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六十五:留得君心细细吟

六十五:留得君心细细吟

天色过午的时候卫青终于出了椒房殿从南司马门出未央宫看见一驾车马缓缓驰入车饰华贵。宫车中人掀起帘来露出一张熟悉雍容的容颜却是平阳长公主。

卫青便拜下去“参见长公主。”

“原来是长平候”刘婧淡淡微笑道“长平候是见过皇后娘娘来么?”

“是。”卫青躬身答道刘婧点点头道“长平候若要回府我便不多耽搁了。”放下帘子不再看。转眼间宫车碌碌向长乐宫驶去。

“大将军。”守着宫门的校尉迎上来“卫将军请吧。”

卫青怅然的叹了口气随口问道“平阳长公主是去向太后请安么?”

“似乎是吧。”校尉不太肯定道“听说丹阳候夫人奏请收养的江都翁主已经到长安了。太后久闻这位翁主温柔娴雅一等一的气度举止颇想一见。长公主估计也是来凑凑热闹。”

“哦。”卫青止住脚步。金娥奏请收养皇族女子的事刘彻已经同意消息不算秘密他自然知晓。其实若非这位细君翁主是罪臣之后皇族女子如何能够随意送养。这桩事算是成全了双方倒也不是大事。问题关键是这收养的主意是飞月长公主刘陵提出来的而刘细君这人选是废后陈阿娇建议的。

王太后自觉亏欠长女对修成君母子三人颇为疼宠长安城人尽皆知。当初太后欲将修成君女金娥嫁给齐王。齐王势败除国主父偃伏诛这桩婚事自然不成。转将金娥许给淮南世子刘迁。这桩婚事当初卫家不曾在意。却在不经意间成全了飞月长公主刘陵与金娥的姑嫂关系。因为刘陵与陈阿娇亲密。连带金娥与陈阿娇亦走的近。此事若成则修成君一家必与废后亲善。

卫青叹了口气。金娥在多大程度上能左右王太后的意见?

他们卫家出身卑微。姐姐子夫的后位本来坐地便不如当年陈皇后稳当。若未央宫中皇上太后尽皆偏向陈皇后卫子夫的日子如火上之栗。也就难怪卫子夫不惜手段要扳回局面了。

当他们卫家身在贫贱之时以为一朝之日凭自己的力量若能挣出一番天地则万事俱足。待到登到高位方知高位亦有高位地难处。人在世间原是没有万事俱足的时候地。一路看小说网

只能投入到如今的局势里继续奋战。

丹阳候夫人金娥带着刘细君来到长乐宫的时候。母亲修成君与平阳长公主已经在那里了。

“金娥参见太后参见平阳长公主。”

“娥儿起来吧。”王太后含笑道“这位便是江都翁主刘细君么?”

金娥身后。六七岁的女孩跪下去声音细软。“细君参见太后娘娘。参见长公主修成君殿下。”

王太后颔道。“倒真是个乖巧的孩子。”扶着修成君起身道“细君近前让哀家瞧瞧。”那次与刘彻长谈后刘彻忆起即将出宫地萧方宣来为王太后治病。萧方不愧医剑双绝之名一番针灸加几剂方子下去。王太后的头痛竟有了很大好转。刘彻欢喜之下厚赏了萧方。却命他在京城住下不得擅自离开。

细君便看了金娥一眼见金娥神色温软颊含微笑放开她的手于是款步上前来到王太后面前。王太后搀着她的手细细看了一番细君身形尚小身子又纤薄。但出自大家虽江都王府迭经变故但天生的气度神情在那里眉目清秀一双眸子温婉里含着灵气。她看着欢喜温言道“细君从今以后你就伴在丹阳候膝下好不好?”

以江都王府如今的境况她料得刘细君必不会说一个不字。何况这是连皇帝都同意过的事。然而细君却低下头去声音缓缓却清晰道“细君是江都王族子嗣为人子女者父母纵有大不是也不能轻言舍弃。”

王太后一怔脸色便慢慢淡了。长乐宫里气氛一时尴尬刘婧见了连忙过来牵起刘细君的手含笑道“细君由此心思倒也难得。不如这样细君依旧是江都翁主只是多认一对义父母也多一些人疼爱岂不两全其美?”

刘细君抬起头来刘婧只觉得这个六七岁的女孩望过来地一眼冰凉通彻而刘细君已经垂了眸细细道“细君谨遵懿旨亦谢过平阳长公主成全。”

王太后的脸色便渐渐平了。刘婧含笑道“既然如此还唤什么长公主。细君本就是皇族翁主如今又多了这么一对显赫的养父母。便唤我一声姨婆吧。”

“长公主这么年轻”刘细君嫣然道“细君怕把长公主喊老了呢。”

一时间殿中诸人都笑出来刘婧转向金娥道“瞧瞧你这位新女儿嘴儿乖觉地。”

“太后娘娘”内侍明达躬身禀告“皇后娘娘和卫长公主阳石公主过来请安了。”

说话间一身皇后冠服的卫子夫拢袖款款进殿含笑拜道“臣妾参见太后娘娘。”

“皇后请起吧。”王太后面色淡淡问道“据儿呢?”

“今日大雪据儿从博望轩回来招了些寒。伺候喝了些姜汤了热睡下了。”

“这就好。”太后颔“莫要像年前那样让哀家悬心。”

卫子夫地眸子一黯若不是因为年前刘据地一场大病才成全了陈阿娇。她心下恨恨。面上却温婉道“据儿让母后担心了。子夫会好生照顾。断不会再生事了。”

“细君参见皇后娘娘卫长公主。阳石公主。”刘细君在一边按了宫礼参拜。“这位便是细君翁主了么?”卫子夫含笑道“果然是名不虚传。”

“斐儿”她回身道“你不是常抱怨这宫里除了你们姐妹没有相当年纪的公主了么。如今细君来了可好。你和纭儿要多照看着细君翁主。”

刘斐含笑应了声是字。向刘细君友善地伸出手道“细君妹妹我和纭儿带你在这未央宫走一走吧。”

刘细君暗暗颦眉却见太后与金娥含笑点只得跟了去。

“从长乐宫往西便是未央宫了。细君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带你到我们住地椒房殿看看。椒房殿可美啦。“刘纭含笑道。

“细君多谢阳石公主盛意。”

“可怜的细君妹妹。”刘斐叹了口气道。“若不是……你也还是一国翁主不用寄人篱下。飞月姑姑与丹阳候如今来接你。想也是好好补偿一下吧。”

“卫长公主。”刘细君抬眸正色道。“我父王若真谋逆。走到如今这步细君无话可说。细君坚持自己身份。是尽为人子女的本分。但细君若因为家仇心怀怨愤那便是细君地不是了。”

刘斐一窒看着眼前的少女纤细淡薄地身子却有着挺直的背脊。

“妹妹能这样想”她微笑道“自然是好。”

宣室殿

“哦”刘彻饶有兴致道“那个女孩真的如此说的。“应该是的。”杨得意躬身答到。

这个身世曲折地江都翁主年纪虽幼心性倒是颇明么。刘彻心中沉吟道。只是“陈皇后并不识得刘细君如何会向丹阳候夫人提起她?”

“这……”聂蒙迟疑道“陈娘娘昔日在宫外也曾到过江都数日只是并未入江都王府许是听江都人提起这个小翁主吧。”

刘彻淡漠冷笑深居简出的诸侯王翁主能有多大声名流落在外面?

“为飞月长公主修建的长公主府邸进况如何?”

“大约就快完工了。杨得意躬身道“就建在秣陵侯府一侧由桑弘羊大人拨下钱粮营造司督造。”

“这样便好。”刘彻点点头道“另外转告丹阳候夫人此事应谢谢飞月长公主与陈皇后促成让她从长乐宫出来不妨带刘细君去一趟长门宫。”

长门宫

连日的飞雪终于放晴。陈阿娇望着姗姗出现的冬日缓缓叹了口气。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想在这个时代她到底算什么角色。君行天下刘彻轻轻巧巧一句话任她百般不愿依旧只能静静的看着刘陵收拾细软准备择日搬出。

“好了”刘陵拍拍她的脸颊“又不是生离死别以后你也可以偷偷出宫看我啊。”

“那怎么一样”陈阿娇垂眸新煮的绿茶尚浮着烟绿最适合在这样的天气饮用。“从此以后你算是自由了独留我一人在这后宫里无聊地慌。”

刘陵叹了口气眼里却浮现出浓浓的笑意“怎么会无聊呢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就会累死你。”

陈阿娇冷笑正要反唇相讥却听得殿外掌帘丫鬟的声音禀道“娘娘丹阳候夫人携江都翁主来访。”两人俱一怔。

只见珠帘卷处金娥携着刘细君嫣然行来。

努力更新,默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