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三十八:闻得清欢佳人音

三十八:闻得清欢佳人音

解释下西汉朝的确是没有佛教的这个我还是知道的。我的意思是因为萧方觉得早早需要修身养性所以雁声默了几句佛经给她未必全也不需要早早能懂只要能念就可以了。其实我就觉得佛经有些东西是很美的虽然我不懂佛。早早天性聪明但也还是有小孩子的任性不然不会和刘彻对着干。不要把她看太高。当然也不要低估她。

************************************

胶东王刘寄此时心情极佳他本是高祖皇帝的直系子孙汉景帝第十二子御封的胶东王辖胶莱河以东十三城。若是没有苏嘉也许他真的可以混混厄厄的过此一生做一个安乐王爷。

“元朔二年朝廷颁‘推恩令’是为分化诸侯长此以往诸侯势尽归皇上矣。”苏嘉如是说。刘寄深以为然请教对策苏嘉不经意的说了一句

“当年皇上当上太子之前也是被封胶东王哦。”

刘寄只觉得一阵雄心壮志熊熊燃烧起来。

“先生……”他吞了口口水“请为我分析一下如今形势。”

苏嘉一笑儒雅端然“王爷”他拱手道“其实诸侯表面上看服从朝廷哪个心底不奢望着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别的不说”他指着挂在密室中堂的大汉地图“江都衡山淮南此三处嘉敢断言他日若有诸侯愿登高一呼他们必定群起响应。”

陈胜吴广当日亦敢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刘寄亦是景帝之后哪里比长安城的刘彘差了?刘寄如此思忖。

“纵事可成总是要实力最强的方能登上那座。这王爷却是需可知的。”苏嘉最后说道。

刘寄以为然拜苏嘉为胶东相。三年内私下打造兵器训练军队倒也累积不小的力量。

************************************

元朔六年大将军卫青第二次出征在即苏嘉言时机到矣。此时朝廷精锐北军被卫青悉数带去若得联合众人一举得手待卫青回军来救为时已晚。

刘寄遂派人联合江都衡山淮南诸王意图举事江都王刘建衡山王刘赐尽皆意动唯淮南王刘安有闪烁之意。刘寄大急取计苏嘉“先生先时言此三诸侯处定会响应此时刘安却有两可之意何如?”

苏嘉摇着羽扇疑惑道“淮南王刘安与刘彻父子有父仇在身是以当初嘉敢断言他必无旁观之意今日之势实出嘉所料。”他咬牙道“王爷事已至此已成骑虎若是刘安将您意图上报皇上来年便是王爷满族的忌辰。不如”他做了个手势阴狠道“一不做二不休。”

“不行。”刘寄慌忙否决道“若是之前便伤害刘姓族人只能让诸侯离心我便万事皆休了。”

苏嘉呵呵一笑“王爷果然英明。”他停顿了一下缓缓道“既然如此请王爷以自己的名义邀淮南王太子刘迁在上京途中来即墨一见将其拿下软禁好言相劝迁少年心性或可成事再以其去劝其父。即便不成有王太子在手淮南王不敢妄动亦可成事。”

刘寄的面色变换不定他素知淮南王刘安不似其兄弟刘赐对一对嫡出的儿女很是看重终于咬牙拍案道“依先生之说。”

************************************

三日前他在胶东王府设宴邀请江都王刘建淮南王太子刘迁衡山王最宠爱的儿子刘孝酒过三巡刘寄遣退左右独留下心腹问起刘迁父子大计刘迁依旧含糊其词刘寄将脸沉下摔盅为号四边亲卫冲上欲擒拿刘迁。刘迁身边守卫雷被奋起反抗斩杀数人终于寡不敌众失手被擒。

到如今事都在他掌握四诸侯无论自愿与否都已经被绑在同一条船上而此四诸侯力量联合起来总可以和朝廷一拼吧。他一笑刘彻可没有为他挡下一半攻击的同母兄弟。

他沉思着慢慢在即墨街头行走不经意间停下方现已在一座花团锦簇华美精致的楼前。

“哎哟胶东王爷”满楼风的嬷嬷迎出来“你可有些日子没来了我们眉妩姑娘可想你想的都憔悴了。”

刘寄一笑“我这不就是来了嘛。”他念及眉妩的风流妩媚只觉心中微荡举步上楼道“不用带路了。”

这座满楼风是三月余前在即墨新开的青楼据说与闻名边关五原城的风满楼是同源异流中央朝廷新兴的长信侯柳裔正是出身五原。坐楼的姑娘眉妩据说便是先前风满楼的头牌。月余前他与苏嘉曾到满楼风一访果觉得这座满楼风别有系人心处不提酒水布置。单只这位眉妩姑娘便果然不负其名妩媚多情风流动人几番相见下来便成为他一番心事。

“王爷”桑嬷嬷唤住他面有难色“眉妩房中有客人你看是不是让我先进去知会一声?”

“嬷嬷好大胆”刘寄冷笑沉下面色“眉妩即已被本王包下你如何使她去接客?”

“王爷误会了。”桑嬷嬷一迭声的叫屈“眉妩见的这位是女客。”她见刘寄殊不信的样子补道“这位女客可不是简单人物长安城的清欢楼王爷可曾听过?”

“自然。本王前些年上京还曾去过果然不负盛名。莫非这位客人与清欢楼有关?”

桑嬷嬷笑开来“那是。咱们眉妩姑娘眼高于顶若是普通人物怎么也不会亲自接待啊?”她指了指楼上眉妩所住的兰芷轩“清欢楼歌舞天下闻名这位啊便是其中最顶尖的那位。前些日子便是这位唱一曲《佳人曲》天下闻名。”

“噢”数月前长安城的风波刘寄身为王爷自然有所耳闻立时感兴趣起来“便是清欢楼第一歌姬梅寄江么?”

桑嬷嬷摇摇头道“其实梅寄江焉能与这位比?只是这位是好人家的儿女总不好抛头露面的才让梅寄江扬了名罢!”

“那如此传奇人物本王更是欲见了。”刘寄作势欲上楼桑嬷嬷慌的直拉住他“王爷陈姑娘到底是好人家的女儿慕五原眉妩之名方肯屈尊来满楼风一见如何还能再见外边男子?”她见刘寄满脸不豫之色忙道“若是王爷肯以礼相邀请陈姑娘往王府赴宴礼遇相待老身倒是愿意为王爷问一声她的意愿的。”

刘寄想了一会笑道“先让我见一见眉妩再说吧。”

************************************

兰芷轩

“多日未见妾身还以为王爷已经忘了妾身呢?王爷定要自罚三杯向妾身赔罪。”眉妩执酒柔顺的倚在刘寄怀中媚声道。

“好。”刘寄只觉得软玉温香在怀润如凝脂色授魂销。他举盅饮尽赞道“风满楼的碧酿春还是这么醇洌。”细看怀中丽人用手描绘眉妩的眉线“妩儿今日的眉画的倒是别致。”

眉妩掩口一笑“这是适才陈家妹子为我画的唤作远山眉取眉如远山之意。眉妩真是羡慕陈家妹子蕙质兰心妾身的髻也是她为输的呢唤作逐月飞星是否看的过去?”

“果然好看”面前人儿还是一般的妩媚多情刘寄却有些心不在焉起来随口赞道。“听你说来这位陈姑娘倒是个妙人儿呢。”

眉妩幽幽一叹“想眉妩自认容色过人见了陈家妹子方知古人说‘手如柔荑美目盼之。’真有其人也。”

刘寄闻言心旌动荡终于在离去之时悄悄唤过桑嬷嬷道“三日之后晚本王在王府设宴邀请各诸侯共乐。请嬷嬷替寄致意陈姑娘若肯前来不胜之喜。”

************************************

满楼风后院思存阁上陈雁声从窗向外看去叹了一声“看来结局已经注定了。”

“你疯了。”郭解抱剑坐在对面不可思议道“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和诸侯搅和在一起。”

陈雁声回头有些无辜道“我也不想啊但没有办法。”

“娘。”刘陵牵着陌儿的手走进来陌儿扑到陈雁声怀里闷闷道“我刚刚跟陵姨打二十四点我输了。”

刘陵扑哧一笑弹了弹他的额头“傻小子输了就输了还向娘亲告状啊。”

陌儿怒挣开她摇头道“我才不是告状呢?娘”他回头道“我们为什么要搬到这里来啊?”他皱皱眉头道“这里的人都怪怪的。”

陈雁声一笑“他们都是……朋友陌儿以后熟了就好了。”她理了理陌儿额前的头吩咐道“大后天的时候你跟着申婆婆和虎子哥哥好好待在思存阁不要乱跑。”

跟在后面的申虎一怔问道“姐你……到时候有什么打算么?”

陈雁声点点头吩咐道“小虎子我把干娘和陌儿托给你你要保护好他们呀。”

申虎默然点了点头。

刘陵微笑道“好啦我有计算周详不会出事的。”瞥了眼生着闷气不肯看她的郭解心底冷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