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三十二:抽丝剥茧溯因由

三十二:抽丝剥茧溯因由

“初公主只是急怒攻心劳累过度旧疾复草民为她扎上几针便无大碍了。”

昭阳殿里一身白衣风神俊朗的萧方为早早诊过脉抽回手温和道。

“是么?”刘彻冷哼道“她到底是什么病根?”

“怀孕初期母体损伤过重又遇难产脉象受损先天气血不足。”萧方微笑道“这毛病说大不大根治却极难只得温和调养不可劳累不可情绪波动过大。”

刘彻挑眉眼底有着危险的阴霾“母体损伤过重什么意思?”

“当年草民应诊的时候娘娘受了颇重的伤据说是遭人追杀。”

“哦……”刘彻淡淡沉思微笑问道“萧先生的医术很高明。”

萧方一怔应对道“不敢过的去而已。”

“医剑双绝的朝天门萧方医术若只是过的去的话那宫里的御医算什么?”刘彻冷笑帘外跪着的御医颤颤瑟连着叩。

刘彻注视着他半响转身甩袖道“跟朕来吧。”

*******************************************

椒房殿

卫子夫迎出来微笑道“臣妾参见皇上。”

她的笑容虽然还是温婉却有些勉强。

“嗯。”刘彻淡淡应道“据儿如何了?”

“服了药沉沉睡去了。”

“草民参见皇后娘娘。”萧方跪拜行礼。

“免礼。”卫子夫疑惑道“这位是?”

“萧方”刘彻也不理径自坐下道“五叶沉水香既可缓解皇长-------据儿的病症朕相信你”他略微回意味深长的打量着他“定可治此疾。”

萧方负着药箱跪拜下神情恭谨“草民尽力而为罢。”

他走进内室看了看刘据的脸色面上闪过一丝了然。伸手诊了脉回身跪禀道“据殿下染的并不是风寒。”

刘彻挑眉“那是什么?”

萧方微微一笑“不过是吃了不洁的东西散不开罢了。草民开个药方再遵医嘱调养几日自然好了。”

“就听你的罢。你便在御医署住下照料四公主的身子。”

萧方一怔拱手辞道“草民闲云野鹤惯了并不适合到宫廷。”

“朕意已决”刘彻淡淡道不给他拒绝的机会“过完年后三日内萧先生就进宫吧。”

萧方沉默一刹道“是。”

*******************************************

“萧兄”桑弘羊微笑着跨进来“闻萧兄不日将进宫授职弘羊特来恭喜。”

萧方将手中书册摞在一边吩咐道“弄潮去外面看着不许人走近。”

弄潮依言走出房门。

“我虽深知雁儿母子必不是凡人但并没有想到他们有如此身份。桑公子想必你早已知道吧?”萧方坐在椅上半仰着看着桑弘羊他的眼神很清朗却有着一种沉郁的光。

“是。”桑弘羊干脆承认他自己动手为自己倒了一盅茶“是我向皇上提起子夜医馆皇上才会派人来请她的。”

“为什么?”

“我知她不愿。”桑弘羊苦笑道“但你想过没有若她只有一人她要闲云野鹤自在生活也就算了我不会有半句话但是她有陌儿和早早。陌儿和早早的皇子身份能由她说不要就完全不要的么?如果有一天被人现了陌儿和早早会遭受没顶之灾的。”

“雁儿逃避的太久了而我做的不过是让一切明面化逼她面对给所有人一个机会决定事情的走向也争取一个对她最好的局势。”

“何去何从由她自己决定。”

“由我们自己揭破总比倒时候被人现措手不及的好。”

“所以在清欢楼我看着她溜走没有出声。”

“我不认为我做错了。萧先生你呢?”

*************

“我并不赞同拟定说法但是事已至此”萧方叹了口气道“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唯愿雁儿在外能够平安早早也过的好。”

“放心”桑弘羊展颜一笑“雁儿不是一个亏待自己的人而且她身边有那么多朋友会照顾好她的。至于早早有馆陶大长公主照看着不会有事。怎么说”他踌躇半响择辞道“她都是皇上的亲身骨肉不会有事的。”

“那么”萧方一笑算是把这个事揭过他缓缓坐起目光锐利起来“我们来谈谈椒房殿那位皇子的事?”

“你放心有弄潮在外面看着不会有人听见。”

桑弘羊洒然一笑“这件事我的确做的不够磊落。萧先生高明看的出来弘羊佩服。”

“萧某若不是研习医术多年还真的无法看出只是萧某不明白桑公子对医术并无涉猎如何能布下如此一局是否有人相助?”

“萧先生也未免太看轻弘羊了。”桑弘羊一哂在房中踱了几步道“弘羊机缘巧合之下得知有一种东西虽然我们看不见但若进入人体中却可以使人对疾病的反应下降但对牲畜的影响却要小的多。弘羊在很久以前就已着手准备。长安城东就是桑先生之前住的村庄附近有一座牧场椒房殿的那位皇子每日的牛乳供应就是来源于此。我早在年前就暗中插手牧场的供应将场中最顶级的供乳母牛的饮水换成了含有极少量这种东西的河水。又在一段时间后将之换回来个中时间掐的准才令皇后娘娘有错觉是五叶沉水香的效用其实区区熏香哪里能医什么病呢?”(虾米机缘巧合电视剧看多了。)

“你也算是老谋深算了只要洗的干净就算皇上查到牧场也不过是一群人争夺送水的生意而已。”萧方动容“可是你有无计量那位皇子殿下何其无辜?如此待一稚儿你过的去么?”

“后宫争斗本就是不死不休的。”桑弘羊冷哼并不太在意“他的母亲曾经令雁儿难过我报在她最疼宠的儿子身上也不为过。更何况他不过是风寒缠身月余并没有太大损伤。我若是狠心点加大剂量便是他的命也是要的到。只是”他一笑“那样赢的太简单了没意思。我也不是那么心狠手辣的人。”

夜深了桑弘羊推门而出的时候脚步沉重。庭院里弄潮惊奇的回头看着他眸子充满对他这些日子异常的疑惑不解。

“弄潮”桑弘羊一笑摸摸他的头好笑的看着他一脸嫌恶的避开。无论世事如何翻覆变化这个少年永远是一抹澄澈的风景。

“弄潮觉得”他问的有些迟疑“我是不是一个坏人?”

“桑哥哥待弄潮很好啊。”弄潮偏头看他满脸不解。

桑弘羊低笑胸口有些闷“你说的对只要对那些自己在乎的人好就好了。”

*******************************************

元朔六年的新年终于真正来临未央宫里的风云诡谲长安城的百姓无法感同身受这些日子百姓们一直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大汉朝忽然多出来的这个公主有人说他是当今皇上少年时在民间风流留下的孩子也有人说是宫中某位不受宠的娘娘在冷宫中生下的孩子没入掖庭多年被皇上偶尔瞧见这才认出来。

“胡说什么?”清欢楼上堂邑候府的少爷陈商摔下一个酒盅“那明明是我妹妹大汉朝的皇后娘娘嫡出的女儿。”

顿时一楼皆静人人神情奇怪雅厅里袭爵堂邑候的陈越横了弟弟一眼陈商被那锐利的眼神吓的酒醒了一半醒悟不该多事。陈越敲着桌子道“也好也该让长安人知道我们陈家的时候了。”

良久楼下有人道“说到清欢楼前些日子梅老板唱的那支曲子倒真是让人惊艳呢。”

“那是。”冷场的气氛被打开有人应付道“我问过云老板那支曲子叫作《佳人曲》梅老板倒真称的上是绝色佳人呢。”他迷蒙的哼道“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无出其右者。只可惜……”他倏然住口堂邑候府的几位少爷正在楼上梅寄江在下台的时候被堂邑侯府人带走已经数日全无消息。清欢楼的老板却像是没事人一般浑不在意。

*******************************************

与此同时萧方正携了弄潮出了陈府在期门军的看护下准备入宫。

一辆华丽的马车从街角驶来萧方迎着日光眼微眯记得当年陈雁声正是被这辆车所撞仓促早产虽然早早身上宿疾并不都由此来但这却是一个重要导因。

“萧先生”馆陶大长公主扶着董偃的手含笑下得车来仪态万方一边期门军跪下参拜。

“这些年来多谢先生对娇娇母子的关照。”

“娘娘聪慧过人”萧方欠身道“方自问并无过多关照。”

“无论如何多谢你了。”刘嫖微笑道“本宫听说当年出宫娇娇吃了很多的苦。”

“这次出京娇娇带走了一些相熟的人。先生是娇娇的授业恩师初儿的师公这次进宫初公主的身子本宫就托给你了。本宫爱女心切想知道娇娇这些年来的情况还请萧先生成全。”

“不敢当”萧方连忙跪下行礼“大长公主对娘娘的怜爱之心天下都是知道的。”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