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六十三:无关风月总是情

六十三:无关风月总是情

“皇兄在说什么呢?”刘陵挽起鬓边的散笑的灿烂。

“朕尚记得”刘彻盯着刘陵的眼睛笑容淡淡语气却极魅惑“建元元年陵儿初来长安之时尚是个刚刚及笄的小姑娘美丽可爱。”

刘陵叹了口气“可是都过了十多年了那个可爱的刘陵早已经变的不再可爱了。”

“怎么会?”刘彻含笑负手在雪地上踱了一步“如今的陵儿可比当年要美上三分。”

“美丽和可爱从来都不是一回事。”刘陵低下头去声音萧索“不过皇兄大约是不清楚的。”

“不提这个了”她抬起头来眸光晶璨如星皇兄寻我出来有事么?”面上的笑容虽如花刘彻却觉出了疏离的味儿积雪簌簌落在林间他悠然接住一片捻起看它迅融化留下指间一抹凉意“朕记得”他淡淡道“陵儿和娇娇不同最爱的是桃花吧?”

“恩。”刘陵含笑点头“难为皇兄记挂小妹的事。”

“哦那陵儿最爱的桃花在何处?”他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却仔细盯着刘陵面上每一处细微的反应。

“自然是淮南的桃花啦。淮南王府我住的地方父王---哦不是父亲特意为我植了一处桃林每到春天桃花开的时候满园缤纷灿若云霞当真是美极了。”刘陵忽然叹了口气掩起眸底的怀念“只可惜。再也看不见了。”

刘彻负在身后的左手便紧了一紧旋即松开道。“最初他们禀报说陵儿因毒失了些记忆。朕本是不信的今日见了倒信了几分。”

“皇兄”刘陵委屈唤道“我也不乐意啊。谁会愿意将自己的一段记忆埋葬仿佛多了一个不认识地自己。刘令命苦只好认了。”

“朕不管你失忆是真是假”刘彻转过身去冷漠道“也好。当年的事朕也不希望有人再提起了。他便没有看见刘陵眸子闪过的一丝怒意转眼忍住生硬道。“知道了。”

“不过皇兄说地到底是哪件事呢?”

他讶然回身盯着刘陵一会儿。徐徐道“陵儿若忘了。便罢了。”

“陵儿遵皇兄意旨。”

刘彻垂眸。淡淡道“如今陵儿与娇娇倒是极亲密的。“是啊。”转眼间。刘陵随口答道心中忽然起了恶意笑靥如花道“皇兄说陵儿可爱其实论到可爱陵儿如何敢与当年地阿娇姐比肩?”

当年的堂邑翁主陈阿娇眉若春山煊赫京华鲜活如烈火般的性子喜怒哀乐皆出于本心是长安尔虞我诈的贵族世家难得的一抹清流。.p..自元光五年罢黜长门风霜几易虽然磨地圆润通透了却再也不复当年烈焰红唇的风情。

刘彻心中微微一恸面上却冷笑道“当年的事朕以为淮南翁主也脱不了干系吧?”眼光极冷彻如冰雪。

刘陵却含笑转了身半分也不惧悠然道“刘陵刚刚谨遵圣意当年的事是当真半分也不提也记不得了。”

刘彻盯着她一会儿忆起般若殿书房中的连环弩弩图收回目光淡淡道“陵儿若能始终记得这点自然最好。”

她便缓缓低下头去道“自然。”却察觉刘彻目光深远似乎越过她投向某处。心中一动回头去。正瞧见般若殿窗前阿娇背了身子长长的青丝如水般垂下在北风间缓缓扬起。惊鸿一瞥间依旧眉如远山。

“娘娘”帘外杨得意躬身诚惶诚恐禀道“皇上特意来长门宫来看望娘娘不料娘娘尚未起身这才……”

陈阿娇坐在镜前淡淡吩咐道“绿衣帮我把那件宝蓝色的滚边缎衣取来。”

绿衣低低屈膝应了声“是”自去取了来为阿娇换上。小心翼翼的觑着她的脸色阿娇噗哧一笑道“怎么莫不是我脸上生出一朵花来?”

“那倒没有。”绿衣讪讪道却又忽然口齿灵活起来“娘娘本就生地人比花娇何须甚么花来增颜色?”

刘初从殿外踏雪进来推开门带进一片寒气莫忧站的离门进些生生打了个寒战。“娘亲”刘初唤道“哥哥要回来了。”

“嗯。”陈阿娇含笑应了一声蹙起眉道“早早你莫要冷到了。”侧身吩咐道“替我把头挽起来。”

“知道了。”刘初笑道“只在外面看了一下不会有事的。”

廊下成烈远远见了刘陌踏雪回来地身影连忙迎上去道“殿下回来了。”

“嗯。”刘陌应了一声将貂衣换下交给他看着长门宫外缓缓走来的两个人。当前一人负手一身黑锦冠服披着坎肩披风宽大地衣袖在风中摇摆。神情淡淡却有种难言地尊贵气势。

“皇上陵姨。”他束手致意暗暗皱了眉思忖着这两个人在一起的含义。

“陌儿回来了?”刘彻含笑眼底却没有进温度语气温和“今日在博望轩先生讲了些什么?”

“东方先生今天为我说地是《过秦论》。”刘陌毕恭毕敬答道。

“哦?”刘彻沉吟“那么陌儿觉得贾谊的《过秦论》如何?“

“自然是极好的。”刘陌毫不迟疑的答道。成烈掌了门刘彻进得殿来殿内宽广呼出的气化成白雾。温暖如春。

阿娇依约地身影在帘内里间恬静安稳正如绿衣挽的手。

“阿娇姐信刘陵。正如刘陵信阿娇姐。”在刚刚的雪地里刘陵微笑道。神情闲适“所以刘陵不担心。”

刘彻便忆起元光二年长安城外地淮南别院亦是一园桃花灿若云霞。他从别院里出来。看见阿娇苍白的脸心底忽然一片烦躁。挥袖道“都下去吧。”

今日阿娇唤梳地是望仙环髻最是繁琐不过。绿衣也不过方挽起一半听了这话执的手不由一顿。陈阿娇拢起另一半青丝道“你先下去吧。”

“是。”绿衣低低应了随众人躬身退下。刘陌张口欲言。却被刘陵拉着。刘陵望了一眼帘内目光里含着深意。

阿娇起身回眸淡淡道。“皇上有什么事么?”

隔着珠帘他看见她矜持疏远的神情青丝一半挽起。一半放下。慵懒的妩媚。

“娇娇”他含笑踱进来。“你……没有什么要说的么?”

陈阿娇垂眸“我该说些什么么?”

“若是在昔年”他挽起一束她垂下地“阿娇姐定是不愿与朕善罢甘休的。”

她一怔道“沧海桑田世事变迁早已变了心境了。”

“娇娇”他把玩着她的头漫不经心道“当年追杀你的人你有没有印象?”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阿娇嫣然“难道皇上还打算为我追究此事么?”

他欲含笑道自然。却看见镜中她通透明媚的眼竟吐不出来。

原来她竟是全部清楚的。

如此清楚的陈阿娇如何会和当年在她废后的巫蛊事件以及之后的长门追杀中起着关键作用地刘陵倏然间亲密有如姐妹?

“皇上。”她起身散从他指缝间溜走“既然不可能便不必说了。更何况我也未必愿意追究。”

“皇上”陈阿娇含笑走到窗前回眸道“你知道么?”她指着长门宫正殿月浮语气森冷“当年我就是在那儿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在自己脚下。”

“娇娇……”刘彻有些无言不知道她说的究竟是刘陵与卫子夫着人追杀她那晚还是他下旨将她罢黜长门那日。

“那么多人血将月浮殿都染红了。”她淡淡抬眸眸中尚有着悲悯“所以至今我都不敢踏足月浮殿。有时候在夜里我都仿佛能听见月浮殿里传来地哭嚎。”

“子不语怪力乱神。”刘彻淡淡道“阿娇姐难道信这个?”“皇上这话问的奇怪。”陈阿娇微笑看着他“我若不信又如何会行那巫蛊之事?”

刘彻地面色有些变了“说到最后你还是记得那个楚服么?”他拂起衣袖冷冷转了身淡漠道“你要知道就算当年没有这些事楚服也是要处死地。朕的后宫容不下行分桃之事地妃嫔。”

陈阿娇一怔有些想笑又有些悲哀。

阿娇那么那么爱刘彻的阿娇如何见疑到这种地步?

“既然已经说到这个朕今日便一并说了吧。”刘彻冷冷道“当初刘陵受封长公主入住长门宫乃权宜之计。如今长安安定朕会为她在长安建长公主府。让她择日搬出长门宫。”

“这”陈阿娇张口结舌直接道“不要。”

可是她还是忘了她面对的是刘彻。那个从不接受别人拒绝的大汉君主。

“由不得娇娇你说不要。”他回过身神情阴骘“刘陵身为长公主却住在后宫到底不能长久。”

陈阿娇的面色变了长门宫作为前皇后的罢黜之地历来是属于后宫之外的。恢复更新无言。

耽搁的日子抱歉。

最近的家乡天天下午打雷下雨。大约写稿上午的时间只有早上晚上了我会加油赶稿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