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十一:玉盘珍馐值万钱

十一:玉盘珍馐值万钱

“你知道那位黄公子是什么人么?”

“知道汉武帝嘛。”韩雁声窝在自家躺椅上摇晃着纤足慵懒无比。

出了闻乐楼后二人回到萧府遣开了人开始会师细谈。

“我家是不能去的。”桑弘羊摇开扇子道“你知道大户人家关系复杂要是有些惊世骇俗的话被偷墙角的听了过去可就不妙了。”

韩雁声嫣然想到亦可介绍桑弘羊与萧方相见也就不再推辞。

萧方其人韩雁声无法看透只觉得深不可测必定是个人物。而桑弘羊已经因为穿越的渊源被她无条件的划为自己人。如果他们欲在这个陌生的年代有个依靠唯有团结起来一起行事。

“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桑弘羊有些惊异但马上想透关键“你穿越的身份是谁?”

“你猜猜?”

“不会是卫子夫卫子夫现在在宫里。难道是李夫人不对李夫人现在还没有遇到汉武帝。”

“你怎么总是猜是他的女人啊。”韩雁声不满。

“除了和汉武帝有关系的女人还有什么可能你会认识汉武帝?而且根据穿越定律穿越的女人绝对不会是无名小辈的不是么?”桑弘羊振振有词道。

“你怎么不猜陈阿娇?”韩雁声间接承认桑弘羊的话。

“陈阿娇?”桑弘羊惊讶重复“你是陈阿娇?咫尺长门锁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的陈阿娇?”

“我是我陈阿娇是陈阿娇。”韩雁声心下有些堵怒道“就像莫雍年是莫雍年桑弘羊是桑弘羊一样。”

“我绝不会重复阿娇的故事。”

“可是你现在是在她的身体里啊。”桑弘羊不以为意“好马不吃回头草。现在看来刘彻是注定当不了一匹好马喽!”

“你才是棵大头草呢!”韩雁声顺手抽出手边的竹简狠狠的敲击桑弘羊的头。“他肯吃也要看我愿不愿意给他吃啊。”

“雁儿”桑弘羊正色道“我是男人我了解男人。刘彻可以不要你也可以让你死但绝对不会容忍你投进其他男人怀抱的。你如果不回到他身边你今生注定是无法喜欢上别的男人了。”

“我可以不要他知道啊。我们瞒着他他今天见面都没有认出我来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

“你敢拿你心爱的男人冒这个险么?你可以承受你的爱人为了你遭受灭顶之灾吗?雁儿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帝王一怒没有人承受的起。”桑弘羊怜惜的看着她仍然冷酷道。

“不提这个了。”韩雁声逼回眼中闪烁的泪水。“你呢?刘彻怎么会认识你还一副熟稔的样子?”

“呵呵”桑弘羊一笑“你知道桑弘羊这个人么?”

“我自然知道桑弘羊汉武帝时名臣提出规范商业意见。后人多褒贬但在实际上却常常使用桑弘羊的观点。所以我听说以前的桑弘羊是个纨绔子弟还吃了一惊呢!莫非”韩雁声眼睛一亮心有灵犀一点通“你已经当官了?”

“是啊。”桑弘羊冷笑“我以前就是一个商人虽然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年代但我不甘心平平淡淡。士农工商凭什么五千年来中国的商人都处在低下地位?”他挥挥手“你不要告诉我你的大道理我都知道但我就是不愿服输。雁儿我想用我的双手改变这种现状所以我入朝拜官。雁儿我们知道汉武帝时期是汉族兴盛时期我们可以借助自己的手将这种盛世推到顶峰你是否愿意与我合作?”

“你……”韩雁声震撼“我开衣坊一是想寻找你们。二是希望自己身边的人过的好一些。没有想的那么伟大。你说的倒也不错但是你要知道刘彻可不是你能够摆布的人你一步走的不好可能就是身异处更要牵连家人的。”

“所以我需要你回到他身边。”桑弘羊正色道“我要你牢牢的占据他心里面从各方面影响他。”

韩雁声笑的讽刺“你凭什么认为我可以?他是谁啊‘帝可三日无食不可一日无妇人。’这样一个人我又有什么能耐可以抓住他?”

“雁儿。”桑弘羊皱眉“你很好你不必妄自菲薄当你焕出全部光彩绝对可以抓住任何男人的目光。哪怕是汉武帝刘彻。我可以帮你谋划你相信我我所做的每一项投资必然都会付出回报。”

“你不必说了。”韩雁声低下头淡淡道“让我考虑一下。”

“好。”桑弘羊温和一笑“我们先谈一下现状吧。”

“雁儿我们可以共同在长安城开一家食肆。你厨艺上佳而我善谋划不出一年必可财源滚滚而来。

韩雁声终于淡淡笑开“好啊我本来就有这个打算不然就快被弄潮缠死了。但我只收徒授艺自己不下厨的。你要知道阿娇是皇后我韩雁声在家也金贵着呢。”

“也好。”桑弘羊沉吟道“一个神秘的顶级大厨存在对食肆的经营也是有着很大好处的。”

************************************

怀孕到几个月上韩雁声便渐渐懈懒半分也不想出府了。

这些日子她每日里只是指点一下送过来的厨师并画几个花样给衣坊其余时间俱跟着萧方学医。

“雁儿”萧方温和劝道“你怀有身孕还是不要费太多心力了。”

“师傅说的是。”她只好微笑应着回房去休息。走在廊上的时候忆起多日前与桑弘羊的谈话叹了口气觉得头隐隐作疼也许专心无骛的学医还更能让她轻松些。

那你就去啊。心底一个声音悠悠道。

“呃”阿娇。她叹息。那可是你最爱的男人啊。

如果我真的做了岂不是对你多年爱恋的否定?

可是阿娇苦笑与其将彻儿交给那些女人我宁愿将他交给你。

至少你和我是一起存在的看见你的时候也许彻儿偶尔还能够想想我吧。

可是可是我很怕他啊。韩雁声可怜兮兮的想。虽然多了两千多年的阅历而且她是一个在现代教育党的红旗下长大的女特警还是会对那个古早的男人心怀畏惧。虽然那个男人是历史上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好色荒淫的汉武帝。

她在心中腹诽实在是看不出害怕的模样。

陈阿娇有些无语这个女子实在是金枝玉叶的她没有见过的类型。说她聪慧却有时候神经粗说她笨却时而冒出点稀奇点子不按牌理出牌。

************************************

培训了两个月萧府厨师终于出师。韩雁声挑了一个口风紧手艺也不错的留下打理萧府伙食其余人全部遣回。最开心的莫过于弄潮终于可以天天吃上可口饭菜不用和韩雁声大打拉据战。

元光六年春三月

长安城内新开了一家食肆名唤清欢楼。

跨进清欢楼的客人们无法预见日后清欢楼便成了大汉第一食肆。日渐闻名最后成了长安城的一道风景。

既来长安必往清欢。不到清欢楼尝尝清欢楼的手艺如何称的上来过长安城?

一辆马车缓缓驰来在清欢楼前停下。韩雁声搀着绿衣下来仰观看清欢楼的牌匾心中安定。能够一直知道有一个可以将一切放心交付的朋友感觉实在不错。而对桑弘羊那日说的话她虽然不完全赞同但桑弘羊肯将一切开诚布公的来谈这至少证明他很看重他们的朋友关系。毕竟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虽然他们各自有各自的“家人”但在心理的意义上最亲近的还是只有彼此。

桑弘羊站在门前含笑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流水般的人们涌进清欢楼奇异的打量着这个让长安人耳目一新的食肆。宽敞的大堂布置典雅桌椅都用松藤编制充满着野趣。甚至东边区域里开设出一个吊椅的风格坐着的顾客可以轻轻摇晃像坐秋千的感觉。

圆圆环绕着的二楼是雅室竹编的墙屋风格清新优雅不落俗套最让人啧啧称奇的是一二楼之间的高度上悬空搭建了一个吊台可以容纳歌舞表演楼上楼下俱方便得见。。

当吉时佳辰已到清欢楼掌柜走上吊台朗声道“欢迎大家来到清欢楼。”

“为了感谢大家的捧场清欢楼今日特意做了一道招牌菜这道菜在我们今后的菜谱上要价可是整整一万两。今天鄙楼开张就免费招待大家了。”拍手道“上菜。”

几个伙计应声道“是。”

一时间台下嗡嗡议论有人道“哪道菜需要一万钱不是坑人吧?”也有人道“那道菜可以够这么多人吃胡吹大气。”

几个伙计抬着一个硕大的盘子上台。台下有认得的人叫道“那是沙漠上的骆驼。”

只见那骆驼还保持着完整的形状烤的色泽金黄香味扑鼻已经有人垂涎欲滴。

谢掌柜含笑对二楼东厢天子房雅室道“还请桑大人来为我们切菜。”

一身白衣的桑弘羊下得楼来含笑道“恭敬不如从命。”接过刀划破骆驼的肚子在众人的惊叹声中一只烤羊出现在骆驼肚子里。桑弘羊继续划破羊肚依次切开烤鹅烤鸡最后用刀尖戳住一枚色泽金黄的鸡蛋微笑朗声道“将这只鸡蛋送给陈夫人去。”便有小厮应声去了。

过了一会儿楼上东厢雅室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多谢桑公子赐菜小女子无以为报弹支曲子拳表谢意吧。”便听得一阵叮叮咚咚宛如空山灵雨。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梦中全忘掉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长夜漫漫不觉晓将快乐寻找

一曲已毕满楼俱静过了许久方有人叫了个好字。一时间所有人轰然叫好。

二楼东厢里韩雁声放下琵琶知道她与桑弘羊精心策划的这场开幕式以完美的方式落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