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五十七:犹带昭阳日影来

五十七:犹带昭阳日影来

“皇上饶命啊。”佳霓惨呼着被侯府下人拖了出去架在庭院。

“做什么?”陈朗皱眉训道“你们懂不懂一点规矩?在这里杖万一惊扰着主子怎么办?”

“是。”这两个下人应道拉起佳霓无奈道“霓姑娘这次可不是我们不帮你是你自己闯下大祸的。”

佳霓福至心灵跌跌撞撞大声嘶喊道“陈娘娘饶了我吧。”

侧楼里陈阿娇刚刚起身坐在镜前梳洗犹未完全清醒眨了眨眼睛问道“外面怎么了?”

侍女风冶在她身后将阿娇的青丝挽起一髻惊鹄赞叹道“娘娘你真漂亮。”

陈阿娇嗔道“瞎说是风冶的手艺好。”

“才不是呢。”风冶摇摇手认真道“风冶也见过不少美人儿了。很多美人在卸下妆髻后也不过是普通唯有娘娘素面的时候慵懒娇媚比打扮起来更胜一筹。”

“凭嘴。”陈阿娇抿嘴笑道“你去外面叫个丫鬟进来问问不要吵到了悦宁。”

“是。”风冶福了福身走到门帘处唤道“离儿娘娘唤你进来。”

门帘响处进来的是一个青衣小婢十三四岁年纪身量未足形容未开。诚惶诚恐拜道“离儿参见陈娘娘。”

“免礼吧。”阿娇微笑道“外面怎么了?”

离儿再磕了一个头这才禀道“皇上下令将佳霓姐姐拉出去杖打。”

“什么?”风冶惊呼随即捂住嘴脸色惨白眼泪却沁了出来。她与佳霓同为堂邑府的大丫鬟交情一直很好。“娘娘”她转身跪下“求你救救佳霓。”

陈阿娇一怔记起昨日来抹云楼报信的侍女圆圆的脸似乎阿娇从前在堂邑侯府也曾见过只是多年都没有记得她的名字。

她倾耳听去果然听到远远传来的刑杖声以及女子微弱的呼喊脸色慢慢沉下道“怎么回事?”

“听说是佳霓打碎了抹云楼里的暗格上的祁连夜光杯。”阿离犹豫禀道。

“那一个啊。”阿娇自然记得那个双龙海棠夜光杯的故事听了也不觉怔住。思索了一霎对离儿道“你过去吩咐他们暂缓执刑我去正楼看看。”起身下楼徒留风冶在后面喊道“娘娘你还没有抹胭脂呢。”

“奴婢参见陈娘娘”看见陈阿娇宛转下得楼来陈朗松了口气躬身拜道。

“嗯”阿娇轻轻应道湛然如秋水的眸子往抹云楼内瞥了一瞥含笑问道“皇上还在里面么?”

“进来吧。”

是刘彻冷静中带着威严的声音。

阿娇进得楼来第一眼就看见地上海棠夜光杯的碎片。

殿上刘彻的面色已经恢复肃然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眸盯着她眼神里有种说不清道不白的东西。

“娇娇”馆陶大长公主含笑走近爱怜的抚摸她的鬓“都已经做娘亲了怎么还可以这么迟起身。”

她无语的看了看窗外阳光从东方斜斜的射进窗棂院中尚余一丝寒意。

是你们起的太早好不好?

“娇娇你最喜欢的那盏先皇御赐海棠夜光杯”刘嫖沉下脸恨声道“被佳霓那个贱婢摔碎了你莫要难过。夜光杯虽然稀少但并不是没有娘再为你寻一盏回来。”

“娘”她艰涩开口“佳霓呢?”

馆陶大长公主脸沉下来道“被拉出去了。你以后不会再看见她了。”

“算了”陈阿娇落寞的开口“也许是天意呢。”清晨的阳光洒在她轻轻垂下的双睫不胜魅惑“娘亲便饶了佳霓吧。”

刘嫖一怔便不自觉的瞥向刘彻。见刘彻冷冷的笑出来眸中却蓄着风暴“既然阿娇姐求情朕自然乐的从命。姑姑”他转道“那个婢子是你府上的朕便交给你处置。姑姑寿辰既然已过时间也不早了朕却要回宫了。”

“是。”刘嫖含笑应道吩咐道“陈朗为皇上准备车驾。”

“早早大约要醒了我去看看她。”陈阿娇含笑道。

“阿娇姐。”刘彻沉声唤道“身为宫妃圣驾即行不需要伴在一边么?——陈娘娘。”

“……本来臣妾该遵命的。只是早早还未起来呢。不如……”

“杨得意”刘彻头也不回的吩咐道“你等悦宁公主起身后带她和皇长子回宫。”

陈阿娇无语的站在御车前。

“阿娇姐”刘彻在车上伸出手来“上来吧。”

“这个”阿娇忽然狡黠的笑起来“阿娇听闻古之贤君臣在侧亡国之主女相随。皇上是贤君还是算了吧。”

刘彻扬眉黑眸锐利盯着她。一声冷笑“看不出来娇娇倒是颇为朕考虑啊?”

“这是阿娇的份事。”她得体微笑点尘不惊。

“皇上?”前面马何罗低声问道。

“唔。”刘彻应了一声垂眸道“起驾吧。”神情难辨。

陈阿娇吁了口气打算退开一些。

宫车轱辘缓缓前行。经过陈阿娇时他伸出手来用力扣住她的腰将她抱起。

车外传来小小的惊呼声。

她惊愕抬在那么近的距离里撞上了刘彻的眸子。

“娇娇所谓贤君还是亡主朕并不在乎。”

那些都是世人的说法。

而朕自信在朕的治理下这个皇朝会兴盛强大迈进前所未有的繁荣时代。

陈阿娇呆了一刹那忽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车内刘彻神情阴郁。

“有那么好笑么?”他冷冷问道。

“是很好笑。”陈阿娇笑道抹去眼角沁出的眼泪。

如果多年以前或者多年以后班婕妤在辇车前说出同样的话的时候汉成帝能不能学一学如今的刘彻?

可是刘彻和刘鹜毕竟不是同样的人。

很多时候所谓的后宫贤名要来有什么用呢?

她的脸上因为笑意而泛起一阵嫣红。刘彻轻轻抚过触感细腻如缎不由惊咦一声“阿娇姐倒真不像上了三十岁的人呢。”

她一僵面色渐渐冷下来避开他的手。

虽然不是正式的御辇。但这辆宫车还是很精致宽敞的里面更是豪华舒适。刘彻坐在东。既然已经上了车陈阿娇也就接受事实坐到西侧掀开车帘看着窗外长安街市自得其乐。

宫车从堂邑候府正门出过东市经子夜医馆从金门桥入未央宫。

“皇上”陈阿娇回过头来微笑道“这不是去长门的路。”

刘彻看了她一眼道“谁说要去长门宫了?”

她颦眉暗暗腹诽某人没风度勉强笑道“罢了你在承明殿将我放下来我自己走回去就是。”

刘彻冷哼一声吩咐道“去昭阳殿。”

************************************

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

在刘彻在位的年代昭阳殿在未央宫四十余殿中并不是极出名的一座远不如皇后所居的椒房殿却是离宣室殿很近的一座宫殿。

因为一句幽怨的诗句一个哀怨的故事一对绝色的姐妹陈阿娇倒是对昭阳殿很是感兴趣。

“就是这样啊。”陈阿娇仰看着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呢喃叹道。

“阿娇姐怎么了?好像从没有来过这儿似的。”刘彻负手含笑道。

如果阳光从昭阳殿后升起来是否真的有一只寒鸦从东边飞过来羽翼上犹染着日光的颜色?

那颜色只怕逼人的会让眼泪掉下来吧。

“那也有许久没来了呀。”她嫣然道“不知皇上让我来此有何用意?”

“娇娇”刘彻一笑踏上阶梯道“你也闹够了该搬过来了。”

“皇上明明答应了我让我继续留在长门的。”

“哦?”刘彻没有回头道“你在长门折腾了什么就那盏天灯?”他拍拍手便有青衣内侍小步跑来手里捧着的正是那盏百寿宫灯。

“你”她难得有些心虚却又好奇道“怎么在你手上?”

“昨日去堂邑侯府恰逢这盏灯缓缓落在车前的。”他淡淡道。

“哦”她狐疑道半信半不信。但眼珠一转道“相传接灯人是要实现点灯人的祈愿的。皇上竟然接了我的灯想必不会推辞吧。”

刘彻挑眉好笑道“你许的是什么愿?”

阿娇眨了眨眼“当然是要家人安康啊。”

“阿娇”刘彻俯下身来意味深长道“堂邑侯是朕的表兄朕自然不会亏待。只是你要知道从你嫁进这座未央宫你的家就不再是堂邑侯府了。”

************************************

金屋恨一群:12o69138(12o人已满)

金屋恨二群:42246741

最后还是两个字收藏.

另补

已完没什么其他意思就是说这一章已经完了。因为这是半章半章的.

以后情节请进包月后观看.

谢谢支持.

鞠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