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二十:狭路相逢勇者胜

二十: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场是柳裔的个人秀???

大家在忍耐几章很快就可以回长安了...

*******************************************************************************

当陈雁声带着申虎一路向丘泽奔驰而去的同时柳裔正带着数个亲兵骑马出了丘泽军营。

“柳大人去年你为我们配备了陌刀虽然比不上剑好看但在战场上的确比剑好使可是柳大人你怎么想起来弄出这种陌刀呢?”

“什么我弄的我管的是带兵打仗这种打造兵器的事当然是兵器场折弄出来的喽。”柳裔缓缓策马拍了薛植后脑勺一下“前几天我已经将它报到朝廷去了。”

“哦。”薛植点点头倒没有怀疑柳裔的说法“这个兵器场倒真是厉害。”

当年桑弘羊在京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说服汉武帝刘彻将五原新开的铁矿开采权分了一部分给柳裔柳裔和陈雁声就在丘泽军营附近建了一个兵器场招的人不算多(因为要求绝对的忠心保密)但也都算五原的铁匠精英。两个人外加远在京城的桑弘羊折腾出几张兵器的图纸然后转手交给工匠们折腾这些年虽然他们要求不严那些工匠们倒也6续打造出陌刀弓弩等先进兵器。这些年这些新式兵器一直处在密封状态雪藏其峰。直到半年前柳裔才吩咐大批制造用在军营日常操练中。

从丘泽军营到兵器场途中经过一条极长的峡谷当地人称一线天可见其险。五原临近匈奴民风悍勇每到饥荒之年便会有不少人躲到山间落草为寇抢夺过往商旅行人财物。而这一线天便是最多山匪活动的地方。自从柳裔入主丘泽军营三天两头就拉人出去剿匪名曰实战训练短短三年内五原一郡民风一肃山贼草寇再也不见半个踪影。自第二年上柳裔在军营与兵器场之间行走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出过变故。所以此次柳裔也不放在心上带着六个亲兵径自进了峡谷。

走进一线天不到一炷香的时候他便现了不对。峡谷太过安静此时虽是冬季但也还未落雪却听不见一丝声响。

“停。”柳裔勒马轻声喝到。

七匹马同时静止。

“好整齐的身手。”峡上有人拍手赞道近百个黑衣人出现在峡顶“可惜——晚了。”

*******************************************************************************

“陈少爷。”魏序南赶到军营大门有些惊讶的看着马上的飒爽身影“你怎么……?”

“柳裔呢?”陈雁声掌住马急声问道。

“柳校尉去兵器场了。”

“糟了……他带了多少人去?”陈雁声的面上现出焦急之色追问道。

“连同薛植在内一共六人。”魏序南沉稳答道“应该不会有事吧这六个人可都是好手。”

“我不跟你说了”陈雁声调转马头“你给我调一百骑兵来听我指挥。另外让军医准备好过来接应。”

“好。”魏序南毫不迟疑的点头转身回营。

“小虎子”陈雁声回身吩咐道“你先去看看情况我带人随后就来。”

申虎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没有言语点了点头。

“主子山峡下面只剩下七匹马没有人啊。”一个黑衣人用匈奴语禀告道。

“混蛋。”蒙面领狠狠的踢了说话的下属一脚“刚刚明明在里面的你当他们是长了翅膀的鸟儿飞了么?”

就算真是鸟儿飞出来也应该看的见才对啊。黑衣人们暗想却不敢说出来怕惹领暴怒。

蒙面领很快冷静下来挥挥手道“他们肯定还在峡谷里。不知道躲在哪里了。再派二十个人下去搜其余人随时待命。”阳光下他的手异常修长白皙食指上带着一个玉扳指反射着阳光成色可见上佳不似一般平民可以佩戴的。

“可恶。”他狠狠的拍了身边古树一掌“他们要是再往前走几步就会走进我们的包围那个领头的将军倒是有点门道很是机警。”

“主子还是没有动静。”黑衣人逐渐焦躁起来这次在大汉境内伏击虽然冒险但是机会难得而且以百人对七人再加上这么有利的地势怎么说都应该是十拿九稳才是。待到得手后化整为零离开五原纵然五原太守有天大的能耐也查不出真正的情况。然而遇到目前这种情况却是他们始料未及的。怎么说近百名不明势力的力量出现在一郡之内就算柳裔等人被困在峡谷里无法脱困若是有人意外目睹报到汉廷官府处他们可就麻烦了。

“主子是不是……?”又过了一刻钟一个黑衣人战战兢兢的上前欲问尚未听到回答忽然听到下面有人喊道“主子现……”

一声闷哼然后就是打斗声领精神一振挥手道“下去。”

山峡下的黑衣人已经倒下五六个剩下的正在和汉人搏斗为的男人出手极狠照面几个回合后又已放倒了一个人动作干净有力。剩下的六个人也没有一个是弱手。蒙面领有些心惊什么时候汉人有这样的攻击力了?

电光火石之间男人抬看见了他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回身吩咐了一句。

他身后的三个人立刻停止了战斗回身冲进了之前躲藏的山洞另外三个却站在他背后不见丝毫慌乱。

“他想要做什么呢?”蒙面领脚下一顿心中思忖。

然而现实不容他思忖太久又有两个黑衣人倒在他们脚下同胞们的血液刺激红了他身边黑衣人的眼。“冲啊。”他听见身边下属的呼喊声“将这些人砍成肉酱为他们报仇。”

峡谷的那一边四个人围成一个圆圈护住背部仍然在顽强战斗。

“抽二十个人回来”领感觉到不对连忙喊道。

“晚了”柳裔长笑一声举起陌刀劲砍下去在对面黑衣人的肩上开了狠狠一道口子同时身向右避让意图躲开侧面黑衣人一击。

然而刀锋太近了绕是柳裔也来不及收回刀挡开若是柳裔单独一人自然可以举步避让但如果此时柳裔移动一步这个四人圆阵立时破开恐怕撑不到薛植他们回援了。

柳裔几乎可以闻到弯刀划过脸庞的气息他眯了眯眼用尽全力抽刀回防另一侧准备生受了这一刀。然而自己的陌刀搠到了敌人却还没有感觉到疼痛只听得耳边铛的一声左边方裕翰替自己挡住了这一刀。

战场之上容不得丝毫慈悲。柳裔近距离亲眼目睹一人手中弯刀斫过方裕翰腹部鲜血似蓬涌般喷出方裕翰一个踉跄再也站不住提刀跌坐在地上数把寒光闪闪的弯刀向他砍去眼看就要将他砍成几瓣身侧柳裔一刀袭来接住了所有攻势。

“裕翰你做什么?”

说话间四人被冲的三零四落虽然依旧悍勇反扑但很快又有人挂了彩。

“老大”方裕翰惨笑努力支撑着自己。“只要你不倒整个军营就有希望。我们过怕苦日子了不想回到从前。”

“你……”柳裔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闭了嘴专心杀敌眼看渐渐挡不住攻势忽然听得黑衣人身后乱起来长嘘了口气薛植终于从山峡一边冲回来。

薛植被原来二十个观战的人缠住短时间内自身难保更别提过来帮忙。过了片刻柳裔身边又倒下了一名士兵剩下有战斗力的只剩下两个眼看就要没顶。

另外两人终于也从峡谷另一侧入口赶回顿时打乱了黑衣人攻势两边“合围”虽然就战斗力而言并未提高太多场面局势一改柳裔他们终于从挨打的形势反应过来逐渐反击。

此时黑衣人死伤将半这边也有过半挂了彩。黑衣蒙面领顿时焦躁起来冷声喊道“全部上。”

又激斗了半盏茶时间领身边类似军师身份的黑衣人撑不住了“主子撤吧。”

蒙面领横眉怒视他“再坚持一阵子就能把他们全拿下这个时候你叫我撤。”

“主子又有人来。”身后一黑衣人惊讶喊道。

一骑黑马上蓝衣少年面沉如水低腰策马冲进峡谷的同时张弓搭箭三箭连箭声破空照面就射中三人。

“柳大哥”申虎唤道。

“我没事。”峡谷深处传来柳裔豪迈的笑声双眸闪过浓重的杀气申虎既然到了陈雁声也就不会远了。

空气中远远传来整肃的马蹄声。

蒙面领额上青筋跳动挥手道“撤。”恨恨咬牙眼看就要拿下了却不想功败垂成。

蓝衣少年一声冷笑也不见他如何作势居然凭空闪过数个黑衣人截住蒙面领“你想这样就走嘛?”一剑抹去剑刃上尚闪烁着日薄西山的光芒。

蒙面领举刀去挡不欲纠缠却在刀剑相交后手臂一阵酸麻心中惊疑不定更加甩不开申虎的缠斗。

马蹄声越近了。

陈雁声骑着马的身影出现在峡谷的入口。

她的身后是列阵严整甲胄分明的一百丘泽骑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