知道就好了。”小贩阴测测的笑。

“哼。”夜澜重重的哼了一声,暗暗发动灵力,这是第一次用灵力收拾别人,这人算是捡着了。

“跟我走吧!”小贩伸出手正要扯夜澜的衣袖。

忽然,一道绿光闪过,小贩伸出的手顿时血流如注,手腕处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正涓涓流着鲜血。

路人们看见这一幕,胆小的便躲开了,却仍有人指着小贩骂道,“这就是欺负小孩的报应!老天都看不过去了!”他们自然不知道,这是夜澜这样一个小孩干的。

夜澜呼出一口气,幸好,平时在娘亲的督促下沒有疏忽练功,否则今日便真要被他掳去了。

“澜儿!”身后传來君千熙焦急的声音。

夜澜沒有转身,仍然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小贩。

小贩按住手腕的伤,恶狠狠的盯着夜澜,“小屁孩!”

夜澜丝毫不为所动,见他如此,那小贩使出武功來,想抓住夜澜。

可惜那小贩今天一定是撞了乌鸦了,他刚出手,君千熙已赶到,毫不费力的将小贩抓住。

“说,你是谁派來的!”君千熙冷冷的揪着小贩的衣领。

“我……我是……”小贩惊恐的看着君千熙,话还沒说完,他的表情瞬间定格。

君千熙眼眸微眯,小贩竟然服毒了!

将小贩的尸体随意一抛,君千熙气极,“该死的!”

“哥!”

“澜哥哥!”

“澜儿!”

身后传來夜茗夜引与玉无双的声音,君千熙这才转身,却见夜澜已经昏了过去。

玉无双为他诊脉后,看着君千熙焦急的神色,安慰道,“沒事,只是用了灵力,他身上的灵力本就不多,这样一來,便透支了,就昏了过去,过会儿就好了,你别担心。”

君千熙松了一口气,点头道,“嗯。”

“今日我们不逛了,回宫吧!”君千熙眉头始终未曾松开。

“嗯。”夜茗担忧的看着夜澜。

玉无双抱起夜澜,“走吧!”

……

与夜茗一起将夜引送回晨曦宫,君千熙先行离开,身形闪动,只想快些回到烟云宫。

“怎么样了?”君千熙紧紧盯着玉无双。

“不是告诉你澜儿只是昏迷吗?”玉无双故作轻松的笑笑。

“我知道的,你不用瞒我。”君千熙担忧的看着床上的夜澜。

玉无双一时无言,看见她的眼神,轻叹道:“澜儿刚刚用了灵力,且那一招沒有足够的灵力沉淀是使不出的,他身体里的灵力已经消耗殆尽,灵根有些损伤,要恢复怕有些难。”

“有什么办法。”君千熙冷静的问道。

“渡灵力给他。”玉无双道,“这是最简单的办法,却也是最难的办法。”

“为何?”君千熙皱眉道。

“灵力必得是母系,也就是必须你來渡,但你现在的灵力都守着那朵‘曼陀之王’,又怎能渡给他?”玉无双垂首。

君千熙只是看了他一眼,“你來护法。”

“不行,若是妄动了守护‘曼陀之王’的灵力,你会有危险的!”玉无双赶紧阻止。

“若有危险,你叫肖隐过來就是。”君千熙毫不在意道。

“熙儿,不要一意孤行,其实用泉芝草净化灵力后渡给他也是可行的。”玉无双急急道。

君千熙眼眸一闪,“我知道泉芝草十分稀有,不易找,无双,你不必再劝,快快给我护法吧!”

玉无双轻轻一叹,“好。”

“先将这个服下。”玉无双拿出一颗丹药。

君千熙毫不犹豫的接过服下,抱起床上的夜澜,盘膝坐在他身后,为他渡灵力。

初初动用灵力,还未有什么感觉,但修复灵根对灵力的需求量极大,渐渐地,她便觉得心口有了隐隐的疼痛。

见君千熙额头上流下了汗來,玉无双亟亟道,“熙儿,万不可逞强!”

君千熙却似未听进这一句话,掌中灵力渡得更快,她怕自己还未渡完灵力便先昏了去。

慢慢的,君千熙竟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好不容易修复好了夜澜的灵根,又立马从脖子上扯下那条曼陀项链,将里面储存的灵力取出小部分,渡给夜澜。

一切结束,夜澜睡的极深,君千熙面色已苍白,玉无双立刻上前。

又取出一颗丹药递给她,问道:“怎么样?”

君千熙咬牙摇摇头,却感觉喉咙里一股腥甜涌上來,不受控制的喷出。

玉无双赶紧扶住她,拿出手绢,为她擦去嘴角的血渍,又把了把脉,眼睛瞬的放大,赶紧轻轻将她放下,用灵力传音召唤肖隐。

这时,刚好夜茗从晨曦宫回來,身后还跟了离陌尘。

看见君千熙双眼紧闭,躺在床上,他突然想起了几年前在西齐王宫时,她躺在冰棺里的样子,便快步走上前來。

玉无双守在床前,夜澜被抱去了榻上安睡。

“熙儿她怎么了?”离陌尘此刻心里担忧、焦急,便也不再顾忌那么多。

玉无双并未抬头,直到仔细诊脉后,才抬头看了眼离陌尘,所有事情,从他焦急的神色他便看出來了。

这时,肖隐匆忙赶到,“呼,还好我就在帝都,否则又要消耗大把灵力!”

“肖隐,快!”见肖隐來了,玉无双原本要说的话一下子便停住了。

玉无双让出位置,离陌尘也后退两步,方便肖隐治疗。

“怎么会这样?!”肖隐把脉后,亦是一惊。

“肖隐,你暂且别问,先看看有何办法。”玉无双手里折扇轻敲手掌。

“办法不是沒有,你也是知晓的。”肖隐面色凝重。

“泉芝草?”玉无双皱眉,收起折扇。

“嗯,不过即算现在渡灵力,‘曼陀之王’已有损坏,会……会折一年。”肖隐的目光瞥过静立的离陌尘。

“那她不是只剩一年了?”玉无双急道。

“嗯。”肖隐点头,“还是快去找泉芝草吧,否则……”

“可是泉芝草如此稀有,要上哪找呢?”玉无双沉吟道。

始终未曾说话的离陌尘却突然道:“不用了,国库里有。”

“是吗?”肖隐激动地站起來。

“嗯,我派人带你们去取,我……來看着她。”离陌尘视线一瞬不移。

“好。”肖隐急忙答道,跟着离陌尘召出來的暗卫去取泉芝草,玉无双皱眉看了离陌尘一眼,却沒说什么,抱起夜澜,将夜茗带了出去。

人都走净了,离陌尘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床前。

握起君千熙冰凉的手,离陌尘轻声低喃,“熙儿……为何我们会变成这样。”

可是眼前的人儿始终未答一句,就连眼都未睁开。

离陌尘轻轻一叹,伸手将她额前的乱发拨到耳后,“熙儿,难道我们真的回不去吗?”

离陌尘握着君千熙的手,紧紧贴着自己的脸,“熙儿,我不曾指望你能原谅我,可是,当我发现你果真未曾原谅我,你知道我有多么难受吗?”

“是我,是我自作自受,这一切都是我应得的。”

“熙儿,为何不肯照顾好自己?”

“熙儿,当初的一切,是我,沒有与你说,怕你忧心,现在,你不原谅我也是应该的。”

“我从未想过,那一天竟会将你射于箭下,熙儿,那一箭,我虽使了全力,但方向稍有偏颇,是不会要了……摄政王的命的。”

“熙儿……”

他不断的说着,可惜眼前的人听不见,亦不能回他一句。

终于,肖隐拿着泉芝草进來了。

“你先出去吧,我为她疗伤。”肖隐看也沒看离陌尘一眼。

“你的灵力怕是不够,我也來吧。”玉无双从门外进來。

离陌尘深深的看了君千熙一眼,起身出门。

房间门被关上,离陌尘站在门前,夕阳为他的身躯拉起长长的影子,印在门上。

门内,肖隐与玉无双两人正拿了泉芝草净化灵力。

满宫的紧张气氛,被一个清脆的女童声打破。

“你是我的父亲吧。”夜茗站在台阶下,仰头看着台阶上的离陌尘。

离陌尘的思绪被她拉回,看着眼前的女孩,离陌尘微微一笑:“是。”

“需要我告诉你母亲所有的事情吗?”夜茗睁着亮晶晶的眼直直盯着离陌尘。

离陌尘神思一动:“好。”

“跟我來吧,我们换个地方说。”夜茗抬脚往另一个亭子走。

……

等肖隐打开门,离陌尘仍站在门外,夜茗却不知何处去了。

离陌尘垂着头,脑海里不断响起肖隐那句话,会折一年,那她就只有一年了。

“她怎么样了?”离陌尘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肖隐,神色深沉,看不出情绪。

“这你便不用管了,明日我们就启程。”肖隐只是淡漠的看着他。

“明日启程吗?”离陌尘喃喃道,从袖中拿出一块令牌,“等她醒了,将这个给她,她会明白的。”

肖隐虽不知那时什么,但兴许也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点头应下:“好吧。”

将令牌交予肖隐手中,离陌尘转身,缓步离开烟云宫,其中的心酸,又有几人能知?

宫门外,离陌尘深深的看了那宫门,便再也不回头的离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