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一:黄芦绿荇刀似雪

一:黄芦绿荇刀似雪

**********************************

阿娇初绝时泪湿芙蓉花。芙蓉花事了珍重出长门。瑟瑟蒹葭下声声归雁鸣。路尽逢贤师殷殷林下风。素手烹绿茗纤巧着衣裳。《卡门》歌一曲旧友意欢欣。吾有易牙艺不做厨下人。荒梦解因缘娇儿唤咿呀。愿为野中凫不做帝王妇。一时擦肩错策马赴边关。

--第一卷初入汉家卷诗

**********************************

胸口疼痛绵延韩雁声渐渐从混沌中清醒便见四际沉绵漆黑的夜静了静才看清楚。缓缓流淌的河流边是沿着河滩蔓延的沙地大约是深秋天气干燥的芦苇在风中摇晃大片大片的蔓延成白色的海洋。

痛觉那么尖锐让她恨不得立时死掉。低头看胸前大片深色的血将锦衣渲染时间渐久已成红成了一种暗淡的黑色。她俯卧在河里靠岸的河水很浅流水冲刷着她的半个脸颊和伤口淡淡的血色沿着河水缓缓流下越来越浅。

水面上悠悠吹过一阵风很冷。韩雁声挣扎着从水中站起端庄华美的衣裳被水浸的极透贴在身上狼狈不堪。开着左衽似乎是汉朝时的深衣样式面料华贵。

谁能够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荒野空无一人不知名的野鸟尖叫着飞掠过河面无人能答。

那样肆虐的伤应是刀伤。能造成这样伤口的大刀韩雁声想着忍不住在河面上看自己的脸。

河水波光荡漾反映出模糊的面容淡扫的眉眼凤钗流苏在鬓边晃动髻繁复狼狈中依然不掩清艳傲气十足。眉目虽与自己如出一辙却分明不是自己。

韩雁声的心慢慢一凉忆起圆觉寺的天眉大师双手合十白白眉宝相庄严道“施主此去定有奇遇望善自珍重。”

天眉大师所说的奇遇莫非便是指现下的状况?她的身体在千年后的那场车祸中死去灵魂逸出附在千年前这个女子身上。

只是那支“金屋藏娇”的卦签又应当如何解释呢?

然而她无暇去想红黑色的血迹肆意的在衣衫上开放一点一点带走她的体力。她的伤势深重又被水浸泡良久若再不找个地方医治多半会失血过多而死去。更何况她颦眉能够受这样的伤势总是有人追杀……韩雁声无奈的一笑心道也许自己心底已经承认这不可思议的事实了。

不过自己穿越的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身份呢?

她略略打理了一下伤口沿着河水穿越大片大片的芦苇向上游方向走希冀能寻到一户人家。走了不久便听见身后异动大群野鸟惊惶飞起颇为壮观。无奈一笑谨慎的在芦苇荡中藏好身影片刻便听到轻微但嘈杂的脚步声。

她皱眉心知多是对自己不利的人马便是好心来追寻灵魂全非的自己又如何面对?

果然过了片刻便见一队黑衣人手执刀戟举着火把一边搜寻着什么踪迹一边向这边行来。

“老大两炷香前我们在河边现废后留下的痕迹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现什么踪迹废后是不是向其他方向去了?”

韩雁声稀奇的挑了挑眉废后不是说她吧。看来她的来头还真不小呢。只是历史上那么多被废的皇后到底是哪个呢?再惨的话如果是架空那就真没辙了。看服饰如今应当是汉代汉代……她想起那支卦签忽然叹了口气有种不好的预感。

空旷的平地上直眉方面的黑衣领挥了挥手“其他方向也分了人去追你担什么心?一个自幼娇生惯养的女人要是能从这样的天罗地网中飞出去咱们还有什么颜面为主子办事……搜仔细了绝不能让她活着出去。”

体温越来越低韩雁声心中苦笑还真没有见过自己这么苦命的。不仅疑似的身份让自己连死的心都有了还一上场就是重伤被追杀的窘状。她看了看自己的手纤细修长保养的细腻莹润。这实在不是一双适合与人动手的手但为求活命也只能勉力一试了。

作为一名女警韩雁声的逃亡自然不会像某个金枝玉叶的皇后啊不对她在心中愉快的纠正是废后留下那么多明显的痕迹。也正因为此追杀她的黑衣人被迫分散人力给了她机会。她暗中禀住呼吸祈祷自己的好运气。在其中一个黑衣人靠近自己的隐藏的地方的时候拿了个捏字诀用尽全力指向了他的颈部动脉。

这是警校搏击中的一击毕杀术黑衣人大概以为只是搜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根本不曾放在心上然而他面对的是在警校中摸爬滚打三年多的女警如果不是韩雁声现在体虚软无力又要注意掩饰形迹这一下便能要去大半条命饶是如此逆境激出韩雁声全部的潜力他也已经一声不吭的倒下。

韩雁声一击得手直觉得眼冒金花一阵晕眩胸口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痛。她知道这是存亡之秋生死攸关尽力接住无力掉下的刀戟。放乱头。小心翼翼的剥下黑衣人的服饰换上又下了狠手确保黑衣人段时间内不会醒来。在泥泞里抹了一把污泥点在手上面上不敢点太多怕欲盖弥彰。幸好深夜中天上无半点星光不曾被人看见。

附近有人向这边喊“有没有踪迹?”韩雁声压低了声音哼了几声。那边诧异道“小罗怎么了?”

她挥了挥手示意无事那几个人瞥见模糊的影子放下心来回过身去。

韩雁声摸索怀中淘出数枚三株钱一支火折。她取出火折望了望身边的芦苇。想到如今的困境和日后无穷无尽的追杀咬牙退回迅的将自己换下的深衣草草挂在小罗身上又将凤凰钗簪进他的头。心中默默念了一声抱歉点起了火折在火势燃烧起来之后蓦的一声尖叫。趁着夜色向着来时路退了开去。

“着火了。”黑衣人慌乱起来。

“刚才听见了一个女子的尖叫是不是废后?”

是值秋日天干地燥又有秋风助势芦苇荡很快就吹枯辣朽的燃烧一片。火光明亮的燃烧待黑衣人扑灭了火势只寻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无法辨认。却寻着一些锦缎焦片以及一只凤凰钗。

“老大要不要讲尸体抬回去检验看看?”

黑衣男子举起凤凰钗看了看皱眉道“这次追杀本就是私下行动见不得光。怎好弄具尸体回长安挖个坑将她埋了吧。收队。”

他负手转身向着长安方向叹了口气“当年宠冠京华的堂邑侯府翁主却落得这样收场。金屋藏娇嗤。”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