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六:巧施圣手拜恩师

六:巧施圣手拜恩师

“萧方?”韩雁声试探着喊道“你听到见我说话么?”看见萧方极细微的点了点头方才觉得松了点气。

“萧哥哥好冷。”弄潮忽然道欲放下萧方“我给萧哥哥找火盆去。”

“回来。”韩雁声喊道。见弄潮黑白分明的眼眸中有些惊惧的神情心一软道“你萧哥哥不是一般的冷。萧方你到底怎么回事?”

萧方提了一口气淡淡笑道“没用了。冰蚕蛊除非在母蛊入体的一个时辰内将其导出体外再也难救的。”

蛊?韩雁声微微皱眉想起了自己穿越而成的这个女子被罢黜的因由心怀厌恶然而此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连忙问“那该怎么导出这劳什子冰蚕蛊呢?”

“要内力与中蛊者同源的练武者将母蛊逼到手腕元关穴处再有人用刀划开血脉在母蛊跳出体外的一刹那将母蛊接住。”萧方淡淡道寒气越作在他的面上罩了一层薄薄的霜雪弄潮抱住他眼圈早已红了。他安抚一笑苦笑道“弄潮勉强可以帮我逼蛊但附近并没有可以操刀的大夫更何况划脉取蛊需要绝对冷静精确的执刀若中蛊的不是我自己或许我可以做到现在时辰已经过了大半已经来不及了。”

“谁说来不及?”韩雁声含笑说道看了眼期望而又有些不敢相信的弄潮微笑道“我来执刀。”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会开刀啦。”韩雁声看着萧方明显当她是胡闹的眼神恼羞成怒“反正你也要死了就当死马当作活马医啦。刀在哪里?”

将萧方扶到草庐内韩雁声回头看见弄潮胸前已经停滞变成暗红色的血渍有些怜惜嘱咐道“小心点。”

弄潮点点头坐到萧方身后将双掌贴在萧方背心韩雁声低身仔细看果见萧方伤口附近肌肤鼓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血液里移动顺着人体血脉缓缓向左手手腕元关穴游来。

韩雁声深吸一口气缓缓举起手术刀聚精会神的看着在母蛊游进元关穴的一刹那冷静落刀手腕没有一丝颤抖准确划过血管蓬勃的血液迸涌而出夹杂着一只极微小的蛊虫在空中翻了一个身在落回血脉的前一秒被韩雁声用左手接住。

“好了。”韩雁声冷静道忙将蛊虫扔到地上踏死。洗了一遍又一遍的手回头看萧方与弄潮已经开始收功听得萧方一笑道“可以了。多谢夫人救命之恩。”

“不客气”韩雁声嫣然一笑“先生先救了雁儿雁儿才有机会救先生。归根到底是先生自己积福。”

“积福?”萧方自嘲一笑轻轻道“若真积了福如何不能救身边的人?”

他的神色有些奇异韩雁声捺不住好奇问道“适才那楚飞轩是什么人?”

“故人之弟罢了。”萧方淡淡道“夫人日后见了他还是避一避”他眼神慢慢沉下道“楚家本是巫蛊世家轻易不好招惹。”

“先生既然如是说雁声记下了。”她嫣然道忽然跪下正容道“雁声见先生医剑双绝很是钦佩想拜在先生座下还望先生成全。”

萧方显然没料到她如此怔了一怔方道“夫人虽天性聪明但萧方漂泊天涯的却是不适合收女弟。而且”他斟酌道“夫人身怀六甲流落在外。尊夫定然十分担心的夫人还是早日归家为上。”

“夫君?”韩雁声嗤笑一声“先生觉得我流落在外月余可有人来寻过?雁声既见弃夫家又无颜回娘家的。恳请先生成全。”

“唔”萧方在轻轻叹了一声那日见了韩雁声身上的伤他便有些猜测她的身份来历如今从她口中证实一二心里不禁有些怜惜为难道“若夫人前些日子提起萧方必不辞的只是如今……”

“先生打算要搬家是吧?”韩雁声慧黠一笑抢着说道。看弄潮看她的神色奇怪有些得意摇头晃脑道“先生和楚飞轩是仇家适才楚飞轩用冰蚕蛊暗算先生却不知道得手与否自己又身受重伤只好离去。等他之后现他的蛊虫少了一只自然就知道你中招了那么等他的伤势稍好肯定会向先生寻仇。所以先生打算搬家避祸是吧?”

她回头看萧方神色平淡知自己猜对了。蹦蹦跳跳的过来问道“先生身手在江湖中算如何?”

萧方淡淡一笑“不错吧。”

“那……”韩雁声蹙眉有些想不明白这算不错到底是多少不错法?于是抬眉问道“比起游侠郭解呢?”

“解哥哥?”旁边弄潮眼睛一亮。

她眯起眼眸灿烂笑道“你们认识?”

萧方点点头“他是我师侄。”

赚到了。韩雁声在心里想郭解是汉初时候最有名的游侠司马迁在《史记》中道“侠以武犯禁”在汉武帝下令遏制游侠之前这是一个游侠文化特别灿烂的年代。李白在《侠客行》里写道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芷身与名。”

韩雁声好容易回过神来问道“那郭解和先生过招大概……?”该不会萧方这个师叔特别不争气功夫上远不如勤奋的师侄吧那自己拜师可是不太值得。

弄潮傲然道“三十招。”

“啊?”

萧方微笑解释道“弄潮的意思是阿解和我过招大约能支持三十招吧。”

“噢。”韩雁声阖上下巴痛快道“决定了我一定一定要拜你为师。”就算学不到什么功夫说出去也可以是游侠郭解的师妹啊。

“先生住在这里是为了隐居避世么?”

“是也不是。”萧方淡淡道“前些日子我的一个友人惨死我将她葬在山下心志全灰便在山上结庐而居顺便隐居避世吧。”

“所谓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韩雁声想了想微笑道“先生的境界大约也在小隐与中隐之间了。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萧方重复一遍颇觉口齿留香笑道“你说的倒有道理。”

“既然先生也觉得有道理不如这样吧。”韩雁声眼睛一亮劝道“我们就搬到山下村子如何?”萧方搬家势在必行她若要拜师必要随他搬了去可是她实在舍不得刚拜的干娘所以一力鼓吹萧方搬去与干娘同住。

“先生看楚飞轩回来找你见你已经不见一定以为你又躲到天涯海角去了肯定想不到你就在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而且你搬去与村人同住日常用度也要方便些村子边上定有集市庶几也是中隐隐于市了。最重要的是”她停下来看萧方含笑听着她说话愈理直气壮“村子比较近我们搬家省力气。”

“怎么样?”她满是期待的望向萧方。

“说的也有些道理。”萧方禁不住自己嘴边的笑容作势沉吟了一下方道“好吧。”

韩雁声如了意便心满意足。而一旦决定了搬家行动倒是很快。村人们感念萧方这些日子来施医赠药都来帮忙。很快将所有的药材竹简搬下了山。干娘更是越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仿佛当她早逝的女儿拼命要挽回遗憾。

“姐姐你肚子里有小娃娃吗?”小虎子眨巴眨巴眼睛的坐在她脚下带着敬畏的眼光看着韩雁声的肚子。

“是啊。”韩雁声笑眯眯的摸着他的头觉得这个新认的干弟弟很是可爱。虽然面黄肌瘦有些瘦弱的样子若好好将养几年定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孩子。

“小虎子啊姐姐现在帮师傅造新家没有空照顾你你和弄潮哥哥玩吧弄潮哥哥会功夫哦你和他学一点来以后就可以保护娘亲和姐姐了。”

“真的?”小虎子的眼睛亮起来但很快就黯淡下去“我要帮娘做事的。”

“没关系。”韩雁声笑眯眯拍着他的肩膀“现在有姐姐嘛”她循循善诱“养家糊口的事有姐姐这个大人来做。你要学好功夫以后保护娘亲和姐姐还有姐姐肚子里的小外甥哦。”

“嗯。”小虎子大力点头。申大娘从外面端安胎药进来失笑道“你呀尽胡闹。”她并不相信韩雁声说的养家糊口有办法的话但感念她一片心意不忍苛责回身对小虎子道“去玩吧。”

小虎子一溜烟跑了之后韩雁声皱眉看着药“好苦啊。”她可怜兮兮的看着申大娘撒娇道。

“免谈。”申大娘非常坚持“你怀孕未久却一直奔波一定要好好安胎的。……要是当年萧先生便在我那丫头也不至于……”

她连忙抢过药一口气喝干净。骨碌一声起来道“娘我去看看工匠们有没有偷懒。”装作没有听见申大娘的呼唤声也一溜烟的走了。

韩雁声抢了设计新家的活她清楚萧方避祸的意图所以房子外面看起来绝对不可以标新立异甚至大堂也不可以但是内院就由她自己挥洒了。于是延请来的砖瓦匠们都被她折腾的闻韩色变也曾含蓄的向萧方暗示不该由内眷干涉这些事宜萧方却只是笑笑不语回头来他们反而被韩雁声更加折腾好在工钱给的足够韩雁声花起萧方的钱来半点也不心疼偶尔申大娘送饭来的时候看到心惊肉跳不由劝她收敛点她只是嫣然一笑不当一回事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待到屋子最后竣工连工匠也不觉啧啧称奇。从外表看只是几家连在一起的农屋放在黄土朝天的村落中毫不起眼大堂占地颇大只是按农家的习惯放置了一些桌椅案几。内院里却设置了厨房主屋东西厢房药庐庭院。所有内墙上韩雁声让他们用一种不知道什么调制出来的叫做石灰的东西抹过洁白细腻手感冰凉舒适平滑如镜。厢房甚至奢侈的用上好红木打底铺了一层打上了蜡。光着脚踩在上面冰凉冰凉的很是舒服。

韩雁声让他们再内院里特辟了一座竹楼楼前挖了一个小池塘洒下荷花种子期待着夏日清晨推开竹楼上的窗风铃在屋檐上打着转池塘里菡萏盛开一阵风吹过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她在灭顶之前从臆想中爬出来看着萧方笑的灿烂“师傅觉得怎么样?”

“很不错。弄潮极喜欢。”萧方负手站在规划出来的庭院里微笑道。微风吹过他的几缕头在风中缓缓的飘实在是清俊不可方物。

她转身去看弄潮穿行在走廊厢房中看看这摸摸那果然是一幅极喜欢的模样。而萧方面带微笑着看着弄潮快乐的样子漫不经意的道“我们的钱似乎剩下不多了吧。”

她拍拍手笑的没心没肺“是啊。”想了想还意犹未尽捧出剩余的三铢钱来数了数道“只剩三贯了。”

他看着她越灿烂的笑靥有些无奈摇了摇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