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五十八:我心安处是家乡(解禁)

五十八:我心安处是家乡(解禁)

陈阿娇怔了一怔缓缓的勾起唇角讽刺笑道“那么这座未央宫能算是我的家么?”

“所谓家难道不应该是让你疲倦时栖息回来时温暖的地方?”

所谓家人难道不应该是在你受伤害时包容开心时分享温暖的人?

既然根本没有那份情份何必强求那份称呼?

“娇娇”刘彻的声音低沉带了一丝叹息意味“说到底你还是怨朕。”

“时间久了就淡了。所以我不怨。”阿娇后退了一步看着昭阳殿华美的檐角琉璃砖瓦在阳光下闪耀着熠熠光辉。

“但我真的不愿意搬到这昭阳殿。皇上。”她别过头放缓了针锋相对的语气

刘彻的表情冷下来“娇娇你不是非要坚持到朕让你搬回椒房殿吧。你因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陈阿娇简直要叹息了回眸直视他冷笑道“你以为卫子夫住过的地方现在的我还稀罕要么?”

“你就不能真的明白我是真的不想搬出长门。长门宫有什么不好至少我可以当它是一个家皇上”她特意咬着重音“既然已经有了一个家我就不再需要搬家了。昭阳殿哪怕再好我偏偏不喜欢。”

刘彻盯着她半响方沉声道“你若定要如此也就罢了。只是日后再无反复之理。这未央宫里大约只有娇娇你敢如此与朕说话了。”

陈阿娇自嘲一笑但既已达到目的便不欲再与他起争执。正要说话却见长廊上一内侍一溜烟小跑过来在昭阳殿下跪下叩道“皇上。”

刘彻怫然不悦冷声道“怎么了?”

“绯霜殿里李容华似乎要生产了。”内侍磕头禀道倒也中规中矩。

刘彻不由一怔就在这顷刻间陈阿娇退了一阶微笑道“恭喜皇上。皇上自然要去绯霜殿看看阿娇就先告退了。”

“呀对了。”她行了几步忽然似想起了什么回身道“昨天在堂邑侯府我倒忘了说了尚医馆的萧先生是我从前的师傅。既然早早身子已经安好了皇上不妨允了放他出宫吧?”

刘彻点不以为意道“就依阿娇姐的意思吧。”

************************************

陈阿娇沿着未央宫经过柏梁台就看见御苑之内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穿着极华贵的深红丝锦长幅曲裾面容姣美神情高傲被簇拥在众奴婢之间正在大脾气。

“这位便是诸邑公主了。”内侍上前一步低低在她耳边禀道。

“唔。”陈阿娇应了一声仔细一看之下这位诸邑公主刘清面容之间果然与卫子夫极为相似只是没有母亲柔和似水的气质看上去便张扬了很多。她叹了一声实在不愿意面对这样一张脸勾起她太多不好的回忆撇过头去不看。

“不必管。”她低声道。

“是。”

陈阿娇好奇的看了这个低退后的内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别人都唤奴婢作小容。”

说话的时候小容依然微微低下头去但是奇迹的并不让人觉得佝偻。下颔有着光滑的弧度很……清丽。

“小容……你是绯霜殿的内侍么?”陈阿娇眨眨眼。

“不是。奴婢怎么会有那个福分伺候李充华呢?奴婢只是玉堂殿的洒扫内侍罢了。”小容不卑不亢的答道“今日充华娘娘不慎在御苑绊了一下动气早产绯霜殿乱成一团皇上又不在宫里这才……被奴婢凑巧遇上了吧。然后皇上便让奴婢送娘娘回长门。”

“哦?”陈阿娇稀奇的扬扬眉那么多人伺候着的李芷怎么就这么不经意的绊了那么一下呢?不过这与她倒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思索着忽然听见一个娇蛮的声音“你是什么人?”

************************************

诸邑公主刘清是皇后卫子夫的第三个女儿。她不似长姐卫长公主刘斐自幼在未央宫里吃了不少苦也不似二姐阳石公主刘纭继承了母亲温婉的性情。自解事起她就是这个王朝最尊贵的一对夫妻的嫡女这个身份让她凭添了一份高傲让她在这座本是天下最勾心斗角的地方的未央宫里依旧能够无忧无虑的成长不懂半分收敛。

今日她在椒房殿中守着她们母女四人最疼爱的弟弟忽然问自己的母后一句“怎么父皇许久不来看我们了?”母后立时便变了脸色。刘斐见不对横了她一眼使眼色让她先出来。

她便满腹委屈出来明明只是极平常的一句话怎么便惹得椒房殿气氛尴尬至此。

“公主你便在御苑留一阵子待皇后娘娘气平了就好了。”

刘清回身瞥了采青一眼赌气道“我要去宣室殿找父皇。”

“这……”采青为难不已“公主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皇上吧。”

“父皇一向疼我不会有事的。”刘清回身笑盈盈道。

“可是……皇上此时并不在宣室殿啊。”

“不在”刘清诧异的停住脚步看了看日头“父皇一向勤政这个时候怎么会不在宣室?”

……

刘清不耐烦的瞟了她一眼怒道“你到底说不说?”

那一眼明明没有太多的威慑力采青打了个寒颤这位诸邑公主并不像皇后娘娘那样歌姬出身所以懂得体谅下人当初在椒房殿只因为一位宫女上菜时撞到了她刘清便下令打了她十板。彼时皇上宠爱卫皇后连带着盛宠这位诸邑公主经常驾临椒房殿。卫皇后觉得不忍想说算了。皇上却笑道不过一个婢子而已。卫皇后素不是忤逆皇上意思的人。于是她们只得看着那位宫女挨了十板子不到一个月便香消玉殒。

这些刘清却是不知道的她只知道她是大汉朝最尊贵的嫡公主她的尊严高傲没有人可以冒犯。但自从悦宁公主回宫之后所受宠爱犹胜诸邑公主当年最盛之时此消彼长之下皇上便对诸邑公主淡了很多。如果诸邑公主再不收敛自己他日出事以卫皇后如今危矣的局面真的能够保住她安好么?

采青这样想着如实禀报道“昨夜皇上根本不在宫中。”

“不在宫中”刘清的面色反而平和下来。“父皇经常出宫的。”她含笑道“难怪有些天没来看我们了。”

“公主。”采青沉声道“可是皇上去的是堂邑侯府啊?”

“堂邑侯谁?”刘清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撇嘴道“就是那个每次都不给我们好脸色看的皇姑婆噢。”

“诸邑公主。”采青有些抓狂了“你知不知道堂邑侯府里住着谁么?那可是昔日的陈皇后皇长子和悦宁公主的娘亲啊。”

刘清的脸色沉了下来。“你说的是真的?”她缓缓的看着采青伸出手去摘下身边一团菊花捋过花瓣只见花瓣细细索索的落下忽然一声惊呼原来毕竟把手给划出一道血痕。

“公主”采青一声惊呼连忙拉过她的手。

菊花从刘清手里跌落在地上滚了几滚。

刘清任由采青包扎着自己的手居然并不觉得十分痛。当初她跟在表哥霍去病身后。表哥的步子迈的比她大她需要小步奔跑才赶的上终于在廊上摔了一跤哭的惊天动地连父皇都惊动了好好训了表哥一顿。

她百无聊赖的看着四周看见一个素衣女子走在廊上身后只跟着一个青衣内侍很快就要拐过廊角。忽然觉得一阵委屈怨愤她堂堂一个大汉嫡公主在这边伤了手无论是谁难道不应该过来问候一下么?

“你是什么人?”她扬声问道态度倨傲。

游廊上陈阿娇一怔缓缓回过头来。

采青包扎好刘清手上的血迹吁了口气抬头看见那张清艳的容颜心下大惊刹那间一张俏脸便变的惨白。

“陈……陈娘娘”采青结巴唤道带着众人拜了下去。

刘清怔住依旧昂高了脸冷傲道“本公主在这未央宫里怎么从没见过你?”

“诸邑公主刘清”陈阿娇缓缓一笑走下来“你和以前的我似乎很相像呢?”

刘清霎时寒了脸“大胆我乃当今皇后所出的嫡公主岂容得你在此胡攀?”

“公主”陈阿娇未令起身采青也就不敢擅起只得在后轻轻拉了拉刘清的衣袂“不要乱说。”

陈阿娇看在眼底微微勾唇道“起吧。”

“是。”采青这才起身。

刘清惊疑不定问道“你到底是谁?”

阿娇仔细打量了刘清的容颜眉眼间依稀都是卫子夫的样子唯有那眼神却是三分像刘彻竟有五分像从前的阿娇。

一样的骄傲一样的不知天高地厚一样的骄蛮一样的任性。

刘彻啊刘彻你既然已经将阿娇狠心废黜长门又何必何必不经意的疼宠出另一个阿娇来?

“想不到卫子夫居然能教导出一个像你一样重视身世的女儿。”她微笑道。

“你”刘清觉得难堪可是她惯有的威势在这个女子面前居然作不出半分。这个女子仿佛天生是云端上的人哪怕衣裳素淡脂粉不施依旧高贵的逼人。

这种高贵不是表面上强撑出来的而是骨子里透出来的。

“……你怎么可以直呼我母后的名字?”

陈阿娇挑了挑眉笑盈盈的道“便是你父皇在此我也是敢喊的。至于我是谁你便问问你身边的婢女吧。”

“诸邑公主”在走之前这个女子意味深长的道“你要知道在这座未央宫里生存像你这么单纯刁蛮是不行的。”

刘清跺了跺脚看着女子消失在廊角的身影问道“她是谁?”

“她便是我刚刚说的陈皇后了。”采青叹息道昔日冠盖京华的堂邑翁主啊多年不见居然还是这么风华绝代。

************************************

幸福的华丽的解禁一章当作国庆礼物。汗。

因为连接两个月没有达到解禁要求这章是我特地向编辑讨来的大家将就看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