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五卷:血泪封沙 八十二:消得一夏梦长天

第五卷:血泪封沙 八十二:消得一夏梦长天

刘彻葬母亲于阳陵与父皇汉景帝刘启合葬。

西汉礼法承周制昔日汉文帝遗诏“世成嘉生而恶死厚葬以破业重服以伤生。吾不取。令到出临三日皆释服。毋禁取妇嫁女词祝饮酒食肉者。宫殿中当临者皆以旦夕十五举声礼毕罢。已下(枢已下葬)服大红十五日小红十四日纤七日释服。”便以此为例皇太后的大丧礼制严繁半分差错不得。待到一切尘埃落定宫中三十六日的孝服脱下已经是夏六月了。

而南宫长公主刘昙在昏睡数日后也渐渐好转起来。

念着南宫长公主多年未归家园刘彻吩咐下去让长公主暂且住在长乐宫也算是敷解一下思母之情。卫子夫忙完了皇太后的大葬来到长乐宫与南宫长公主一见。

刘昙看着卫子夫神情很是陌生疏远“大汉的皇后……不应该是阿娇么?”

她尚记得少年时刘彻与阿娇感情甚笃刘彻曾允诺若得阿娇为妇当以金屋贮之。

卫子夫便一阵尴尬旁边有内侍上来轻声对刘昙禀告道“长公主远赴大漠多年可能不知道陈皇后早在元光五年之际便被废黜罢退居长门宫了。”

刘昙淡淡的应了一声“可是那日我在母后塌前明明看见她了。”

“那是因为太后临去之时吩咐唤来陈皇后的。”

卫子夫与刘昙闲说了一阵子话刘昙始终神色淡淡。卫子夫便心下有气寻了个空出来回到椒房殿。

“可是。那是南宫长公主啊。”侍女采青忧心忡忡的道。

那是皇上和太后牵挂多年的南宫长公主为了母亲和弟弟在皇家的地位。甘愿远离故园和亲匈奴地南宫长公主。在皇上心中这个姐姐的分量怕是比平阳隆虑都要重。何况。她成年便出塞与长安城勾心错脚的权势关系都无涉。

卫子夫叹了口气道“正是因为如此她不像别人需要考虑太多。”

而南宫长公主乃是与陈皇后一同长大又是由陈皇后地义兄长信候柳裔亲往王庭救回。这份交情谁人能比的过?

被太后大丧与南宫长公主地归来延迟了的河西漠北之战的封赏终于到来。

宣室殿里。刘彻诏谕天下长信候柳裔统帅三军。奇袭漠北王庭。救回南宫长公主当属功。加食邑四千户便成了汉武一朝最年轻的万户侯。

冠军候霍去病少年骁勇歼敌近万俘获无数加食邑两千五百户。.a小说网.

振远候李广弱水河畔打败匈奴左贤王后在龙城会战中与柳裔合击功勋卓著但因迷路险些贻误军机功大于过加食邑五百交买罪金五百两。

霍去病参跪谢恩的时候神情有些犹豫刘彻看在眼里含笑问道“去病怎么了?”

霍去病便拱手拜道“去病愿以封赏换取陛下对舅舅地宽恕希望皇上下次可以让舅舅上战场。”

刘彻的脸倏然沉下如果殿下跪的不是他最喜欢欣赏的去病他便几乎要作了。饶是如此他还是缓缓道“去病认为朕错待仲卿了么?”

霍去病的心缓缓沉下道“去病不敢。”

“功即是功赏即是赏”刘彻淡淡道“退下吧。”

李广便忧心忡忡的看着霍去病无论如何霍去病也是一个将才若因为得罪皇上失了君宠可是大汉一大损失。却没有瞥见柳裔唇角边淡淡的笑纹。

刘彻最欣赏的怕就是霍去病桀骜的性子孤高直爽仿佛看地见自己的影子。这样的霍去病只要不改脾气刘彻便会一直宠爱下去。

只是柳裔略略皱起眉来这样地霍去病还能活多久呢?

他远远地看见霍去病出了宣室殿廊下候着的椒房殿侍女便屈膝道“冠军候皇后娘娘有请。”

霍去病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转身随她向椒房殿而去。

“去病”椒房殿上卫子夫搀着采薇地手缓缓走下来看着他微笑“你长大了渐渐长成一个男子汉了。”

霍去病低下身子道“臣霍去病参见皇后娘娘。”

“起吧。”卫子夫嫣然道“去病你今年似乎也有二十了吧。”

“是虚岁二十。”

“那便也是该娶亲的年纪了。去病自己可有中意地人?”

霍去病摇“去病一心在战场上并无时间留意这些。”

卫子夫悠悠想起了自己出嫁数月的长女卫长公主刘斐她身份高贵夫家不敢错待夫妻也算和顺但每次回宫她依旧看的出她温婉笑容下淡淡的幽怨。

“本宫和你娘亲为你选了一些长安城门当户对的贵戚世家小姐”她掩去了心思浅笑道“去病若有喜欢的便挑一个在今年成了亲也好圆了你娘的心思。”

霍去病心下便起了一阵不满淡淡道“若说年纪舅舅不也是至今未娶正妻么?皇后娘娘怎么不为舅舅操一操心呢?”

卫子夫一怔苦涩的低下头去“你舅舅……他已有妾房子嗣和你是不同的。”

长平候卫青从前留着正妻的位置是希望在有利的时候能够助卫家再上一层楼。只是最近连她也摸不清弟弟的意思。

霍去病霍然起身道“娘娘美意去病心领只是听皇上的意思。近期内还是要派军出征的。去病只怕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些琐事。去病告辞了。”

卫子夫看着霍去病远去的背影淡淡地皱了眉卫家人生性平顺。怎么出了去病这种孤高我行我素的性子?若是仲卿她叹了口气。说到底是自己连累了仲卿还能说什么呢?刘彻处置了宣室殿的政事想起即将来到地盛夏按照惯例。是要往甘泉宫避暑的。“杨得意”他唤道。

“皇上”杨得意躬身道。

“准备车马朕要往长门宫。”

宫车到了长门宫外地时候刘彻便听见一阵悦耳的古琴声他素知阿娇操琴擅长的是新奇曲调而不是本身的琴技。而这琴声却中正娴熟虽是常见的调子。却显示出操琴者高操地琴艺不由诧异道“是谁在长门宫弹琴?”今日陈娘娘请了司马夫人往长门宫司马夫人是蜀中有名的才女。大约操琴的便是她吧。”杨得意在车外禀道。他知道皇上挂念陈娘娘便对长门宫的动向素来多留了一个心眼。

刘彻便点点头。记起阿娇曾经向他提过此事同时邀请的还有丹阳候夫人金娥和刘细君。

说来的确有些不可思议金娥收养刘细君后不到一年果然有了身孕。细君人又乖巧在秣陵候府本就受人疼宠。金娥念及当初刘陵说的话更是将她视为带来一切好运的来源疼如珠宝。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当细君沦为罪臣之后地时候谁又料的到有这样的一天。

进得长门宫便听得一个清婉地声音“文君听言娘娘才是不世才女诗文卓然弹的曲子也是颇新巧地。”

殿外地内侍看见刘彻连忙参拜“见过皇上。”

殿内卓文君不及回避只得随了众人一同见礼。

“朕听司马夫人此言”刘彻含笑道“竟是与娇娇有旧么?”

卓文君低道“昔日陈娘娘在外之时却是与愚夫妇在清欢楼有一面之缘。”

刘彻便颔面上没有表情。

“娘亲”刘初皱皱鼻子看向阿娇迟疑道“我怎么觉得司马夫人弹的琴比你好听?”

阿娇便失笑刮她地鼻子就算所有人都这样觉得也只有她会直白说出来了。“所以我打算把你托给司马夫人当学生啊。”

卓文君便一怔连忙道“臣妇不敢当。其实娘娘学识渊博教悦宁公主已经足够了。”

阿娇微微一笑道“慈母多败儿。”

卓文君轻轻看了刘彻一眼刘彻只是皱着眉若有所思并没有反对。只得道“既如此文君便试试了。”

“司马夫人”刘细君上前一步道“细君有个不情之请请夫人多收下细君这个徒儿吧。”

金娥便看着刘细君有些意外不过细君若是能和汉宫中最受宠的悦宁公主交好对她自己或是对秣陵侯府都是有好处的她自然不会反对。卓文君不置可否既然已经收下一个金枝玉叶的公主就不必忌讳再多收个翁主了。何况这个江都翁主在音律上的天分的确比刘初高明。

“这样也好”陈阿娇微笑道“司马夫人记住了我并不是只希望你教她们音律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知道她只怕对音律兴趣不高司马夫人当世才女举凡诗文乃至做人都是可以教的。”

卓文君微微低了掩了心中讶异应道“是。”

“好了”刘彻便淡淡道“拜师事已毕司马夫人便先下去吧。”

待卓文君与丹阳候夫人都见礼离开后他便看着阿娇含笑道“娇娇若喜欢音律朕派人成立一个乐府专门搜集民间歌艺好不好?”

阿娇嫣然“皇上若自己喜欢自然是好何必托着阿娇的名头?”

刘彻失笑道“再过些日子便渐渐热了朕欲前往甘泉宫避暑你和陌儿初儿皆准备准备吧。”

甘泉宫是阿娇当年为后之后常去之地有着她美好的回忆阿娇便有些迟疑“其实阿娇这长门本就是清凉之地何必远赴甘泉呢?”

刘彻心下不快冷笑道“娇娇要知道如今未央宫没有母后压制朕若离了你和子夫能相安无事?”

他们彼此都忆起元狩元年上元夜的荒唐风波。

“朕还是把你带在身边免得等朕回来你们把朕的未央宫都给拆了。”宣布一下明天是我的生日陪家人一天不能再赖到电脑上偶妈妈要吃醋了。停更一天后天恢复更新。

大家开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