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二十二:西望长安几重山

二十二:西望长安几重山

元朔五年初车骑将军卫青率十万汉军出朔方出击匈奴右贤王。

五原校尉柳裔带领三千丘泽骑随行。

*******************************************************************************

元朔五年三月一辆普通平常的马车缓缓驰向长安城门。

“夫人到了。”帘外车夫提辕放缓车道。

“嗯到卡门衣坊门口停车”陈雁声没有睁眼吩咐道。

帘外传来一声低低的应和。车夫吁的一声两匹马又缓缓跑将起来。

离开长安的时候她乘坐的是特别订制的豪华马车身边有很多亲人好友陪伴肚子里还有两个孩子陪着热热闹闹不觉离愁。这次回来却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居然颇有些近乡情怯的感觉听着车外熙熙攘攘的长安城不敢将车帘掀开。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她想起离开五原郡之前她在郡中第一酒楼白云要了一间雅间等着飞泓的来访。

飞泓说那位淮南翁主又派人来五原和容娘眉妩密谈了一个晚上。

陈雁声笑的讽刺她可真是好运气随便在五原城里一挑就挑到了淮南王的暗线。

那个淮南翁主多半是后世很有名的与刘彻有着一段暧昧情缘的刘陵吧。根据司马迁的《史记》和后世影视剧来看这个刘陵倒是个厉害人物。

只是陈雁声在心中玩味从她另外渠道的调查来看在这个时代淮南王的谋反痕迹实在不如史书上说的明显至少她还没有看出什么。

在她胡思乱想之际马车在卡门衣坊之前停下车夫在门外道“到了。”

“哦。”陈雁声起身付了车钱站在衣坊大门前仰观察着这个自己在这个时代一手一足亲自打造出来的第一家店。

门前依然是车水马龙阳光下衣坊的招牌经过几年的雨打风吹有些陈旧但还是不失气派。

只是人已经不是从前的人了。

陈雁声上楼的时候被几个不认识的新婢子给拦下来当作一般客户带到厅堂。

“请你们夏姑娘出来一下。”陈雁声微笑道这些婢子的待客态度尚算不错不枉她当初多方强调看来桑弘羊帮她打点衣坊也算尽了心。

“我们夏姑娘家中有事目前不在衣坊。”左手一个圆脸小婢屈膝行礼道怕她不高兴又道“要不我请其他的师傅来为夫人做介绍?”

“哦?”陈雁声有些讶异笑道“那就请申大娘出来一见吧。”

这次小婢没有难为屈膝一下退走了。

很快里面转出一个青衣女子一双眼看见陈雁声的刹那立刻亮了正是申大娘。

“娘”陈雁声娇声喊道眼不知不觉的红了投到干娘的怀里。

“雁儿雁儿”申大娘轻轻拍着她的背不住喃喃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娘我让小虎子跟着柳大哥上战场打仗去了。”

哭过之后陈雁声想起将小虎子的消息告诉干娘。

“呀。”申大娘立刻忧心忡忡起来“小虎子会不会有事啊?”

“不会的娘。”陈雁声笑着安慰“小虎子现在的功夫可好着呢在五原的时候他还亲手抓住一个匈奴王子呢。”

“是么?”申大娘笑道“我也不求你们建功立业只要你们一个个平安康健就好对了陌儿和初儿呢?”她想起来急急问道。

“在我师傅那里。”陈雁声笑答“初儿身子不好还要师傅用针灸调养半月多所以我将他们托在那里了。”

干娘面上浮现淡淡的恻然“若不是当初你难产初儿也不至于落的这么个病根那个大长公主”她有些恨恨“怎么就撞到雁儿你呢?”

“娘不必说了。”对陈雁声来说当初撞了自己的是阿娇的母亲单凭这点她就无法怪罪半点更何况当初是非并不是那么分明。而她的难产纠缠的绝不只是这么一点原因事已至今追究责任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陈初的快乐。

“对了我听说冬宁家出事了怎么回事?”

“哎”申大娘叹了口气“她的母亲生病了。这些年冬宁虽然为夏家日进百钱夏家还是怪她吃里扒外一点都不待见她们母女。冬宁只好自己在家照料娘亲看起来也拖不过这个春天了。雁儿你要不要去看看?”

*******************************************************************************

戴上一张新的面具(这是她在唐古拉山上淘来的宝贝比萧方之前送她的还要好孟则然心疼了好几天不过在她送给他整整十坛女儿红之后也就释怀了。)陈雁声拉上面纱坐上车马吩咐向夏府行去。她知晓此处是长安城不是边关认识当年的陈阿娇的贵戚不多但也绝对不是没有。当年她怀有身孕又因为是两个灵魂分立举手投足形态之间自认还是有所不同所以敢戴着面具在长安城招摇照面刘彻也不太畏惧。此时却不敢逞勇别的不说这长安城至少有两个人能把她认出来一个是馆陶大长公主另一个就是刘彻。

当年夏冬宁加入卡门衣坊后听从陈雁声的意思在她们母女所居的丹心园另开了个侧门出入不与夏府其他人相搭界。其实按照陈雁声的意思最好是在丹心园与夏府之间砌起一道墙彻底分家。夏母到底不肯说是不肯坏了一家人的感情。

感情陈雁声轻蔑一笑人家都不当你是一家人了你还顾及着一家人的感情作什么?

此时她便吩咐车夫将车停在丹心园侧门门口让车夫在外面等着自己提裙进去。

侧门敞着半条缝没有人看守陈雁声满怀奇怪的进来行在园子里忽然听见桃林深处有争执声传来一个声音清亮正是夏冬宁的声音。

她折身走过去远远望来一树桃花下夏冬宁一身蓝色曲裾柔和清亮在她对面站着的陈雁声挑挑眉居然是柳言夏。(汗大家记得么?不记得请参考云想衣裳花想容那章我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听所以硬把他抓上来了。)

“冬宁你相信我我当初真是不得已的。”

“你还没有说你是怎么进来的?”夏冬宁面无表情只问着这句话。

“当年那个姓韩的恶徒”柳言夏颠三倒四道“他威逼我我迫不得已才把你的消息告诉了他。”

远处陈雁声垂眸好你个姓柳的(柳裔从漠南战场飘回来:我惹你了么?)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还赶乱放话。

“冬宁你年纪也大了。”柳言夏在那边继续絮絮叨叨似乎未看见夏冬宁不耐烦的神情“我也不嫌弃你被那个姓韩的糟踏过心甘情愿的娶你你就不要在那个卡门衣坊混了岳父家偌大产业还饿得着你和岳母么?”

陈雁声冷不丁听到这个爆炸消息惊愕之余扑了一下。那边夏冬宁立刻警觉“谁?”

陈雁声走出来。

其时桃花开的缤纷一阵风吹过几瓣桃花落在她肩上微微晃动贴着衣服飘下来。

行来的女子面容陌生一身长裳样式普通剪裁却是上品衬出不盈一握的腰身。夏丹宁一眼就可以认出这是出自卡门衣坊的手艺用同色绣线绣上了形态各异的繁复的牡丹花。这件衣裳应当穿在那个远在边关的女子身上。这个女子有一双灵动的眼让夏冬宁奇异的觉得熟悉。

“姐姐?”夏冬宁失声惊呼。

“冬宁”她拂开枝叶微笑着走来“多年不见你”她特意加强了咬字意味深长的看她“别来无恙?”

“我很好。”夏冬宁仿佛记起了什么冷下脸对着柳言夏道“你可以走了。”

“你”柳言夏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你不要以为你是什么一等一的大家闺秀要不是你爹爹付钱要我来我才不肯要你这个残花败柳。”

夏冬宁被气的手足冰凉泪珠滚滚而下。“滚。”她指着空无一人的门扇方向冷冷道。

*******************************************************************************

“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这种人呢?”夏冬宁用帕子擦着脸犹自恨恨道。

“所以我说你挑男人的眼光不怎么样呀。”陈雁声不欲她伤心调笑道。随即正色问道“偌大一个丹心园怎么没有人守门?”

夏冬宁面色沉郁低声道“定是我爹爹将人调开好让柳言夏进来。”她一阵气苦“好歹父女一场何至走到这个地步。”

“伯母”陈雁声进得屋来见夏母躺在床上面色蜡黄眼窝深凹身体确是虚弱到极处了。她在长安的半年多内夏母待她也是极好的所以连忙上前为她把脉。

“长安城的大夫都说是肺痨(那个时候有肺痨么?不知道先这么写吧。)没救了。”夏冬宁低低的说语气黯然没抱太大希望。

“呵呵谁说的。”陈雁声一笑“冬宁不会忘了我的师傅是谁了吧?”

“萧先生”夏冬宁眼睛一亮对萧方她向来是很敬仰的隐约也知道他医术可通神“姐姐有办法治么?”

“我试试吧。”陈雁声虽然学的在理也记得一些后世的中医巨著但很少实践也不敢打包票沉吟道“你拿纸笔来。”

“好。”夏冬宁回身取来纸笔陈雁声低头想了想求稳妥一些开了一张温和的药方。

“说到这笔墨”娘亲康复有望夏冬宁心情也好起来“听说桑先生打算开家专卖纸笔的息岚阁马上要开张了呢!”

“什么?”陈雁声抬起头略有些吃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