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第 121 章

“公主殿下,这两天过的怎么样啊?”

“承蒙关照,尚可。”君千熙咬牙冷冷道。

那日,她被人强行喂下一颗丹药,接着浑身无力,接连三天,都是这样!

男人紧紧看着她的脸:“公主如此绝色,不如嫁于本座,本座不但不嫌弃你,往日你羞辱本座的事也一笔勾销,本座还可以给你正室之位,怎么样?”

君千熙却似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呵呵……”

男人弯腰,停在离她的脸只有一寸的地方,“公主这是何意?”

“本宫一直有一个问题。”君千熙侧开脸,“你是如何变得如此之强?明明当初……”

“难道公主未曾听过,有一门武功,是可以吸取别人的功力的吗?”男人笑看着她。

“本座不知吸了多少人的功力,嗯……最好的就是那武林盟主连胤的功力,呵呵……没想到那小子竟然有一甲子的功力。”男人毫不避讳的道。

君千熙眼神一闪,武林盟主失了武功,江湖上又要乱起来了吧!

“既然如此。”君千熙强撑着力气挪了挪身子,“你为何没有吸本宫的功力?”

男人又贴近了几分:“若本座是因为尊重公主的意愿呢?”

“呵呵……可笑,你就是这样尊重本宫的意愿的?别逗了,你是不会得到皇位的,我劝你一句,收手吧,月炽麟!”君千熙皱眉,说出了男人的身份。

月炽麟!当初那个败在两人手下的南越皇子。

当初他不过是一个俘虏而已,没想到,当初一个恻隐之心,瞒着离陌尘放了他,今日却酿下苦果。

“不可能!”月炽麟却是站直了身子,“我不可能收手,当初离陌尘灭了南越,那里有我的父皇,我的母后,我的兄弟姊妹,离陌尘却将皇宫里所有人屠杀尽了!我躲在密室里,逃过一劫,我虽贪生怕死,但是,换做是你,你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杀吗?能吗?”

“你……”君千熙正欲说话,却被打断。

“当初,南越是四个国家里最弱的,但南越皇族却是最和乐融融的,若不是父皇为了保住南越,断不会答应与北卫联手!”月炽麟闭上眼,似乎陷入了回忆中,“当初死在他们手上的,还有我八岁的小弟,我的侄儿。”

“月炽麟……”君千熙皱眉,当初的事情她不知晓,但是她相信离陌尘定不会这样做。

“熙儿……”月炽麟又低下头,“不论你答不答应,现在暂且住在这里吧。”

君千熙还真不习惯月炽麟这样叫她,“这是哪里?帝都?”

“不是,是南越昔日的都城。”月炽麟经过那一番话敞开心扉后,一覆之前的形象。

“你不是带我去帝都吗?”君千熙心里有些紧张。

“改道了。”月炽麟自然知道她想的是什么,“我早已派人给离陌尘重新送了信。”

君千熙垂下眼,几次想站起来,奈何浑身无力,试了几次都不行,她已在这张椅子上坐了三天了。

月炽麟看了看她,“想去床上躺着吗?”

君千熙无声点头。

月炽麟上前,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为她脱去外衫。

看见君千熙警惕的神情,月炽麟有些失落,“合衣睡着总是不舒服。”

为她盖好被子,月炽麟正要走,却被君千熙叫住,“月炽麟!”

月炽麟转过身,看见君千熙一脸了然。

“你已接近走火入魔了是吗?”君千熙问道。

犹豫了一下,月炽麟仍点头,“嗯。”

“不要再吸别人的功力了,它们毕竟不同源,到最后各自在你体内争执,爆发,那么……”君千熙劝道。

月炽麟没有说话,走了出去。

君千熙正想再次叫住他,却放弃了。

一个人心底的执念,是不容易放下的,除非,有一个人,于他万分重要的人,能让他放下,可是,哪里去找这样的人呢?

他虽然想得到君千熙,可是,君千熙在他心中还不到那个分量。

缓缓闭上眼,君千熙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睡了不过一会儿,君千熙便被人叫了起来,两个丫鬟迅速为她套上了外衫。

两个丫鬟把她扶出去,月炽麟在外面。

“没想到离陌尘来的那么快!”月炽麟看了她一眼,语气有些不同,“委屈公主殿下了!”

君千熙为眉头一挑,果然。

两个黑衣人绑了君千熙的手,将她往外押。

君千熙身上的药效还未过,黑衣人又喂下一颗药丸,君千熙便无可奈何的任由他们把她带到了一个山崖上。

君千熙撑起眼,扫了一遍四周,不难看出,这是南越昔日的刑场。

她被人押着,绑在刑场中央的一个木柱之上。

君千熙现在连睁眼都需要极大的力气,她望着上山唯一的路。千万,不要来!

……

北陌尘借了马,赶了一天的路,却被前方的一个黑衣人挡住。

北陌尘策马上前,他觉得这个黑衣人很可疑。

那黑衣人看见他,没有躲闪,将手中一张纸举了起来,嘴角流出暗红的血。

人已死,北陌尘本想从他身上找到什么也意图也落了空,拿过纸张,北陌尘略略扫了一眼,即刻改道南行。

刚好他在昔日南越境内,两天便到了当初南越的都城,现在的南城。

北陌尘一路直上以前的刑场。

君千熙艰难的抬起眼,望见前方白色的影子,心中一滞,他还是来了。

是啊,他怎么可能不来呢。

“熙儿!”北陌尘看见被绑在柱子上,头无力的垂着,三千青丝垂在地上,正艰难的抬眼看他的君千熙,焦急的叫着她。

君千熙撑起气力,唇动了几下。

北陌尘清晰的看见了她说了什么,她说:我没事。

北陌尘心中一痛,正要上前,却从四方出现大批黑衣人。

北陌尘提起警惕,却看见君千熙身旁站了一个带了银制面具的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北陌尘冷冷问道。

那面具人仰头大笑:“哈哈哈……”

君千熙看了看他,眼中的神色很复杂。

“本座要的不多。”面具人道,“本座只要这天下,和你的命!”

北陌尘皱眉,“放了熙儿,我们光明正大的比试!”

“哦,本座还忘了一件事。”面具人走到君千熙面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本座还要她!”

君千熙看着月炽麟,眼中神色复杂,嘴角动了动,说了三个字:放手吧。

月炽麟面具下的眼睛很是执着,明显不答应。

君千熙闭上眼,没有再说什么。

北陌尘看见他的动作,听见他说的话,有些怒了:“不可能!”

“可不可能,今日,你都逃不了!”面具人阴狠的笑,“今日,本座带的全是一流的高手,你,还是束手就擒,答应本座的条件吧!”

“不曾一试又怎知道?”北陌尘一笑,提剑冲了上去。

见北陌尘袭来,黑衣人也迅速动了起来,结成阵法。

北陌尘毫不犹豫冲进阵中。

君千熙不由得为他捏一把汗,却奈何无法动弹。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