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六十一:不信君恩唤不回

六十一:不信君恩唤不回

元朔六年末

绯霜殿容华李芷产下皇四子与皇五女。

在宣室殿忙完一天政务下来刘彻坐在御辇之上抚额闭目心中忽然浮现起那张颊若芙蕖的容颜听得身边杨得意轻声禀道“皇上长乐宫到了。”

“唔。”他轻应道踏上长乐宫的阶梯问道宫人“太后近日如何?”

“太后娘娘今日身子好多了早起的时候进了药。如今丹阳候夫人正在殿上陪着太后。”长乐宫人跪在地上禀道。

“嗯”他拂袖道“退下吧。”进得宫来果然见金娥跪坐在王太后脚下轻轻伺候。见他进殿连忙起身行礼道“参见皇上。”

“免。”刘彻含笑道“娥儿有空就多进宫来陪陪母后吧。有你在身边母后的心情必会好很多。”

“是。”

“娥儿毕竟有自己的家啦。”王太后睁开眼道“让她老这么陪着哀家总归不太好。”

“是。母后。”刘彻应道。

“彻儿新皇子公主的名字取好了么?”

在王太后的示意下刘彻搀着她起身。“嗯。”刘彻漫不经心道“皇子名旦公主便叫嫣吧。封号作盖长就是了。”

“盖长”王太后回味了一阵欣慰道“倒也不错彻儿今日娥儿进宫求乐哀家一件事。哀家捉摸着并不是大事便答应了。”

“哦。”刘彻不免看了金娥一眼。目光虽无锐利金娥还是有些心惊胆战的低下头去。他勾唇一笑道。“娥儿若有事便直接与朕说便是了。若是朕能做到。如何会不答应?”

“也没什么大事。”王太后含笑道“娥儿嫁给淮南----丹阳候也有数年一直无生养总归不好。娥儿说前些日子飞月长公主曾与她说若是在夫家近宗收养一个孩子。最好是女孩子多半能带动命盘中的子女宫运来。但刘迁毕竟是皇族子弟娥儿心动之下有些为难这才找到哀家。”彻若有所思沉吟道“娥儿可有满意人选?”

“陈娘娘说江都翁主细君如今年纪尚幼。善解音律柔顺可人是极好的。”金娥道。“若可以娥儿必会善待。”

“细君。”刘彻念着这个陌生的名字。无谓一笑“她乃罪臣之后。若得娥儿收养膝下倒也是善事一件。”

“这么说”王太后望着他道“皇上是同意了?”

金娥见刘彻含笑点头心下欢喜拜倒道“谢皇上。”

“都是一家人谢什么呢?”王太后含笑道语意微凉而深长“彻儿若有一日哀家不在了。..你定要好好照拂子仲和娥

“母后。”刘彻地眸一暗近些日子王太后的身子越不好经常头疼泛起来连眼前都看不清。他心里极是忧虑但也无法可施。只得尽力多到长乐宫来陪着母亲。

王太后安抚拍拍他的手道“娥儿你先回去吧。哀家有些话想对皇上说。”

“是。”金娥细细应道一拜离去。

“彻儿”良久王太后微微道“你陪我到长乐宫外走一走吧。”

“好。”一向与母亲关系甚是和睦地刘彻自然不愿意违逆母亲此时的要求。“母后想去哪?”

“哀家想去越阳台回头看一看这座长乐宫。”

“彻儿你知道当年哀家怀着你地时候也曾在这个地方看着长乐宫。”

秋阳之下长乐宫显得越肃穆。低声的宫人在廊上走着捧着送给皇太后的药膳。

“是么?”

“哀家便是在长乐宫第一次看见阿娇。”王太后感觉搀在她臂上的手紧了紧不动声色的一笑道“那时候地堂邑翁主在长乐宫里当真是受尽恩宠。窦太后只有她唯一一个外孙女疼如珠宝。很多年后当哀家也有了娥儿才能体会窦太后的心情。”

“那时候哀家想这个女孩真实幸运无知间就拥有了这个世间最尊贵的身份单纯不知心计只怕对她未必是幸事。果然后来一一应验。”

“母后”刘彻垂眸淡淡问道“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如今彻儿也有了四个儿子了。”王太后却是毫不在意“回想元光年间因无子而陷入的窘境当真是恍如隔世。”

他脚步一滞不悦道“还提那些做什么?”

王太后并不看他慢慢道“这些日子我冷眼看阿娇竟是比从前懂事多了。而她一个娇贵女子要吃多少苦才能磨成如今的模样?彻儿当年是我们母子对不起阿娇所以彻儿这些年既然你已经大权在握能对她好些就对她好些。”

刘彻沉默了一阵子道“我知道了。”

“还有陌儿”王太后继续道“毕竟是皇家血脉须得敬告太庙明天下。”

“嗯过些日子朕自然会办的。”

“这些年哀家也老了。”王太后轻轻叹道“所以心软了很多。也许不久以后就要去见先帝了。”命富贵在天。”她含笑道“这些年我当过皇后如今你又在皇位上做的很好。哀家知足了。只是”她顿了顿道“哀家这一生来最亏欠的竟然都是自己的女儿你大姐如今尚能受你照拂可昙

“母后。”刘彻心下有些惨然勉强一笑眸中却迸射出万丈雄光。“终有一日朕会打下整个匈奴。将昙姐带回来让她在你面前再唤一声母后。”

送王太后回了长乐宫刘彻遣退了御辇行在未央宫地长廊上。

前几日清欢楼的风波他自然听闻。冷哼一声。陈卫王竟是将他外戚名分全占齐了。在未央宫里斗不够偏要到宫外去继续斗么?

自建元与元光年间他深受外戚之害便对外戚深恶痛绝。在这种潜性理由地影响下将阿娇罢黜长门这才遏制住了大有继窦。王两家权制君王苗头地陈家。

他本是极自信的人掌权之后立歌姬卫子夫为后。一手捧起另一个赫天下地卫家。宠幸王沁馨时对王家也是大肆封赏。只因为他相信。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随时收回自己赐予他们地荣华。

而如今王家似乎已经开始得意到忘了分寸。清欢楼上三家外戚。刘彻最是喜爱霍去病而陈商莫不说他并没有直接参与便是给阿娇面子他也不会动。

而且理亏地毕竟是王家。

元朔五年他渐渐厌倦了卫子夫地柔顺未央宫中的妃嫔也久未有新奇。御驾往上林苑狩猎在途中百无聊赖遇见了民女王沁馨。

王沁馨自然也是绝色的美人儿也许比不上卫子夫美丽。但是鲜活的性子让他爱不释手。

很久没有见这样一眼可以望地见底的女子了。

不知为了什么理由他宠了她近已年余了。

也不知为了什么理由忽然就觉得她实在不够聪明。

既然不够聪明那么做错了事自然也该接受一些惩罚。“杨得意”他吩咐道。

“奴婢在。”

“传朕的旨意李容华升为婕妤王美人育有皇三子也升为婕妤赐住芸萝殿算了还是往清凉殿吧。”

“是。”杨得意躬身道垂眸掩住一丝讶异和一丝了然。

阿娇不肯搬回未央李芷刚生产方才他刚刚决定将王沁馨这个名字尘封在这座未央宫那么刘彻略一迟疑往椒房殿的念头一闪而过却不知为何有些排斥。道“今夜往承华殿吧。”

承华殿里邢箬迎了出来盈盈拜倒“臣妾参见皇上。”

“免了箬儿。”刘彻作势搀了一把邢箬就势而起嫣然道“皇上能来是箬儿的福分。”

她的神情娇媚可人刘彻含笑看了一会道“从甘泉宫回来箬儿似乎越清减了。”

“许是天气转凉箬儿的胃口淡了吧。没什么大不了。”邢箬嫣然道。

“哦?”刘彻微笑道“那便让御厨上些好菜朕陪箬儿用吧。可莫再说什么胃口不好啦。”

“箬儿多谢皇上。”刑箬面上泛过一丝晕红之色向身边侍女萦香道“去准备吧。”

“是。”萦香亦为主子高兴自下去吩咐。

不消片刻八色御肴已经备齐。刘彻尝了尝忽然忆起当年清欢楼上的几道简单却风味绝佳的菜肴。

刑箬察言观色道“皇上不喜欢么?”

“不是。”刘彻含笑道。

殿外忽然传来喧哗他面上闪过一丝不快之色。邢箬忙停奢转脸向外问道怎么了?”

“禀皇上轻娥”萦香屈膝禀道“是敷香殿地王美人闹着要见皇上。”

“她要见皇上到我这来算什么?”刑箬便不悦却依然盈然转望向刘彻娇滴滴道“皇上。”

“告诉王婕妤让她安心搬往清凉殿不必再见朕了。”刘彻面上没有半分神情淡淡道。

刑箬低下头面色微变。承明殿虽然不似芸萝殿冷僻苍凉却也在未央宫东侧帝足一向不涉的地方住了那里等于是一生与帝宠无缘了。想这年余来敷香殿王沁馨受尽恩宠风头最盛之时连卫皇后都不得不避其锋芒又育有.皇子。却不料一朝君王转便落得如此田地。心中不免有点苍凉意味。

君心反复狠决若斯。

“娘娘娘娘。”承华殿外侍女夏音迭声唤道“你可别吓奴婢啊。”

听了内侍转述的旨意王沁馨脸色惨白。

“夏音我和卫子夫斗了年余为地是什么呢?”王沁馨喃喃道。

“娘娘你不要这么说无论如何你还有三皇子啊。”

“我不求我有个能干的亲人像卫青或是霍去病为我争光。”她苍凉道缓缓笑开“但至少不要来拖住我前进地脚步啊。”

一滴泪水从她地眼中沁出来。查到一门成绩不好。默回家要挨骂鸟。

14号两门考试。明天中午无更新。晚上看我回去后赶不赶的出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