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五十三:钟鸣鼎食堂邑府

五十三:钟鸣鼎食堂邑府

“奴婢奉陈娘娘之命将长门最好的明前茶送来给皇上尝尝。”

长门宫内侍成烈跪在宣室殿叩禀道。

“哦明前茶。”刘彻含笑玩味着这个名字道“这名字不错。”

“此茶据说是清明之前采摘最嫩的茶芯所制。最是色泽绿润芽峰显露汤色明亮。是以唤作明前。”

“杨得意”刘彻一笑吩咐道“将这明前茶煮来一试。”

“是。”杨得意躬身道上前来取。

“杨公公谨记我家娘娘说”成烈低道“煮烘焙茶用泉水最佳武火急沸刚煮沸起泡为宜冲泡水七分满为好。顷刻即可饮用。”

“你倒是颇具机灵么。”刘彻不免多看他一眼。

“是以陈娘娘方遣奴婢来宣室殿送茶。”

须臾明前茶已送到。刘彻端起茶盏看盏内茶汤呈浅碧清澈明亮叶细小嫩绿匀齐成朵芽芽直立栩栩如生香气清高持久香馥若兰不由赞勒声好字。

成烈道“娘娘还吩咐奴婢向皇上请旨下月初十乃馆陶大长公主的寿辰娘娘希望可以带着两位殿下往堂邑侯府贺寿略表孝心。”

“哦?”刘彻一顿徐徐沉眸道“孝乃百善之先陈皇后能以此为念朕心慰焉有不准之理?”

明前茶入口果然是甘醇无比齿间流芳。刘彻却没有了品茗的心情将茶盏摞下淡淡道“你先下去吧。”

“是。”成烈恭敬拜道。

************************************

元朔六年冬十月初十乃是馆陶大长公主六十寿辰历经三朝的大长公主可谓冠盖京华虽然经历了女儿阿娇后位被废的打击但刘彻念在当年扶位有功对堂邑侯府愈善待。故此馆陶大长公主虽然影响力远不如前还是京城不可忽视的人物。待到寿辰证日候府门前更是车水马龙宾客盈门。

“客人都到了么?”堂邑侯府门前如今的堂邑侯陈越庶弟走出来问道

“禀二少爷到了十之六七了。”陈朗躬身道。

这时一辆马车从街角转来拉车的两匹马通体雪白唯蹄上带一点黑雄骏异常在堂邑侯府门前停下未惊起一点灰尘。马车两侧镶着徽纹却是宫廷制样。

“是了。”陈商一喜吩咐道“大开府门。”

马车长驱直入到了内院才停下。陈商上前道“恭迎娘娘回府。”

车内陈阿娇低低应了一声。待两个孩子并刘陵都下车后这才抱着一盏纸灯掀帘。嫣然一笑道“多年不见三哥安好?”

堂邑侯府子弟排名陈商正是行三。此时他看着下得车来的女子心中迷惑。虽然并不是同母所出但陈商对这个陈府本辈唯一的嫡小姐还是了解的。过多的宠爱惯出了阿娇骄纵任性的脾气纵然在皇上面前也半分不让。以致落得罢黜长门的结局在他看来并不是偶然的事。但是七年的时光真的能如此程度的改变一个人么?眼前的女子虽然眉宇间隐藏着傲气整个人却柔和下来清亮如廊下开的正好的秋菊。

“嗯。”在陈朗的咳声提醒下陈商这才回神忙道“大长公主在内早就等久了。娘娘快点进去吧。”

百年的富贵沉淀堂邑候府自然是一片堂皇富丽。不逊于京城内任何一家候府。

陈阿娇低下头来微笑着道“我还没有送寿礼哪好意思就进去呢?”

“娘娘说笑了只要娘娘来了就是对大长公主最好的寿礼了。”陈商含笑道“何况娘娘不进去如何送寿礼呢?”

“我的寿礼却偏偏是要在外面送的。”陈阿娇微微一笑捧出手中宫灯。陈商这才看清这灯中空乃是用息岚阁最好的牛皮纸蒙在竹篾上所制纸上用细小的毛笔大大小小题了近百个各不相同的寿字。心思别致也是极难得的。

“陵儿把火折给我。”

陈商看着她捧着宫灯走下庭院在空旷处点燃轻轻放了手去。然后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灯借着风势竟冉冉升起。时值秋日天高气爽刮的是偏西风一路朝着内院方向飞去。

“那是什么?”内院里很快就有人现问道。

精巧的宫灯在空中漂浮明亮的火光将外壁上的寿字映的越清晰。缓缓随着风向远方漂移。

“也没什么那是娇娇念娘亲多年疼爱女儿无以为报特意花了半月时间亲制一盏宫灯提了百个寿字祈愿娘亲长命百岁。”陈阿娇微笑踏入道。

“何必弄这些东西。”刘嫖含笑走来挽住她的手爱怜看道“眼圈都重了你便能来就已很好。”

府内众人皆赞叹的看着越飞越高的宫灯便有一个平素与馆陶大长公主交善的贵妇起身含笑道“这寿礼着实别致陈娘娘孝心可嘉。只是妾身不明了这灯是如何飞起来的呢?”

“这灯唤作天灯。”陈阿娇浅笑答道。

“相传只要燃天灯的人诚信祈福天灯就会飞到天帝手上实现燃灯者一个愿望。”飞月长公主刘陵微笑着为众人讲解道来到馆陶大长公主面前微微屈膝“飞月祝大长公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多谢飞月长公主。”刘嫖有礼答道。看着牵着阿娇衣袂的外孙女刘初以及她身边的刘陌神情柔软道“陌儿初儿到外婆这里来。”

“外婆”刘初含笑放手扑到她的怀里。

“娇娇”刘嫖含笑牵着两个外孙的手感慨道“我如今也这把年纪了。只盼着你和陌儿初儿还有你哥哥能一直在我身边就安心了。嗯还有偃儿。”她回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义子董偃安抚一笑。

“娘”陈阿娇心下一阵感动依偎在刘嫖身上虽然明知道这个历经文景武三朝的高贵女子骨子里对权势的渴望根本不可能停歇。这一刻还是感动于她诚挚的母爱。她记起多年前阿娇戴上凤冠从堂邑侯府出来坐上迎亲的宫车时刘嫖含笑相送的脸。也记起了在另一个时空里雁声多次午夜梦回时坐在床头的母亲哀怨叹息的目光。

很多次雁声想问母亲心心念念那个早已把你抛在一边的男人值得么?

可是还没有来的及母亲已经离她远去。

那时候她便在心里对自己誓此生为女子必不做金屋藏娇之人。

世事翻覆命运却送她来到这儿重新做刘嫖的女儿。刘嫖却希望她挑起家族兴盛的重担长留在那个在历史上缔造了金屋藏娇的美丽童话却又亲手将它毁去的男人身边。

此生为女子必不做金屋藏娇之人。

历史宛如尘沙谁又还记得金屋藏娇这四个字本是一个男子送给自己正妻的誓言。

陈阿娇坐在自己未进宫前长住的抹云楼里听着院外觥筹交错秋日的庭院很是阴凉阳光倾斜着照过来窗下开着大盆大盆的菊花。

“对菊当吃蟹可惜啊这个时候还没有煮蟹的风俗。”刘陵七零八落的躺着道。

“想吃蟹啊。”陈阿娇斟酒道“自己弄吧。还等着别人端出来给你么?”

她斜倚在新唤人做的靠椅上长散漫神情慵懒。“还是这里好至少暂时不用担心被人算计摆出个什么架子来。”

当她这样说的时候并不知道连这样小小的奢望在这个日子也无法实现。

馆陶大长公主坐在堂上含笑应酬着来贺宾客。忽见陈朗疾步走近神色间有些仓皇不悦道“怎么了?”

“大长公主”陈朗的面色很有些奇异他轻声道“皇上来了刚进了府。”

“什么?”刘嫖站了起来立刻静下来含笑对宾客道“各位慢用我先去去。”对陈朗使了个眼色急离席进了侯府后进果然见侍卫领马何罗及御前总管杨得意拥簇下站在府中长廊上的皇帝。

“姑姑”刘彻含笑回过头来道“姑姑今日做寿彻儿过来讨杯酒喝。姑姑不会不赏脸吧?”

“怎么会呢?”刘嫖含笑道“皇上肯赏脸姑姑不胜荣幸。”她回身吩咐道“来人将远湘亭拣出来另摆一桌酒席并把侯爷并几位少爷都唤来。”

“彻儿从前也来过侯府自然知道”刘嫖回身望着刘彻意味深长道“远湘亭是堂邑侯府最高的地方说也奇怪自年前初儿在府里住了一夜后这堂邑侯府的菊花今年开的特别好。从远湘亭看过去赏菊花最佳。”

刘彻一笑道“如此便有劳姑姑了。”

************************************

金屋恨一群:12o69138(将满)

金屋恨二群:42246741

喜欢的可以加入.

鸣谢水水柳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