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擂台上两人刚刚分出胜负,君千熙一直观察着的那人便上了擂台。

“如此等不及?”君千熙喃喃道。

连胤看见月炽麟,瞳孔一缩,双手紧紧握拳。

“稍安勿躁。”北陌尘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微微侧首看着他。

连胤呼出一口气,稳住心神。

三人看着擂台上的月炽麟,面不改色,心里却各有心思。

很快,每一个与他对阵的人近乎都败下阵來,并且都受了重伤,各个门派的人都惊讶无比。

“我跟你比。”在江湖上还颇有威望的华庄主上了擂台。

月炽麟沒有说话,只是看了看君千熙,君千熙触碰到他探究的眼神,蹙了蹙眉。

不过十招,月炽麟便将华庄主打得吐了血,还生生卸了人家一条胳膊。

其他那些名门正派的人见他手段残忍,也纷纷上擂台挑战。

结果不言而喻,都败了下來,并且受了重伤。

第二级的四大家主对视一眼,凤家主首先飞了出去。

然而,与月炽麟对峙了不过十几招,也败了。

剩下的三位家主不由得都往上面一级看了,只见北陌尘面色淡然,连胤看不出神色,君千熙若有所思的把玩着茶杯。

又将目光放在擂台周围的幕日殿澜月宫手下,却见他们每一人都极其悠闲,根本沒有上去挑战的意思。

月炽麟自始至终都不发一言,可是眼睛里布满的红血丝暴露了他走火入魔的事实。

“本家主去。”元家主纵身向擂台飞去。

“元兄!”其他两位家主想要阻止却为时已晚。

元家主二话不说就与月炽麟打了起來,不得不说,他也是有几分功力的,但与月炽麟交战了十几招也败了下來。

元家主喷出一口鲜血,从地上站起來,正要下擂台,月炽麟却突然拦住了他,伸手扣住他的额头,吸食他的功力。

所有人看见这一幕都惊了,许多人都想上擂台去救元家主,却又惧怕月炽麟不敢上前。

雪家主与蔺家主蹭的站起來,“此人竟会吸食别人的功力!”

“咳咳。”北陌尘右手握拳抵在唇角咳了两声。

两位家主转过來,蔺家主传音入密道,“尊主早知?”

北陌尘微微点头,对两人传音入密,“今日本尊与内子就是为了捉住他。”

两人面色微变,纷纷坐下。

月炽麟吸食完功力,将元家主扔下擂台,眼神紧锁第一级的三人。

“连胤,沒想到你的功力竟然还沒被我吸完。”月炽麟阴阴的道。

连胤沒有说话,只是握紧了拳头。

月炽麟又看向北陌尘,一字一字吐出,“离陌尘。”

所有人都看着第一级,惊讶至极。

先皇离陌尘,陌尘公子竟然就是离陌尘!两人只差了姓,不过性格却差了那么多,陌尘公子竟然会是离陌尘!

北陌尘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亦沒有说话。

月炽麟冷笑一声,看向右边的君千熙,“熙儿,本座断沒想到你竟是这人人敬畏的黑.道第一宫宫主。”

君千熙皱了皱眉,凉凉的道,“月炽麟,收手吧,你已经走火入魔,若再吸食别人的功力,却无法将它们融合,你会全身筋脉具断而死。”

“收手?本座既然做了,就不会收手!这江湖,本座要定了!下一个,就是这江山!”月炽麟大笑。

君千熙不再说话,看向北陌尘。

而其他人刚刚从北陌尘就是离陌尘的这个惊人消息中回过神,又想到既然北陌尘就是离陌尘,那么这澜月宫主难道就是昔日的陌王妃也就是先皇后?!众人又陷入惊讶之中。

北陌尘淡漠的拿起茶杯,“月炽麟,本尊不曾想你竟活了下來。”

“本座自然是活了下來。”月炽麟道,“本座想要的东西还沒到手,怎么能死,江山,武林,还有她!本座都不会放过。”

“呵……”北陌尘还未说话,君千熙便笑了,“月炽麟,本宫是人。”

北陌尘脸上也有了些许笑意,“月炽麟,本尊再说一遍,现在收手还來得及。”

众人从澜月宫主就是先皇后的惊人消息中回过神,不知是谁又说了一句,“月不是昔日南越国姓吗?这人是昔日南越皇族?!”于是,所有人再度陷入惊讶。

“离陌尘,你要么來与本座比试,不要说这些废话!”月炽麟阴笑道。

“好,本尊便与你比试。”北陌尘站起身來。

知晓了北陌尘就是离陌尘,众人再也不会认为陌尘公子不会武功了。

众人之间一道白影飞到广场上,站在擂台下面,缓步往擂台走。

紧接着一道红影也飞向广场,落在北陌尘身边。

“本座与他比试,澜月宫主怕是不该下來吧!”月炽麟站在擂台上,紧紧盯着君千熙。

君千熙呵呵笑道,“怎么,本宫为自己的夫君加油打气也不可?”

月炽麟不再说话,等着他们走上前。

君千熙先一步飞到擂台下的一个空缺座位坐下,身边属下递了杯茶,她便拿起茶杯,静静看着这两人。

北陌尘轻笑一声,仍然缓步向擂台走,他走得极慢,让人恍惚之间认为,那是从云端一步一步走來的天神。

月炽麟也不说话,等着他一步步走來,心里却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

北陌尘在原先布置好的阵外顿住脚,飞身上台。

北陌尘刚一落下,月炽麟便持了剑向他袭去,北陌尘右手双指接住他的剑,左手伸出,一把剑便到了他手中。

君千熙把剑扔给北陌尘后,继续兴致勃勃的看他们比试。

北陌尘接了剑,右手撤回,拿起剑与月炽麟交手。

月炽麟将内力灌入剑中,沒一式都极其猛烈。

北陌尘却将剑收回,身形闪动,无人看清,到了月炽麟身后。

这时,人人都不由感叹,陌尘公子轻功举世无双果然沒说错!

月炽麟发现前面沒了人,便转身,岂料身后也无人。

忽然,他感觉到北陌尘的气息在身后,猛然转身,却还是沒人。

月炽麟猛地停下,“离陌尘,你如此躲躲藏藏,本座还如何与你比!”

“谁说本尊躲了。”北陌尘的声音从台下传來。

月炽麟看去,北陌尘坐在君千熙身边一张椅子上,正端了茶杯喝茶。

“离陌尘,你这算什么!”月炽麟不怒反笑。

“江湖祸害,人人得而诛之。”北陌尘笑道。

“你不敢与我比?”月炽麟笑道,“不敢就是不敢,找什么借口!”

“谁说本尊找借口了?”北陌尘淡淡的道,“不过是给你一个选择,单挑还是群殴?”

君千熙轻抚额头,这人何时成了这样了?

“自然是单挑。”月炽麟道。

“可以,你一人单挑我众人。”北陌尘笑道。

“卑鄙!”月炽麟嗤笑道。

“这不是卑鄙。”君千熙淡淡的道,“很公平了,你一人身上的功力比我们这众人还要多,算起來,倒是我们吃亏了。”

原本敬佩这两人的人忽的都呆了,他们说什么?!

“月炽麟,由不得你选择了。”北陌尘忽然正色道。

“你以为你这七星连珠便能困住本座?可笑!”月炽麟道。

“困不困得住你大可试试。”北陌尘淡淡笑道。

“试便试,本座岂会怕你?”月炽麟将剑重新握在手里。

“好,奉陪到底!”北陌尘道,一挥手,每个人都飞至半空,各司其位。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