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三十六:相逢知己尽千觞

三十六:相逢知己尽千觞

“陈公子随眉妩走一趟不就知道答案了么?”

陈雁声自问不是轻易涉险的人可是眉妩的一句话还是让她义无反顾的跟着走了。

彼时眉妩掩口一笑曼声吟道“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

*******************************************

第一眼看见那个穿着雪白长袖曲裾的女子背对着窗微低下头露出后颈项雪一抹竟是比衣裳还要白上几分。陈雁声有些迟疑试探着唤道“卡卡?”

女子回过头来她的眸子很亮一头青丝被挽成堕马髻冷清中透出一种高贵来。一刹那间陈雁声有些恍然灵魂里的两种记忆一个告诉她这是大汉淮南王之嫡女翁主刘陵;另一个告诉她这是两千年后现代古城西安一个叫季单卡的女孩。

刘陵望着她眼中有了淡淡的笑意。她搭着身边侍女流光的手慢慢走过来爱娇的挽住她的手道“阿娇姐自多年前长安一别我们有多年未见呢。”

室内众人表情各异当年长安城内皇后陈阿娇和淮南翁主刘陵的纠葛或多或少每人都听过一些。没有人可以想象多年不见后陈阿娇敢单身赴会而她们可以亲热的挽着手还一幅甚为相得的样子。

刘陵转身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

陈雁声打量着众人的反应站在刘陵左下手的一个抱剑白衣人抬起眼冰冷的目光与陈雁声一撞她不由打了个冷颤仿佛被冰冷的蛇缠住一样阴冷滑腻。

“刚刚那位是我淮南八公中的雷被阿娇姐也看的出来在淮南众部中他有极高的权威。”刘陵含笑邀请道“阿娇姐请坐。”

陈雁声并不推辞她偏着头眼眸中露出一些调皮的光芒“以我们过去的交情实在不够这样促膝而谈啊。”她感慨道。

“可是现在的交情够了不是吗?”刘陵扬起下巴好笑应道“风满楼的碧酿春虽然名满天下但我淮南的桃花妆也是一流的女儿酒阿娇姐要不要来一点?”她拍了拍手自有身边贴身女侍流光福了福身乖巧去了。

整个雅室只剩下她们二人陈雁声恢复真面目“好你个……咳咳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我就是再不知道看了五原的风满楼也知道了。”刘陵躺在地毯上妙目流转妩媚动人。

“风满楼满楼风。”陈雁声含笑念道想起刚才进来时看见外院的招牌“若是我早打听打听也不至于被眉妩的到访弄的惊讶了。”

“前些日子我让眉妩从五原来即墨”刘陵解释“即墨此楼竟要显得与五原风满楼一脉相承又要不同我便稍微改了一下顺序。风满楼满楼风”她微微一笑嘴角上勾的讽刺“可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呢?”

“那你也不来……”雁声初时想抱怨但她也清楚以刘陵的身份若是和他们交往彼此都逃不过朝廷的耳目。结交藩王外属最为忌讳。

“闲事暂且休提”陈雁声正色道门外长廊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流光推门进来躬身替二人斟上刘陵点点头道“流光这位阿娇姐姐是我的好姐妹你要记住从今以后你如何听命于我就如何听命于她侍她如主知道么?”

流光闻言抬眼看了看陈雁声脸上略带些讶异又低下头去轻轻应了声“是。”

“嗯你先下去吧。”

*******************************************

“阿陵”陈雁声直接问道“当日就是我们来的第一天追杀我的那个黑衣人是……雷被吗?”

“嗯。”刘陵轻轻点头略带些歉意的看着她“我醒来时一切已成定局抱歉。”

“没有必要。”陈雁声微笑着饮尽盅中酒酸酸甜甜果然是单卡爱好的口味。“又不是你的本意。”当日逃出芦苇荡她心里不安直到对方纵然轻视她一个废后的能力待到回去点点人数现少了一人怎样都会回来再追杀她的。担忧了许久却始终不见人来这份疑团到今日才得到确定的解答。

“当时拿到雷被送上来的凤钗我很是讶然。”刘陵也开始喝酒苦苦一笑“纵然之前和你有何恩怨当时却是一无所知也就不了了之了。我厚恤了当年失踪的下人起程回淮南。若当时知道是你也许……”她叹了一声也许什么呢?她焉能把当时的废后阿娇带回淮南?

“那……”陈雁声心不在焉的看着盅中酒“你如今出面见我是事有转机么?”

“是啊。”刘陵含笑颔眼神温柔“记得我们以前看过的穿越小说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按当初我们总结的穿越定律我们这些灵魂穿越的总是要顶着原来的身份活下去。”

她嗔怨的望了陈雁声一眼幽幽道“为什么我们这么命苦呢?一个穿成历史上有名凄惨的废后一个穿成那个所谓色*情间谍最后自杀或杀头的大名鼎鼎的刘陵?”

“呃……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虽然酒很香甜但陈雁声觉得自己已经有些醉了她忽然吃吃的笑出来“也许上天就是要看着我们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吧。我不甘心在长门宫里被幽禁一生;你不甘心注定要走一条赴死的道路。历史”她抬起头来敬了窗外天空一杯“那是什么东西?卡卡”这是确定对方身份之后她第一次叫自己记忆中的名字。“以前你若告诉我我会陷入如今这步田地我死都不会相信。可是现在现在”她摇摇头“我们一起去拼一拼好不好?好不好?”

“好。”刘陵微笑道她的酒量比陈雁声略好些但酒精稀释了这些年来她防备的外壳。又有同气连枝的好友在身边她也开始变的肆意起来“有你在我身边我真的很开心。至少不用那么孤军奋战算计身边所有的人真的很累。”

“哦”陈雁声笑不在意的问道“你算计了什么?”

“你是知道的”刘陵声音变的冷酷眸子亦渐渐清醒过来“历史上淮南王谋反牵连数千人。”她冷冷道“从前的刘陵看不清但我看的清这个时代汉武帝的国力是强盛的。”她苦笑着数道“程不识李广卫青霍去病公孙弘李蔡汲黯……就算不算桑弘羊这么庞大的阵营淮南也拼不起。就算就算合我们几人之力勉强拼的起也会将这个国家搅的七零八落让匈奴有可趁之机。”她喘息道“我虽看不起良心这东西但还不是没有半点良心的。这点民族爱国心还是有的。”

“呵呵”陈雁声听的好笑“敬你”她举起酒盅“至少在这点上我们认识还是一样的。”

“本质上来说我是很懒的金银权利这些东西只要够挥霍就够了。”刘陵接下敬酒一口干掉忽然又笑开“如果能将淮南国丢给刘彻让他供着我生活花销我还可以在长安作威作福和你们在一起何乐而不为?”

一滴冷汗从陈雁声额上滑落“你算计他?呵呵”她心虚的傻笑“不要与虎谋皮不成啊。”她现她的这些伙伴们一个比一个大胆都乐此不疲的算计着未央宫那个君临天下的人。说到底他们这些从现代来的人在心底都没有什么君权神圣不可侵犯的概念所惧者不过是刘彻在青史上留下的名声。只要能摸清皇帝的心理在他们眼中汉武帝也是可相与的。她打了个冷颤远距离的算计他她还有些兴趣要她和那个人面对面的相处还顶着这个身份还是算了吧。

“阿陵”陈雁声忧虑的唤她“你可记得从前自己——”她字斟句酌的问道“在长安的事?”

刘陵的脸倏地沉下“约略知道一些”那些往事经她经年来向身边的人套问大致猜的到。“她是她我是我”她皱眉否认当初的存在“我行的事与她无关。”

“刘彻所忧者一是匈奴二是诸侯这次我拿胶东江都衡山连同我家的淮南四国送给他不怕他不笑纳。”刘陵晃着手中酒盅胸有成竹。

“淮南于我有如鸡肋。”她看着陈雁声惊讶的表情微笑的解释“有它在手终有一日刘彻的刀会对准淮南。到时候面子丢尽家国难保还不如这时候大方点看在功劳份上刘彻会给我们家善待的。”

“纵然你想的开淮南王想的开么?淮南太子想的开么?你娘想的开么?阿陵”陈雁声莫名忧惧“你不要太天真更不要……”太狠。

刘陵沉默她慢慢道“阿娇你知道么?我已经无法后退。”

她起身推开窗子望着城中灯火喧嚣的地方指道“在胶东王府一场宴会正在进行而我的哥哥淮南太子刘迁正要去赴宴。”

“我花了三年的时间布了这个局我不容许它出现差错。”

“爹爹和哥哥他们的确都很疼我正因为如此我更要在刀口下救出他们。”

更重要是因为也许只有如此雁声我才能与你并行不悖。

************************************

看了大家的议论还是决定让单卡成为刘陵。往好处说是要独立思考往实话说是我懒不想重新构建情节。刘陵是汉武帝时代一个值得一书的奇女子与刘彻的暧昧是因为查到的资料很多都这么说所以我也就不回避了。刘陵是一个单卡可以挥的很好的舞台不要跟我说还有平阳长公主这个人太近权利中心写穿越没意思。一度想让卡卡穿成卫子夫但本着照顾穿越人才的原则情节就不好安排了。当然还可以把某野猪踹开。

刘陵大约早前就知道雁声柳裔的存在。至于桑弘羊我还不清楚她知不知道。她身为藩国翁主的身份太特殊又有追杀前皇后的前科暂时不和他们会合是对的。

至于那个……尴尬。咱们家卡卡捂住自己耳朵念道“那不是我不是我我不记得了。”拒绝尴尬。至于别人尴不尴尬卡卡扬眉“关我什么事?哎呀陌儿好可爱啊。”

雁声怒“离我家陌儿远点你这个正太罗莉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