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二十六:儿女未解忆长安

二十六:儿女未解忆长安

今天先上来给大家看吧.一日两更真辛苦啊..

****************************************

元朔五年夏

漠南一战大获全胜后卫青率军回师在草原中前后合围歼灭了右贤王残部路蝉让。

军报传到长安汉武帝刘彻大喜甚至在大军尚未班师回朝之时就派使者到军中加封车骑将军卫青为大将军尊宠无限。

柳裔冷眼旁观当他跨进京城他们几个人重新聚在一起卫家的好日子似乎就要结束了吧。

他想起了此时在唐古拉山上的陈陌与陈初心里一阵柔软但盼这两个孩子日后不要让他们失望不要太不成器。

申虎已经启程去唐古拉山接他们回京城与雁声相聚。

……

“皇上有旨五原校尉柳裔奋勇杀敌以千六百户加封长信侯。”

“军士薛植生擒下匈奴右贤王洛古斯赐封骑亭尉。”

宣旨的小黄门用着尖细的声音念着皇帝的旨意汉武帝刘彻这次下了大本钱大肆封赏。但凡有可封赏之处动辄封侯。柳裔随众人谢恩叩头心中暗叹怎么李广就这么难呢?

“恭喜奉嘉。”接完旨意后卫青邀宣旨的宦官们入内自己却踱步过来。

“哪里哪里大将军才要恭喜呢。”柳裔含笑道。

“来日回京”卫青一笑道“长信侯可要到卫府一叙奉嘉的陌刀青可是十分喜欢呢。”回身入帐。

柳裔苦笑只怕来日你我就已陌路还谈什么入谁的府叙什么叙?

****************************************

元朔五年七月

新封的大将军卫青回到长安漠南之战进一步巩固了朔方诸重镇令帝都长安免于受匈奴直接威胁的危险天子念及三军征战功劳为示嘉慰亲自在钟鼓楼迎接。

无数长安城的百姓涌出家门观看着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卫青骑着白马英姿飒爽的走过长安长街。

他的身后有无数为了大汉百姓安乐生活不惜征战沙场马革裹尸的大汉将士。

最后是一连串精兵看守着的囚车为的就是匈奴右贤王洛古斯。

“儿啊”街边有个老妇冲出来“我的儿子就是死在匈奴人手上。你们这些匈奴人为我的儿子偿命啊。”

群情激奋起来“我的小儿子也是死在这些匈奴人手上你们这些万恶的匈奴人。”有人拿起手边的蔬菜砸过来。

顿时无数烂菜烂果向着囚车砸来看守囚车的汉军竭力维持秩序却徒劳无功。

“好啦。”囚车中洛古斯喊道浓眉一扬虽然落魄不已但还是有一种豪阔之气。“老子落在你们手上要杀要剐老子皱一皱眉就不是匈奴人。”

众人一怔虽然仍然砸着囚车但砸向洛古斯的却渐渐少了。

“这个匈奴的右贤王倒也不失为一条好汉呢!师公你说是不是?”街边上一驾普通的蓝布马车上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掀开车窗帘看着走过的人们咬着手指回头问道。

“哥哥不咬手指。”早早含含糊糊的爬过来抓过陈陌的手挤到车窗前“早早也要看。”

“好哥哥让你。”陈陌好脾气道向一边退了一点。

“小小姐小心点。”绿衣担心吩咐道。

他们与大军同日进城为了替大军让路在街边待着。

“嗯。”萧方放下手中书点头道“他虽然是匈奴人这份气概还不错。”

“各位大爷。”车夫在前面叫道“军队很快就要过去了。听长安人说皇上会在前面钟鼓楼接见卫青大将军。大爷们是要快些回家呢还是去看看热闹呢?”

“我要去看我要去看。”早早开心了鼓着小拳头挥舞道。

萧方本不在意这些红尘俗事但舍不得早早不如意回头看陈陌虽然不说但眼中也有渴求之意于是道“将钱给车夫咱们过去看看吧。”

申虎付了钱跳下来将陌儿抱起。早早伸出手“我要弄潮哥哥抱。”

弄潮没有说话将他抱起放在肩上。

“等等。”郭解连忙拦道“去看可以让这两个孩子戴上人皮面具吧。”

申虎奇怪的看着他“有这个必要么?”陌儿倒是很欢喜“我要戴。”他最近迷上这种东西觉得可以让一个人看起来完全像另外一个人实在很神奇。

萧方一笑给他一张面具。那边早早看见哥哥戴了也就没有异议的戴上。

一行人背着两个孩子挤在人群中。

****************************************

钟鼓楼

一众将士下马大将军卫青率着手下裨将拜在楼下深深叩下头去“臣卫青参见皇上。”

“仲卿不必多礼”楼上宽衣广袖的帝王神色淡淡道“请起吧。”

“是。”卫青依言起身拱手低头道“青幸不辱命率众将士攻克匈奴右贤王洛古斯的王廷生擒洛古斯及其裨将十余人手下将士万五千并牛羊牲畜千百万计。此乃吾皇英名远播将士们浴血奋战之果。”

“好。”饶是已经看过战报再听卫青在长安百姓面前禀来刘彻面上仍不禁泛上一丝笑意融化了他的冷凝。“杨得意赐卫将军酒一杯。”

“是。”杨得意领命便有小黄门捧出一个托盘盘上有一青铜古朴的酒爵。

楼下赐酒是极高的荣誉卫青的面上不禁有些激动谢过皇恩拿起酒爵一饮而尽。

“好”禁卫军守护范围外长安百姓轰然叫好。

陈陌和陈初坐在申虎和弄潮肩头看的比别人清楚也拍手道好。早早笑着回头问哥哥“哥哥他喝的是什么东西?这么激动。”

“好像是酒吧。”陈陌迟疑答道他的太师公虽然好饮酒他与早早却因为年纪太小没有尝过。

囚车缓缓从侧面行过送进大牢。

“长平侯长信侯你们二位随朕来”刘彻在楼上道缓缓瞥过楼下的长安百姓回过身萧方一行人在人群中太渺小他没有注意到那两个小小的孩子。

************************************

热闹走了陈陌在弄潮肩上东张西望看见了远方前处数个女子身影“娘亲”他大叫一声其中一个女子回头讶然看过来看见他们眼神吃惊“陌儿。”

“想不到你们今天就到了。”陈雁声又是欢喜又是感伤的亲亲自己的一对宝贝儿女回到了子夜医馆。

“请喝茶。”梅寄江托了几杯茶盏出来为他们一一奉上奉到郭解手上的时候脸儿微微泛红。

郭解倒没有注意到“想给你一个惊喜嘛。”他用杯盖滤去面上的茶叶抿了一口放下。

“老板”一个青衣丫环走进来笑道“上次我们夫人用了你的沉水香觉得很好再来买一点。”

“好勒。”陈雁声挥一挥手自有梅寄江从内取出沉水香来收了钱。

“那是什么?”弄潮好奇问道。

“熏香哦。”陈雁声兴致勃勃答道要梅寄江将她们这几天研究出来的各种熏香都摆出来“这是沉水香宁心静气的;这是苏合香清心明目的;还有白栴檀香龍腦香安息香紫檀香五叶松木香。天木香甘松香天妙香青木香云水香薰6香娑落翅香……各有妙用。”

郭解无语“也难为你想出这么多名目来但你好歹是朝天门的弟子居然沦落到卖熏香的地步?”

陈雁声不高兴了“总比你什么医学都没学的好。”朝天门号称医剑双绝郭解的师傅吕飞卿却只学了剑郭解因此也未涉及医学。

“可是郭公子功夫很好啊”梅寄江为他解围。

陈雁声盯着她半响盯到她红了脸别过头方才噗嗤一笑“好啦你们风尘仆仆的也累了。我们把店关了回家歇息去。”

梅寄江无语有这样一个不务正业的老板子夜医馆生意好的了才怪。

****************************************

“娘亲我们在唐古拉山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到这儿来?”陈陌坐在娘亲房内的地板上仰头问娘亲。

“因为娘亲的家在长安啊。”她抱起儿子蹭蹭他的额头。

是的无论前世的阿娇还是今生的韩雁声她们的家乡都在这个古城。

所以如今的陈雁声视这个城市为家。

“那爹爹的家也在长安么?”

陈雁声的手一顿这两个孩子一直待在唐古拉山上不知道是出于私心还是为避免麻烦她没有在他们面前提到他们的父亲山上的众人也有默契的不在他们面前说起。所以陌儿和初儿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知道爹爹这个名词代表的含义。后来知道了问了一次却换来她大哭一场就再也不问了。

“陌儿怎么这么问?”她问道鼻子有些酸。

“娘亲要是不高兴陌儿不问了。”陌儿有些慌投到她怀里“我好想娘亲的。”

“嗯我知道。”她闷闷道不否认上次在唐古拉山上的痛哭是就势而为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就让他们不再问。但是在唐古拉山可以到了长安她就无法回避这个问题。

“娘亲”早早揉揉刚睡醒的眼讨好的凑到她身边“我很乖噢很听哥哥的话。”

“好——”她好笑的拖长了声音“早早想要娘亲给你什么呢?”

“我想要喝酒好不好?”她道看见娘亲沉下了脸急忙补道“就一杯。”伸出一根手指强调。

陈雁声被她逗笑了答应道“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