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君千熙回到冷宫时,已是深夜,夜澜还在秉烛夜读,夜茗却已裹着披风睡着了。

吩咐身后的宫人放下所有衣物,君千熙走进房里。

现下已然入冬,且冷宫因有冰室而更加寒冷,夜晚温度也低,看着夜澜认真读书的模样,君千熙忽的有些愧意。

夜澜从书中抬起头,“娘?”

君千熙被他这一叫回了神,“澜儿,冷吗?添件衣服吧。”

“不冷。”夜澜却是笑着答道,又把目光转移到夜茗身上:“茗儿已经睡着的吗?”

“嗯。”君千熙答着,抱起夜茗,“我先把她抱回房间去。”

君千熙放好夜茗再回来时,夜澜还在读书。

“澜儿,明日开始,你们俩就和洺洛一起去上书房吧。”君千熙拿起一件衣服,“冷宫太冷,过两天你们就搬出去与外公住吧。”

“不行。”夜澜却是拒绝道,“娘,让茗儿去外公那里吧,我留在这里。”

君千熙轻叹,“澜儿,听话,这里太冷,容易生病的。”

“娘,您不用说了。”夜澜执拗的说道,接着不再说话,埋头看书。

君千熙不再说话,只是拿起一件厚实的披风,“披上吧。”

夜澜听话的披上,而目光却仍然紧紧锁着书本。

君千熙知劝不动他,也不知这脾气随了谁,“早些休息,明日还要去上书房呢。”

“好。”夜澜点点头,君千熙走了出去,关上门。

门外,君千熙却迟迟没有回房,抬头仰望天空,却是一片漆黑。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很快,一月便过了。

这一天,君千熙仍与往常一样在御书房看着齐洺洛处理奏折。

“老师。”齐洺洛忽的抬头叫道。

君千熙放下手中书本,走过去。

“过几日是皇上的诞辰,可恰好又是新年,我们若不去祝寿有失礼数,可新年之时,又多少人愿意去呢?”齐洺洛皱眉道。

“不用说了。”君千熙微微思索后道,“我去吧,既不会有失礼数,也不会丢了西齐的面子。”

“那么澜儿、茗儿他们呢?”齐洺洛抬头望着君千熙。

君千熙看着他:“就让他们留在西齐,你将他们看着,一同过年吧。”

齐洺洛应下,继续处理奏折。

君千熙却不再坐下看书,而是站在窗前,望着天空,不知在想什么。

……

十二月初二,西齐摄政王兮若,带着使臣们前往帝都为皇上祝寿。

就在君千熙走后,不过一个时辰,皇宫里驶出一辆马车,向同一方向去了。

君千熙到达帝都时,已是初十,丞相带了一些人来迎她。

华贵的马车在帝都城门停下,一袭黑色王袍的女子从车上下来,面上覆着黑色蕾丝的面罩,看不清容貌。

“能得丞相亲迎,是本王的荣幸。”君千熙的声音很冷,没有情绪,没有温度。

“王爷这是哪里的话。”丞相微微谦虚了一下,“王爷请,皇上吩咐了,王爷就住宫里便是,其他使者就去使者馆,不知王爷觉得有无不妥?”

虽是询问,却是肯定的语气,君千熙仍然面无表情:“本王认为甚好,并无不妥。”

说完,君千熙已上了马车,大队的人往城里驶去。

“这西齐摄政王兮若可是一个女子呢!”百姓们站在道路两旁,纷纷讨论着。

“是吗?难怪西齐会沦为附属国呢!”一个不屑的声音响起。

“就是,不过一个女子,也敢牝鸡司晨!”另一个男子道。

丞相听得这些话,转身回望君千熙的马车,却见她丝毫不为所动,那些跟着来的使臣也并未有任何生气的表现。

丞相不由得叹气,与之前去西齐的使臣相较起来,那真是差了不知多远。

抵达皇宫,侍女掀开车帘,另一个扶着君千熙从马车上下来,君千熙突然有些想笑,这才多久,便又来了这里。

“王爷请。”丞相下马,“皇上在御花园设宴,款待各位来使。”

“皇上还真是周到。”君千熙淡淡的道。

“王爷请吧!”丞相又说了一句。

君千熙颔首,抬脚向前走去。

御花园的宴会只是洗尘罢了,并没有过多的特别之处。

“摄政王可是让朕好等。”离陌尘的声音里威严尽显。

“皇上说笑了。”君千熙的声音没有起伏,仍是冷冷淡淡的。

“摄政王快入座吧!”离陌尘微微一笑。

君千熙入座后,环视一圈,打量过每一人后,面色平静的收回眼神。

“摄政王,本王敬你一杯!”一个男子站起来,面容干净、爽朗。

君千熙却是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才端起酒杯站起来:“在帝都还请各位不要如此唤本王了,毕竟有些不合礼数。”

说完,见那男子愣了一下,又道:“请。”

说完,仰头喝下那一杯酒,落座。

那男子却也未有在意,也饮下酒落座。

离陌尘在主座上,没有说什么,只是端起酒杯:“若王请。”

君千熙端起酒杯:“不敢。”

双双饮下酒,宴会继续。

夜晚,君千熙在宫人安排的宫殿住下,住的,竟也是烟云宫。

在看到烟云宫的一刹那,君千熙顿住了脚步,难道……

宫人见她不走了,便折回来,恭敬的行礼:“若王可有何事?”

“没有。”君千熙冷冷答道,“走吧。”

“是。”宫人继续向前走,为君千熙引路。

……

几日来,君千熙无事可做,烟云宫又没有那么多的书本,仅有的几本她早已看完,现下倒真是闷得慌。

御花园里,闷得慌的君千熙坐在亭子里,眯着眼看着冬日里盛放的红梅。

“若王可是无聊了?”离陌尘的声音忽的在身后响起。

“皇上。”君千熙唤了声,“这梅花种的甚不好。”

离陌尘挑眉:“何来不好?”

君千熙面无表情,只是看着那几株梅花树:“义姐不喜梅花。”

离陌尘闻言,没有说话,良久才道:“你义姐可还好?”

君千熙心中十分轻蔑的大笑着,面上却没有露出一丝表情,却也没有回答他的话。

离陌尘正要再问时,君千熙忽的笑了:“呵呵……”

她的声音很凉,却已恢复了原来的声音。

离陌尘听见她的笑声,平静的脸上出现了惊讶的表情,猛地抓起君千熙的手:“熙儿!是你?!”

君千熙抬起手,揭开面上的面罩:“是我。”

离陌尘有些怒了:“熙儿,这样耍我很好玩吗?”

“呵呵……”君千熙但笑不语。

似是被她冷淡的态度刺激了,离陌尘紧紧握着她的手腕,一个旋身,两人变换位置,离陌尘坐在凳上,君千熙则坐在他的腿上。

君千熙没有反抗,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离陌尘怒了,狠狠吻上她的唇,可是,不论他怎样努力,君千熙仍是一动不动,就像一个木偶一般,任他摆弄。

离陌尘紧紧拥着她,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想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

“熙儿,原谅我。”终于,离陌尘说出了这一句一直想说的话。

一月多的时间,他想通了,不管结果是什么,他也要一试,能得她的原谅最好,若不能,便罢了。

那一刻,君千熙确实有了些许心动,五年了,那些最初的执念都在慢慢消磨,尤其,在知道那些事情后。

见她不回话,离陌尘轻轻一叹,将她抱得更紧,贴紧她的脸,缓缓闭上眼。

许久,君千熙才轻飘飘的道:“皇上,这里是御花园呢。”

离陌尘睁眼,放开君千熙,站起身来:“你若无聊极了,我便让平王妃安然进宫吧。”

君千熙没有说话,径自戴上面罩。

离陌尘眉头皱了皱,转身离去。

君千熙才缓缓站起身来,面容虽仍然平静,可心底,却已乱成一团。

轻轻阖眼,杜绝眼前盛开的梅花,再睁眼时,已是一片清明。

回到烟云宫已是夜晚,君千熙刚一进门,却看见离陌尘。

“你怎么在这里?”君千熙冷冷看着他。

离陌尘愣了愣,对她冷漠的神色极为不适:“我……”

“没事就出去吧。”君千熙看也未看他一眼。

“熙儿,我只是想……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他初识情滋味,是因为她;他初尝愁滋味,也是因为她。

“呵呵……我从未怪过你,又何来原谅。”君千熙淡漠道。

“真的?”离陌尘闻言一喜,那样子,真的就像一个毛头小子。

“是,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了你,我还怪你做什么?”君千熙指着自己的心口道。

既已无心,又怎能装下他?

离陌尘默然无言,这比怨怼他更让他难过,久久不语。

“可以出去了吧。”君千熙冷冷的下逐客令。

离陌尘动了动,往外走,却在门口处停住,回身看着她:“熙儿,你说的话,我不会信。”

君千熙冷笑道:“不论你信是不信,这是事实。”

离陌尘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君千熙站在门口,他的背影孤寂黯然,心里的那堵墙似乎晃了晃。

忽然,离陌尘本已至宫门,却又转身。

对上他的眼神,君千熙没有闪躲,只是再次冷笑,关上房门。

看着那门无情的关闭,离陌尘不再停顿,走出烟云宫。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