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四:望得半生繁华尽

四:望得半生繁华尽

韩雁声看见儿时的自己。一样的眉一样的眼欢笑的奔跑在长长的游廊上。

美貌的古典贵妇从长廊那头走过来举止优雅神情柔和。

“阿娇你不要这么顽皮。”

阿娇?

是了她便明白这个穿着华贵丝绸汉服的女孩子不是自己是小时候的陈阿娇。

这一年是景帝前五年。

“娘”小阿娇爱娇的叫唤。“长乐宫好无聊我去御花园玩好不好?”

馆陶长公主微笑颔。阿娇欢呼了一声一溜烟的下来听见身后母亲一迭声的叫唤“你慢点带上几个宫女周全些。”却早跑的远了。

御花园里楼台亭阁精致风流。小阿娇在假山中慢慢穿行忽然听见风中有细细的哭泣声。沿着哭声寻去转过一座座的假山石她们看见一个衣着华贵的男孩背对着她抽声哭泣。阿娇看不见他的脸只觉得他的身影好小好小。

“你是谁?”

男孩受惊慌忙抹去眼泪回头望向她。韩雁声看见他的面容很白有着一双漆黑的眼眸。

“你又是谁?”小阿娇微笑分明看见男孩故作的强势下掩藏的慌乱。

“我是阿娇。”阿娇回答的声音很是稚嫩娇软。

“啊!”男孩低呼一声显然知道这个名字在这座未央宫里代表的意义起身欲绕过阿娇离去。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阿娇抱住他的手臂不让他离去。她的年纪比男孩大虽然男孩挣红了脸依旧无法摆脱。

纠缠了许久阿娇有些生气了放开了他的手“不说就算了。”气鼓鼓的背过身去。

男孩在后面有些迟疑最终还是软软的道“我是彻儿。”

韩雁声听见自己扑倒在地的声音这就是名垂千古穷兵黩武的汉武帝明明是软软的很可爱很别扭的小男孩嘛!

“彻儿哦——就是那个高祖托梦赐名为彘的皇子噢。”阿娇恍然道。

刘彻的脸一阵青阵白的扭头就走。

“哎彻儿。”阿娇追过去“彻儿你怎么了?”她弄不明白这个小表弟为什么生气只是想要他陪她玩。于是追着他走前面的刘彻却忽然停下来她一时刹不住步子撞在他的背上刘彻人小力薄被她撞得一阵趔趄。

“怎么了?”陈阿娇从刘彻的头上望出去假山下的长廊一队仪仗迤逦而行中间坐在御辇上的正是她的舅舅汉景帝。

阿娇有些了悟的低下头去。幼小的刘彻脸上有着明显的仰慕与近之不得的幽郁。

刘彻听见身后的阿娇娇憨的喊道“皇帝舅舅皇帝舅舅。”

不远处景帝刘启转看过来看见他们有些惊讶宽和的笑笑。

阿娇牵着他的手奔跑过去宫人纷纷让开路来。父皇抱起阿娇温和问她的话。

他站在那里极为尴尬。很少在私下离父皇这么近的距离只觉得连手都不知道摆在哪里好。

阿娇站在父皇的怀里努力回过头来喊道“彻儿上来。”

他惊讶的看着她她的脸上有着灿烂的笑容。他似乎到现在才现这个明明不是宫中人却在宫廷有着莫大恩宠的小女孩实在是个生的粉雕玉琢团团如明月的美丽女子。

小刘彻一脸渴望的看向汉景帝汉景帝的面上便有些惊讶但还是轻轻点点头。于是刘彻很开心的爬上御辇。一行人继续迤逦的向长乐宫行去。

进了长乐宫馆陶长公主惊讶的看着阿娇牵着一个清秀羞怯的男孩跟着弟弟走进长乐宫。

“这是王夫人的皇子彻。”身边的侍女小声的告知。

“嗯。”她微微颔不知道在思量什么。

汉景帝向母亲请过安又盘桓了一阵有军机大事来奏便自走了。

“彻儿过来。”她端起一杯茶淡淡道。

小刘彻静静的走过来行过宫礼轻轻唤道“姑姑。”

“娘”阿娇扑过来。“彻儿很好。”她稚气道望向自己的母亲。

你不要为难他。

馆陶有些讶异的看了女儿一眼。着意问了刘彻些衣食冷暖便挥袖让他退下。

“馆陶想要如何?”上座上窦太后搂着自己宠爱的外孙女阿娇似乎不在意的问道。

“没什么。”馆陶微笑着回答自己的母亲“我只是想为阿娇打算打算。”

听见自己名字的阿娇从外祖母怀里探出头来有些疑惑的望着自己的母亲。

景帝前六年

时光荏苒转瞬一年。这一年来阿娇始终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女孩刘彻却慢慢的懂事起来。只是越黏在一起。

这一日阿娇在王夫人的灵心殿与刘彻玩耍。馆陶长公主寻女而至王夫人慌忙迎了出去。

刘彻过来行礼馆陶长公主微笑着扶起他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忽然起了玩笑心思问道“彻儿想要媳妇了么?”不顾刘彻脸上怔然之后起的薄薄尴尬随手指了王夫人近侍中的一个美貌女子“她好不好?”

刘彻摇头道“不好。”

馆陶再指了十数侍女刘彻皆摇头。“那”馆陶在殿中走了几步忽然指到感到好笑望过来的阿娇身上“我的阿娇好不好?”

刘彻一怔不着痕迹的望向母亲见母亲微微点头示意于是笑道:“好!若得阿娇我要做一个金屋让她来住。”

阿娇脸红了嗔道“你说什么呢?”跑出灵心殿装作没听见后面一阵喧哗的笑声。

景帝前七年春正月太子刘荣被废为临江王。四月景帝立王夫人为皇后立刘彻为太子。

景帝中二年三月临江王刘荣因坐侵太庙地被逼自杀。

景帝中三年春正月废皇后薄氏死。

景帝中六年四月梁王死追谥孝王。

时间一年一年的流逝一个个人如走马灯似的登场退场慢慢的阿娇便长成了骄矜的少女堂邑翁主车驾过处冠盖京华。景帝含笑赞道“朕的阿娇甥女当是大汉最美丽的女子。”却依然心心念念只喜欢一个人便是她的彻儿。

景帝中九年春太子刘彻用最盛大的婚典迎娶堂邑翁主陈阿娇。

新房里阿娇灿烂的笑靥在刘彻揭开五彩含云锦绣织就的红盖头时缓缓出现在刘彻面前艳压芙蕖。

“彻儿礼冠好重啊。”阿娇抱怨道拉过他的手“你开不开心啊?”

“娇娇”刘彻失笑“你就不能把礼仪正正经经完成吗?”

“哎呀你又不是别人。”阿娇爱娇道还是饮了合卺酒。

刘彻便挥挥手道“你们下去吧。”

“是。”一众奴婢躬身推出。阿娇这才意识到宫中已经没有旁人了她的脸渐渐红了在刘彻灼热的注视下“你看什么看?”她嗔道。

“看你啊。”

“我有什么好看的这么多年来还看不够?”她脸泛红晕端的是艳若桃李亮如朝霞刘彻越觉得意乱情迷抚过她娇嫩的面容心不在焉“不一样那个时候你还不是我的妻。”

“凭嘴。”阿娇的声音渐渐低了放下的罗帐后隐隐约约是刘彻拥着阿娇缓缓倒下的身影。

韩雁声站的远远的看着金雕玉砌喜气洋洋的椒房殿彼时还是一幅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繁华景象新婚燕尔柔情蜜意她的心里却早早的铺满冰雪。

“彻儿”罗帷里传来阿娇动情的呻吟声。

在西元二十一世纪一对男女结为夫妻时牧师会这样问:

你愿意生死苦乐永远和她在一起爱惜她尊重她安慰她保护着她两个人建立起美满的家庭你愿意这样做么?

她想陈阿娇应当是愿意的。只是她遇见的是刘彻。

“阿娇我以后要当一个伟大英明的皇帝打败匈奴我要创造一个盛世的大汉然后留给我们的孩子。”

“嗯。”陈阿娇低低答着或许很累或许很害羞几乎听不见声音。

韩雁声依在宫殿空旷的柱后脸庞泛红。

当刘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彼时还是真心的吧。当椒房殿龙凤蜡烛彻夜燃烧的时候有谁可以预料十年之后金屋藏娇美丽故事的结局?

时光继续如流水般飞逝便到了景帝后元年正月条侯周亚夫小过下狱死。

景帝后三年正月景帝崩刘彻以太子即帝位。尊窦太后为太皇太后王皇后为皇太后。立太子妃陈阿娇为中宫皇后居椒房殿。少年夫妻恩爱甚笃。

第二年立年号为建元。

建元二年少年帝王在其长姐平阳公主府邸遇到了美貌温婉的卫子夫为其后帝后的争端埋下了伏笔。

阿娇恨阿娇怨。那么多年的情分恩爱到最后她的彻儿居然转过头去喜欢别的女子。这让她情何以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激烈性子让她做出桩桩件件不为彻儿所喜的事。好好的恩爱夫妻渐行渐远。

那个她爱了那么多年那么多年的男子转过身去不肯看她。于是看不见她痴怨的眸光底下对他的深深爱恋。

转瞬便到了光元五年。

这一年陈阿娇和刘彻的情缘终于走到尽头。

宣室殿隐隐传来了消息陛下已决意废后。阿娇听了后落了一整夜的泪终于道“请陛下过来。”

她其实不知道他会不会来也不知道她希不希望他来。走到这个地步其实早已是相见争如不见了。

“你真的决定……要废了我吗?”

到最后终于不能坚强。靠着偌大宫殿里的空旷柱子慢慢问。仿佛非如此就不足以支撑自己。

刘彻背对着她负手淡淡道“今后朕会让人好好照顾你你珍重。”

“为什么?”阿娇死死盯住他的背影他宽大的衣裳纹理细致沉稳不动。

她记起那一年未央宫长长的游廊她沿着长廊欢快的跑过去绕过御花园的假山那个嘤嘤哭泣的小男孩。

不知不觉那个男孩已经长成了一个雄才大略但阴沉狠绝的君主她却依然是当年那个娇憨稚软的女孩。

“当事情生以后追问理由还有用么?”

刘彻缓缓的走出了甘泉宫身后传来阿娇撕心裂肺的唤声。

“彻儿……”

他顿了一顿终究没有回头。

阿娇开始砸东西甘泉宫一片静寂只听得瓷器碎裂的声音清脆如敲在每一个人心里。

三日后圣旨到达甘泉宫

“皇后陈氏惑于巫蛊不可以乘上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