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十八:身在山巅心在凡

十八:身在山巅心在凡

儿童节

小陌和小初节日快乐.

呵呵.

我的更新真的很慢么?我以为一天一更是正常的度呢更何况我偶尔会多一章呢.

*******************************************************************************

元朔四年冬

雁妹见字如晤至今年冬兄之丘泽骑已训练满意。妹亦蛰伏良久。据史来年漠南大战将卫青必从朔方城出兵。朔中五原相距甚近此乃吾等良机雁儿可将陌儿初儿托给萧方携申虎下山共议大事可成矣。

兄:裔字

唐古拉山顶上一阵北风吹过飘飘洒洒的雪花落在女子身上陈雁声轻轻将之拂去将信折起藏在怀里。

“岩儿。”她伸出手臂小岩鹰扑啦一声停在她臂上。颈上毛根根竖起向着来人凶狠张爪扑腾陈雁声连忙用左手抚慰。

“雁儿啊今天咱们吃什么啊?”孟则然很快飘到她面前涎着老脸问。身后的雪地上没有半点脚印。

“师祖好兴致”陈雁声扬眉笑笑放走小岩岩鹰叫唤两声飞向天际。她却回身继续堆她的雪人。自从三年半前孟则然被她用美酒加美食攻克经过这么久的磨合她早就将他的脾性摸的一清二楚再也摆不出尊师重道的样子。

“娘亲。”一个两三岁的小人儿在雪地里跌跌撞撞的跑着手里各抓着一个炭球奶声奶气的唤着。

“陌儿”陈雁声连忙停手抱起儿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将炭球嵌在雪人的眼睛部位退后几步骄傲的看了一看自己的作品赞了一声“完美。”

“不就是一个雪人嘛”孟则然大不以为然撇撇嘴“你当你和你儿子一样岁数啊?”

陈雁声眯眯眼“师祖”她抚了抚自己的左耳“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陌儿大汗娘亲现在的表情真像娘亲每天床头故事里说的狼外婆。

“我什么都没说。”孟则然大摇其头经过近三年的相处他已经很清楚陈雁声的天使表面魔鬼实质如果不懂得见风使舵的话绝对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被整的很惨。

“太师祖说不就是一个雪人嘛!”陈雁声怀里的小人儿奶声奶气的帮他重复咬字清晰。

陈雁声大乐柔声问道“妹妹呢?”

“妹妹在房里妹妹说她饿了。”

她开始心疼“娘亲马上喊郭叔叔做饭早早有没有说她想吃什么?”

孟则然大急在旁边拼命做着颜色。

陈陌如点墨般灵动的眸子骨碌碌转了几圈一头扎进娘亲的怀里“娘亲早早说她要吃炸鸡腿芙蓉锦面。”

“好。”孟则然大喜“不愧太师祖这么疼你。”

“你呀”陈雁声又好气又好笑点了点陌儿的鼻尖“这么心软以后怎么办啊?”

陈陌扁扁嘴认真说道“娘亲说‘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但是那是太师祖啊又不是敌人。”

陈雁声哑然想了想道“你说的对。但是以后陌儿还是要多用心特别要分清敌人和朋友不然只会让自己心爱的人受伤哦。”

“嗯。”陈陌大力点头似懂非懂。

“好了小虎子抱陌儿去看看早早吧。”陈雁声拍拍他的肩微笑着看着他抱着陈陌小小的身影向飞雪阁走去回头对上孟则然深思的眼光。

“陌儿还这么小你教他这么深奥的东西干什么?你……”到底有什么身份?

陈雁声浅浅笑笑“你猜的对。”她萧瑟的往下唐古拉山远方“陌儿他有个不同寻常的身份我不能阻止他去进行他应有的战斗只好在战斗开始前帮他做好准备……师祖”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沉静清醒冷然的看着孟则然“你知道么?我曾经受过伤所以……再也不想看自己心爱的人受伤。终其一生我都会为保护我爱的人而努力。”

孟则然通常嬉笑玩闹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沉痛在陈雁声来不及捕捉的一刹那消失他又恢复平常的样子“你想怎样玩就怎样玩先帮我把炸鸡腿送过来。”他举步回屋“无论如何……”他忽然顿了一下脚步“我们总是支持你的。”

陈雁声一愣忍不住微笑起来想来这个一直怒骂红尘的老人也是有一个故事的吧否则怎能达到如此返璞归真的境界?在这样一座与世隔绝的雪山遇上这样一位师祖于她是一种幸福吧可以无忧无虑的度过这样三年多。

“小姐?”绿衣走出来从三年前孟则然垂涎美食被迫同意让郭厨子住在山顶开始陈雁声6续把绿衣李嬷嬷都接到山顶将这个冷清的练功圣地硬是经营成一个热热闹闹的大家庭她甚至还将石屋扩建取名为飞雪阁。孟则然虽然偶有怨言但是她知道他其实不讨厌这种改变的。

“小姐今天我下山买菜黎大叔说容娘传话最近汉匈边界异动频频很可能又要开始打仗。”绿衣说道。

黎平是雁声情报组织在唐古拉山下安排的联系人平常以屠户身份营生为容娘和陈雁声传递消息。自从住到唐古拉山山顶她的仆从们也学了一些轻功这才能够进出自由。飞雪阁里进出的都是高人陈雁声也无意瞒着他们朝天门人都知道陈雁声在秘密经营着一些东西甚至每个季度下山一趟但他们都善体人意的不去问大概知道一点根底的只有萧方和郭解。

*******************************************************************************

看来自己定要下山一趟了陈雁声这样想着走进飞雪阁。

“娘亲抱抱。”穿着雪白狐裘的小早早从床上翻起来伸出双手向着她喊道。

才三岁的陈初陈雁声为她取乳名叫早早因为初就是早的意思嘛她这样对人解释。这个名字满好叫为人母都这样说了大家也乐得这样喊她的乳名。

“早早。”陈雁声心柔软下来连忙抱起她问道“早早今天冷不冷?”

唐古拉山上除了陈早早因为经脉受损不能练武畏寒连她同为三岁的哥哥陈陌都从小练有祛寒的心法陈雁声心疼女儿威逼郭解在雪山中冻了三天三夜捉到一只雪狐制成狐裘又在早早房中加了煤炭炉这才安心让早早在唐古拉山顶上住下。

“不冷。”早早甜甜答道看见娘亲衣裳单薄皱起娇美的小脸蛋“娘亲冷。”

“呵呵”陈雁声极为窝心蹭蹭她的小脸“娘亲也不冷。”

“小姐和小小姐真是母女情深啊。”绿衣进来微笑道“萧先生说到小小姐针灸的时间了。”

“不要。”早早提高了嗓音向陈雁声怀里钻去。陈雁声好笑的把她抓出来“你不乖乖针灸师公要不高兴了。”

“师公啊。”早早想起师公清朗的脸开始犹豫“可是针灸之后要喝好苦好苦的药。”她皱起的眉头能夹死苍蝇。

“俗话说‘良药苦口利于病’这药对调养早早身体有好处的。而且师公已经加了甘草桔椩应该不会太苦吧。”陈雁声苦口婆心的劝道“喝了药咱们就开饭喽今天有早早最喜欢的炸鸡腿哦。”

“嗯。”早早破涕为笑点点头。陈雁声将她抱到萧方的医房看他为早早上了针灸早早在麻沸散(陈雁声折腾出来的)的作用下昏昏沉沉的睡去问道“师傅早早的身子到底如何?”

“你不必担心。”萧方起身收好针灸“经过三年的调理已无大碍。等最后一个月的疗程过去就不用这么频繁的针灸只喝药就可以了。”

“嗯这我就放心了。”陈雁声垂眸“不然的话我就是离开也不安心。”

“你又要下山?”萧方的手一顿在药箱上一滑“不是离上次下山才有两个月么?”

“容娘来消息说有大事要生我准备带申虎下山看看这次可能要很长时间。”陈雁声起身拜下“陌儿和早早就劳烦师傅照看了。”

“你……不必和我这么客气。”他叹息道“和别人说过了么?”

“还没有。”陈雁声低下头“我自然要先跟师傅说。”

“你的武功进益虽快却不太精诚。”

“我知道可是足够保命用了。”

“早早会哭的。”

她沉默良久“我知道可是我……”

没有办法。

“明天我要带着申虎下山。”她选择在众人围坐的餐桌上说出来看着所有人的手一顿心下忽然泛起不舍薄薄的哀凉。

申虎缓缓从饭桌上抬起头来看着姐姐有些忧伤却坚决的神情心中有些明了。

“娘亲我们也要去。”陌儿没有感受到大人间流转的阴沉努力仰起小脸笑开来。

“不行。”她回答的有些冲早早有些吓倒怯怯的问“那娘亲这次要几天回来?”早早举起手指一一掰算奶声奶气的问。

“娘亲不知道。”她蹲下身去望着女儿微笑回答。

早早心下难受有些怔“以前娘亲都是不到十天就回来的啊。”她微微偏过头黑白分明的眸子闪着些微困惑很是可爱“每次娘亲不带早早和哥哥出去的时候早早和哥哥就一天一天的在家里数娘亲回来的日子数到快到十的时候娘亲就回来了。”

“那你就不要数了啊。”她闭上眼睛眼泪掉下来。

“娘亲不哭。”陌儿蹭过来举起软软的小手胡乱的在她脸上擦拭“爱哭的不是男子汉。”他没有想到娘亲本来就不是男子汉努力想了想问道“娘亲有很重要的事么?”

“是啊娘亲有很重要的事。”

“那娘亲尽管放心去吧我和早早会好好听师公和太师公的话等娘亲回来的。”

“嗯”陈雁声一阵感动得儿女如此她别无所求。睁开眼转头“早早要听哥哥的话。”

“早早听话。”早早不太了解情况但她本能的感觉娘亲的担心于是爽快答允。

“雁儿你和小虎子待会在阁后雪地里等我。”萧方在一边看着面沉如水淡淡吩咐道转身走进屋子。

*******************************************************************************

“武功练到最后靠的是经验而不是悟性。”萧方站在飞云阁后的雪地中道“雁儿你的悟性足够练功却不勤快实战也是缺乏。小虎子你悟性没有你姐姐好然勤能补拙而且也缺乏实战现在我同时与你们两个对手不要记得我是你们师傅只管当我是真正的敌人抵挡要知道我是不会留情的。弄潮”他转吩咐道“剑。”

“嗯。”躲在一边千年古树枝丫间的弄潮应了一声从树上扔下三把剑来都是市面上普通的青铜剑陈雁声掂在手中试了试没有她惯常使用的师傅送的裁云软剑顺手。

萧方一振长剑竟隐隐有风雷之声闪电般的向二人面门袭来。陈雁声吓了一跳连忙举剑去隔只听“宕”的一声手中的剑荡开去虎口隐隐麻身边申虎也是一样。这才现今日的师傅身上有一丝很明显的火气不像往日风清月白的样子。

“他日战场上没有人停下来等你们恢复。再来。”萧方冷冷道。

陈雁声与申虎对视一眼同时从萧方的左右绕开双剑笼成一个光圈将萧方搅在里面。

“还算像话。”萧方淡淡道说话的同时身子向上拔起如冲天之鹤身形挺拔孤清快逾青烟在高空中一声长啸剑光闪开如点点繁星同时笼罩向陈申二人。

二人身形散开复又返回抖开剑花虚中有实实中有虚一刺腋下一刺腰间看着似乎要得手听得萧方一声冷笑将剑一横“叮叮”两声颤抖的剑尖居然同时被他用剑隔住一股大力透剑尖而来二人顿时吃力起来陈雁声见机的快立刻撤手申虎却倔起了脾气脸涨的通红一步步的走进意图将剑夺下。

“小虎子”陈雁声惊叫萧方一哂手中劲力一收再一吐申虎站不住脚蹬蹬蹬后退几步跌坐下来。

萧方将地上两把剑挑起扬眉道“再来。”

陈雁声皱眉她不知道师傅到底吃错了什么药但还是察觉了师傅的焦躁心情只得舍命陪君子。

当太阳落西萧方终于收剑道“可以了。”的时候陈雁声和申虎累瘫在雪地上相视苦笑萧方却不回头径自回去。

“弄潮你还在么?”雁声高声喊道

弄潮从树上飞下来表情闷闷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