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五:不知今夕是何夕

五:不知今夕是何夕

韩雁声手执一卷竹简倚在药庐窗下。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棂映照在她身上温暖宁馨。当真像是从古西汉画卷中走出的女子美丽空灵。

自那日昏睡过去她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面她陪着阿娇与刘彻从儿时初见到各自东西从头再走了一遍。很怪诞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对阿娇的所有喜怒哀乐感同身受仿佛她们从来就是同一个人。只是在洪荒动乱期间因为什么原因分开了而已。若在有来到汉朝以前有人与她说这样的事情她肯定会嗤笑他是个疯子。可是直到半个月后她亦没有想明白是她做了一个梦梦里的自己成了陈阿娇还是她本来就是陈阿娇那个韩雁声才是梦境。

仿如庄周。

“夫人”申大娘端着药推门进来“这是萧先生开给你的安胎药。”这些日子她到底放心不下萧方师徒时常前来看看顺带着照顾身子虚弱的雁声。

她立时皱了柳眉想起那药苦涩的味道撒娇道“能不能不喝?”

“这怎么行?”申大娘失笑劝道“先生说你怀孕初期受伤劳累母体早已受损若再不仔细调养很容易保不住孩子。”她回过头来拭去眼角边的落泪眸中伤感沉沉“夫人不知道我曾有个女儿和你一般年纪嫁了人却因为难产母子俱亡。”

“大娘”韩雁声心下便有些凄切含笑劝道“令爱在天上也不会愿意看着你这样为她难过的。我喝就是了。”端起药碗一口气喝下这才看见申大娘眼中透出的笑意。

“傻孩子”她悠悠的理了理雁声散乱在鬓边的一缕青丝“你虽然不说大娘观你言行气质知道你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其实人生在世能够照料一下别人也是一种福气。”

韩雁声听着申大娘话语里的真心和蔼眼圈一红哽咽道“大娘”依在她怀里这些日子她莫名流落异乡心中隐隐知道这一辈子怕都是回不去了彷徨无依。而单卡与师兄都不在身边前途迷惘。竟对申大娘凭空生出几分亲人的依赖感。

申大娘笑了笑抚着她的面颊慈祥道“韩姑娘你如果不嫌弃我就叫你一声雁儿吧。”

她怔了一怔连忙低下头去隐住泪水。申大娘大急追问“怎么了?”

“没有。”她缓缓道声音伤感“我妈妈——娘亲也是这样叫我的。”她撒娇般依进申大娘的怀里“大娘我认你当干娘吧。”

“好啊。”申大娘欢喜道“只是怕委屈了姑娘。”

“娘”韩雁声想起自己早逝的母亲眼泪还是掉了下来她将脸颊贴在申大娘身上对自己说“这一次我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母亲。”

送回了干娘她静静的回了身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庭院里最古老的一棵香樟树繁茂的枝叶间弄潮宝蓝色的衣襟一角透了出来。韩雁声淡淡一笑渐渐见怪不怪。像萧方与弄潮这样相依为命也是一种福气。忽然想起卡卡来。她如今在古西汉国帝都长安郊外的一个不知名的山间茅屋不知今夕何夕。那么卡卡呢?卡卡又会在哪里是不是也一样穿越到某个不知名的古地?有没有人在你身边陪着你?还能不能没心没肺的微笑?

很想很想你。

这些日子她慢慢的学着认萧方药庐里竹简上刻着的字。西汉初年中国举世闻名的四大明中的纸墨尚未出现文人习惯在竹简上刻写自己的文章一卷竹简就有一斤多重很是笨重。而且使用的是秦流传下来的小篆龙飞凤舞她看的很吃力终于决定从头开始学免得一代女硕士沦为半文盲太丢现代素质教育的面子。好在小时候妈妈曾逼她学过一段时间的书法虽然不过坚持了一阵子就放弃可也总算知道如何提笔当然她的那一手字在陈阿娇和萧方看来也只能用堪堪来形容甚至又一次弄潮跑过来看了一会硬邦邦丢出一个字“丑”就跑了气的她誓定要练出一手好字方才罢休。

这些日子以来她冷眼旁观萧方此人行事端正大方高深莫测必不是简单的人物。她从前便一直对古中医感兴趣在现代中医已经式微如今遇见萧方自然希望能随着学一些也能偿一些遗憾。

韩雁声进了萧方的书房伸出一支手指在他面前摇晃:“萧方”

萧方无奈从书卷上抬起头来问道“大小姐什么事?”这几天她算是被韩雁声缠怕了从没有见过这么他在心中选择用词这么“活泼”的女子。

“萧方你说我现在多少岁?”

他皱眉“你自己多少岁你自己不知道?”

“我……”韩雁声欲言又止将话吞了下去想了想道“听说中医可以从人的骨骼育和皮肤状态判断人的岁数很少有差误。是不是真的?”

“嗯。”他点头拿起另一卷竹简“你倒是知道不少。”

“我对医术也略有过一些研究。”她浅浅笑道“你说我现在多少岁?”

萧方缠不过她只得仔细看了看她道“二十三四吧。”

韩雁声心略凉了一凉淡淡道“先生肯定?”

“自然。怎么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绣鞋过了好半响萧方才听她低低的说了一句“没事。”想要再问韩雁声却已转身离开了。

现在是元光五年韩雁声在心中计算陈阿娇今年29岁。韩雁声在穿越前刚满2o岁。然而按萧方医家的说法她与陈阿娇现在共有的这具身体的骨骼状态大约是23岁左右。

她从没有在小说中看到这么复杂这么难以解释的穿越状况。这到底意味着是祸还是福韩雁声茫然不解。

而山间无岁月一眨眼一月时光已经从指缝间偷偷溜过。

这一日韩雁声正在药庐内练字忽听得远处泠泠笑声幽冷尖锐很快的就到了药庐前怔了一怔抬眉望出去**衣裳的男子站在庐前慢慢道“萧容南我楚飞轩又寻你来了出来。”年纪不大眼似桃花透出一种暗暗的邪魅来侧影消瘦。似笑非笑的扫过药庐似有若无的在韩雁声的方向停驻了一刹那韩雁声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只觉得桃衣人的目光宛如冰雪

“又是你。”弄潮从香樟树间探出头来皱眉道“烦。”

楚飞轩冷笑一声更不打话双掌一错劈向那香樟树。弄潮宝蓝色的衣袂便在树叶横飞之前跃了出来迅捷的踢向楚飞轩头顶。不过一瞬几声叱咤便交上了手。两条人影翻腾交手间动作宛如电光石火忽然听弄潮“唔”的低哼一声歪歪斜斜的退出两三步桃衣人收住掌势嘴唇勾出一抹嘲讽的笑重又道“萧容南出来吧。”缓缓扬起手掌作势道“再不出来我就宰了这小子。”

弄潮坐在地上左手捂住胸口鲜血沿着指缝点点滴下显然受了伤眸中却透出点点傲气来挣扎着要站起忽然听见左边药庐里一声轻叹白色的身影缓缓步出宽大的衣袖一拂将掌势化解道“楚飞轩你终于还是找来了。”

“萧方”楚飞轩的声音充满怨毒“你既对我姐姐束手不救无情无义就是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受死吧。”双掌交错漫天都是掌影。显见刚在与弄潮动手时未尽全力。而萧方从漫天的掌影中走出来步履甚至很是从容面色凝重从腰间掣出一把冰封玉绕的细剑弹了一下以一道很快的孤度袭向楚飞轩。

楚飞轩在萧方凌厉的攻势下节节后退但掌势俨然倒也不见败象。偶尔拼着两败俱伤不要命的的攻打也能将萧方逼退一阵。双方支撑了半个时辰楚飞轩渐渐不耐烦一声长啸左掌趁势推出掌影中只听得不知道是谁轻轻的喟叹了一声萧方白色的身影如流水般的绕过他的掌缘一剑刺进楚飞轩的肩。弄潮看的真切面上欢喜作色。

一时间二人俱都静立然后萧方抽出剑也不看楚飞轩淡淡道“你走吧。”楚飞轩惊疑不定细细看了他一阵忽然道“你不杀我我下次还是要来杀你的。”也不待萧方答话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萧哥哥。”弄潮撇嘴偏头打量萧方那个有些不太明白但他向来习惯为萧方是从也就不说什么他左胸挨了楚飞轩一掌此时隐隐作痛想要躺向萧方怀里却被韩雁声拦住。不高兴的瞪向韩雁声生硬道“做什么?”

“你没看出来他受伤了吗?”韩雁声急道扶住萧方。萧方本站的极稳这时有外力撑着忽然觉得劲力一松险些向韩雁声倒过去面上苍白如纸韩雁声只觉得触手处萧方的肌肤冷冻如雪地生铁心中大急向弄潮吼道“还不过来扶他。”弄潮这才如梦初醒手忙脚乱的接过喃喃道“萧哥哥”面上犹自是不相信的神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