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三十四:未央宫里无风月

三十四:未央宫里无风月

元朔六年初始的风波无声无息的在再度的汉匈战争中掩过去。

二月

后弟大将军卫青率十二万骑军从定襄郡出塞麾下有公孙敖公孙贺赵信苏建李广李沮柳裔七将军。令公孙敖公孙贺为前锋;赵信苏建为左翼李沮柳裔为右翼 李广为后将军进攻匈奴。

柳裔缓缓行在军队中尚在回忆旧事年初的变故他冷眼旁观没有插手也没有说话终究走到这一步是不甘也是庆幸。别的人可以将这场风波轻轻揭过但他不可以卫青也不可以。所以这场战争中二人渐行渐远。毕竟他是卫子夫的弟弟他却是雁儿的哥哥。

他尚要感念卫青并无公报私仇之心否则的话战争是最容易让一个人消失的地方。

“将军。”薛植轻声唤道“陈少爷真的是从前的皇后娘娘吗?”

“是啊。”柳裔回神轻轻答道。

“真不可思议呢!”薛植叹道尚有些咋舌“那陈娘娘那么好皇上怎么舍得废掉她呢?”

柳裔失笑这世间的事若真的都像这个少年眼中的黑白分明当有多少。“走了”柳裔抽了一记马鞭“战场上可没有什么道理好讲。”

是役汉军斩数千级而还。

*******************************************

接到战报的时候刘彻正在未央宫中长廊上缓缓行走闻言唔了一声自元光末年后汉匈对战已是胜多败少所以这次听说刘彻并没有特别作色但他心情还是明朗了一些只觉得御苑里的春光比往常浓艳不少。

“你叫霍去病?好奇怪的名字。”他听见女孩柔软的声音好像春日里最好的黄鹂啼啾婉转动听。

阳光里传来霍去病冷冷泠泠的应答“你的名字又好到哪里去?”

身为大汉皇朝年级最小的公主也许是因为自幼流落民间悦宁公主罕见的却没有多大的脾气不像娇生惯养的阳石和诸邑。当然大汉帝国的皇长女卫长公主也有着柔顺的脾气但是却不及悦宁公主开朗明亮。当年虽与霍去病在期门校场有过一场争执悦宁公主却也不曾记仇这个没有母亲伴在身边的女孩在这诡谲的未央宫中居然也过的温和安宁不曾行过一步差踏过一处错不由让宫人们啧啧称奇。

“我的名字是有寓意的哦。”刘初笑眯眯的道“娘亲说她给我取这个名字是因为一诗‘人生若只如初见’”她悠然吟道“如何?是不是很好听?”

“我平生不爱诗文不过这一句听上去却是蛮好的!”霍去病沉吟了一下虽是烈性男儿也不禁为诗意动容。

“是吧?”刘初骄傲的笑起来“全诗是这样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雨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今日愿。”

“不过又是一宫怨诗罢了。”霍去病的声音冷下来“无趣。”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刘初也不生气微笑道“娘亲说写这诗的是个著名的骚人他是个真性情的人很多诗都至情至性有一诗你必是喜欢的。”她吟道: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夜深千帐灯。”霍去病想象着那样的景象只觉心中豪气翻腾不止长笑道“饮烈酒骑快马马踏匈奴刀掣狂胡大丈夫当如是。”一脚踏上身边假山石迎风而立。

“哼。明明是羁旅诗你也能听出这味来?”刘初含着薄怒低下头去“你只知道‘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又可知‘一将功成万骨枯’?又可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霍去病一怔含笑道“小丫头你也未免想多了吧?”他正色道“想匈奴常犯我边关杀我子民虏我妇孺不该飞马践踏么?”

“我又没说不该。”刘初小声咕哝着“只是要你记着你身后的还有一条条人命不要逞意气任意挥霍。”

霍去病一笑揉揉她的头不经意间瞥见假山尽头的长廊缓缓回身的背影宽广的袖口在风中飘荡代表尊贵的黑色金锦未央宫里有资格的只有一个人他的笑意凝结在嘴边低头看看这个娇憨聪慧的女孩这番变化是好还是坏?

*******************************************

不远处的凉亭卫少儿疑惑的望着这边假山问道“娘娘你放任去病和悦宁公主接触有什么……意图?”

“二姐放心。”卫子夫背对假山而坐大长秋采蘋上来为她添上茶水卫子夫端起来抿了一口“去病是皇上和本宫最看重的外甥本宫断无对他不利的意思。”她放下茶盏眼中荫翳“陈阿娇以为将一个女儿送进宫来就可以拉回皇上的心思本宫偏要她赔了女儿又折兵。”

“娘娘何须费如此大心思”卫少儿不以为然道“区区一个毛丫头又是在未央宫里娘娘身为皇后不是想要她如何就如何?”

“姐姐”卫子夫厉声喝道见卫少儿吓白了脸方软下神情凄然道“姐姐幸得这儿都是自己人方才的话以后莫要说了。”

“世人皆道我是皇后尊崇无极。却不知皇后再大上面还有个皇上当年势大如阿娇皇后还不是说废了就废了?刘初被接进宫里是皇上要她好好的我若拂了圣意对卫家便是灭顶之灾。但去病不同去病年少飞扬最得女孩子的心他最骄纵的两个表妹还不是在他面前乖巧的很?陈阿娇敢把女儿独自扔在宫里我就要她得到女儿不和她同心的结果。”

卫少儿面色奇异哭笑不得“娘娘的意思莫不是……悦宁公主还是个五岁多的孩子啊。”

“这最容易让人看穿却也最有效的方法。”卫子夫微笑道“怎么你对去病没有信心?”

“可是”卫少儿嗫嚅道“我怕去病性子梗不会同意这样做的。”

卫子夫不说话目光有些叹息阴沉“他必须同意因为他得知道说到底他也是卫家的人卫家容他荣”她轻轻抱着怀中的刘据“卫家损他损。”

“姐姐”轻娥刑氏微笑着走近闲坐在观澜池前喂食池鱼的李姬“小妹刚刚从敷香殿看闳殿下过来就看见美人姐姐在这里姐姐可真是悠闲啊。”

李芷轻轻撒下手中最后的鱼食微笑着挺着肚子回身她已经怀有四个月的身孕接过身边侍女闻心捧的丝帕轻轻拭手“闳殿下可好?”

纵然已有同侍君王的缘分这么多日子来刑轻娥还是赞叹的看着面前的女子眉若春山髻若浮云形容举止之间有如拂风弱柳正是因为有如斯风神才在有如民间女子神话的卫皇后与前些年独占皇宠的王夫人之后邀得皇上的爱怜吧。

“闳殿下倒是好着只是王姐姐有点……”邢轻娥字斟句酌着说“自悦宁公主回宫后宫中皇子皇女的序齿就有些混乱。”她努努嘴“最恨的大概是椒房殿那位吧。”

李芷微微一笑“妹妹既然这么诚恳那么姐姐也跟你透句实话这是先头两个皇后之争我们做妃嫔的就不用跟着参合了——闻心这梅子不错下回让尚膳间多送些过来。”

“是。”闻心屈膝答道。

“姐姐肚子里有小皇子当然这么说了。”邢轻娥有些不忿叹道“也不知先头那位陈皇后哪来这么好运气居然育有一位皇长子。”

“妹妹怕是进宫的晚没有见过这位陈皇后吧?”李芷无力久站搀着闻心扶着腰坐下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当年陈皇后盛极一时之时连皇上……”都必须避让其锋呢!“陈皇后与皇上有幼年的情分就算被废她的出身还是摆在那里馆陶大长公主爱女心切能做出什么难以预料。我尚记得祭祖大典时陈皇后一身典服出现在皇上身边那份气势哼哼”她冷笑着“卫皇后却是再也难及的。”

“姐姐的意思是”邢轻娥眼睛闪过一丝讶然“事到如今陈皇后尚有一战之力?”

“一战之力?”李芷苦笑“妹妹说的不错这未央宫就是一座战场。谁胜谁负却要皇上说了才算。陈皇后此番破釜沉舟若无七分砝码如何相信?这场战争”她捻起一枚梅子放入口中“你我还有敷香殿的王美人只须袖手旁观就好。”

“呵呵”邢轻娥却轻笑起来望见远处假山皇后的服饰和卫少儿的身影“看来陈皇后尚未回宫这场战役就打响了呢。”

“妹妹说错了”李芷微笑着纠正“应该说在这座未央宫里战争从未结束过。”

*******************************************

又有很多人出场叹想少点人都不可以。在第四卷里面你们就闹吧不就是后宫斗争么俺《金枝欲孽》都看了还搞不定你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