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二十七:路漫漫而长修远

二十七:路漫漫而长修远

祝高考的同学们顺利金榜题名

*******************************************

“知道朕为什么叫你们留下来么?”宣室殿里刘彻含笑背手看着二人。

卫青和柳裔对视一眼拱手道“臣不知。”

“此次漠南大战你二人居功至伟”站在案台后刘彻正色道“朕心甚慰但还不够。”

他寒了脸背转过身去“匈奴人狼子野心必不肯善罢甘休。卫青你回府之后时时记得练兵计量朕要你明年再度出塞不把匈奴打到无还手之力朕不罢休。”

卫青并无惊讶低头大声道“是。”

遇到一个如此有魄力决断的君主对将帅而言是一种熨帖吧。

“好你也许久没回京了。去椒房殿看看你姐姐吧。”刘彻缓下面色微笑道。

卫青退下后刘彻方转向柳裔“长信侯”他淡淡道面无表情“你出身何处?如何与治粟都尉桑弘羊如何结识。”

“裔是当年七王之乱的孤儿”柳裔面色如常禀道“师从墨道师傅是深山里的人师亡后我出来结识了游侠郭解进而结识义妹和桑大人。”

“嗯师从墨道也有些道理。”刘彻缓缓点面色稍稍转霁。“你呈上的马镫马鞍还有这次的陌刀都是佳物。对了还有纸张”他盯着柳裔见他面色不变方继续道“朕赐你长安郊外一座府第你就继续研制这些吧。”

“是。”柳裔大声答道拜倒在地。

“朕也乏了退下吧。”

“是。”

*******************************************

桑弘羊进陈府的时候绿衣正捧了水盆从房中出来见到他抽不开手屈膝道“桑大人好。”

“唔”他应道因为招财先前的报信急匆匆的赶回来“你家小姐呢?”

绿衣努努嘴“在为陌少爷抹药”见桑弘羊惊奇的表情微笑道“晚饭的时候小小姐吵着要喝碧酿春陌少爷也陪着喝了几口结果酒疹了小姐正在为他敷药呢。”

桑弘羊让绿衣退下自己进了室来果然看见雁声正在捣着药室中靠椅上躺着一个精神奄奄的五六岁的小男孩听见他见门眼睛望过来灿亮精灵如点墨。脸上手上可见的肌肤上长出红色的疹子看不出模样有些痛苦的神情。

一个大约同样岁数的小女孩蹲在男孩脚边用力的向他脸上吹气软软的念道“哥哥不疼哦。”

桑弘羊心头一软这就是雁声孕育出来的两个孩子啊都已经长这么大了。

“哥哥不是疼”陌儿有些吃力道“是痒。”伸手想去抓。

“别”陈雁声眼明手快抓住他的手将捣好的止痒消疹的药液为他抹上好在子夜医馆建设期间陈雁声放了一些药材在家里都方便找的到。

“好些了么?”

“好些了”陌儿可怜兮兮答道“这位叔叔是?”他仰头看着桑弘羊。

“我姓桑你们可以叫我桑叔叔。”桑弘羊走过来柔声说道。

陌儿和早早看了看娘亲见娘亲微笑颔齐声喊了一声叔叔好。

“好。”桑弘羊抱起早早见她端的是粉雕玉琢眉目间依稀有陈雁声的影子心中越喜爱在怀中摸了半响掏出一个翡翠铃铛系在她脚踝上道“刚刚在回来的路上买的送给初儿。还有一个如意连环是送给陌儿的。”

陈雁声一笑道“早早你陪着哥哥。”起身示意桑弘羊随他出来。

“柳裔呢?”

“柳兄与卫大将军被召入宣室殿我想等会儿就会回来吧。”

“弘羊”陈雁声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绣鞋好一会儿才转开视线“我今天在钟鼓楼看到他了。”

“……哦。”过了好一会儿桑弘羊才低低答了一声。

“我并不想回到他身边。”陈雁声依然不看他自顾自说道“我知道你有野心可是通过我们的努力我们不是不能实现它。到目前为止一切不是进行的很好嘛。”

“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陈雁声转身回房桑弘羊盯着她的背影目光有些罕见的阴沉不定“雁儿”他叹息低低道“眼前局势骑虎难下啊。”

“桑弘羊”角门阴影里走出来一个人却是萧方面色有些沉冷“你打算干什么?”

“萧先生”桑弘羊笑的闲适无害走过来拉住他的手“我能干什么?咱们也好久不见了来来来咱们喝酒去。”

萧方定定望着他好一会儿任他拉着走轻声道“无论如何不要伤害雁声。”

“怎么会呢?”桑弘羊答道手慢慢松开来。

*******************************************

梅寄江以为以陈雁声这种懒懒散散的性子子夜医馆只能卖卖熏香再也无法符合医馆的名字了。但是她必须承认运气来时挡也挡不住这一日医馆进来一位大家夫人挑了很久的熏香忽然抓紧衣服喘不过气来的样子陈雁声为她扎了几针竟缓解过来了。

后来才知道这位夫人就是宰相公孙弘的妻子。

公孙弘是在刘彻废后才拜相的他的夫人自然不认识阿娇。而她的心疾乃是天生并不能根治但是缓解还是有办法的。

陈雁声为她开了一幅药嘱她回去后日服一次过了十来天竟然好转很多。

在公孙夫人的以身作则之下子夜医馆很快在长安城声名鹊起。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多陈雁声的奇怪规定的原因。比如医馆开张时就挂在外面的那张木牌当初子夜医馆门可罗雀有一部分就是因为这个牌子。初始时有些人不把这个牌子当一回事毕竟总没有人跟钱过不去的。可是每到中午或者医完了十个人陈雁声就吩咐关门回家逗儿女去了。初始时梅寄江自告奋勇的接手可是当人们现这个女大夫的医术其实没有先前那个大夫高明的时候就宁愿等第二天再来了。

也有人愤愤想竟然这医馆这么大脾气我不去找他看总可以吧。但是很多疑难杂症陈年痼疾在子夜医馆大夫手上竟然轻易得到转善。于是人们前仆后继的来哪怕陈雁声将诊金提到百钱也挡不住。甚至以医馆为名称呼她为陈子夜。

陈雁声恹了总算明白当供过于求时单靠调价是没有用的市场经济学道理又将诊金下降了些。

“这样的日子”陈雁声抱着早早行走在长安街道上刚从医馆逃出来有点狼狈。后悔自己当初开医馆的疯狂主意哀叹道“何时是头啊。”

早早手里摇着拨浪鼓笑的灿烂。

“怎么?”柳裔好笑的转头看她恶意戳她伤口“自作孽不可活。”

自那日宣室殿面见君王后柳裔基本上就处在赋闲状况。他的长信侯府尚未装璜成功他就窝在桑府。刘彻交给他的研制新兵器的任务看似要花费重重精力实际在他手中不过小菜一碟。而他的五千丘泽骑军也调入北军虽不由他直接调管但他有自信可以将之掌握在手中。

陈雁声瞪他“你有这个闲工夫不如教教我的陌儿行军之道。”

陈陌被柳裔牵着行走在长安大街上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城市的繁华人声鼎沸的城市听见自己的名字抬头看他们兴致勃勃的问道“学什么?”

柳裔大汗“他才五岁至于么。”自从见过那两个人见人爱的双胞胎柳裔和桑弘羊对他们的疼宠几乎胜过陈雁声这个当人娘亲的。不够他们也知道溺爱会磨损孩子的意志。这些年来陈雁声和萧方将他们教的很懂事但为了陈陌日后的安全也该教他一些实际本领了。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了共识。

“娘亲”早早唤道“我们是要去哪里啊?”

陈雁声一怔这才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堂邑候府附近。

钟鸣鼎食之家的堂邑侯府虽然少了一位在位的皇后从外面看过去还是一样的威严堂皇。

陈雁声倚靠在侯府正门外的暗角看着辉煌的大门鲜衣怒马趾高气扬的少年进进出出。有些自己认识有些不认识。

她的眼有些酸涩听见早早迭声的呼唤低下头看见一双儿女担忧的眼神。

“陌儿早早”她蹲下去柔声道“跟你们说哦这间屋子里住的是娘亲的娘亲。”

“娘亲的娘亲”早早的眼睛里闪耀着问号似懂非懂问道“我们不是有申婆婆了么?”

“那不一样啊申婆婆是娘亲的干娘她却是娘亲的娘亲啊。”

“那她会像娘亲一样疼哥哥和早早么?”

“会的。”陈雁声肯定道“如果她知道陌儿和早早一定会很疼陌儿和早早的。因为”她含笑偏头“因为她很爱娘亲而娘亲很爱你们所以她也会很爱你们的。”

她拉着孩子的手缓缓向回走对上柳裔有些奇怪的眼神。柳裔不知道她从某个角度上来说是陈阿娇和韩雁声的综合所以她对馆陶大长公主有很深的感情。

“师兄”她笑的灿烂“我们回家吧。”

而我已承认这里是家。

*******************************************

-------第二卷完

敬请期待第三卷:冠盖京华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