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七十一:上林风雨相逼急

七十一:上林风雨相逼急

后宫生如此变故王太后沉了脸遣了众人回去这才处理。

“子夫”王太后唤道脸色疲惫“长平候毕竟是你的弟弟你留下听着。”

卫子夫的身形略晃了晃脸色惨白勉强应道“是。”

王太后便搀着明达来到后殿面沉如水问道“卫将军长平候哀家倒想知道好好的上元节你不在侯府过日子如何进的哀家的长乐宫?”

卫青跪在殿下沉默良久望了一眼王太后身后的卫子夫方无奈禀道“今夜有人来到臣府言皇后娘娘有事相诏臣担忧皇后娘娘这才……”

“子夫并不曾。”卫子夫开口艰涩道。

“那么就是有人做诡了?”王太后冷哼问道“传诏的人是谁“是----家姐少儿手下侍从。”

他知道卫子夫便要在这几日对陈皇后动手心下本就有些忧虑听那人说情况有变娘娘急召这才没有怀疑潜进宫来。

“本来一切都好萧方也进了长乐宫。但不料那陈皇后着实是个高傲性子连太后传召都不肯前来。皇后娘娘和少掌使夫人不好收场这才唤侯爷前来商量。”他念着来人这样说敛藏痕迹潜入长乐宫。叹了口气卫子夫这次思虑虽然算周全竟料不到这样的变故。然而事情做了必有痕迹。此次无法成功到头来别人一想又有什么不明白的。

长乐宫的上元节张灯结彩。只有一处鼓撰殿偏僻寂静。没有旁人。既然陈阿娇不肯前来卫子夫便约了他在这里交待。

月色里他轻轻推开了窗。唤道“三姐。”

殿中果然有一个白色女子身影。回过头来殿里光线黯淡看不清容颜。

卫青骤然惊觉“你不是皇后娘娘。”

黑暗里女子坐在椅上。含笑道“长平候果然机警。”“嗤”的一声点燃掌心地灯火。烛光微弱映出她的容颜气质高华清艳无双。

“你……陈娘娘?”

卫青认出这张容颜那么多年过去这个女子还是如同当年经过建章宫的华丽宫车上地女子容颜一样美艳的连牡丹都要自惭形秽。仿佛岁月丝毫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那时候。陈皇后在宫车上掀了帘子看向他目光不屑。缓缓道“你便是那个卫青了。”姿态高贵。仿佛从云间望下来。他跪在地上。^小^说^网只能见她双足上地翘角丝履华贵精致。此生未见。

惊鸿一瞥的容颜虽然美丽与姐姐卫子夫未必分轩轾但是气焰煊赫之处竟能炙人。

这样的女子只可远远尊敬着如何能持久的相处。彼时他想难怪皇上会渐渐的不肯面对她。

到后来终于废后。他便想好了金屋藏娇地年代过去了。那个女子再也不会出现在他们卫家人面前。

多年过去连卫子夫都渐渐老了她却似踏水而来洗退了一身的刁蛮骄纵目色清华胜于当年。

电光火石之间卫青脑中闪过很多念头。最重要的一个是他必然不妙连忙欲退出。却听陈阿娇含笑拍掌“长平候既然已经进来了莫非还存着全身而退的心思?”

“卫青你当这大汉皇宫是你的长平候府么?”王太后淡淡道。

“臣……不敢。”

“着期门军”她疲惫的闭了眼吩咐道“将长平候押下去。待皇上回宫后再行落。”

便有期门军上殿道“卫将军请吧。”

卫青无奈站起安抚的望了望卫子夫随人而去。

“太后娘娘”明达看着王太后有些忧虑“娘娘是不是累了?”

“不碍事。”王太后轻轻摇听殿外内侍禀道“萧方求见太后娘娘。”淡淡道“宣他进来。”

“萧先生怎么这么些时间才到?”

萧方参拜后淡淡道“其实草民早就进了宫只是带草民来的内侍不知为何忽然不见了踪迹这才耽误了。”

“哦?”王太后不免看了卫子夫一眼。

“太后娘娘并无大碍。”萧方诊了脉含笑道。

“如此便多谢萧先生了。”王太后收了手倦怠道“哀家有些累了。”

“既然如此”萧方道“草民告退。”

“也好明达你着人亲自送萧先生出宫吧。皇后忙了一天也累了。一并退下吧。这几日不要出椒房殿了。”

事已至此卫子夫反而平静下来安声道“臣妾遵命。”

明达便躬身搀起王太后道“太后娘娘是不是要回寝殿歇息了?”

“不”王太后摇摇手叹道“哀家去看看阿娇。”

王太后看见陈阿娇的时候阿娇正坐在殿上含笑看一边刘陌与刘初斗嘴玩耍。

“以目前地情况看阿娇你倒是颇自得其乐。”王太后含笑进来意味深长道。

“不然该如何呢?”阿娇故作无奈“阿娇该哭着跪着说太后娘娘阿娇是冤枉的么?”

“那便不是陈阿娇了。”王太后坐下吩咐道“将皇长子与悦宁公主送回长门宫。”

“是。”宫人应道。

“娘亲。”刘初便有些忧虑的看着阿娇。阿娇含笑蹲在她面前道“没事过一会娘亲便回去陪你和哥哥。”

王太后失笑。阿娇你便如此自信这件事能这样轻易地揭过?

“阿娇。告诉哀家你是如何来到哀家长乐宫的鼓撰殿地?”

“今天傍晚。有长乐宫地内侍来长门宫说太后娘娘宣诏阿娇过来。阿娇便随他来了。”阿娇起身道垂下眸子神情无辜。

“哼”王太后便有些恼怒。“好大的胆子连哀家地名都敢冒。那名内侍阿娇可还认得?”

陈阿娇偏头想了想摇头道“未必认得了。”

这里面地文章到现在已经能看清楚了。只是出现在鼓撰殿的怎么会是长平候卫青?这只有一个解释。便是还有一只手在里面操纵。而这个人。会是阿娇么?王太后深思着瞧着阿娇。缓缓道。“阿娇今日地事。你事前竟半点看不出端倪么?”

“太后这话是什么意思?”阿娇便委屈道“阿娇但凡知道半点如何会出现在鼓撰殿?”

这话也有几分道理。在卫子夫受皇宠渐渐凋落的如今要对付卫青在鼓撰殿抓了他再结合这些蛛丝马迹也尽够了。卫青权高位重皇上依赖但也忌惮。有了这样的错处多半会闲置他一阵。

而阿娇到底是妃嫔。虽然众人心中皆明了陈阿娇断然不会与卫家的人有牵扯。但是孤男寡女独处一殿毕竟有损名节。是后宫妃嫔大忌。阿娇不会将自己送到火上炙烤。那么未央宫里竟然有这样的人才一石二鸟一箭双雕同时折损陈卫两家而不落痕迹么?

王太后这样思虑着面色却渐渐沉下道“阿娇虽然你多半受人构陷但毕竟被人看见与卫青同处一殿是事实哀家命你同卫皇后一样禁足长门宫待皇上回来再行落你服是不服陈阿娇地眼中便涌上泪水倔强的撇过头去颤声道“阿娇遵命。”

她的神情实在惹人怜惜王太后望着亦不忍柔声劝道“皇上英明必定不会难为你的。”

陈阿娇轻轻应了一声低低道“既如此阿娇就先告退了。”上林苑

尹婕妤承欢十数日容颜渐渐娇润起来。上林苑与未央宫隔绝一切风波都暂时无法波及。她慵懒的起身由着瑶生伺候梳妆心下叹息真愿伴着皇上永驻上林苑再也不回那座未央宫了。

“娘娘”内侍尚炎匆匆赶到长宁殿禀告道“皇上有旨意立刻回转长安。请婕妤娘娘准备准备。”

佳萝吃了一惊连忙回头拉扯到了青丝。瑶生连忙跪下磕头道“奴婢该死。”尹佳萝却顾不上问道“好好的怎么忽然要回长安?”

“奴婢也不清楚”尚炎便慢慢道“今晨长安送来了什么消息皇上看了后脸色便不好。”咬着牙吩咐立刻回长安。比当初来上林苑还要匆忙。

佳萝的心便渐渐往下沉刚刚怀着的美好梦想便在现实面前轻易的破碎。那座未央宫有着那么多绝色殊华地妃嫔回去了。皇上还能记得她么?

她便失魂落魄的吩咐“收拾东西吧。”

绝情的帝王不曾看她一眼径自登了御车。

“娘娘”侍女含笑道“这些日子皇上这样宠爱娘娘回了未央宫也是好地。”

尹佳萝便虚弱的扯唇笑笑宠爱什么样才算是宠爱?她心下犹疑。如果皇上真地宠爱她为什么每次承欢地时候看了去帝王眼里的冰冷锐利都没有融解?

回长安地路程因为皇帝的命令走的比来时更疾。仿如疾风暴雨倏然便回到长安街头。尹佳萝掀帘看前面的御车拐了弯竟不进北司马门绕道而去。

“皇上要去哪里?”

奉命护送她回宫的校尉策马在她车旁恭敬禀道“皇上吩咐暂时不进未央宫去了长门。婕妤娘娘请先回宫吧。“

司马门前一阵北风吹过。尹佳萝便觉得握不住帘眼睁睁看着车帘落下。华美的御车消失在眼前。

原来到底皇帝心中念着的人还是陈娘娘。

嗯七十章改动了一点点。就是关于萧方上元节进宫的设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