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四十八:亲恩重踏秣陵府

四十八:亲恩重踏秣陵府

“这……”柳裔有些哑然这才现自己这方长期以来忽略的漏洞皆因他们完全把如今的阿娇当作现代的韩雁声因为惯性作用不由自主的把她当作自己的小妹妹。毕竟当年失事的时候韩雁声和季单卡都只是二十岁的女生甚至只能算是刚刚从警校毕业的大孩子。可是他们忘记了陈阿娇已经有二十八高龄了。

如今经过在这个世界的七年光阴说起来陈阿娇真正的年龄已经到三十五了。

他打了个寒颤想着如果在阿娇面前提起这个岁数她定是会抓狂的。古今中外的女子在这里都是一样无法容忍在自己身上凭空溜走了八年最美的光阴。

尤其她根本看不出来这样的岁数。

“当年陈娘娘流落民间的时候大概因为害怕追杀并没有报上真实的名字年纪再加上陈娘娘容颜实在看不出年纪桑弘羊这才误认为义妹。如今虽然知晓但一时习惯了竟改不过来。既然陛下提醒微臣回去必让桑弘羊重新认过行姐弟之礼才是。”他躬身禀道想着桑弘羊与陈阿娇彼此黑了脸的模样听得刘彻也掌不住笑了道“既如此你们就寻个空见见她吧。”

“多谢皇上。”柳裔叩下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时候陈阿娇却并不在长门宫她早已与刘陵一起结伴出了宫门。

************************************

秣陵侯府

丹阳候夫人金娥听见下人来报飞月长公主刘陵回府的时候稀奇的挑了挑眉但仍不掩欢喜。金娥本身虽没有皇家血统但是她的外祖母却是当今王太后。论起来亦是今上外甥女。

说起她的身世就涉及王太后年轻时的一些**。

王太后进入先孝景皇帝府邸之前曾经嫁给一户姓金的人家夫妻尚算和顺并产下一个女儿便是后来的修成君。这段**被瞒下了许久直到年轻的汉武帝听说了之后亲自驾车接回了自己的异父姐姐彼时其姐恐命不保极惧。回长安后受封修成君皇上善待。太后自谓亏欠爱怜万般。故金娥其宠甚在一般诸侯翁主之上。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母子三人身份极为尴尬。太后欲为爱女及外孙修成子仲寻一依靠故不拘辈分之礼将金娥嫁与先淮南太子迁。望他日事变以淮南王之力尚可保修成君一家安康。

在这之前都是真实的历史而之后由于刘陵的参与历史在这里转了一个弯。

历史上淮南王刘安惧金娥乃皇上太后派来淮南的探子授意刘迁不予亲近。迁从共同生活三个月后并未圆房。金娥不堪受辱自请求去。

刘迁刘陵乃同父同母的兄妹感情极佳。凭心而论刘迁虽然处事有些优柔性情阴刻。但诸侯家培养出来的风度尚算浊世佳公子金娥初见之下已然倾心。又有小姑刘陵刻意亲善并为其在公公相公之间游说。虽然在金娥入门之前刘迁已有两门姬妾但夫妻间尚算和顺。金娥感刘陵恩德姑嫂之间相处和睦。

元朔六年胶东叛变过后公公刘安请辞淮南王封号皇上最后应允。置刘安为秣陵侯夫君刘迁为丹阳候与庶弟刘不害伴父共在秣陵侯府住下圣宠浓厚。虽然失了未来淮南王妃的地位金娥怨过一阵但在王太后派人劝说后也就释怀。毕竟当终有一日皇帝舅舅与自己的公公夫君敌对的时候站在她的立场的确尴尬。更何况得以返回长安经常与母亲兄弟相见金娥也就觉得安慰了。

金娥微笑的迎出去道“陵妹妹还记得回家来看看呢。前些日子夫君和公公闲谈的时候尚提及妹妹说妹妹莫要忘了我们呢。”看房中刘陵回过身来语笑盈盈。边上伺候的正是府上家生侍女唤作怡姜。身边尚有一个白衣少年说是少年但雪肤花颜耳上尚穿着小小的耳洞竟是个绝色女红妆。衣裳华贵显然不是凡俗人等。

“原来这就是娥儿啊。”女子笑吟吟打量着她道“娴静大方花容月貌果然有太后年轻时的风采。细看来竟不象是太后的外孙女简直是嫡亲的孙女呢。”

金娥脸一热心上却泛起好感矜持问道“这位是?”

“娥儿虽没有见过我但我想必是听过的。”女子收了笑容眼底泛起一抹氤氲这个时候看起来她的眼睛非常漂亮。道“我叫陈阿娇。”

“原来是……”金娥吃了一惊但接下来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她与皇上相见的时候总是听从吩咐只唤舅舅的。他们母子三人被接回皇家是在元朔年间陈皇后被废之后所以没有见过阿娇。可是金屋藏娇的故事金娥如何没有听说过?小时候她伴着守寡的母亲看着母亲整夜整夜的掉泪。明明有着天下最尊贵的亲人却像见不得光似的不敢相认。阿娇被废的那年母亲也落泪了。母亲说所谓物伤其类怎么说她们都是同样被那对母子抛下的女子。

可是后来皇上亲自到了金家带回了他们母子三人。她的心便不免偏到自家舅舅身上想着必是这个女子如传说中般蛮横骄纵这才让舅舅受不了最后将她废了。她亦见过卫子夫如今那个坐在皇后位上的女子那是个美丽柔顺的女子永远笑的温婉可亲。待她如待旁人一般亲切。

“娥儿既与陵儿姐妹相称那么我们就不要拘礼。娥儿便唤我一声姐姐吧。”阿娇一笑吐了吐舌“凭白把我叫老了我可不乐意。”

“娥儿不敢。”金娥行了一礼道“陈娘娘怎么出宫啦?”

“偷溜出来的呗。”刘陵一笑作势道“嫂子你可莫要和你那位皇帝舅舅告状啊。”抢在金娥之前问道“我爹爹和哥哥呢?”

“大司农桑大人家大宴宾客爹爹和相公并不害都去了。”金娥笑道“不过茜儿在内室陪伴娘亲。”

刘陵牵着陈阿娇的手道“阿娇姐姐陪我去见见娘亲吧。”也不待陈阿娇出身已经拉着她进内院去了。金娥望着二人背影不可思议半天她本听说小姑和陈阿娇的事情当作笑话付诸一笑。但此时亲眼看见二人熟不拘礼的情况竟是不由自主的信了。

但难道帝王家真的还有纯粹的友情?

陈阿娇随着刘陵进了内院转过角门便见一排纵横游廊通向主屋主屋雕梁画栋端的是富丽堂皇上面挂着一幅匾额写有三字:留香居。龙飞凤舞下面落款却是淮南刘安。陈阿娇叹了口气刘安纵有千般不是对自己结妻子却是恩爱的。荼王妃的芳名岂不正是一个香字?

如今的秣陵候荼夫人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坐在那里的确有些仪态万千的风韵。一笑起来眼角的细纹有着柔顺的弧度。她下手坐着一个宝蓝色衣裳的少女面容眉眼与刘陵有些相似却没有刘陵的爽朗大气怯怯的像温柔的菟丝花。

刘茜看见几人前来连忙起身低道“茜儿见过嫂嫂陵姐姐。”

座上荼夫人睁眼道“茜儿跟你说了多次了一家人不必这么客气。”转眼看着刘陵笑道“你还知道回来——陈娘娘”她仿佛刚刚看见阿娇有礼道作为多年的淮南王妃荼夫人本也出身世族自是见过当年冠盖京华的堂邑翁主的。

“荼夫人。”陈阿娇笑的含蓄“多年未见夫人风采不减当年。”

“可还是老了。”荼夫人莞尔一笑睿智深刻的目光扫过两人道“年轻人自有年轻人的福祉你们无论想什么只要记住不要让自己后悔才好。”

“娘。”刘陵依在母亲身边道“无论如何我总是你的乖女儿的。”

荼夫人呵呵一笑抚摸着刘陵的青丝。

“对了茜儿。”刘陵起身道见刘茜连忙肃立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道“自家姐妹不必多礼。我将怡姜那丫头还你。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在长安城找一门亲事了。”

金娥笑掩了口道“你还说茜儿呢。便是你自己不该更着急?若有心上人还不快嫁了了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