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二十三:凤求凰兮吟白头

二十三:凤求凰兮吟白头

当年陈雁声与桑弘羊柳裔重逢后三人自认为都不适应这个年代的竹简就算是用丝绸不但昂贵也不习惯。所以在经营衣坊和清欢楼有了盈余后一致拍板决定研究造纸技术。

但桑弘羊深知过犹不及道理所谓衣食住行衣坊和清欢楼占了前两样虽然在这个时代标新立异到底不是大头。如果他们凡事都要出头的话实在太惹人注意。三人之中除桑弘羊外柳裔是身体穿越相当于凭空多出这个人而陈雁声身份不足为外人道。虽然各自都经过遮掩布置但如有人穷追猛打未必查不出什么来。所以这造纸工艺在三人共同弹压之下规模极小只在亲近人士中使用目前拥有这种稀罕东西的除了三人外只有唐古拉山上的朝天门以及夏冬宁。(申大娘不识字不需要这东西)。

而听夏冬宁的意思桑弘羊竟然打算以自己的身份将纸墨当作一门生意来经营坐在车马上陈雁声颦着眉有些不得其解按说桑弘羊不是擅自作主的人就算局势有了变化怎么也该先和她与柳裔商量商量才对。

离开丹心园与清欢楼最近陈雁声便转去清欢楼希望可以遇到桑弘羊。

*******************************************************************************

到了清欢楼桑弘羊并不在倒是他的书童招财正在清欢楼看见了陈雁声连忙迎过来一脸惊讶“小姐你居然回长安了。”

“怎么不欢迎我么?”陈雁声含笑。桑弘羊将清欢楼的厨师控制的很好所以至今清欢楼在长安城还是一绝每日里达官贵人市井小民往来不绝。

二楼的戏台之上说书人正讲着穿越版三国演义此时正说到诸葛亮大摆空城计司马懿多疑退兵热血沸腾之处楼上楼下一片喝彩。

且听说书人惊堂木一拍拱手道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台上帘幕缓缓垂下几个妙龄女子手执琵琶而上唱起了“片尾曲”: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好。”一个清雅的女音从身后传来陈雁声回头看去一对青年男女从楼上走下来男的斯文俊朗玉树临风女的温雅动人气质高华。

“好曲子只是长卿你可知道这歌女弹奏的乐器是什么?”

“此乐器是从西域传来名叫乌特琴中原人嫌它拗口叫它做琵琶。”陈雁声眼睛一亮隐约猜到这二人的身份含笑迎上去。

“听这位夫人的意思夫人想必善于此道?”卓文君有些惊讶但很快就从善如流友善问道。

“呵呵略会一点。”陈雁声有些汗这不是古代人经常玩的谦虚她曾经学过一阵子琵琶但真的只有一阵子勉强弹的出曲子但说到高明就免谈了。当年初弹时还可以自吹海内第一现在恐怕清欢楼最寻常的一个歌女都比她强了。

“若是司马大人和夫人有兴趣我们可以入内一谈。”陈雁声说什么也不肯就这么将她们放走“我让这些歌女弹些新鲜曲子给你们听。”

“哦。”这下连司马相如都有些感兴趣了。他们夫妻雅擅音律此时初到京城便在这清欢楼听到这么一妙曲听陈雁声所说竟是还有不少新鲜曲目。“夫人是这清欢楼的主人?”

“算是半个吧。”陈雁声嫣然一笑道“请。”将他们迎到内室回身吩咐招财道“请梅姑娘进来。”

*******************************************************************************

雪衣女子掀帘而入玉手如凝脂。

“寄江见过夫人见过司马大人司马夫人。”

梅寄江屈膝为礼抱着的琵琶遮住一半脸庞露出的半张脸在北窗淡淡倾泻的阳光照耀下虽不是倾城绝色却也当的上明媚逼人别有一种风韵。

“寄江好名字。”卓文君笑盈盈的望过来赞道“果真是个冰雪般不俗的姑娘。”

“多谢司马夫人夸奖”梅寄江温顺的回道“这是夫人给我取的艺名。”

“哦可有出处无?”司马相如含笑问道有些惊叹的看了一眼下人奉上的烘焙茶碧绿可爱的茶叶在滚水中舒展宛如花开“这茶可有名字?”

“小女子不才也曾取了一个司马大人天下闻名也请稍稍点评则个叫做‘明前雨后’。”

“明前雨后”夫妇二人玩味了一阵只觉锦绣朱华口齿余香赞道“好名字。”

“至于寄江的出处么寄江”陈雁声徐徐抬眸“你就给司马大人和司马夫人唱《西州曲》吧。”

“是。”梅寄江坐在下调了一下弦悠然弹唱:

忆梅下西州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州在何处?两浆桥头渡。日暮伯劳飞风吹乌桕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开门朗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望飞鸿。

鸿飞满西州望郎上青楼。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州。

这《西州曲》本是南朝最有名的民歌之一质朴明朗浑然天成。梅寄江的歌喉极是动听又是特意从陈雁声所指导用苏州评弹的风格唱出吴语侬软咿咿曳曳满室春光好似江南水乡气息扑面而来。

一曲既毕司马相如和卓文君尚动容不能回神。

“这是《西州曲》的曲辞。”陈雁声神色不变递给二人。

有阿娇的记忆作基础再加上自己几年的苦练如今陈雁声的字也可称的上清丽典则四个字了。但是司马夫妇二人最先注意到的显然不是她的字甚至不是《西州曲》的曲辞而是写在上面的柔软洁白的纸张。

“这就是长安城近来传的喧嚣至上皇上曾经亲口夸赞后的纸张么?”司马相如赞叹着“果然神品也。”

陈雁声郁闷后世这么普通廉价的纸张值得你们这么推崇嘛?不过她倒是得到一个消息皇上亲口赞誉过?桑弘羊把纸笔献给汉武帝使用了么?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的决定要作纸墨生意的话刘彻这个形象代言人倒不错至少号召力大呀。

“息岚园要到月末才开张夫人却有这种纸张夫人和桑弘羊大人?”

司马相如深思问道。

“桑大人是我干哥哥。”陈雁声微笑得体答道。

“雁声妹子回来怎么不与我说一声啊。”帘外一声长笑一身青衣的桑弘羊走进来也不看起身行礼的梅寄江挥手让她推下微怒对着陈雁声道“你还知道回来。”

“哈。”陈雁声尴尬一笑知道桑弘羊是在抱怨自己将他一个人留在长安连忙转移话题介绍道:“这位是司马相如大人和他的夫人这位就是治粟都尉桑弘羊大人了。”

桑弘羊收敛一身狂放尊敬拜道“久闻司马大人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至于息岚园的纸张司马相公若是喜欢他日开张我送一令到府上去。”

“怎么敢当。”司马大人含笑答道“所谓无功不受禄不过他日息岚园开张愚夫妇定去捧场就是了。今日贤兄妹重逢定有许多话要说愚夫妇先告辞了。”

西汉民风开放不像后世宋朝那样重男女之别也不是每个人都像夏冬宁她老爹那么变态所以桑弘羊可以直接走进有女客的方室而卓文君也可以大大方方的告别。

陈雁声握着卓文君的手含笑道“卓姐姐有空来找妹妹妹妹必当虚席以待。”

卓文君跟着司马相如走了陈雁声望着她的身影茫然若失。这是一个她喜欢的女子可以勇敢的爱勇敢的说决绝。

而那个曾为她写《长门赋》的司马相如陈雁声冷哼一声自己也是个负情负心的男人。

*******************************************************************************

“好啦。”桑弘羊拿扇子敲她的头“回神啦。”

“不要敲我头”陈雁声怒视她两个在各自生活里惯用心机的人终于在面对自己同伴的时候恢复了一丝孩子气。

“你怎么要开息岚园了呢?”陈雁声找个位置坐下。

“还不是……。”桑弘羊也有些懊恼“那一日我在书房写字皇上带着侍卫和杨得意微服私访途经桑府一时兴起就进来看看还不许人通报就这么闯到书房里抓了个现行。”

原来是这么回事陈雁声无语。“那你怎么应付他的?”

“我推到阿裔身上了”桑弘羊笑道“反正他已经明两样东西了再多一样也没关系。只说是打造兵器之余不小心明的因为不重要所以只告诉了我。”

“要对好口供。”她提醒。

“我知道。”桑弘羊挥手又道“他一见之下倒是大为欢喜说这等东西比好的兵器更重要定要推广大手一挥就准我以堂官的身份经营了。”

“噢”陈雁声在心中计较漫不经心地答道“那很好啊。”

“好什么啊”桑弘羊颓唐答道“皇上说这息岚园的收入一半是要交给国家的。”

……

陈雁声晕了“那也还是有好处的……”她勉强道“至少你拿到了官商的资格。”

“聊以安慰吧。”桑弘羊苦笑道“不说这个了陌儿和初儿呢?”

“在师傅身边。”

“元朔元年卫子夫生下名义上的皇长子刘据晋皇后。”桑弘羊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雁儿你知道吧。”

陈雁声别过眼去她刻意不去注意的事实被桑弘羊血淋淋的挑了出来一时间不知道是恨是怒如何反应。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