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六十四:辞树最是露井桃

六十四:辞树最是露井桃

皇次子刘据从博望轩下了学回来远远便间椒房殿殿外站了好些下人。

“参见据殿下。”卫皇后的贴身侍女采薇跪拜道。

刘据挑眉“是谁在殿内?“

“大将军卫青今日进宫来看皇后娘娘。“采薇禀道。

“知道了。“刘据大踏步的走进椒房殿内。采青有些迟疑采薇拉住她。“纵有天大的事也不用拦据殿下的。”采薇这样说。

“母后”刘据扬声喊道。殿内卫子夫止了言含笑看着刘据走向她。

“下学啦?”她爱怜的抚过刘据的额头。

“嗯。”刘据颔“今天下了好大的雪。在博望轩还好回椒房殿的路上可冷了呢。”殿下”卫青不由皱了眉头“怎么能这么娇气?”

“舅舅”刘据回身不满的看着他“据儿又没有说不去只不过抱怨几句也不可以么?”

卫青不由语塞自失一笑可能是因为卫家放了太多的希望在这个孩子身上不自觉间就要求他更完满。可是金壁辉煌的未央宫里宠溺出来的孩子要多么完满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据儿说的也对。”卫子夫含笑问道“今日石先生讲了什么了?”

“石庆先生讲的是《论语》我都听懂了。”刘据奶声奶气道却低下头来“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给陌哥哥讲学的东方先生。”

一刹那间卫子夫的脸色有些苍白。僵硬道“据儿乖去里面换了衣服。找大姐去吧。”

刘据点点头知道这便是母亲要遣走自己。与舅舅商议大事了。其实在他内心里非常不喜欢这样觉得这时候的母后很陌生没有平常的甜美温婉。可是他也能隐约察觉到母亲在这座未央宫如履薄冰地处境心下茫然。道了一声好悄悄退下。

“据儿太良善为人也不够果决。”卫青叹了口气道“长此以往不是好事。”

“他到底还小么”卫子夫勉强笑道“仲卿便拜托你多多教导他了。”

“臣自当尽力。”卫青拱手道。忧心的簇起了眉“前些日子皇上已经吩咐了司礼大臣。要在年前为皇长子刘陌祭拜太庙正式登入皇族族谱。..我们便没有办法可以阻止了么?”

“皇上不让我们阻止。我们便不动。”卫子夫冷笑道。轻轻颔下去。“仲卿你可知道。在这个未央宫什么都是假的唯有皇上地心意是真的。你瞧王沁馨当日那么受宠一介美人胆敢与我这个皇后抗衡如今人在哪里?”

“可是明面上看王婕妤失宠是因为外戚嚣张了。”卫青不动声色道。

“圣宠在恩义在。圣宠亡恩义则亡。”卫子夫叹道“不是王叙章连累了王婕妤而是王婕妤连累了王叙章呀!”

她起身踏下殿来握住卫青地手“好在你和去病不是王叙章之流你们的功名是真刀真枪杀出来的。便是皇上要罢黜你们也得细细思量。”她的眼中滚下泪来“若是它日我和据儿也走到如此地步望仲卿念着这些年的姐弟情分照看据儿则个。”

“皇后娘娘”卫青惶恐跪下去“你说哪里地话没有皇后娘娘哪有我卫青的今日?哪有卫家的今日?卫青甚至卫家与皇后娘娘和皇次子殿下都是一体的。”

“仲卿”卫子夫含笑拭泪凄然道“这里没有别人你便不要唤我皇后娘娘了吧。唤我一声三姐好么?”

卫青亦心下一酸想起当年在平阳公主府上姐弟相依为命的境况轻轻唤了一声“三姐。”

“好。”卫子夫恢复了温婉中正的模样道“有时候真的怀念过去的日子虽然没有如今的地位。可是欢乐却多地多。”“皇后娘娘说哪里话?”卫青皱起了眉头“到了如今这地步早就不容我们退了。何况我们也不会退。”

“这是自然。”卫子夫悠然走在殿上“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娘娘昔日你说对待如今长门宫那位须得以静制动。可是如今我们守她攻难道我们眼睁睁看着她日益得圣心却束手待毙么?”

“仲卿”卫子夫推开窗望向长门宫方向“你看如今这形势与当年多么相像。”

当年陈阿娇是皇后她是刘彻心中疼宠的人。

如今她坐上后位刘彻的心却渐渐移给了别人。

其实如果她愿意承认就算陈阿娇没有回来刘彻地心也早已不在她这里了。但是只要不是陈阿娇她拥有据儿拥有仲卿和去病后位便不可动摇。

如果当年陈皇后能够容得下她在这后宫生存她也不会有那样高的想望此生此世会有一朝登上后位母仪天下。

但是既然她已经坐到这一步了便再也不可能放手重新回到那个一无所有任人践踏地卫子夫。“仲卿你知道么?”她指着般若殿地方向声音萧瑟“至今为止皇上尚未在长门宫留宿。”

“是么?”卫青皱眉深思道“这样的话陈皇后在皇上心中地地位不轻啊。”

他在心中自嘲还是飞扬跳脱的去病说的对大丈夫只愿策马沙场却来算计这等帷帐之事。

可是他若想要保住去病的飞扬跳脱保住自己策马沙场的愿望。便不得不算计这样的事。

何况卫子夫是他地姐姐。

“仲卿”卫子夫走到殿中央。用手扣着案上压着的上好雪花笺纸“你知道。我不是陈阿娇我没有她的资本也看到了她地下场。从我登上这个位置一开始我就知道我必须容忍一个又一个的新人。在皇上地怀抱里。”

“哪怕这里面也有她陈阿娇。”她的指甲在纸上掐出一套印痕。

“我明知道我应该忍。”

但是我毕竟是皇上的正妻我无法看着他那样的疼宠另一个人。哪怕那个人。是他从前的妻子。

如果这未央宫有天生不能并存地人便是我和她了。哪怕是我们自己。也不能改变。

“但是我还是动手了。”卫子夫冷笑着扬眉。看见卫青惊异的神情。

“你不要担心。”她淡淡道“我清楚皇上的底线。有对我的也有对她陈阿娇的。我会在这底线之上小心行事。”

“皇后娘娘”卫青沉默半响方才开口“你是如何动手的?”

“时候到了你自然知晓。”卫子夫垂下头漠漠道“我不是不信你却怕你反对。而且这种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而目前你需要知道的先是”她收回手冷笑道“我会尽力促成皇上留宿长门宫。”

“娘娘”卫青讶然“怎么可以“你放心”卫子夫笑的完美“我早已经学会了不在意。”

卫青默然良久方道“娘娘不必做到如此地步。”

“可是如果不做”卫子夫苦笑“就算陈阿娇出了事皇上也会回护的。”

男人啊总是这样得不到地最珍贵一旦得到了也就弃之鄙履了。“臣能帮上娘娘什么么?”

“自然。”卫子夫施然道“我要你帮我分化陈阿娇与刘陵。”

“飞月长公主”卫青一怔那个先帮助卫家登上高位后又弃之投向陈阿娇的女子。“娘娘不是试过了么?”

“本宫从来就不信两个女子之间有什么真正的友情。何况她们之间有如此错综复杂地关系。”卫子夫微笑道“就算这份感情是真的当刘陵嫁了人夫家与陈阿娇起了冲突你说她是向着谁?”

元光年间卫青尚为建章尉地时候曾经跟在刘彻身边见过那个从淮南来地女子。印象中她的身上似乎带着淮南特有地江南烟雨的气息笑起来的样子薄如桃花。

刘陵却不是命薄如桃花的女子在如今帝都的格局走到这样的地步圣宠隆重实在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如果可以的话”卫青斟酌道“臣愿意迎娶飞月长公主。”他虽已有三子但正妻之位一直从缺。以他如今长平候与大将军的地位迎娶飞月长公主倒也算身份相当。

“不行。”卫子夫寒了脸“仲卿”她烦躁的走了几步“你难道不明白长公主虽然身份尊贵但迎娶刘陵的人却注定得不到皇上的青睐。”

飞月长公主刘陵名分上是皇上的堂妹实际上却曾是皇上的枕边人。

这些年刘彻以**的罪名处置了几位诸侯王自己自然不能再与刘陵来往落人话柄。但是君王的心里对得到刘陵的人必定不会有好感。

卫青是这一代卫家的家主如日中天颇得圣宠卫子夫自然不会拿他来冒险。

“我们必须找一个身份相当心向我们却又在朝局上不会起太大作用的人。”卫子夫抬淡淡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