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七十五:历劫一笑恕恩仇

七十五:历劫一笑恕恩仇

内廷吏张汤接到堂邑侯府送来的消息后不觉揩了一把额上的汗。

昨日终于在长安城一户民家现了刘堂的消息一面派人抓紧捉拿一面告知皇上下令来调配期门军在城内抓捕。却不料这样的天罗地网在刘堂下属的拼死护主下还是让刘堂脱逃了去。若是这一次依旧不能捕获刘堂张汤想起刘彻盛怒之下的无情不由得心下一片冰凉。好在据报刘堂身上已经负伤定会留下痕迹。却不料他尚未沿着痕迹找出刘堂下落堂邑侯府已经来报逆犯刘堂在昨夜潜入堂邑侯府险些伤了在侯府暂住的陈娘娘。

若是让未央宫内的天子知道刘堂竟然在他廷尉府的追捕之下潜入了陈娘娘的闺楼只怕会更加盛怒吧张汤不敢怠慢亲自带人赶往堂邑候府将人押回。

侯府将刘堂安置在远离内院的客楼中经了一夜的关押刘堂的面色有些苍白但身上伤口已经被包扎妥当并没有想象中的颓唐。张汤冷眼打量肃声道“刘堂你先后行刺皇上和陈娘娘可知罪?”

刘堂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哼的一声回过头去。

张汤倒并不生气吩咐身边属下道“将人带走。”

四个孔武有力的衙人上前将刘堂押的死死的出了门。

张汤看见站在门外的穿着长长裙裾的刘初连忙拜下去道“臣张汤参见悦宁公主。”

刘初点点头。看了看面容惨白的刘堂道“张大人。你可要善待我的堂哥哥。”

张汤默然片刻道。“臣知道了。”

“早早”客楼后含笑转出来一位朱衣丽人道“你怎么还在这里你娘亲再寻你呢。”

刘初便乖巧应道。“好地陵姨我待会便回去。”

张汤便知道这位就是长安闻名的飞月长公主了。果然是一张明媚的容颜色若桃花“这位是?”刘陵看着被押地刘堂含笑问道。

“启禀飞月长公主这位便是昔日临江王的庶长子刘堂昨夜潜进侯府行刺陈娘娘属下正要带他回廷尉府审讯。”

“哦?”刘陵不觉有些意外。含笑道“去吧。”自行带着刘初向抹云楼行去。

张汤望着她地背影。出了一会神回身道。“将刘堂押着。随我往宣室殿面见皇上。”

“阿娇姐并不愿意看刘堂身死吧?”

陈阿娇收回逗着笼中鹦鹉的绿枝含笑看着袅袅走进楼来的刘陵。道“知我者陵儿也。”

“可是你还是把他交给了张汤。”

“张汤是最清楚皇上心意的人。”陈阿娇淡淡道“我不知道皇上对刘堂的具体意向?却不能因为这样一点揣测耽误了刘堂地病。一路看小说网”

“总要先看看吧。”若真的逃了就真的成了逆犯了。

阿娇并不愿意去打听刘堂面见皇上时的情景只慢慢的听说了皇上召了萧方为刘堂调理身子。

她便微笑可以的时候原来刘彻也不是个一意要狠绝的人。

元狩元年春末皇上召回了在西夷的司马相如。并派遣博望候张骞复通西南夷。

各诸侯王也注意到皇上不知从何处寻来长兄刘荣的遗子刘堂封为句容侯。

新封地句容候刘堂赶赴封地的时候陈阿娇带着刘初去送行。

刘堂含笑的听着刘初童言稚语地话不经意的瞥向原处落下厚厚帘子地宫车。

宫车里地那个女子应当会幸福吧。

时至今日他已经能够体会当日她的回护之情。

爹爹他在心中默默道她想来还是记得你地。

那么也就不枉你念着她那么多年。命运是个奇怪的东西有些时候一旦错过。就是永殇。

句容候的车马粼粼驶出长安的时候景帝年前惨烈的夺嫡往事便注定落幕连最后一尾余音也消逝淹没在大汉朝欣欣向荣的国景中。

到了元狩元年末盐铁归公的国策在桑弘羊和李蔡的共同操作下悄无声息的在大汉境内实行。诸侯王或有怨言但最后俱都按令实行。

这日刘彻宣桑弘羊往宣室殿计算国库资财及可攻军队给养的牛羊骏马。

汉朝诸臣便明白一场大规模的汉匈大战已经在孕育中即将爆。

而这一年椒房殿内大汉皇帝刘彻的长女卫长公主刘斐娉娉婷婷的迎来了她的十四周岁生辰。她的婚事便渐渐提上皇室议程。

椒房殿内卫子夫悠悠的弹着琴她明白这便是她最好的契机了。

从陈阿娇回到这长安重新涉入这后宫的第一日起她便现她再也看不懂这个往日清澈见底的人。

如果可以她宁愿面对那个昔日那个脾气若烈焰般炙人却直来直往一眼看的清楚的陈阿娇。至少不会像现在摸不清楚对手的底。

未央宫里皇后失势正是她陈阿娇可以大展身手夺回刘彻宠爱的时候。她却偏偏离了宫暂回堂邑候府这一暂回就是近一年。

而皇上居然也乐得由着她。虽然频频探望陈阿娇但毕竟身为一国之君不能时常流连在外。刘彻在未央宫。依旧往妃嫔处过夜那次数却隐隐不及从前了。

她心中便一痛。皇上皇上。当年那个取下她簪温柔赞她“美哉秀!”的皇上渐渐的眼中再也看不见她的影子。

她也曾将一颗芳心交付。却在一天天的冷漠下来后冰封了爱慕。

有时候她甚至怀念陈阿娇执掌后位时在未央宫境况虽艰苦却有着皇上地宠爱守着女儿便有着一家人和乐的温馨。

后来他的子女渐渐多了。便失了这份温情。

既然没有了这份温情。她也只好在这座未央宫里一步步地求生存。

“皇后娘娘。”采青上的前来看着她凄然落下地泪。心下亦伤感。劝道“夜深了。娘娘该安歇了。”

“嗯。”卫子夫放了琴吩咐道“明天让人给少掌使夫人传个信。”

元狩元年末堂邑候府迎来了一个稀有的客人。

陈阿娇放下手中的书稀奇抬“平阳长公主来访?”“是。”绿衣屈膝道“门下是这样说的。”

平阳长公主刘婧少女时代与阿娇也算交好。却在建元年间因为卫子夫的缘故彼此闹翻之后便再也没有单独相见过而她在此时来访有何用意?阿娇思索着道“请长公主进来。”

刘婧跨进少女时代多次来访地抹云楼心下微微感慨。世事变迁果然出人预料。

“婧姐姐肯来堂邑侯府实在是稀客。”陈阿娇含笑迎了出来。

“多年不见”刘婧看着她道“你还是这样没有变。”

彼此都是在皇家见惯了风浪的人无论心下怎么想面上都敷衍的滴水不露。

阿娇挽着她的手进来道“妹妹新得了一种茶叶婧姐姐不妨品一品若是喜欢带些回去。”

“哦”刘婧便颇感兴趣“连皇弟都夸阿娇这里的茶是最好的姐姐便叨扰了。”

送上来的是桑弘羊前些时候开采出来的碧螺春。端上来看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吓煞人香。刘婧赞了一回毕竟心中有事便停下杯来含笑看着阿娇。

阿娇便回身嫣然道“绿衣我想寻一本书你帮我出去找吧。”

绿衣退下后刘婧含笑道“前些日子少掌使夫人拜访我道卫长公主与襄儿是表兄妹一块处惯地若能缔结鸳盟也是一桩美事。”

阿娇的眼皮便一跳这才记起那个温婉着笑着极似卫子夫的女孩子也要到及笈地年纪了。

在未央宫里第一次看见刘斐她便感叹过她的命运一代公主夫婿早丧又被父亲强行嫁给方士栾大。最后栾大被刘彻处死她便也疯了。

而她地第一任夫婿正是眼前平阳长公主地独生子平阳候曹襄。

今日平阳长公主来此并如此开门见山的说想来是并不准备应允这桩婚事了。

阿娇仿佛看见历史在她面前打着波浪缓缓地拐了一个弯。

其实在她和刘彻重逢之际;在陌儿早早出生之际或者更早在韩雁声穿越到陈阿娇身上之际历史早已经不是原来的历史了。

而刘婧在阿娇看来一向是投机的政客从她在汉武一朝取得的成就看她也是极精明的人。如今卫家风光不在这桩婚事她当然要再斟酌斟酌。

刘婧意味深长的看着陈阿娇道“可惜初儿还小不然倒和襄儿很是般配。”

陈阿娇便啼笑皆非且不说年纪也不说情投意合是否便是一切都好早早和曹襄的血缘也太近了注定不能幸福。

“婧姐”她含笑低下头去“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说了吧阿娇听着呢。”“我承认当初看低了你。没曾想到这么多年来彻弟最爱的还是你。”

“当年的恩怨由来已久便不提了。如今阿娇你并没有算在未央宫里站稳脚跟如果有我的襄助。凭着我在彻弟心目中的地位想必不会让你失望才对。”

“先平阳候已经去世多年长信候英勇骁壮至今未婚。“阿娇你应该懂我的意思才对。”

陈阿娇想起平阳长公主离去后的最后一句话。

爱她问自己刘彻爱她么?

也许但是若是她依旧和他的皇权冲突他依然会眉头也不皱的舍弃她。

刘婧果然是投机的政客。历史上她再嫁给大将军卫青给了卫家坚实的政治资本也为自己夺得了筹码。

她以为刘婧多少是有些爱卫青的。却没有想到斟酌了情势之后转而下了这样的决定。

如果她真的是从前的阿娇对这样的提议自然不会拒绝。

可是她不是。

而柳裔也不是她可以完全差遣的动的。

机缘巧合来到这个年代他们彼此在心中守着一个堡垒里面有关于感情的位置。

宁愿完全不要也不肯屈就。

她如是。刘陵如是。柳裔桑弘羊也如是。

这样的柳裔如何让他为了任何理由答应去娶平阳长公主?

第四卷:凤栖碧梧结束晚上想第五卷的名字去。

金屋恨一群:12o69138已满)

二群:42246741将满)

三群:44o43145新开)

欢迎大家前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