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四十九:怜子愿试师尊才

四十九:怜子愿试师尊才

说话间只听外面有婢女掀帘禀道“夫人伍先生来了。”

刘茜轻轻“啊”了一声抬起头来脸上泛起薄薄的红晕。众人皆瞧的清楚心下明白荼夫人便吩咐道“老爷尚未回来请伍先生在东厢等候好好伺候不得怠慢了。”

婢女道了个是字轻轻退出。

陈阿娇便起身笑道“我不能出来太久先回去了。”一双澈如秋水的眼眸看着刘陵刘陵知其心意一笑道“娘亲我以后再来看你”指着阿娇道“先将这位送回去再说。”

怡姜亦躬身道“怡姜多谢这些日子来陵小姐和陈娘娘的照顾。”语未毕眼圈却红了一圈极是依依不舍。

“傻瓜。”刘陵笑着安慰“怡姜你好好照顾二小姐我也就承你的情了。”

陈阿娇一笑携着刘陵离去行到内外院交界处见廊下穿花拂柳白衣男子在树下回过头来眉目疏淡气宇轩昂却是昔日的淮南八公之伍被。

“参见陈娘娘参见飞月长公主。”

“伍先生从东厢出来?”刘陵浅浅笑道态度淑雅端庄。

“伍被听说飞月长公主回府特在此等候。”伍被亦微微颔为礼。陈阿娇回道“陵儿那我便先回去了。”放开刘陵的手一笑去了。

************************************

元光五年皇后陈阿娇罢黜归长门宫以废后身份不得圣意终生不得复出宫门。虽然在七年之后带着皇长子与悦宁公主重归长门在刘彻有意无意的默许下长门宫渐渐已经不是当初囚禁着一代废后的冷宫意义。但身为妃嫔若不是今日装病躺在房里私下扮作飞月长公主刘陵身边下随陈阿娇是不可能出的了长门的。

她亦并不指望能瞒住太久所以出了秣陵候府径直回宫。因此时刘陵不在身边她便只得扮一回飞檐走壁的角色。陈阿娇的功夫传自朝天门当初又因为对轻功最是好奇练的极用心。此时施来便是连游侠郭解也只是在伯仲之间。出入宫门并非难事。

但当她回到长门宫时还是怔住了。只见长门宫廊下站着一个青衣内侍却是御前伺候的尚无拘。烈日里跪着一干人等脸色苍白正是绿衣及长门宫一干内侍宫女。心下不免一沉知已事。

“陈娘娘”尚无拘微笑着行礼对她身穿的男装仿佛视而不见道“皇上派奴婢送四色珠宝给娘娘方知娘娘竟不在宫中。这些奴婢玩忽职守竟然看丢了主子。皇上道让他们在长门宫前跪足一日夜自去内廷领十板子做为惩戒。”

“是我自己要出宫的。”陈阿娇浅浅微笑微微眯了眯眼逆着阳光看上去格外雍容华贵多年皇后生涯自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尚无拘竟渐渐不敢直视低下头去。听她续道“若要惩罚冲着我来吧何必拿他们出气。”

“这个奴婢不能做主。”尚无拘觉得有些挂不住微笑勉强道“皇上在宣室殿娘娘若有意见尽可以与皇上说去。”

陈阿娇扬眉不愿意弱了声势服了输去。可是她看看廊下跪着的奴婢绿衣的面上惨白间尚泛着嫣红汗如雨下眼看撑不住多久了。便是撑完一日夜如何熬的过十板子?她从前听其他人的故事看那些所谓的女主角为了身边下人生命一次又一次的妥协很是看不过去认为正是因为女子柔善方一步一步将自己陷入某些田地。可是事到自己身上还是无法狠心撇了开去毕竟是相处了这么久的身边人而她知道若她不肯退这一步刘彻是真的可以狠心处置哪怕他知道是无辜的宫人。

她低下头思量一旦她踏入宣室等于在这场与刘彻的对峙中自己先输了一筹。此后被动实在不是她想要的。

可是这次说到底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莽撞。

她狠狠咬住唇万般后悔怎么就因为耐不住长门单调的日子中了刘陵的蛊惑抱了侥幸不会被现呢?

“娘娘。”庭院里八人连连磕下头去“是奴婢的错奴婢甘愿受罚不敢有怨言。”

“你们”陈阿住了嘴看着莫忧跪拜的膝盖处已隐隐渗出的血迹。

她哼了一声挺直了背走进般若殿。

虽然从她自身来说私自出宫并是什么大事。可是她也明了在这个时代只凭抓着这个错处。就可以罢黜宫妃了。当然刘彻不可能对她做出什么样的惩治。一是她已经是被废之后二是她毕竟还有极重的背景只要不轻易触及刘彻的逆鳞想必刘彻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对她动手打破微妙的平衡。

“这……”尚无拘看着陈阿娇抱着蒲垫出来走到莫忧面前道“垫着跪吧。”

“小姐。”莫忧惶恐道“奴婢有错原是该受罚的。”

“皇上有说不可以垫着蒲垫跪么?”陈阿娇竖眉对尚无拘道。回身道“是我连累你们了。”

她站起身看着莫忧及其余宫人感激涕零的样子心下苍凉。明明是她连累了他们他们却连怨恨都做不到还对她施与的这一点点小惠感恩戴德。

陈阿娇进得殿来换上一件惯穿的宫装。待要梳起髻平常为她梳头的绿衣如今却跪在宫外心下一怒竟是随意挽了一个现代最简单常见的髻。在尚无拘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出了长门扬长向宣室殿而去。

************************************

宣室殿

“陌儿据儿。”刘彻在殿内走了几步坐下道“你们也在博望轩一段日子了。可有什么长进?”

“起禀父皇”刘据拱手禀道有模有样“石大人和庄大人都是当世大儒儿臣随他们学习自觉受益良多。”

“哦”刘彻含笑问道“那陌儿呢?”

“石大人和庄大人自然都是好的。”刘陌迟疑了一下道“只是我觉得不太适应他们的授课风格。是否……”

他的身边刘据暗暗皱眉虽然自出生后刘据在未央宫的待遇除了皇帝和太后几乎无人可比刘彻也因为其为他第一子极为疼宠。但是对于这个父皇他还是怀有着一种难于言表的敬畏心理。在刘彻面前说话也要斟酌一下不敢轻易惹怒了去。他对刘陌这个新出现的哥哥本身倒没有太大的恶感。但因为母亲对他戒慎莫之也就有了提防的心思。但在博望轩半月下来刘陌无论习文修武都比自己勤快的多也长进的多。这种对比让他极是难堪他觑着父皇的脸色出乎意料父皇并没有生气反而含笑道“即如此朕便再与你寻个老师相信与你性情相合。”仰脸吩咐道“让东方朔进来。”

刘陌好奇的打量着应诏进来的灰衣青年生的未必多么潇洒俊朗但一见之下予人以如沐春风之感。微笑拜道“臣东方朔参见皇上两位皇子。”

“起吧。”刘彻道“东方朔朕将朕的皇长子托给你盼你勤加教导。”

东方朔拜笑道“多谢皇上。”面上宠辱不惊不现神色。

“东方大人。”刘陌上前一步正要行拜师之礼。忽然听见殿外喧哗接下来是杨得意的声音“陈娘娘皇上正在殿内会见……”错愕唤了一声“娘亲。”瞥眼看见刘彻缓缓勾起的唇角。

“陌儿。”陈阿娇看见儿子亦有些错愕道“你怎么在这里?”

“皇上请东方大人当我的老师。”刘陌道。

“东方朔你先下去吧。陌儿据儿你们也各自回去吧。”远远的刘彻吩咐道缓缓走过来。

“是。”刘据偷觑着这个母亲讳莫如深的女子藏青色的深衣衬出不盈一握的腰身有着一双极美的眸子丝清洒洒的编成简单的髻明明穿的极简竟也有一种难以逾越的高贵气质只是看不出年纪来。

原来是这样的女子啊。

“慢着。”出乎意料陈阿娇出声道唤住三人的脚步“都说东方大人是聪明人我却有些问题想请教。”

饶是东方朔也一怔回身拜道“娘娘请问。”

东方朔的名字陈阿娇自然是听过的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古代的记忆里。建元二年刘彻下旨征召贤良东方朔亦来京上书用了三千竹简。刘彻足足花了两个月才看完。彼时阿娇与刘彻关系尚睦刘彻曾拿它当笑话说于阿娇听。

虽然东方朔贤名在生前生后都是极隆誉的。但是身为一个母亲陈阿娇还是希望能够亲自与他谈上一番。而且她瞟了一眼坐在案前的刘彻十二旒珠络垂在面前看不出他的表情。她并不想这么快面对他。此后她身为宫妃不会有太多遇见外臣的机会那么趁这个时候多了解一下儿子未来的老师也还不错。

“小明的娘有三个儿子老大叫大毛老二叫二毛请问老三叫什么?”她盯着东方朔脱口问道后世的脑筋极转弯。刘陌听的错愕至极好笑的看着刘彻已经有些转黑的面色。

东方朔一愣果然不愧他诙谐幽默的名声径笑道“自然叫三毛——是不可能的当然叫小明。”

“今有鸡兔同笼数头十八只脚四十八只鸡几何兔几何?”

“鸡十二兔六。”

“那”阿娇一笑使出杀手锏。“五个人分一百块金币按抽出的序号决定优先分配级。但提出分配方案的人若得到过一半人的反对就会被扔去喂老虎。那么抽到第一个的人要如何分配才能确保不死并获得最大利益?”

“这”东方朔迟疑了一下道“在平分基础上稍微参考次序?不对。”他道沉吟了一会儿“九十八零一零一。或者是九十七零二零一。”

陈阿娇微笑施礼道“东方大人我的陌儿便劳你多费心了。”

“娘娘好说。”东方朔微笑应道态度磊落。

“好了。”刘彻冷哼道。“东方朔你下去吧。”侧身觑向阿娇微微一笑。

************************************

到这一章为止汗一个铺陈已够下一章就是我在群里说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尽力描写一点小暧昧.暂时度过瓶颈期知道怎么往下写了.

QQ群请喜欢本书的书友加入群号12o69138.验证码输书名即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