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第 119 章

“那好,开始吧。”

“臣女便先抛块砖献丑了。”丞相千金抱着琵琶坐下,弹奏起来。

君千熙微微眯眼,弹得确实不错,那模样,却还颇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

一曲毕,丞相千金施施然站起来,行了一礼:“摄政王,请。”

所有人都面带期待的看向君千熙,丞相千金弹奏得如此好,不知,这若王……

君千熙将琵琶放下:“本王这一身王袍,弹奏琵琶终是违和,本王先去换身衣服。”

“若王快去快回。”离陌尘掩了嘴角的笑意。

君千熙行了一礼,转身出去了。

不大一会儿,君千熙一身红色纱衣,裙角绣着金色的曼陀罗,面上带了块红色面纱,让步步间都带着傲气的她平白生出了几分妖.娆。

她抱了琵琶,面纱无风自起,隐隐露出脸庞。

音渐起,一个个跳跃的音符不由自主地进了耳中,众人先是惊艳,再是赞叹,接着是彻底的沉迷。

离陌尘眼微阖,面带笑意。

曲子渐渐归于平静,所有人都久久无法自拔。

离陌尘睁开眼,“啪啪啪!”鼓起掌来。

接着,人们回过神来,无法控制的鼓掌。

君千熙站起身:“陋技,还望各位海涵。”

“若王这是说的哪里话,如此高超,怎能称陋技?”离陌尘满面带笑。

“皇上谬赞。”君千熙行一礼,落座。

那丞相千金不羞不恼,“若王技艺高超,臣女佩服。”

“不必。”君千熙摆手。

“皇上,臣认为,此比试并不公平。”越王站起身道。

“嗯?”离陌尘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

“因这是若王择的比试项目,臣以为……”越王偷瞄了眼君千熙,却见她正看着自己,赶紧收回眼神。

“越王这意思……可是要本王再比一场?”君千熙微眯着眼,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若王若是愿意,也并非不可。”越王道。

“好。”君千熙竟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不用了。”那丞相千金站起身来,“是臣女技不如人,不用再比了。”

离陌尘没说什么,太后倒是赞了一句:“这丫头真是知书达理!”

越王的脸色微变,悻悻坐下。

……

宴会结束,离陌尘没有回晨曦宫,而是直接屏退了宫人,去了烟云宫。

他让夜澜夜茗去晨曦宫,与夜引一起玩。

夜澜虽心里十分无奈,却还是去了,夜茗却是极其不愿,还是夜澜给拖走的。

“熙儿。”离陌尘将君千熙拉入怀中。

君千熙一个不防,被他拉进怀里。

“以后不许穿这件衣服。”离陌尘看了看她身上的单薄纱衣,又补充道,“只有在离陌尘面前才可以穿!”

君千熙无奈的笑笑:“好,我现在就去换。”

离陌尘将她拉住,“不是说……”

“你不是离陌尘啊!”君千熙笑道。

“我怎么不是?”离陌尘问,后又贴近她,道,“我是不是,要不要试验一下?”

温热的气息扑在君千熙耳边,君千熙却道:“不,你若是离陌尘,我岂不是亏了?”

“嗯?”离陌尘疑惑的看着她。

君千熙轻轻揽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胸口:“你不是离陌尘,你是我的夫君。”

“呵呵……”离陌尘将君千熙抱得更紧,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嗯,我是君千熙的夫君北陌尘。”

烛火闪烁,房间里温情一片。

……

年已过完,君千熙便准备回西齐了。

“熙儿,你要回西齐?”离陌尘下了朝,急急来找君千熙。

“嗯。”君千熙放下茶杯,“我身为西齐的摄政王,自然应当回去。”

“熙儿,不能……”离陌尘皱眉道。

君千熙却摇摇头:“不行。”

“那……好吧!”离陌尘无奈道。

“澜儿和茗儿,就让他们留下,你,选个时机宣布他们的身份,等我的事处理完了,再来这里。”君千熙拿出离陌尘给的那令牌,“这个,选个时候交给澜儿。”

离陌尘正要接过,君千熙又拿出一块令牌,“我的这块令牌就交给茗儿。”

离陌尘一同接过,笑道:“你倒是安排好了,幕日殿给澜儿,澜月宫给茗儿,这皇位就留给引儿。”

君千熙点头:“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何时走?”离陌尘问道。

“明日吧。”君千熙抬起头看向他。

……

君千熙走的当天,离陌尘便将夜澜夜茗的身份昭告了天下,并封了夜澜为王,夜茗手中持君千熙给的固伦令成为新的固伦公主。

对于夜引,夜澜的几天几夜陪伴中,多多少少告诉他了些关于爹娘的事情,现在的他,确要比以前成熟多了。

君千熙离去后,离陌尘开始整顿朝堂。

因为在她走的那一天,才将所有情报交予他。

一月三十日,有人状告礼部尚书贪污,同日,君千熙抵达西齐。

二月十二,礼部尚书的家被抄,禁卫军从中搜出大批珍宝以及许多绝密书信。

由此牵连出多个官员贪污,结党营私。

一时间朝堂上下人心惶惶。

三月二十,所有贪污官员受刑。

四月五日,有官员联合上书,状告越王驻守边疆时与海上蛮夷部落私自往来。

四月十五日,越王被急诏回京。

就在越王离开驻地后,他在变边城的府邸被抄,搜出来与蛮夷部落来往的书信与另一些与朝廷官员来往的书信。

五月初一,越王受刑。

五月初五,丞相府。

“丞相大人,这可怎么办啊!越王已死,那我们岂不是……”兵部侍郎在丞相府书房中急急的道。

“你怕什么!”丞相喝道,“既然是我将你牵连进来,那么我一人承担。”

金銮殿上。

“丞相,你身为两朝元老,做出此事,你还有何话要说?”离陌尘神色带怒。

“皇上,微臣冤枉,是兵部侍郎诱惑老臣,臣才……”丞相躬着腰。

“丞相大人,您怎能这样说呢!您不是说出了什么事你一力负责吗?”兵部侍郎急急地跳出来。

“够了!”离陌尘喝道,“你两人皆罪无可恕!五月二十五,斩首示众!”

五月二十五,丞相、兵部侍郎服刑。

经过一场大动作的改革,朝堂上能用的官员已不多。

六月初一,皇上颁布圣旨,举行科考。

从乡试到最后皇上亲自御考的殿试,一层一层筛选下来,能入金銮殿参加殿试的也就只有三十人。

十月初二,殿试举行,离陌尘亲自考核参考学子,整个大殿只有离陌尘与众学子。

也不知他们都考了什么,只知道一场殿考下来,皇上钦定状元,有近一半人落选。

十月十五日,皇上宣布退位,传位给平王离平野。

离平野登基,并没有另立太子。

北陌尘骑马在路上狂奔。所有事都处理好了,熙儿,你在等我吗?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