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七十:红杏枝头透春意

七十:红杏枝头透春意

皇上去了上林苑没有多少日子太后旧病作头疼的愈严重竟是不能视物。皇上不在未央宫里能作主的便推皇后卫子夫连忙离了椒房殿伺候在王太后病榻前一面叫了众太医会诊一面派人飞马禀告上林苑的皇上。

刘彻听了消息有些讶然但还是吩咐道“将子夜医馆的萧方先生请进宫为太后治病。”杨得意以为皇帝心念母亲多半会启程回未央宫。然而刘彻依旧每日带着众人进行冬狩。明面上看并没有太担心的样子不知道是相信萧方的医术还是心中有什么计量。

“萧先生。”卫子夫伴着萧方走入长乐宫。轻声道“太后就拜托你了。”

从弄潮手上取来药箱。萧方回目光清冷淡淡道“方一定尽力。”便有内侍上前撩起床幔露出王太后有些憔悴的容颜。

“萧先生”丹阳候夫人金娥在一边觑着道“太后娘娘身子如何?”

萧方便诊了脉问身边内侍道“上次我开的药方娘娘都按时服用了么?”

“一直都按时服用了。”明达道“本来一直很好这些天来却突然恶化。”

萧方便打开药箱道“草民再为太后娘娘施一次针吧。”

王太后点点头道“劳先生费心了。”

萧方将一排银针摆在白布上用火焰炙过轻轻插在王太后面上穴道。待到半个时辰后方一一拔下。

“太后娘娘觉得如何了?”他收起针灸淡淡问道。王太后缓缓睁目。道“好多了。”

宫内众人便俱都松了口气。“萧先生好医术。”卫子夫含笑道“从据儿起。到如今太后娘娘俱都谢谢先生了。先生不愿往尚医馆。实在是可惜了。”

萧方便起身缓缓道“皇后娘娘谬赞萧方实不敢当。”目色清华温润如玉。连卫子夫都不得不暗赞一声绝代人物。

“草民再为太后娘娘开一张方子当可无恙。”

内侍奉上纸砚萧方接过略为思索写了明达接过含笑道“多谢萧先生。”

萧方浅浅一笑退后一步。跪拜道“草民告退。”带了弄潮从宫门退出。

走在长乐宫的游廊上。领路的青衣内侍含笑回过头来道。“萧先生以前供职尚医馆。可有什么人想见的?”

萧方一怔道。“本也没有……而且这不合宫规吧?”

“别的人自然不合宫规。”内侍含笑道“但是萧先生是治好太后娘娘地二殿下的大夫又是陈娘娘的师傅杨公公必不会怪罪地。”

萧方心中一动自离开尚医馆后得到的阿娇地消息便零零碎碎。念及阿娇配起的那一剂薰香心下犹豫略颔道“如此便有劳公公了。”

尚医馆在未央宫东萧方当日在尚医馆供职之时清然自诩并没有和人多打交道。尚医馆其他太医顾及他的身份也没有特别难为他。他在当初待的阁中站了一会怅然道“走吧。内侍便笑道“萧先生没有其他事了么?”

弄潮跟在后面歪着头看了好久忽然道“雁声姐姐这些日子如何?”

众人便一怔都知少年问的是陈娘娘了。太医令便笑道“其他地我们不知道不过陈娘娘身子大约是安康的。在萧先生走后又要了几次薰香。都是一样的药材。哦对了前些日子说效果差了点又添了一味附子。”

萧方含笑拍了拍弄潮的额头道“莫要麻烦人家了。走吧。“举步走出尚医馆心下却犹疑附子这味药对宁神香的功效并无帮助阿娇却是要它来做什么。他默念着宁神香的药材。脚下忽然一顿。

“萧先生。”内侍回过头来问道“怎么了?他沉默了半响方道无事。

从尚医馆出来就近从东司马门出了宫。经过宫墙的时候远远便可见掩映在碧竹间的长门宫了。

附子一味药材虽名为附子但与防风杜衡酒连白茯苓甘草半夏同用量调的适宜地话是一味极温和的调经药。男女同房后女子如果不想要孩子可在十个时辰内服下。对身体伤害极小。上古药方曾有记载如今通晓的人极少。当年阿娇拜在他门下在唐古拉山上他曾说与她听。

在未央宫外停住脚步。萧方缓缓回看向长门宫地方向。

“萧哥哥”弄潮回有些好奇的看着他黑白分明地眸子干净明澈。“你在看什么?”“没什么。”萧方淡淡道回身。慢慢向前行。

阿娇如今在那座宫殿里做些什么?

新年伊始皇帝出乎意料地去了上林苑难道竟有着这样的变故在里面。

萧方唇边泛起一抹嘲讽地笑意阿娇费尽心思调的宁神香到最后还是没有起到作用。如是半个月太后的病渐渐的好转。转眼便到了上元节。王太后午后起身竟又觉得有些晕眩丹阳候夫人前来请安心下忧虑道“便再请萧先生来看看吧。”

“也不过吃些药就好了”王太后笑着摇摇手道“不必麻烦萧先生了。”

“到底是太后身子重要。”卫子夫便温婉笑道“太后身子若是有损皇上必会担忧的。”

王太后便笑笑不再坚持。

卫子夫搀着王太后从长乐宫出来。看宫中一片欢欣景象各殿的宫女们挂出美丽明亮的灯普天同庆。

“可惜彻儿没有回来。”王太后叹道。“没有皇帝的宫廷竟不像个完满地宫廷了。”

“皇上虽然不能伺候在太后膝下。但在今天这个日子定是念着太后娘娘的。”卫子夫安慰道。母”卫长公主刘斐牵着皇次子刘据的手从廊上走来含笑道。“孙儿祝皇祖母身体安康上元节快乐。”

“好。”王太后应道面上也渐渐有了真心地笑容。“据儿”她牵起孙子的手温言问道“据儿最近读了什么书?”

刘据乖巧地偎在王太后身上道“石先生已经讲到《庄子》了。”

“《庄子》是很好的。据儿要好些学但也要记得。不要冷到了累到了。“

“孙儿记得皇祖母的教诲。”

王太后拍拍刘据的手道。“可惜阿娇不肯带陌儿过来哀家亦有多日没有见到陌儿了。”

卫子夫笑容微僵。却依旧细声细气道。“母后若是思念皇长子可以差人到长门宫将皇长子请来。这天下焉有不让祖母见孙子的道理?”

王太后不免意外。看了她一眼。但卫子夫地笑容完美看不出意象。

“也有道理。”王太后沉吟道“明达吩咐下去请陌皇子和悦宁公主来长乐宫。派个机灵点的人去。莫要惹阿娇不高兴。”

“是。”明达应道。

待王太后与众妃嫔谈笑了一阵子明达便上前禀告道“陌皇子和悦宁长公主到了。”

果然见一对粉雕玉琢的孩子进得宫来含笑拜道“参见皇太后。”

“奶奶。”刘初扑到王太后怀里嫣然道“奶奶想不想初儿?”

“想”王太后含笑点她的鼻子道“你娘不肯来么?”

不料刘初摇道“娘亲不在长门宫啊。”

王太后一怔问道“那你娘亲在哪里?”

“不知道下午有宫人来长门宫禀了些什么娘亲就出去了。”

明达神情古怪的进来在太后耳边轻声禀道“长乐宫的鼓撰殿里似乎有人。”

王太后便吃了一惊鼓撰殿自窦后开始便弃置不用。如今会是谁在那里?“你带人去看”王太后寒了脸“我大汉的后宫里绝对不容苟且之事。”

长乐宫里卫子夫握紧了拳。陈阿娇你莫要怪我。这后宫本来就是一寸险一寸进的地方。荣宠起落生死无常。

而我素不是谦恭忍让的人啊!

当年我可以奋起一战将你拉下皇后地位子;如今我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你步步紧逼?

纵然是大汉朝身世最显赫的女子也护不住你身为妃嫔却与人私通地罪名吧。

当年我尚是未央宫一名微不足道的夫人之时你步步紧逼几险我于死地。如今轮到我回报你了。

而这次再也不会有人来回护你。连皇上也不会。

未央宫如修罗殿步步死生。这个道理原是你最先教给我地。

“皇后娘娘”卫子夫记起卫少儿忧心忡忡地脸“计划若成陈阿娇固然万劫不复。但是若是曝露了呢?”

那时候她挑了挑灯花冷哼道“当年若是曝露我一样万劫不复。但是我到底挺过来了。不敢冒险如何能成功在这未央宫站稳脚跟?”

鼓撰殿里明达推开了门。火光之下女子回过头来白色锦织深衣华丽纤细眉目如画高贵端庄宛如浴火的凤凰。那么熟悉。

“陈娘娘”明达迟疑“怎么会是你?”

修改地章节字数不能低于原有章节字数。默默默。

下面是广告时间:

喜欢看本书的可以加书友二群:42246741另广告词活动也剩下最后一两天了。参加的人不多应该很好获奖欢迎大家踊跃参加。一百字换一个月的包月还是很划算的不是么?

字数够不够够不够够不够了。不知道。反正这些废话不算钱。就多扯一点。

另外刘小彻会虐的。在外面看我书的介绍。说。。。。就是太虐小刘同志了。然后群里人又说虐的不够。要继续加油。真是矛盾。

就这样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