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三十九:公主悦宁思量费

三十九:公主悦宁思量费

泪收藏。

************************************

如果说椒房殿是汉朝历任皇后的住殿那么长乐宫就是历来未央宫里最尊贵的女人的宫殿。自窦太皇太后去世后如今这座宫殿住的是今上生母孝景皇帝的第二任皇后王娡。

当李芷挺着越大的肚子进长乐宫的时候皇后卫子夫与王美人已经在里面了。自今上登极十余年来在其他方面颇为狠绝但事母尚算至孝。因此太后王娡在后宫虽不理事但地位尊宠无极。后宫嫔妃亦时常至长乐宫请安不敢怠慢。

此时李芷便推开闻心的手神情谦逊的拜下去“臣妾给太后请安。”

王太后含笑道“免了你既身怀帝裔这等虚礼以后也不必太在意。”

李芷含笑起身也不辨驳自到一边坐下。身边王美人含笑道“芷妹妹这次若是怀的公主当是我大汉皇朝的四公主哎哟”她故作懊恼神色“你看我这记性该说五公主才对了。”

场面顿时一冷太后下皇后卫子夫神色平和看不出变化。李芷心一动叹道这王美人许是仗着自己亦育有一名皇子卫皇后面上又是一派的安贞柔顺竟是嚣张跋扈过头当着太后与皇后的面间接提及昭阳殿那位悦宁公主对她自己有什么好处?

果然王太后就皱了眉却也顺势道“说起那位悦宁公主也是可怜没有娘亲在身边的孩子。”她转向卫子夫淡淡笑道“子夫你要多照拂照拂她。”

卫子夫恭敬起身低头应声“是”字她自知出身低微王太后对她的观感反而不如从前那位的陈阿娇。后来她晋位皇后她才对她和善些但也多半是看在长孙刘据份上。这些年来她们彼此给未央宫的主人她们生命**同重要的那个男人面子相安无事。只是悦宁公主的归来是否会打破这种默契她心中无底。毕竟悦宁公主身后不仅有着与王太后有着深厚交情的馆陶大长公主刘嫖还有着陈阿娇和那个不曾一见却已影响着她们母子的皇子刘陌。自悦宁公主归宫后皇上虽不曾明确话那些长着心眼的宫人却只称自己的据儿据殿下再也无人唤一声皇长子了。

她在无人可见的地方握紧了手在这座未央宫里以她一向贤良淑德恭谨恪守的名声她善待刘初是应该的若刘初有半分不好倒是所有人都会怪罪到她头上来。但往实处说姑且不论她是否愿意照拂便是刘初本身何曾有半分意愿接受她的照拂?

站在这庄严古朴的长乐宫大殿上卫子夫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想法阿娇皇后当年你还倚着椒房殿茜窗之时遥望着皇上绝然而去的身影彼时她正在抱着皇上的第一个女儿卫长等着皇上带着笑容来到她们母女身边。彼时你的心情是否也是这样的空?

殿上王太后意味深长的笑起来她吩咐身边的内侍明达“去把悦宁公主带来这里给我看看。”

殿下李芷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王美人掩不住的得色心下恍然王沁馨的用意正是要推刘初站在风口浪尖上。这些日子皇上因为一些不明原因总是对悦宁公主有所容忍。但刘初由于母亲的缘故对皇上以及卫皇后是心怀怨忿的。后宫中人碍于身份以及圣意并不能明面上给这个小女孩难看。可是若是刘初照往常脾气在如此场合得罪了太后这样的罪名连一般受宠妃嫔都担不起何况刘初一个没有母亲在身边的女孩?

她叹了一声看着明达远远去了只能祈祷刘初自求多福了。

************************************

“太后招我去长乐宫?”

昭阳殿里刘初讶然道。随即苦了脸觑着左右无人偷偷道“我不去可不可以?”

“殿下”佳萝正色道“殿下为自己计不可以。殿下若担心奴婢可立刻着人通知大长公主殿下让她也到长乐宫去接你。”

“不必麻烦外婆了我只是说说而已。我知道的”刘初吐吐舌头微笑偏过头去她沉思的时候侧脸很安静佳萝怔怔看着有些心惊这一刻的刘初很成熟绝不似一个尚不满七岁的女孩。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刘初微笑道“佳萝为我更衣。”

“是。”佳萝为刘初挑了一袭雪白的纺纱曲裾卡门衣坊的席制衣娘夏冬宁亲自操刀极为繁复华美衬着刘初粉雕玉琢的脸蛋更显得气质清华。刘初看了看道“可以了。”自行跨出房去微笑道“明公公久等了。”

明达面无浮色躬身道“等悦宁公主是老奴的职责。公主请。”神情谦逊浑不似太后身边的内侍总管。

刘初匆匆出殿坐上宫车车驾轱辘向长乐宫驶去。汉宫礼法嫔妃皇子皇女的宫车规格各自不同但因悦宁皇宠在身所以凭的华丽骄奢几分她也无从在意宫车一路迤逦行至长乐宫。

************************************

未央宫内外传递消息殊不方便馆陶大长公主知道的时候悦宁公主早已去了长乐宫。刘嫖忧心不下在堂邑侯府来回走了几步忽然叹道“算啦彻儿虽然狠太后却总还是念着些旧情的看在我的面上不会留难初儿太狠。”

“大长公主看你说的。”董偃迎上来笑的勉强“悦宁公主也是千般伶俐的人如何能得罪太后不成?”

“初儿再伶俐也还是个不满七岁的孩子。”刘嫖叹道“若有有心人设计陷害她不定抵的住。不过你说的也对”她低低叹道“也该让初儿自己对付自己应该应对的战场当年阿娇就是因为没有吃过亏才会在最后败的那么惨。”

她吩咐下去“要里面的人注意一下对这件事皇上的反应。”

“大长公主”董偃看了看左右刘嫖见如此便屏退了左右含笑道“偃儿怎么了?”

董偃颦眉“偃看不懂公主的打算初公主在宫中虽有皇宠在身到底没有娘娘在身边偃想娘娘必要回来的但是回来之后事情的走向会如何呢?”

笑容渐渐从刘嫖面色隐去她肃了神情道“我要她重掌后宫”见董偃满面讶然之意忽然心情好转微笑道“偃儿不信我有这样的本事么?”

“这个”董偃期期艾艾道他自然不愿意违背刘嫖的意思但要让他斩钉截铁说信他也实在说不出口。好在刘嫖也不为难他回身道“或许我真的没有这个本事但是本宫相信娇娇还有陌儿有。”她一笑道“从初儿看刘陌与她一母同胞定是个让人放心的好孩子。一个好的继承人偃儿你知道对一个雄心壮志的君王是多么大的诱惑?本宫只要管好了陈家上下再在适当的时候推上娇娇一把”她脸上神色忽然变的阴沉“一个小小卫子夫又有何惧?”

************************************

当刘初走进长乐宫时坐在殿上的王太后便一愣这个年纪幼小的女孩眉目宛然多么像当年的阿娇啊。幼年的阿娇入宫之时多喜欢穿着华艳的宫装骄气逼人。但是她冷眼看来却还是一袭简单的白裳更能衬出她的高贵可人。不对虽然她们母女一样的骄傲但如今的刘初如何与当年未央宫中受尽千般恩宠万般爱的堂邑翁主陈阿娇相比?当年的阿娇有着馆陶公主爱护窦太后怜惜孝景皇帝恩宠到哪里遇到的都是笑脸相迎何曾用面对满殿妃嫔的各负机心?也不用沉默的挺起身子孤冷的故作倔强。

她的心里忽然就有了淡淡的感慨和怜惜看着殿下的女孩规规矩矩的行着宫礼道“初儿参见太后。”既不承认姓刘也不会特意惹怒别人。

王太后含笑招手道“初儿上来给哀家看看。”她握着刘初的手打量着她柔顺光洁的额头忽然叹道“初儿看起来倒真像一个人呢?”

妃嫔们面面相觑后来的刑轻娥轻快道“悦宁公主自然是似母亲的。”

王太后一笑“女随母是天性还用哀家特意提吗?”心道这个刑氏倒是个直脾气的孩子莫怪到现在也只是个轻娥但未央宫这样的单纯已不多见留着也好。

众人便俱怔然了又猜了几个都不是。这下连刘初都露出几分好奇的神色。王太后的脸色却渐渐惨淡起来轻声道“算啦。不提这些伤心事。初儿来你在宫中可缺些什么?都可向哀家明言。”

刘初慢慢低下头去轻声道“我想我娘亲。”

王太后一怔面上便淡了下来道“果是个孝顺个孩子。”赏赐了好些珍贵东西又让刘初伴着她坐着竟也是珍宠万千的样子。

************************************

宣室殿

刘彻放下手中案牍若有所思起来。

“像的人?”他在心里推敲自己母亲的话。太后派人召刘初伊始身为帝王的他就已经知道却没有什么反应。能够从后宫一位夫人坐上皇后之位并将自己的儿子扶助上帝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的母亲是一个多么精明的人甚至在有些时候比他还要理智。如何对待刘初母亲自有分寸。即便是责罚了刘初他冷哼了一声刘初也是该受点苦的时候了。倒是之后长乐宫传来的消息让他玩味像的人啊是什么人能让王太后面色惨淡却又转过身来对刘初珍宠万千?

他心中一动若有所悟。正在此时门外内侍传报“内廷吏张汤求见。”

“传。”

少顷张汤进来面色有些沉重叩拜之后禀道“臣张汤禀报皇上昨日淮南王刘安庶孙刘建上报胶东衡山江都三国欲行谋反之事将淮南太子刘迁扣押淮南王为明志特遣其向皇上明告请皇上兵平叛救出淮南太子刘迁。”

刘彻只觉一股怒火冲上心头连声道“好好。”他冷静下来问道“张卿可知是否属实?”

************************************

大家猜猜怡姜是谁?猜对了加精华。这个星期精华有的剩不加可惜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