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五十:夫妻本是同林鸟

五十:夫妻本是同林鸟

“阿娇姐细想起来我们有多年不曾同时踏足这宣室殿了呢。”刘彻柔声道没有用尊贵的自称在彼此之间划开一条鸿沟。声音低沉魅惑夹杂着一丝怅然。

陈阿娇眼角一涩这座宣室殿属于阿娇的回忆如今的她自然知道。建元元年刘彻初登帝位阿娇亦有多次深夜伴着刘彻在这座宣室殿里观看案牍。彼时刘彻对国家尚有蓬勃构想也曾兴致勃勃的说给她听。然后在某个时辰吹熄烛火一同回到椒房殿。

只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夜如其何?夜未央。在最初琴瑟相谐的日子里底下也掩埋着无数暗涌。

“阿娇姐这次可不是朕到长门宫的呢。”宣室殿里刘彻回身道一双眸子盯着她炯炯有神。

“我今天出宫”陈阿娇低避开刘彻的目光淡淡道“随陵儿去了一趟秣陵候府。见了荼夫人和丹阳候夫人还有陵儿的庶妹刘茜。”她知道刘彻此时必定已经知道但还是说了一遍。果然听见刘彻淡淡应了一声道“噢娥儿还好么?”

“政治安康生活适宜娥儿妹妹自然是好的。”她含笑觑他满意的看着他眼底闪过的一篷火花刘彻却缓缓欺尽勾唇一笑笑容有着淡淡的邪魅气息。她觉不对浑身警铃大作欲要推开头上挽的錾子却被刘彻顺手抽走一头黑犹如泉水倾下。

“朕今日才现原来阿娇姐一头青丝并不比子夫逊色半分呢!”刘彻含笑缓缓道珠络后一双眸子软化了几分锐利若有所思的看着她道。

卫氏兴于髻。

建元二年的时候刘彻初逢卫子夫最着迷的便是卫子夫的一头秀。

陈阿娇能够专宠十余年除了身世高贵外自然也是个绝色娇媚的美人儿。而这些年虽行走在外但来自现代的灵魂对保养容颜之道浸淫之深绝非这个时代的女子可以比拟。再加上对年龄的忧惧极重保养。七年流逝容颜非但不曾老去反而肌肤更加娇嫩质亦有了很大改善披下来的时候犹如一泓黑泉。气质清灵动人之极。

但是此时听刘彻将她与卫子夫一同提及她只觉受辱一丛心火缓缓燃烧极力压制忽然灿烂一笑心道他们二人可真是各自以激怒对方为乐。“得意人看事俱灿烂;失意人看事俱凋颓。”她吟道抬头直视他“皇上可还记得清欢楼上皇上还欠我一个要求?”

“嗯阿娇姐要朕恕了长门宫一干人?”刘彻把弄着她的一缕头心不在焉轻道。

“不。”阿娇浅浅噙笑抽回他指间的青丝这才感觉自在一些“许是我待在外面太久了如今竟是嫌长门闷了。想向皇上讨个情允我自由出宫。”

“朕还是喜欢听阿娇姐唤朕彻儿呢。”刘彻的声音在她耳边亲昵响起气息吹拂着她的耳根。陈阿娇不禁有些慌乱退了一步道“皇上金口玉言可是不能翻悔的。”

刘彻无所谓的望着她低低一笑向殿外吩咐道“让长门宫那些人起来吧。”

“奴婢领命。”尚无拘在外面低低应了声。

“多谢皇上。”

“朕倒是想知道”刘彻回身道“当日在清欢楼阿娇姐明明可以和朕相认的。若是如此阿娇姐和陌儿初儿这些年也不必吃这么多苦了?”

“那时候皇上未必愿意见我吧?”阿娇一哂“彼时我和他们会让你很为难吧!”她语意深长道。

“原来阿娇姐还是念着朕呢。”刘彻的语音略为欢快黝黑的双眸也泛出明亮的光彩。

陌儿的眼形很像他呢。她在心中思忖。

“如今你和陌儿回来陌儿乃是皇家长子朕会择新年时分为他记上皇家谱系并行拜天祭礼确认他的身份。——阿娇姐今日的错处若是给皇后抓住便是连朕也救不下来呢!”显然刘彻的心情很好后面句话说的便不像质问更多的带着些调笑意味。

“臣妾代陌儿谢过皇上。”她有些凛然嗤笑道“卫子夫若不是最识趣皇上又如何肯让她做皇后呢?”

“原来阿娇姐出去这一趟真的比较懂事了呢。”刘彻意味深长的一唔道“过几日朕下旨让你和陌儿初儿搬回未央宫便住在昭阳殿如何?”

“不必了。”陈阿娇弯起嘴角扯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我觉得长门宫也挺好的。清净幽雅。”

“阿娇姐如何还是不明白”他忽然扬眉冷笑负手道“朕是天子朕的意思就是旨意。纵然是阿娇姐也不能说不的。”

当他负手时一国天子的气势毕览无余。陈阿娇一怔到底心底对这个汉武大帝还有些阴影不敢生碰硬撞低下头道“我不想去未央宫给人当靶子看。后宫中的女人”她冷笑一声“争斗惨烈胜过战场。我在长门宫到底还是在局外。去了未央宫算是什么呢?”她看着他道“皇上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哦?”刘彻有些好笑盯着她神情阴贽重复道“交易。阿娇姐也许你的确比从前聪明懂事但是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朕交易的。论文朕有公孙弘汲黯论武朕有卫青霍去病。纵然桑弘羊柳裔与你有结义之情但他们也是朕的臣子啊。”

“皇上知道我流落在外时曾庇于朝天门。”陈阿娇自信一笑“朝天门以医术著称亦善炼丹。我在学炼丹时曾现以硫硝碳共制可成激烈反应若用在军事上其利无穷。皇上若愿意我愿和飞月在长门宫共同研究如何?”

“哦”刘彻目光连连闪动笑道“便真有其事朕可另派专门工匠研究何须阿娇姐与陵儿动手?”

“皇上可曾喝过长门宫的茶?”

“自然不曾。”他道。珠络后的鹰眸盯着她一丝不放。

“改日我请人送一壶来宣室皇上不妨尝尝。”陈阿娇一笑“我有自信若是我和陵儿研究不出来就没有人能研究出来。”

刘彻带着探究的目光盯着阿娇一会若是真有其事他日汉匈大战必有可为之处而他身为一个雄才大略的君主自然不愿轻易放过只是他掬起阿娇散落在鬓边的一缕青丝幽幽道“阿娇姐真的那么怨朕么。”

“夫妻本是同林鸟”到了这一步陈阿娇反而平心静气了意味深长道“就是没有到大难临头的时候也还是可以各自飞的。皇上没有听说过么至亲至疏夫妻。”

“至亲至疏夫妻”刘彻喃喃重复道心下有些空茫看着身边近若咫尺的娇颜红唇若滴心中一动伸手揽住她的腰感到怀中女子身子明显一僵一声冷笑吻了下去。

陈阿娇惊怔本能的要抗拒却在下一秒想起并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得罪他。微一迟疑刘彻的唇舌已经侵占了她的口。

毕竟在世俗的意义上她还是他的妻妾吧?她忽然觉得屈辱都已经是被废的皇后还有义务要承待君王么?

明明是很熟悉的女子一举一止以为闭了眼都能描绘。刘彻却有些迷惑了揽在怀中的女子身体软馥眼睛却别了开去。明明没有什么反抗面上却有一种倔强神情。

他忽然觉得很好笑多年以前便觉得自己这个表姐喜怒哀乐形于色实在不像是比自己大两岁的人。如今回来虽然有了些城府但竟是返还到少女时代的小脾气更不像这个年纪的女子了。

如果当年她不是嫁进皇家此时会更加……

他摇摇头放弃这种想法也放开她“娇娇”他微笑道“你不会还以为到了这一步朕还会放手吧?”

陈阿娇力持镇定仰起头来分寸不让微笑道“皇上您也不会还以为到了这一步我还会像以前那样欣喜你的到来吧?”

“皇上若没有其它的事我便欲告退了。请将錾子还于我吧。”她后退一步宛然施礼道。

“杨得意”刘彻转身吩咐道“将南越进贡的烟水琉璃簮拿给陈皇后。”

陈阿娇瞪着他掌中握着的碧玉簪咬了咬唇终于无力放弃。

“后宫妃嫔到底是不能私自出宫的。”刘彻在她身后缓缓道“不过朕可以特别下令让阿娇姐邀相见的人往长门一见。他日阿娇姐若一定要出宫还是得向朕说一声。”

************************************

金屋恨一群:12o69138

金屋恨二群:42246741

喜欢的可以加入.

鸣谢水水柳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