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三:不信郎心坚如铁

三:不信郎心坚如铁

萧方的医术很是不错喝了一旬的药韩雁声便觉得伤口逐渐愈合精神亦渐渐的好起来。

在一圈竹篱围绕着的三间茅屋前的小院里韩雁声坐在树下看扎着白色带的少年背对着雁声在院中铺晒药材。

小院中弥漫着淡淡的药材味道。

“弄潮”韩雁声含笑问道“你跟着萧先生几年了?”

弄潮回过身来露出一张极俊朗的容颜神情却不悦道“你的伤已经好了什么时候离开?”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韩雁声也渐渐摸清了弄潮的性子并不生气无辜道“我在这多住一阵子不好么?”

弄潮便露出嫌恶的神情本能的道“不好。”

左手茅屋处白衣的男子拉开门有礼唤道“韩姑娘请进来一谈。”

韩雁声便嫣然一笑顾不得再逗弄潮起身入内。

茅舍陈设简洁雅致除了原木药架上繁多的药屉外便只有几张桌椅。萧方跪坐在案前微笑望过来眼神清冷道“韩姑娘请坐。”声音清朗有缈远之味。

纵然这些日子不是第一次直面这张容颜韩雁声还是有些惊艳。

两千年后的日子物欲横流浮华虚荣早已不见这样温润清俊月白风轻的风度。也许真的只有古代山林能滋孕出这样温润如玉的男子吧!她在心中暗暗叹息。却不知道那一瞬间她眸中流转的光彩落在萧方眼中亦是璨如繁星。

“韩姑娘。”萧方微笑着端起手边茶盏啜了一口出声将她唤醒。

他不动声色的看着她望着他手中茶盏的神情问道“姑娘喜欢茶么?”

“呃——”雁声便有些错愕“是啊”她含笑道“我亦是从小爱喝的。”

“哦?”萧方心下惊异面上却不露淡淡道“这可希奇茶之一道很少有女子喜爱的。”

他向外吩咐道“弄潮再端一杯茶来。”

院中传来重重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弄潮掀帘端了茶进来在韩雁声面前重重一放道“你的茶。”

韩雁声噗哧一笑真是有趣的小孩。

“弄潮。”萧方沉下脸训道。

弄潮“哼”了一声看见萧方的脸色勉强低下头来道“雁声姐姐对不起。”也不等韩雁声回礼就自顾自离开只一瞬已经飞到院中香樟树上宛如瞬间移形换位身法诡谲飘逸宛如鬼魅。

“韩姑娘抱歉。”萧方歉然道“弄潮还小他只是不高兴我们二人的生活被打扰所以些小脾气。”

还小……?韩雁声心下好笑到底是自家的孩子自家疼吧要知道古人十三四岁就可当家弄潮虽然年纪不大但到底也满十八了吧。

“怎么会?”韩雁声嫣然道装作听不动萧方语意中隐隐送客之意问道“先生唤我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她端起茶盏看里面黑漆漆的看不出茶叶形迹简直有些怀疑是弄潮看她不惯在里面加了料专程送来整她的。不由不着痕迹的瞥了眼萧方手边的茶盏竟是和他一样漆黑如墨。

那便是汉朝的制茶法尚未展成熟了。

韩雁声叹了口气终于有些明了为何刚才她说从小喜欢喝茶的时候萧方会有些惊异。想必这时候的茶多半苦涩难以入口吧。

她将茶盏凑在嘴边轻轻啜了一口还未入喉便皱了眉。

萧方微笑淡淡道“也没什么。前几日我为姑娘诊脉现姑娘身怀半月的身孕。”

“噗——”她一口茶喷出来呛到了。分明感到心头巨震一片狂喜茫然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这是陈阿娇的感觉。也许在萧方说出那两个字的瞬间在她心底沉睡数日的陈阿娇就苏醒了这才无法制止眼泪顺着脸颊流过的热度那么烫那么温暖那么……狼狈而措手不及。

“真的吗?真的吗?”陈阿娇欢喜迭声问道。

那一刹那韩雁声便成了一个旁观者自己潜伏在自己心中将事态展冷眼打量。

一直以来表现的无比理智的“韩雁声”忽然间变的如此激动萧方心下泛过一丝奇怪但也只是以为听见怀孕消息过度惊喜罢了。

毕竟在这个年代女子全部的价值都通过生育子嗣实现。

君不见连昔日冠盖京华的陈皇后也因了无子注定不能逃脱罢黜长门的下场。

阿娇阿娇。韩雁声轻声唤道。

嗯?

你要记着你已经不是他的皇后了。

阿娇慢慢的安静下来潮涌的悲伤慢慢冲淡了她的狂喜。

可是雁声你听我有了彻儿的孩子。彻儿知道了一定很开心。

他和我盼了这个孩子很多年了。

那么你想怎么样?回到未央宫告诉他你有了你们的孩子?醒醒吧到了这个地步。她知道自己很残忍但是她必须说。

这么多年用尽心机不能怀孕却偏偏在如今有了。

中间没有蹊跷你……信么?

刘彻和阿娇少年夫妻恩爱笃定却始终无子。因为作为一个雄才大略的君主刘彻不愿也不能让原本势大的陈家继续坐大。陈阿娇身世显赫是馆陶大长公主与堂邑侯的女儿受尽窦太后与汉景帝的宠爱当这样的阿娇生下皇子他要拿什么去封赏?

因此无关乎能不能阿娇不可以拥有自己的孩子。

心思绞痛是陈阿娇喃喃的否认不可能不可能声音却渐渐的低下去。她最后一次与彻儿在一起的时候彻儿说他们已经结束了。

他说朕已经决意废了你。

他走后她觉得恍惚拼命让自己不要哭眼泪却一直一直掉下来狂乱的砸目所能及的东西膳食入口无味一点点的呕尽。

雁声她轻轻叹息你说人活在世上还能相信什么呢?

阿娇你听我的。我会和你一起站起来。总有一天他会后悔。你不要回头没有人可以在彻底的伤害了一个爱他的人后如他这般若无其事。”

她缓缓回过神来现自己躺在萧方的怀里。他的白色衣裳有一种好闻的味道她看见他神情有些担忧嘴唇在动唇型优美却听不清在说什么?”

她虚弱的笑了一笑说道“好累哦。”

“你的脉促而急似乎是受了极大冲击到底怎么了?”他的脸色不善。

雁声闭上眼睛“请你收留我。”

他的身子微微一晃有些不可置信却又持着平稳“你说什么?”

“我身无分文又身怀有孕你忍心将我赶出去让我无家可归然后流落街头然后被人打劫或者慢慢饿死?”

……

“你就那么狠心?”

……

萧方沉默。

韩雁声缓缓勾起唇角忽然觉得很是安心。

然后慢慢的慢慢的陷入了沉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