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五十四:此花开尽更无花

五十四:此花开尽更无花

堂邑侯府远湘亭

“臣陈越陈商陈轸参见皇上。”

远远的刘彻坐在亭上淡淡道“各位表兄请起吧。”

“谢皇上。”

堂邑侯陈越带着两位弟弟上了庭躬身道“圣驾来堂邑侯府臣未远迎实在罪过。”

“是朕未曾让门人禀及越表兄何罪之有?”刘彻扬眉微笑道“今日朕是来贺姑姑寿诞却不是让姑姑一家来陪朕的。各位表兄坐下吧。”

陈越告了个罪方才坐下。道“其实未央宫应有尽有今日皇上造访臣也不敢有所夸耀唯这碧酿春酒却是陈娘娘知我好杯中物特意送来的与淮南桃花妆酒堪称天下双绝。皇上定要尝尝。”

“哦?”刘彻抬望他似笑非笑道“阿娇用物奇异之处朕已经领教过了。今日她带着陌儿初儿回府贺寿可有打扰堂邑侯之处?”

“这……”陈越小心打量了一下皇帝左手的母亲面色斟酌答道“陈娘娘乃是从堂邑侯府所出家母极爱府中一应摆设悉如旧时焉有说打扰之理?”

说话间已有侯府下人将碧酿春斟上杨得意验了毒后奉上给刘彻。

“果然是好酒。”刘彻端起酒盅在手上把玩由衷赞了一句。酒质清洌酒香浓郁。

“这么说”他略侧身望向陈阿娇现在所在的抹云楼眼色深沉举起杯中酒一饮而尽。“阿娇现在在那边。”

“是的。”

碧酿春入口甘醇回味绵长。刘彻不由多喝了几盅。含笑向馆陶大长公主正要说话忽觉颈项上泛起一阵痒身侧杨得意一声惊呼“皇上……”

“酒宴有毒?”马何罗嘴间冷冷蹦出几个字佩剑出鞘。

“堂邑侯府的酒宴不可能有毒。”刘嫖沉下脸来面上威严三朝公主的气势让马何罗不敢上前。把眼看刘彻刘彻道一声“不妨事。”正伸手去摸只觉颈上泛起一些红疙瘩不多时连面上也有稀疏几点。

“好像……是疹子。”杨得意犹豫道。

陈越陈商兄弟对视一眼陈商呀的一声叫出声来。

“怎么了?”刘嫖皱眉不悦道。

“大司农桑弘羊将酒送到府上时曾经玩笑提到过陌……皇长子殿下就是不能沾酒的他初到长安的时候曾经喝过一次结果浑身就泛酒疹。是阿娇用药才给镇下去的。”陈商道偷偷望向刘彻嘀咕道“皇上与皇长子是父子说不定……”

“不太可能吧。”杨得意道尖细的嗓子有些突兀。“皇上从不禁酒。以前也不曾出过这般事呀。”

“可能是”陈越犹豫道“碧酿春酒据说是蒸馏所出浓度远比一般酒要高。皇上这才有所反应吧。”

“佳霓”刘嫖当机立断吩咐道“到抹云楼转告陈娘娘让她准备治疗酒疹一应药物。皇上”她转向刘彻道“总是说疹不见风远湘亭风大还请移驾抹云楼吧。”

“酒疹?”陈阿娇目瞪口呆听完侍女佳霓禀话。“皇上以前从不出酒——”她话未说完已经想通其中关键。淡淡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取点甘草加杜衡葛花藿香送过去。”

“是。”佳霓福了福身乖巧退下临走时怪异的看了一眼一边笑的揉肚子的刘陵。

“你好歹收敛点。”陈阿娇瞪她自己也掌不住笑了。

“娘亲”刘初撇撇嘴“不过就是出酒疹么。哥哥也出过有什么好笑的?”

“早早”刘陌喊道有些窘迫。

“没错。出酒疹没什么好笑的但是”刘陵好容易挣扎着说出句话出酒疹的人不对啊。她想象着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汉武帝刘彻一身酒疹的模样又忍不住笑了。

************************************

“陵儿有什么好笑的?”楼外传来淡淡的声音。

刘彻进来的时候刘陵还在笑终于渐渐收敛。坐在椅上微微抬看向楼前。

在馆陶大长公主和杨得意的簇拥下刘彻走进来。

阿娇亦回彼时刘彻站在楼中逆着光看不清神情。脸上虽泛起红疹态度依旧闲适并没有陌儿那次那么严重。乍眼看去没有折损太多俊朗。

原来汉武帝刘彻说到底也是一个普通人。

她垂眸忽然间心思就一开将心底深处对他的一丝畏惧放掉。

“娘娘”佳霓赶回禀道“您要的药已经全部拿来了。”

“好了将药放下你下去吧。”刘嫖吩咐道。

“是。”

“飞月公主昔日听荼夫人说起你的一些事。我颇感兴趣。”刘嫖含笑道“你不妨和我一起来我们单独说说话。”

刘陵明白她的意思打量了一眼阿娇浅笑道“大长公主相邀敢不从命?”

“陌儿初儿你们也一并跟来吧。”

陈阿娇哭笑不得的看着母亲带走了抹云楼里所有的人杨得意也悄声退下掩了门。

顷刻间抹云楼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刘彻没有说话缓缓走到窗前窗下置着一架古琴琴声小巧古朴。

“娇娇”刘彻唤道抚摸着琴身。“朕记得小时候你学琴那一阵子非常的不耐烦将这具听雪琴砸在地上琴底座上留下一条痕印就是当时所为。”

“不对是琴身那条痕印在琴左帮。”陈阿娇含笑道“可能年深日久皇上记差了。”

“唔”刘彻淡淡应道抚过琴左侧触手凹凸果然有一道痕印。

“那个时候你学琴朕学篴(汉代以前横吹竖吹的单管乐器统称为笛或篴。)似乎都很顽皮将教的师傅都气的不轻。”

“明明皇上比阿娇聪明多了怎么如此谦虚呢?”陈阿娇不在意的低下身去道“谢琴师都说我要有太子一半聪慧耐性就好了。”

刘彻默然许久回身若有所思看着她“小时候娇娇是最讨厌念书的结果现在却连各种药材的药性都记得下来。”他望着阿娇开始为他配置药量捣制悠然道。

“小时候彻儿也是个很可爱很贴心的孩子呀现在却变的多疑阴贽。人总是会变的不然如何成长?”

“坐下”她指了指椅子道晃了晃手中的草药“抹药。”

“阿娇姐”刘彻倒也不生气应言坐在她之前坐过的靠椅上闭上眼睛淡淡道“彻儿还是比较喜欢你喊我彻儿。”

她不由一怔少了那双锐利的黑眸刘彻的神情平静差点让她相信这个男人至少在这一刹那说的是真心话。

“覆水难收。”她淡淡道“过去的总是过去了。不论是称呼还是情分。”

……

“为朕弹支琴曲吧。”

“哦?这要求是皇上以皇上的身份在命令我么?”

“娇娇”他睁开眼睛眸光锐利“你莫忘了朕亦是你的夫君。”

“呵”她冷笑道“若如此我拒绝。”

“娇娇”刘彻眯眸但还是极度忍耐冷声道“你不要太挑战朕的脾气。”

“两个人互相妥协总是因为希望从对方身上得到回报。”她盯着他的眸一字一字道“我现在无所求也没有好失去的所以也不必委屈自己来迎合你了。”

刘彻伸出手握住她欲抽离的掌“可是如果朕不准呢?”

刘彻的手掌很热很坚定那是一双属于帝王的手却不是她愿意倾心相随的男人的手。

“皇上”她淡淡道“我要唤人来收拾一下呢。”心如止水。

近在咫尺的双眸那么熟悉的眉眼却变了目光清澈如水。不是记忆中那双总是带着痴狂的眸子。

刘彻终于可以相信从陈阿娇回到宫廷开始那份与他之间的疏离与冷漠并不是所谓的欲擒故纵的手段都是陈阿娇真实意识的反映。

据聂蒙回报当年阿娇自重伤被申家农妇救起后一直待在长安郊村先后与萧方桑弘羊郭解柳裔相逢。待刘陌刘初出生之后随师傅萧方返回唐古拉山。

刘彻低下头掩住眸子里的阴翳并不是特别出众的经历如何能锻造出一个全新的灵魂?

“娇娇”他望着窗外一片片的菊花开的灿烂连云似锦。

“你似乎从小就喜欢菊花。”

“自然”陈阿娇微笑吟道“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好像菊花开过还有梅吧。”刘彻望着她眸中含笑缓缓道。

************************************

金屋恨一群:12o69138(已满勿进)

金屋恨二群:42246741

喜欢的可以加入.

鸣谢水水柳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