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五卷:血泪封沙 八十一:灯下无人说断肠

第五卷:血泪封沙 八十一:灯下无人说断肠

卫子夫轻声唤来宫女为刘昙收拾迸裂的伤口自行出了殿问道“皇上呢?”

殿外的内侍跪拜言道“皇上似乎往未央宫去了。

卫子夫便点点头回头看长乐宫内。平阳隆虑尚在哭泣陈阿娇跪在塌前左手尚被王太后握住怔怔的看着榻上精美似滴下血来的雕饰。

而她站在殿外仿佛是一个不相干的外人。

她才是这座宫廷的皇后可是王太后到死唤的却不是她。

多么可笑。

她缓缓一笑道“回去吧。”

笑容里倾泄出来的是连她也不想再掩饰下去的悲凉。

回到未央宫方知刘彻回来之后哪里也没有去而是回到了王太后曾经居住过的灵心殿。因为母亲的缘故刘彻并没有分配妃嫔住在灵心殿。虽然王太后在刘彻登记后就迁往长乐宫灵心殿却依旧时常有人打扫拂拭。

也许对刘彻而言那里有他童年的记忆和母亲的味道。

虽然平常的刘彻不曾表现的在意这些。但在刚刚失去母亲的刹那纵然是铁血如斯的帝王心中也依旧有着不可言喻的伤痛吧。

卫子夫站在灵心殿外的亭台远远的看着列着刀戟鲜明的期门军的殿门心下苍凉。

她低下头去心中知道这个时候刘彻想见的绝对不会是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听见身边采青轻轻禀道“娘娘陈娘娘也来了呢。”

她一怔。抬头去看灵心殿前。未央宫长廊上转过来一名白衣宫装女子髻衣裳果然都和陈阿娇平日很是相似渐渐走近了才认出。是高门殿的尹婕妤。

“呀是尹婕妤。”采青惊讶唤道“她来这里干什么?”

元狩元年从上林苑回来之后尹佳萝便被诊怀有身孕。冬十月的时候产下一女刘彻赐名为含封号夷安。但是再也没有到过尹婕妤的高门殿。当年地鱼跃龙门以及半个月的专宠好像便是南柯一梦。

卫子夫便缓缓的勾起一抹笑这华美地未央宫。从来就是勾心斗角至死方休的地方有人得宠。有人失宠有人守拙。有人弄险。其实所谓弄险。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手段若不高明。会更加地死无葬身之地。而尹佳萝显然是因为不堪忍受无君恩的日子在这样的时刻选择孤注一掷不成功就成仁。

只是啊涉入后宫时日尚短的尹佳萝如何能与她这个将一生都陷入未央宫的皇后相比?

卫子夫坐在亭台上冷眼看着尹佳萝奔赴一个从开始就必定会输地战场。..

尹佳萝来到灵心殿前便被守在殿门前的侍卫拦下有礼道“尹婕妤皇上在里面不得擅

佳萝深吸了一口气将指甲扣进掌心嫣然道“你们不曾问过怎么知道皇上不愿意见我?”

殿内传来刘彻沉沉的声音“谁?”

侍卫们对看一眼朗声禀告道“是尹婕妤求见。”

刘彻迟滞了半响才想起尹婕妤是哪个女子闭了目不言。

侍卫便收起刀戟放尹佳萝入内。

佳萝入得殿来第一眼看见的便是坐在殿中的帝王低眉广袖面目隐在阴影里看不出神情。

她连忙抖落出一头的青丝向着皇帝侧跪下去轻声参拜“佳萝参见皇上。”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十四天那时候皇上曾经多次抚摸着她的青丝神情若有所思。

她将生命所有的期待放在腹中胎儿之上到最后生下地却还是一个女儿。

便怨便恨便让人将她抱的远远的相见争如不见才好。却还是听不得含儿地啼哭声含着泪抱了回来。

含儿的眉像她眼像她鼻像她她一点一点地辨认心下不免幽怨怎么就没有一点随了那个梦中遥远而英武地帝王么?

好在含儿的唇很薄倒是十足随了他地。

她俯下身去去描绘女儿的唇线却惊见镜中自己的侧脸那么熟悉那么像那个女子。她曾经喜爱敬佩却在一日日的消磨中成怨恨的女子。

原来到最后她一生的机缘与寂寞的起源还是因为那个女子。刘彻冷眼看着殿下跪下的女子心下冷嘲看她如何解如何参跪曾经朝夕相对不过一年却忘了她的模样。

这些日子许是因为不得君恩愈消瘦侧影楚楚可怜。

但这样楚楚可怜的身姿沾染了心机竟越的让人厌恶起来。

他心下哀伤回过头去冷声道“你来做什么?”佳萝便低下头去慢慢趋近前来“臣妾听说……担心皇上难过特来看看。”

刘彻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这个女子便做足了功夫不仅衣裳声音连身上的香味亦学的惟妙惟肖。他以为他亦想要一场沉醉来忘却伤痛心中却偏不耐冷声道“下去。”

佳萝的身子便一僵。刘彻一把挥退了她扬声道“将她给我拉出去送往掖庭。”

掖庭是宫人犯错所待的地方宫妃一旦进入便再无回天之力。

佳萝一刹那间如坠冰雪摊倒在地任由殿外侍卫进来将她拖出。

从灵心殿往掖庭去须经过山亭卫子夫从庭上下来。问道“这是怎么了?”

侍卫停下来施礼禀报道。“奉皇上命将罪人尹氏押往掖庭。”

尹佳萝看着卫子夫身后的亭台。若有所悟“皇后娘娘刚刚便在上面看着佳萝入的灵心殿是否?”

卫子夫微笑着点点头道。“佳萝早已不再是长门宫的一名奴婢可惜并不知足。”

佳萝便面现羞愤之色反唇道“总有一日卫皇后也会走到这个地步兔死狐悲何必相讥呢?”

卫子夫敛了笑冷冷道“你可知。你错了两点就步步错了。”

“第一皇上毕竟是皇上。就算太后新去心神俱伤。也不会失了理智。由得你狐媚。”

“第二如果皇上能够轻易的拥有本尊。又何须分眼去瞧你这个替身呢?”她淡淡地看着尹佳萝白了脸道“所以你有此下场其实不冤。可惜了夷安公主未慢周岁就没有了亲娘。”

尹佳萝念及襁褓之中的刘含心下剧痛唤道“含儿含儿卫皇后我求求你替我善待含儿。”声音尚未消逝人早去的远了。

卫子夫便回过头来看着依旧紧闭地殿门心下哀痛。

到了这个时候能够无阻碍的进入这道殿门地怕是只有两个人南宫长公主刘昙和陈阿娇了吧?

说到底她和尹佳萝谁比谁可怜呢?

杨得意站在灵心殿门外看着尹佳萝被拉出来心下担忧拉过一个内侍吩咐道“去把陈娘娘找来。”

然而无论是长乐宫还是长门宫都没有陈阿娇的踪迹。

侍卫们寻了一个时辰方在离长门宫最近的芸萝殿找到了陈阿娇。

“就是这样皇上到现在还没有出来。所以杨公公请陈娘娘赶去灵心殿。”

陈阿娇抱膝坐在殿上悠悠道“我去了又有什么用呢?”

王太后的逝去触动了她心底埋藏久远的那一根心弦。那一年她亦是这样握着母亲地手流着泪看她逝去脸上犹含着笑容。

失去母亲的悲伤不分时空。

那一个孕育你抚养你看着你长大期待着你成长的人忽然间就不在了。再坚强的人那一刹那也是茫然若失的。“这……”侍从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有些结巴“可是皇上已经在灵心殿待了一个下午了。”

阿娇轻轻低下头去问“那卫皇后呢?”

“卫皇后候在灵心殿外不曾进去。”

两个同样悲伤的人在一起能做什么呢?

她想起王太后最后依恋的眼神那一刻这个谋划一生的女子终于完全放下了算计只是一个依恋子女的女子。

侍从觑着她地脸色颤抖着道“陈娘娘……你若执意不肯前去奴婢可就……”

她轻叹一声道“带路吧。”

到了灵心殿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黑了。杨得意远远看见她松了口气低声道“娘娘总算来了。”

进了殿后才现殿中一片漆黑他依旧坐在殿中一动不动。

阿娇挑亮了火。乍来的明亮让刘彻有些不能适应缓缓地回过头来看见她。

“娇娇”他轻声唤道语气平淡无波。

“嗯。”阿娇点点头应道“你母后很爱你。”

“是。”刘彻的声音很低“小时候不懂觉得她冷酷后来懂了无论如何她都是为了我。”

“是地。”阿娇缓缓叹道“她爱你所以她地利益和你的利益永远一致。皇上要知道在这座未央宫感情与权势并行不悖是多么难得地事。”

吕后未必不爱刘盈却是她自己伤害了她的儿子。

戚夫人亦爱如意却不够聪明无法维护儿子的利益乃至生命。

身边有阿娇哪怕只是静静站在一旁不一语刘彻便觉得心中的伤痛慢慢的便没有那么痛了灵心殿里渐渐平和。

阿娇倚了床缓缓睡去再醒来时天已经明了刘彻亦不在殿中。

“娘娘”小容推门进来见她醒了微笑道。

她拂开身上的锦被问道“皇上呢?”小容躬身禀道“皇上一早就走了吩咐下来让娘娘好生睡着。”

阿娇便点点头起了身推开殿上的窗。

初夏清晨的阳光照进来暖暖的闻的到一丝悲伤的味道,却渐渐淡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