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四十七:骑射练兵风云起

四十七:骑射练兵风云起

元朔六年夏废后陈阿娇携皇长子刘陌返回帝都长安上遣归长门众人观望。元朔六年九月上往长门不欢而散。众人以阿娇无再得圣宠之虞尽叹。

宣室殿

“皇上我大汉与匈奴数度大战虽占尽上风但未曾彻底消除匈奴隐患。尤其是如此一带”霍去病指着军事地图上的河西走廊“威胁我朝侧翼。去病窃以为几年内还应该再和匈奴战一场彻底将匈奴驱逐出河西走廊。”

“哦”刘彻一笑翻找手边案牍道“去病今年打仗打上瘾头了?”

“可是我说的都是实情。”少年不服气道“皇上也不喜欢我朝边上有一只随时都会噬人的老虎不是?”

刘彻一声冷笑道“你先把你的骁骑营练起来罢。若是可以赶上柳裔的丘泽骑军下次出兵匈奴朕就让你带军。”

“皇上”霍去病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训练骁骑营需要时日柳将军我是佩服的不如让我和他比一场。若我赢了皇上将刚才的承诺送给我如何?”

“哦”到底还是有着年轻血性刘彻也来了些兴致。道“杨得意宣长平侯卫青和长信侯柳裔入宫。”

杨得意上前笑禀道“皇上忘了之前吩咐让长信侯教导皇长子陌的骑射功夫估计这会柳侯爷尚在博望轩呢。”

因皇三子刘闳年纪尚幼如今入博望轩受训的只有皇长子刘陌与皇次子刘据。

“这样么”刘彻思索了一下不在意道“那便连两位皇子一块唤来吧。”

“是。”杨得意躬身退下。

刘彻携着霍去病来到未央宫骑射场长信侯柳裔与两位皇子已经在那里等候了。边上还蹭着一个赖着哥哥不放的悦宁公主刘初。不一会儿长平侯卫青也赶到。看着场上微笑着的柳裔心中感慨当年柳裔便是在这座骑射场家。他看着柳裔身前站着的两个年纪仿佛的男孩其中一个是他的外甥另外一个他眯起眼看着刘陌身上明显的瘀青伤痕是未央宫有宫人虐待还是这是陈家的设计故意以这幅模样出现在御前以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但若是如此以悦宁公主肆无忌惮的性格又怎么会看不出生气维护的痕迹?仔细一看方知不对别的不提至少刘据投向自己同父异母的兄长的眼光就颇为敬畏。

“仲卿也到了啊。”刘彻神色如常看不出什么迹象语气淡淡“去病想挑战长信侯你这个做舅舅的怎么看?”

“去病年少气盛不知轻重。但出生牛犊焉能怕虎?若柳兄愿意给予一些指教仲卿不胜感激。”卫青拱手道笑的温和。

“整天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思”刘初拉着哥哥的手撇撇嘴道。

“嘶”刘陌的手一瑟缩刘初立即放手道“哥哥疼啦我给你吹吹。”言毕还不忘投了个颇为愤恨的眼神给柳裔。柳裔看的清清楚楚好笑道“男孩子受这点痛算什么当年我摸爬滚打训练的时候比这严重多了呢。别的不提就是你娘亲和陵姨当年训练的时候就比这苦的多。”

“骗人。”刘初拿眼白看他“娘亲和陵姨以前是什么身份用的着练骑射?”

“好啦”刘陌安慰妹妹道“不是很痛的回去娘亲看了会心疼你就不要再火上浇油了。”

“看了心疼又如何明天还不是会踢你出来。”

卫青和霍去病对视一眼也看出来来了刘陌身上的瘀青俱都是练习骑射跌打时的擦伤。看来柳裔虽是陈阿娇的义兄对这个身份尊贵的外甥却没有太多怜爱之情。甚至身为母亲的陈阿娇也都舍得几乎是陈氏一族的命根子吃这样的苦。也亏得刘陌是个懂事的孩子否则还不要抱怨死。霍去病叹了口气压下心中对自己表弟刘据隐隐的失望同样是被卫氏一族视为命根的刘据却是自小娇生惯养被自己的姨娘含在嘴里怕化着捧在手心怕摔着的养大这样的孩子如果他日成为大汉的皇帝他摇摇头毕竟是自己的表弟他总不能真正彻底的撇了开去。

“不过悦宁公主有些还是说的对的。”柳裔昂头道“个人争斗只是匹夫之勇纵然胜了于你我军旅之人其实不值夸耀。”

“哦”卫青笑道“柳将军说的也有几分道理那军旅之人当比什么呢?”

“皇上”柳裔回身拜道“若皇上允许我与霍小校尉便比比战术如何?”

“你们既然都有兴趣朕便在一边观战吧。”刘彻负手一笑回身道“去病你若赢了朕的承诺还是有效的。”

霍去病跃跃欲试道“如何比法?”

柳裔一笑唤来一个内侍吩咐几句。内侍点点头不一会儿捧了一个托盘回来上面装了很多沙土。

刘初潜到柳裔身边划着脸颊道“羞羞脸柳伯伯这么大了还玩泥巴么?”

刹那间柳裔有种冲动想给这个缠人的小丫头一个敲头看了看目光炯炯盯着自己的刘彻终于抑制住了冲动。将盘中沙土垒成河西走廊地势尚未垒完只听霍去病咦了一声知他已看出。抬头见霍去病双眼明亮道“这个方法倒好行军打仗一目了然。”

刹那间刘彻和卫青也懂了刘彻看向柳裔的目光充满深思。他瞥了眼自己的三个子女。刘陌看着沙盘微微一笑似有所得刘据和刘初却相顾茫然。

柳裔又将几面旗子插上标志地形和两边兵力道“这是河西走廊地形图汉匈若再开战必先在此处。霍小将军你我分占两边你权当大汉统帅我暂扮匈奴军队我们暂且就着这沙盘演练一番。”

霍去病道一声好字踌躇一下举起自己的旗子从乌鞘岭过突然袭击河西走廊。柳裔分兵一万于路拦截在焉支山下两军相逢。

“若我的行军度够快”霍去病抚着自己的下颔道“完全可以在匈奴反应过来之前到达这里他指到焉支山之外千余里的皋兰山与匈奴军鏖战胜负之数大多在我。”

柳裔欣赏一笑果然是天才名将霍去病。他道“匈奴人擅长的战术也不过是长途奔袭。若是汉军在这一点上还要强过他们何愁匈奴不灭。”

“确是如此。”霍去病应道回身禀道“皇上我与柳将军这场比试就算和吧。”

“自然是霍剽骑胜了”柳裔一笑“匈奴如何能与我大汉一战呢?”他语义深长道。

“去病朕答应你的事必不食言。”刘彻道望着柳裔道“柳卿关于战争的想法真是层出不穷啊。”

“此乃小臣当为。”柳裔低应道。

刘彻瞥向自己的两个儿子道“不知两位皇子的骑射功夫练的如何?”

“据殿下不是由微臣亲自教导微臣不敢妄言。”柳裔一笑道“至于陌殿下么”他瞥了一眼刘陌道“微臣敢说他合格了。”

“柳卿想要什么赏赐么?”

“这……”柳裔一迟疑道“本来微臣所为都是分内之事不敢邀功。但皇上既然开口微臣斗胆要求。”他道“微臣与大司农桑弘羊桑大人与陈娘娘和飞月长公主俱有义兄妹情谊。臣恳请皇上准许让臣与桑大人往长门一谒。”

良久听不到刘彻的回音柳裔略略抬头看见刘彻阴窒的脸色。只听刘彻缓缓问道“你们在外面的情谊朕暂且不问朕倒想知道”他冷哼一句恻恻道“你柳裔尚且罢了。朕记得桑弘羊尚比朕小一岁他如何能与朕的阿娇姐互道兄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