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五卷:血泪封沙 七十七:马踏匈奴英名传

第五卷:血泪封沙 七十七:马踏匈奴英名传

元狩二年四月出征的日子霍去病换上戎装推开房门看见母亲忧虑的脸。

“去病”卫少儿叹道“娘知道你有你的志向你也有你的本事连你舅舅都看好你。娘拦不住出征也不想拦你只是你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但凡还记得娘亲在长安城在这少掌使府等着你回来。”

“娘”霍去病便微笑道“孩儿知道了。”

卫少儿看着儿子牵着马英姿焕心下却不安心毕竟这可不是元朔六年的那次有弟弟卫青庇护只当他是去沙场逛上一圈;这次去病要独自带军去战场上真刀实剑的拼杀凶险异常。尤其她是知道儿子的胆大不惧艰险只怕是哪里有危险就往哪里冲。

“冠军候”出了少掌使府却有内侍从东来捧着托盘似乎承有上命喊住了他。

霍去病皱眉道“有何事?”

可莫要有什么变故耽误了他出征。

内侍含笑道“也没有什么?悦宁公主昨日回宫听说侯爷不日出征缠着要来给你送行皇上不允公主便让奴婢为侯爷送来这平安符祝福你平安归来。”他便掀开绸缎递出那个锦囊。

霍去病便想起那个记忆里眉目灵动的女孩子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放弃对她的好感。那是个明明是最受皇帝宠爱的公主却不耍小脾气不骄傲凌人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他含笑接过上马道“知道了。替我谢过悦宁公主。”

府门处卫少儿皱了眉那个陈家的小公主。还是和去病交好么。她素知去病最是执拗决定地事。连她这个母亲也说不服。

当年在未央宫的亭中卫子夫说起的话慢慢浮上她地心头。

妹妹她在心里想如今的结果。你必没有料到吧。眼高于顶地去病到底也是凡人也会欣赏人哪怕那个人是个不满八岁的女孩子。

霍去病在路上便与柳裔大军分道扬镳带着赵破虏薛植。赵信一万骑军以闪电般的度出了陇西。越越乌鞘岭。来到河西走廊。

“去病。”赵破虏骑着马来到他身边。轻声道“前面便是匈奴部落了。”

“嗯。”霍去病点点头草原的春日晒久了也有些晕人尤其骑军辎重不多必须以战补给。

他年轻俊美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戾气道“杀不必留活口。取得足够地口粮和饮水其余的东西全部烧掉。”

这便是战场容不得半点慈悲。战场上的慈悲便是对自己的残忍。..这是所有的人都明白的道理。

没有人有异议。当铁胄快马的骑军冲破匈奴人的家园的时候只剩老弱病残地匈奴人并没有反应过来。很快的就成了一片血海。

一个时辰后大军如来时一般迅疾的离开留下地是一片火海和荒凉。

不过短短六天霍去病便连破匈奴五个部落。在报信的人赶赴匈奴王庭之前大汉骑军已经翻过了焉支山直指匈奴腹地。

“去病如果一旦战败我们这一万骑军就都要葬身草原再也不能回故乡了。”

奔马之上薛植忧心道。

“怎么?”霍去病扬眉淡淡道“阿植怕了么?”

“怕?”薛植被他激出豪气“老子活到今日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呢!”

他们迎风奔驰草原上呼呼地风刮过脸颊初时还能感觉到疼渐渐地便连感觉都没有了。

每人只带一天的口粮与水遇水便歇息一刻沿途遇见匈奴人地部落俱不放过。

四处望都是一样的草原渐渐的分不清方向。

“会不会迷路了?”连赵破虏的渐渐有些忧心了在这片汉人不熟悉的草原匈奴人有着天生的优势。盛名如飞将军李广还不是一次又一次的在上面迷失方向若非长信候柳裔只怕如今还苦苦在封侯的道路上挣扎。

“不会。”他们在草原的星空下露宿。薛植指着天空上明亮的北极星“长信候曾说过无论人在哪里那颗星星永远指着正北方向只要天上还有它我们便不会迷路。”

“长信候真是达人啊”赵信微笑道“有时候连我这个匈奴人也比不上。这片土地便是我也没有踏足过。”

“当年若不是长信候只怕我早就投降匈奴了。”他感慨道。

“从焉支山一路往西北便是皋兰山了。”赵信肃然道“古老相传皋兰山是匈奴人的圣地在那里定然会遭遇匈奴人的大军。”

“好。”霍去病豪迈的将水壶中的水灌入口中将水壶扔远道“明日继续行

纵然是汉军铁骑行军快如闪电路遇匈奴人也都赶尽杀绝不肯留下半个活口当他们在草原上奔驰千里到达皋兰山下的时候草原上的人也就都知道了有这样的一支铁骑骑军。皋兰山下霍去病遇上了他驰骋草原以来面对的第一支匈奴劲旅。由浑邪休屠等部落精壮男子组成的四万匈奴军。

一万骑军对四万匈奴人却没有一个人感到害怕这些日子以来的急行军以及围剿匈奴部落激了这些人们体内隐藏最深的好战因子。就是这些匈奴人侵我国土淫我妇女。杀我家人终于有一日当汉人像一把锋利的刀插在他们腹部。还有什么理由不奋起一战。

这本来就是他们远离家乡千里奔袭的目标。

当不成功就成仁地念头在每一个汉军脑中闪过的时候。一场鏖战就开始了。

匈奴人惊异于汉军如此猛烈顽强的战斗力。记忆里那些永远软弱似乎伸出手指就能推倒地汉人忽然间便的比长生天地狼还要强悍当踢踏的马蹄声踏过匈奴人的心脏匈奴人不得不承认了。这是一支比他们想像中强悍太多的队伍。

一场战争下来歼敌近千自损三百。

霍去病命人在皋兰山下休息。独自一人站在夜色里看着在黑夜里耸立的皋兰山平心而论所谓地皋兰山其实还没有他曾经爬过的华山险陡。

霍去病记起出门前娘亲说的话。

他是娘亲唯一的儿子。

如果不能战胜的话他便不能活着回去见她。

所以只准胜不准败。

胸口处的锦囊无比的柔软。从陇西出来奔驰了那么久也不曾丢掉。

他记不清三个尊贵的公主表妹的喜好。却一直记得那个女孩子。不喜欢杀戮。

无奈。他天生便似是为了杀戮而生存地人。马踏匈奴是他的梦想。

在梦想即将看的见实现地时候。他无法入睡想到了很多。

比如长安城里永不止息的后宫争斗和皇上含笑地脸了这样一个皇上。

才有策马带兵守卫疆土的机会。

可是舅舅在那场宫斗中被波及闲置无法带着大军再度踏上匈奴人地土地。

他想起月前卫长公主的大婚。

他亦到了娶亲的年纪出征前母亲已经开始帮他挑选贵族世家的小姐。可是他的梦想在这片草原上。为了他的梦想他随时有着再也不能回归故乡的准备这样的他如何能够牵起一个好女子的手给予她一生的承诺。

“去病”赵破虏清朗熟悉的声音喊道“去歇歇吧行军这么多天你也累了。若是没有精神怎么和匈奴人厮杀?”

霍去病望着匈奴人营帐方向漆黑的眸子里闪过势在必得的光“我怕我一歇便真的没有精神了。”他笑笑道飞身上马喊道“全体儿郎们准备出击。”

第二场由汉军动的战争比第一场战争更惨烈。

匈奴人喃喃叨念着汉军狡诈天没有亮就偷袭在雪亮的刀光之下一切的抱怨都没有意义。战争将它的残酷呈现在两个民族面前倒下的有自己的敌人也有自己的战友。

霍去病扬手吩咐一队驽兵上前架着连环弩像匈奴人射击。

黑暗中匈奴人以为是一般弓箭没有太在意。

雪花一样的弩射击出来一排排的匈奴人前仆后继的倒下。

领军的匈奴人开始害怕撤退霍去病觑的真切纵马去追。马匹在草原上奔驰得得的蹄声敲击在每一个人心里。

败军之将在气势上就先输了不一会儿就被霍去病追上。

霍去病将他从马上起扔在地上冷冷的看着“你也配当匈奴人匈奴人不都是以败逃为耻的么?”

这一战歼敌五千人活捉了浑邪王子斩杀匈奴名王一人。汉军俱都疲累相互依偎着睡去太阳冉冉升起照射着尸堆狼藉的草原。

浑邪王率军来救爱子两军都已到了强弩之末。

“弟兄们”霍去病翻身上马低声道“打完这一场我们回家。”

我们活着回家。

活着是多么美好的事。

汉军迸起残余的英勇殊死战斗天边阳光带着一抹血的颜色。

和匈奴人流出的血液一样的颜色。

生命在这里不值一钱。

终于胜利。

三场鏖战歼敌近九千人。

自此霍去病就成了大汉军队里一个不败的传说和他舅舅长平候卫青以及长信候柳裔并称汉武朝三大不世名将。消退了程知节李广一干老将的光芒。

当霍去病带着生还的骠骑军回到大汉境内的时候骠骑军爆出欢呼。

而东边长信候柳裔也传来了捷报。

汉武一朝自始自终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

很多年后人们遥望这段历史便感慨不能早生三百年一窥盛世之光。今天早上被拉着去奶奶家。

回来看见学校的成绩单寄回来了。

很不开心深悔没有早点回来毁尸灭迹。

不喜欢战争的朋友也没关系会在下一章里将战争告以段落。

还是很萌小霍。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