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十:金樽美酒斗十千

十:金樽美酒斗十千

当当当当

某同志出场了

原谅我让他这么早上场亮亮相

************************************

“原来这位夫人真的是我家公子的义妹啊。”

“是啊。”韩雁声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她遣回了轿夫独自带了贴身丫环绿衣缠着桑弘羊请她搓一顿。

“我要去闻乐楼”韩雁声肆意说道。青衣小厮嘴角一阵抽搐公子这个义妹真是一点也不生分在闻乐楼上吃一顿抵的过普通人家一个月的生活费呢。

“好。”为了庆祝战友重逢桑弘羊倒也愿意慷慨解囊爽快答应道。

到了闻乐楼桑弘羊开了一间雅间叫了几道招牌菜便将小二遣出去。

************************************

“招财是我在捡回来的孤儿他无家可归人又还算机灵我就收他在身边做小厮了。”

“招财……”一滴汗从韩雁声的额头流下来“我说桑弘羊你好歹是……”(新社会一家大公司的执行经理)“怎么就取了个忒俗的名字。你当是……”(招财猫啊)。

“义小姐”招财不悦的瞪视韩雁声“你怎么可以直呼我家公子的名字呢?”

……

韩雁声笑的甜蜜蜜的转视他招财在她的笑容下有些撑不住了。

绿衣好笑的看着招财败下阵来幸灾乐祸道“活该。”在桑弘羊似笑非笑澈如冰雪的眼光下也不敢放肆了。

房门推开菜品酒水流水般送上来。

“我说啊在这里我最不习惯的就是饭菜了。”桑弘羊伸出筷子翻了一翻“你看所谓长安第一食肆闻乐楼最好的菜品也过是些水煮牛肉等东西这些日子我的嘴里简直要淡出鸟来。最可恶的是”他俊秀的面容简直有些狰狞“他们连鸡蛋也只有水煮蛋。”

“呵呵”韩雁声含笑看他抱怨“你如果不介意等的话我去给你做几个菜吧?”她今天心情很好也就心甘情愿下厨做菜了。

“真的你会做菜?”桑弘羊的眼睛亮起来。“女孩子还有几个会做菜啊?尤其像你是(当特警的)。”

“少瞧不起人了”绿衣激愤护主道“我家主子的菜老爷和和弄潮少爷都说是极好的。”

韩雁声在家也只做过那么一次菜那时绿衣尚未卖到萧府所以关于韩雁声的厨艺她也只是听说但主子受人怀疑身为婢子的自己自然要跳出来维护。

韩雁声悠然道“只要你肯给钱就行了。”

话转的很奇怪但桑弘羊也是聪明人知道如果不特别给钱的话一般食肆是不会让客人自己做菜的尤其越大的酒楼越如是。

************************************

过了小半个时辰韩雁声微笑回来后面跟着捧着菜的小二。

香味淡淡弥漫开来。

招财和绿衣简直要将眼珠子瞪出来四道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但色香味俱全的菜摆上桌子那香味勾的人食欲大动。桑弘羊仔细看了看却是一道油炸鸡翅膀一道火爆腰花还有干煸四季豆呛炒莲白极度渴望尝一尝的样子。

“啧。这位夫人真是好手艺。”小二迭声赞道望着韩雁声的目光犹如望着普度众生的观世音菩萨。“刚刚小的端菜经过楼下的时候那大堂安静的就是掉了一根针也听的见。大家都闻到夫人做的菜的香气。”

韩雁声扬头看着桑弘羊“如何?”

桑弘羊举筷尝了一道竖起大拇指“不错。一般厨师也比不上。”

“小姐。”绿衣可怜兮兮的看着韩雁声祈求的味道不喻而足韩雁声失笑正想说坐下吧。却闻室外忽然传来一个淡淡低沉的声音:

“桑公子在下欲进来一叙不知意下如何?”

韩雁声浑身一震刹那间她只觉得非常害怕身体的意志仿佛分为两半一半悲欣交集只知道在心底喃喃道“是他是他。”另一半却好像浮在半空中冷冷看着。这不是第一次她和陈阿娇的灵魂分行其道却是第一次感到彻底的害怕。

进来的是一个紫衣青年。修眉俊目嘴唇极薄。

“皇……”桑弘羊快敛去脱口的惊呼“黄公子”桑弘羊微笑站起“不敢当不敢当黄公子愿意来是在下的荣幸。”扬声吩咐加餐具。

刘彻挑挑眉来到桌前坐下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的两个人一个英武一个有点柔正是李敢和杨得意。

************************************

“小姐小姐”绿衣见韩雁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心里有些害怕轻声唤道。

“这位是?”刘彻仿佛这才注意到坐在一边的女子容颜一般一袭**的衣裳却偏偏从上到下绣了无数朵桃花从衣角处的初初绽蕊到胸口处缓缓开放在领口开到极盛到了袖口处就缓缓凋零每一处都绣的活灵活现极富神韵。也将她衬的像是一株开到最好处的桃花粉嫩莹润光彩逼人。肚子隆起显然是怀有身孕但随便跪坐在那里却偏偏一种雍容的气度从身上体现出来奇异的让人觉得玲珑起来。

韩雁声难言的气度让刘彻多看了她一眼但也只是一眼而已。

“小女子姓陈。”韩雁声面上淡淡略压低声音道拼命的压制着陈阿娇灵魂的反应庆幸自己带有人皮面具看不出面上变化。但也替阿娇感到悲哀青梅竹马长大又是多年夫妻阿娇就在身边刘彻却不曾认出。

“我刚刚在外面听说桑家的七少爷几个月前救了一个女子一洗恶少的名声不知是否属实?”刘彻打趣桑弘羊有些奇异的看了看桌上的四色花样新奇的小菜举筷尝了尝轩眉一扬:“陈夫人好手艺。”

他以为韩雁声报的是夫姓。

哪怕是心中害怕韩雁声依旧抑制不住心中大笑的冲动“公子客气。”

他意犹未尽的尝了尝另外三道菜“我付你极高的工钱请你为我家作膳如何?”

“多谢黄公子厚爱本来不该拒绝”桑弘羊挺身而出道到底是现代出来的人见过大风大浪在皇帝面前也没失了自己的性子。“但我妹子身子实在是不适合。”

刘彻淡淡“唔”了一声不再言语。

韩雁声赞赏的看了桑弘羊一眼这小子还算有良心没有出卖战友。她为自己斟了一杯酒。酒是新丰酒味甘但淡。她终究抑制不住幽怨报复的心幽怨的是陈娇想报复的是韩雁声。

“今日有美酒佳肴佳朋在侧未免不尽兴桑哥哥我们来行个酒令吧?”

“哦?”刘彻颇感兴趣“怎么行?”

桑弘羊看了她一眼有些疑惑又有些好笑韩雁声唤招财过来要他找掌柜的要了竹筒竹签自写了行令词。回眸笑道“这两位公子也请坐吧。酒令就是要人多才热闹呢。”

李敢和杨得意向刘彻看看在刘彻微微颔后才寻个位置坐下姿势有些拘谨。

旁边招财和绿衣也没有看过这么新鲜的游戏性质勃勃的蹲在一边观看。

“还请黄公子抽一支签吧。”

刘彻起身掣了一支签自行展开念道:“在座各位吟一句与酒相关的辞句。”

啊咧韩雁声差点诅咒出声按照酒令规则各人抽出的令签是都要交给行令官(可能是她刚规定的规矩)也就是她的。这个汉武帝是皇帝了不起啊居然就自顾自的展签看令了。

刘彻想了想道“酒既和旨饮酒孔偕。钟鼓既设举酬逸逸。”

这是诗经小雅中的一句形容宾主尽欢的情形。

李敢虽是武将但也出身世家文才不弱。杨得意能当上皇上身边的近侍也懂一些文墨。两人一一吟了。轮到桑弘羊他举起酒爵大浮一白举奢敲碗大声吟道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钟鼓馔玉何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呼儿将出唤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好。”招财鼓掌虽然听不出好在哪儿但是自家公子是一定要捧场的而且公子的意态疏豪他也很是崇拜。

“哼”旁边绿衣不服气的回过头去。

在座三人亦动容“但愿长醉不愿醒。好意态。”刘彻击节赞道“但弘羊吟的辞句新鲜我似乎从未听过?”

“呵呵。”桑弘羊微笑“这是小可自写的。”他很怕与刘彻解释诗句来源所以干脆自承下来。虽然边上有个知根知底的不免尴尬。但他才不信韩雁声等下能不盗版别人诗词既然如此大家五十步与一百步谁也不必笑谁。

果然韩雁声眼珠骨碌碌一转笑的贼兮兮。念道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她念的慢吞吞一字一字咬字清晰。其余人等一怔随即大笑起来连桑弘羊也是哭笑不得。他刚刚说的是买酒消愁这儿韩雁声就说举杯消愁愁更愁不是针对他是做什么?

************************************

很快又行过几轮酒令终于轮到韩雁声。她展开签看了一阵目光流转不一语。

杨得意沉不住气“上面写了什么?”

韩雁声不答这下连桑弘羊也好奇了“给我看下。”拿过令签也安静下来。

刘彻饶有兴致的问“莫不是写了很促狭的事?”

桑弘羊将令签递出众人一看不禁一愣上面写的是:说话的人答应未说话的人任意一个要求。

刘彻的面容转严肃起来若今日众人中没有他这个皇帝这张令签虽毒也无伤大雅。但如今将他算在内若有人漫天要价未免太有心机。

在座除了韩雁声只有李敢性子沉静未曾开口。此时只得站起来道:“我放弃。”

刘彻面色稍霁。

“李公子好大气。”韩雁声浅浅一笑“小女子可比不上。”言下之意她打算行使酒令了。

桑弘羊大笑“妹子打算如何?”警告的瞥了她一眼。

“也没打算如何。”韩雁声装作没看见“小女子虽不才但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今日虽破例下厨总不能没了身价。”

“妹妹是什么身价。”

韩雁声淡定一笑道:“金樽美酒斗十千。”

桑弘羊叹了口气“知道了我待会差人送四万钱到你府上。”

“至于黄公子与杨公子”韩雁声缓缓低作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这样吧若哪日小女子冒犯了公子还请公子看在今日份上饶恕小女子则个。”

“就如此?”刘彻淡淡道面无表情。

“嗯。”

“好。桑公子陈夫人告辞。”刘彻拂袖而起吩咐道“走吧。”

出了闻乐楼刘彻轻声吩咐道“查查那个陈夫人的身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