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三十三:倾城一曲天下知

三十三:倾城一曲天下知

终于撑过一个星期的一天两更存稿用完这两天查资料查了很多。必须说刘彻的确是个狠心的帝王。五女六子没一个有好下场。汗几个公主的名字都找不到生卒年月除了因巫蛊死的两个公主谋反的一个公主死期知道其它的公主都查不出来。鄙视继续实践在一切可能范围内不让他好过的原则。。

再一章就要下新人榜了今天强推榜也要下了。汗另寝室还是无法上起点或者托人或者到网吧我只能尽力做到一天一更了。

*******************************************

元朔六年二月皇四女刘初在宣室殿正是被授予封号悦宁赐住昭阳殿。

“悦宁公主么?”椒房殿里卫子夫缓缓沉下眼眸低低重复道。

她的身边卫长公主抱着刘据坐在一侧悄悄抬头看向自己的母后欲言又止。

“是的”尚炎道。他是常伴圣驾的小太监虽不及御前总管杨得意那样位高权重但也是个不可轻忽的人物。此刻他正跪拜在皇后娘娘座下“历来汉室皇子皇女都随母妃居住若无母妃则过在娴熟嫔妃宫殿。悦宁公主年纪尚幼皇上却赐令单独居昭阳殿不予其她嫔妃名下。”

卫子夫的双手指甲狠狠的扣进肉里青弟当日还是你说的正确正是我的到场让皇上下定决心吧。这世上最难猜度帝王心无论是当年的阿娇皇后还是如今的我都是如此。

卫子夫脸上依然泛着淡淡的微笑却一点一点的放开手“尚炎”她起身缓缓步下殿来“你要记得当年废后也有你的力就算陈阿娇回来她也不会放过你。”

“可是”尚炎害怕的抬头“那毕竟是皇上亲自册封的公主啊。”

“当年我连她的母亲都斗的倒”阳光之下卫子夫姣好的容颜上闪过一丝扭曲尚炎不信的眨眨眼看见的又是一幅柔顺贞和的容颜。“何况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呢?”

“皇上身边少不了你你先回去吧。”卫子夫淡淡吩咐。

“是。”尚炎退下。

“斐儿那天你父皇带刘初回宫的时候你在宣室殿外你父皇待她怎么样?”

刘斐一瑟缩“她哭的很厉害父皇沉着脸不一言。”

她分明看见自己母后的脸一白心下受惊手一紧怀中弟弟顿感不适抬头看她喃喃的喊了一声“姐姐。”

“据儿”卫子夫走了几步在儿子面前蹲下眼睛有些哀伤“我以为有了你我们母子五人就可以安心了谁知道……”

陈阿娇你为什么要回来呢?

*******************************************

“那块玉佩是当年朕赐给姑姑的赏赐之一?”

“是。”聂蒙跪在案下道。“光元六年馆陶大长公主入宫求见陈娘娘陛下未允转赏赐一批珠宝这块玉佩就在赏赐之中。大长公主归家途中在街市上撞到一名孕妇用这块玉佩作赔礼。那名孕妇就是当初闻乐楼与皇上行酒令的女子托名韩雁声。后来又恢复陈姓。”

刘彻把玩着手中的玉佩面色明灭不定看不出喜怒来。

聂蒙硬着头皮继续禀告“后来娘娘动了胎气难产据接生的稳婆说当时情况很险若不是萧先生出手很有可能娘娘就是一尸三命饶是如此悦宁公主还是留下病根。”

“萧先生?”刘彻手上动作一顿抬头看他。

“朝天门的萧方号称医剑双绝。娘娘当年拜在他门下才有后来子夜医馆之名。”

“桑弘羊。”刘彻念着这个名字一阵恼恨。“那当年阿娇是怎样逃出长门宫的呢?朕的后宫居然出现了一名冒名的前皇后嗯?”刘彻眯了眯眼转问道语气有丝淡淡的危险。

“回皇上”聂蒙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当年刘彻废后的时候表现的无情的残忍侍卫们自然也没有太过于注意长门宫的安全出现这样的事虽然错讹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光元五年秋末宣室殿曾走水宫中众人全力救火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有人将陈娘娘带出宫并将那个假娘娘送进宫来。”

“我们调查出陈娘娘当初离宫后遭遇不明势力的追杀重伤一刀在胸口然后在长安郊外的芦苇荡失踪。当时芦苇荡大火那些人在火中现一具尸体以及陈娘娘的一些饰物便以为娘娘故去了尚在芦苇荡造了一座坟。我们将那座坟中尸骨挖出来验出那具尸骨是男性。”

如果此时聂蒙抬头可以现刘彻放在身侧的左手紧紧握起甚至可以看见青筋。

那时候他尚自愤恨阿娇的刁蛮骄纵走在未央宫也不肯回头看向长门一眼却不知道他的阿娇在离他身边不远处被人追杀险些丧命。

他分不清楚这种情绪是他的心疼还是尊严被冒犯的怒火“你可知道追杀陈皇后的人是谁?”

聂蒙一惊这是从皇上口中亲自吐出的承认阿娇身份的话语。他道“当时淮南翁主刘陵在长安城。”

“刘陵。”刘彻重复着这个名字。按皇家辈分算刘陵是他的堂妹。印象中是一个有着心型脸蛋的美丽女子。建元初年他与阿娇大婚身为宗室的她远道从淮南来贺。也是当年他少年心性看不过诸侯势大威胁皇权着意勾引了她羞辱淮南王。而那时候的刘陵不过是一个有些害羞对长安繁华有着无限向往的少女如何能抗的住年轻英俊的帝王?

数次偷偷的缱绻她问他“你要拿我怎么办?”

他冷笑能怎么办?他们都是汉高祖的子孙同姓一个刘字。

然而他不说她就等。等到最后再也熬不过去终于选择了爆。

那一年她再入长安约他相会。他们不欢而散他从她的庭院走出看见了面色苍白的阿娇。

终究是汉高祖的子孙啊!虽然不在宫廷甚至不是身在长安还是有着搬权弄势的骨血。

他无可避免的和阿娇爆了冷战。那么骄傲那么刁蛮的阿娇将一番怒火大半泄在那个有着淮南特有的桃花面色的女子身上。

他一向认为成王败寇所有自己做出的选择都要自己承担后果。所以刘陵并没有怨恨的资格当她选择鱼死网破将当时还是母仪天下的阿娇引至她的别馆的时候她注定要承担一个做妻子的怨恨。但是他得承认他并不解女子心事。就像他不懂当年阿娇为什么明知不明智还是抵死抗拒子夫在未央宫的存在;又如他不懂刘陵为什么会做出那个对她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抉择;更在阿娇失势的时候甘冒大不讳对她斩尽杀绝。

这些年来他也知道那个有着心形脸蛋桃花面色的女子渐渐成长成一个狡诈聪慧的女子可是在他的记忆里一直记着当年那个单纯害羞的眼神。

女人啊都是一种感性的生物。

“能肯定么?”

“属下查出当日宣室殿大火之夜陵翁主身边的淮南八公之一伍被行踪不明别院手下也抽调一空。当日别院有一侍卫离奇失踪陵翁主送了一批钱财给他家人却没有再追下去。”聂蒙禀道。

“陈娘娘出宫之后结交义母申氏师傅萧方以及义兄桑弘羊柳裔产下陌皇子与悦宁公主后随萧方去唐古拉山年前才回到长安开设子夜医馆。”

聂蒙沉默等待皇上对陈皇后最终的处置许久后他听见堂上帝王幽微的声音“派出人手盯住阿娇和——陌儿但不必惊动他们。”

*******************************************

堂邑候府

“放开我”梅寄江背坐在堂邑候府地牢间歇性的喊几声示意自己的抗议。

地牢门被推开她精神一振讽刺道“我倒不知道堂邑候府可以随意抓人了呢?”

来人冷冷一笑“候府不可以朕却是可以的。”

梅寄江大惊回头却见一个黑衣男子缓步走下台阶地牢光线暗淡看不清他的脸她却分明感觉到这个男子身上的气势庄严肃杀。

“梅姨”一个小小的身子从男子身后窜出来扑到牢前却是早早黛眉一竖道“放开我梅姨。”

跪拜的牢卒看向刘彻见他微微颔方才上前开了牢门。

梅寄江抱住早早惊疑不定看着牢门外的男子内侍们也进得地牢来杨得意上前禀道“皇上这里暗沉还是上去吧?”

“不妨事”刘彻淡淡道冷冷的黑瞳盯着牢中的女子问道“朕问你当日清欢楼上台献艺的到底是陈皇后还是你?”

“陈皇后?”她讶异重复怀中的早早仰起头来笑嘻嘻安慰道“梅姨不要紧的。”

“自然是我……”梅寄江颤颤道听见刘彻身后一人哼了一声“梅姑娘你可要想清楚再回答否则犯了欺君之罪可是没人保你的。”

“是雁儿。”她犹豫良久还是说道。

那人咦了一声又问道“那陈皇后是如何离开的?”

“清欢楼的舞台是经过特殊设计的。”既然已经招了一句梅寄江的脸色也渐渐恢复正常“那日雁……陈娘娘唱毕下台的时候纱帘扬起我和她穿的相同的衣裳从暗门子交换过来。那日你若注意一下”她笑了一下向站在牢边的陈朗道“便可看见台上的烛火俱晃了一晃”被风息拂过。

“是老奴的疏忽。”陈朗涵养极好也不生气淡淡道“待会儿老奴便向大长公主请罪去。”

“娘亲当日唱的什么歌?”早早从梅寄江怀里冒出头来她对别的不敢兴趣只对这个兴致勃勃。

“是——陈娘娘也是第一次唱我也不知道名字。”梅寄江迟疑道。

“哦”刘彻淡淡道看不清他的表情“梅姑娘号称清欢楼第一歌姬唱支曲子应该不难吧?”

梅寄江无奈没有琵琶在手只得清唱虽然被关在阴暗的地牢里一日夜她却没有受到虐待身上穿的也仍是当日在清欢楼和陈雁声相同的绿色飞天长裙倒也有几分飞天的飘逸袅袅唱来:

北方有佳人

遗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而倾国

佳人难再得。

一曲即毕良久陈朗咕哝一句“没有当日娘娘唱的好。”他记得当日陈雁声在台上唱出清欢楼满楼俱静都为娘娘的绝世风华所摄而他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连人都换了也不觉吧。

*******************************************

啥你问为什么要唱《佳人曲》某柳冷笑道“这是从根本上断绝后来的倾城李出场的手段。”赖以进身的曲子没有了倾城李拿什么来吸引众人的眼球……

啥你说是金子总是要光的?默我家雁声也是一颗大大的金子啊。陈阿娇pk倾城李谁胜?谁负?反正我是偏袒我家雁声的。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清欢尚余余声响斯人已乘黄鹤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