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五卷:血泪封沙 八十三:甘泉草木事深深

第五卷:血泪封沙 八十三:甘泉草木事深深

元狩二年六月中冠军候霍去病自请再次出击匈奴与公孙敖率骑兵数万出北地((今甘肃庆阳西北)北上兵分两路进击匈奴。

六月末刘彻带着南宫长公主陈皇后皇长子悦宁公主以及东方朔司马相如等赴甘泉宫避暑未央宫里皇后独尊。

刘昙在车上放下帘子看着长安城越来越远回头问道“这位司马夫人是什么样的人物呢?”

因为悦宁公主拜师的缘故司马相如携着卓文君一同上路以期在甘泉宫避暑之际亦可不落下刘初的功课。

阿娇嫣然一笑心中却忽然念道这司马相如可否对卓文君为帝女师的身份怀着隐秘的更与皇家亲近的希望从而在宦途再上层楼?

司马相如从来便是个醉心权富的人吧。

“卓文君本是蜀地闻名的才女夫婿早丧守寡在家。司马相如心存爱慕做客卓家之时鼓琴唱一曲《凤求凰》歌曰: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文君在帘后听见心遂生知己之感二人相约私奔在临邛开酒肆谋生文君当庐卖酒一时传为佳话。”

刘昙含笑听了悠然神往叹道“倒真是一对妙人儿。”

“阿娇”她轻轻望过来眼中含有深意“你……可怨彻

陈阿娇心中一涩回身不答却道元朔三年皇上下旨命司马相如为官。通西南夷。司马心日高便渐渐生了异心做书于文君。一二三四五六七**十千万曰无亿(忆)。欲纳妾文君伤心欲绝但心志坚韧写诗道皑如山上雪。皎若云中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刘昙动容念道“如此听来司马夫人倒真是个聪慧烈性的女子……那么你还是怨的了。”

一腔真心遭到错待谁能含笑看了过去?卓文君写白头吟寄数字诗司马相如到底还是文人。有几分良心遂将那纳妾之意生生绝去。刘彻却是君王。其心狠之度比司马相如决绝的多。当年。阿娇重金求得司马相如《长门赋》。凄凄哀婉将自己心剖了一遍。还是不能换得刘彻回头。

喜心厌旧的男子写出地《长门赋》那么凄美到如今阿娇却再也不肯看就仿佛是对自己前半生命运的嘲笑。

金屋藏娇和凤求凰本就是天底下两个最大的笑话。(讨论区某书友地观点借用下)

刘昙看着阿娇面上凄怨的神情回想起自己成年即远赴大漠毡帐啖肉风刀雨剑不由也触动伤心险些落下泪来忙回过头看着窗外地农田桑陌强笑道“不提这个了我在大漠多年如今再看这大汉的房屋田陌竟有些陌生了。一路看文学网”

物是人非。

到了傍晚宫车终于停在了甘泉宫前。下了车便看见雄伟庄重的甘泉宫。

甘泉宫位于长安周边代郡郡内甘泉山南麓。宫周十九里宫殿楼观略与建章相比百宫皆有邸舍。是汉初君王仅次于未央宫的重要活动场所。刘昙与阿娇幼年时皆随着窦太后来过。而阿娇更是在封后后与刘彻冷战时长时间独自居住在此对此地的一草一木比未央宫还要熟悉。

甘泉山出甘泉引入宫中便得浴池。

一天地车马劳累阿娇沐了浴便回到泉吟殿。泉吟殿乃是甘泉正殿帝后居所其中有两个小殿左殿稍大为帝殿右殿为后殿。阿娇看着泉吟殿里熟悉的摆设装置悉与前同似乎从她离开后再也没有人入住过。梳妆台上的菱花铜镜镜角尚有一道划痕映出她的容颜有些模糊。

本来以她如今的身份已不能住在这里。但是既然她不提刘彻也不说宫人便装聋作哑一切如旧。

其实一切早已回不到当初了帘外宫人屈膝参拜“参见陛下。”刘彻负手进入看见的便是执着木蓖怔怔的看着铜镜的阿娇。

“娇娇”刘彻微笑唤道。

“朕尚记得建元三年时朕与你到此避暑的时候。”

那时候刘彻将卫子夫送往浣衣处与阿娇往甘泉宫。许是因为怀着裂痕彼此更加小心翼翼竟是较新婚时还要甜蜜三分。

虽然在未央宫总是有着阿娇无法不去在意地莺莺燕燕但在这座甘泉宫只要有阿娇在就不会有别的女子的身影。

所以相较于未央宫阿娇更加喜欢甘泉。

那时候地刘彻大权握在太皇太后手上很是失意。陪着阿娇的时候倒也全心全意。

在这座泉吟殿里他甚至帮阿娇梳过髻。

一国之君自然是不擅长这个地。木蓖划过青丝拽地阿娇有些疼痛她却都含着笑忍了。

梳出来的髻阿娇含笑在镜中看。自然是不好看地却心怀欢喜。

到底不敢顶着这样的髻出门让婢女拆了重梳。

只是若干年后想早知若有今日不如当初梳着那样的髻过一天到了夜晚由他亲手拆下。

世事变迁风流云转纵然有那份旖旎情丝早已不好意思伸出手来。

山间的夜风清凉无比吹进殿来青丝未干便有些瑟瑟。

铜镜曾照过她的花颜自然亦曾照过她的伤心。

“皇上来阿娇这里有事么?”陈阿娇低下头淡淡问道。

刘彻皱眉欲待作。却又忍耐下来缓缓道“阿娇。在甘泉宫不谈伤心事。不好么?”

阿娇淡淡在心里微笑他只是记得曾在这里的旖旎时光。却忘了她也曾孤寂在此看过一夜一夜的月光。

然而她却还是点点头。道“好。”

人不是时时刻刻地都能尖锐的面对。若能保持表面的祥和便退一步在心底冷冷地看。

处心积虑的疏离其实很累。更何况在这座甘泉宫她地心思的确要柔软一点。

她想她亦是无奈的人。这些年看他若有似无的纵容不是真的。一点感触都没有。

只是不够融化心底地冰雪。刘彻抚起她的青丝。凑到唇边亲吻。她却有些心不在焉。看着古香古色的大殿夜风吹进来。扬起帘蔓。

有时候真的很怕再这样一步一步的妥协下去慢慢的就真的成了那个古代的阿娇。全心全意等爱的阿娇。

“娇娇”刘彻在她耳边不满意地轻唤“专心一点。”她噗哧轻笑。

她记得小时候的刘彻和她在甘泉山上玩闹。彼时她还比他略高些含笑道“彻儿你若不长大些怎么保护我呢。”

那时候真的相信这个人会保护她一辈子免受风雨倾袭让她有枝可依。

到后来他渐渐长大一天比一天地高也一天比一天阴冷果决她都没有看到。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归雨雪霏霏。

泉吟殿外悉悉嗦嗦开始落雨。

那种在长门宫里消磨的日子她其实一点都过不下去。

如果能用这样地妥协换取更多地自由还是值得的吧?她扪心自问。

有时候不是全心地爱也能结出瑰丽的花朵来。

到了深夜便渐渐寒冷。微微缩了身子一点动静便惊醒了身边人。皱了眉却将她拥入怀中。

待到天际透出一抹亮色悠悠醒转却见刘彻早已穿戴妥当黑锦色帝王尊贵的服饰宽衣广袖眼神冷锐却在看着她的时候带了一抹柔和道“朕先去处理政事。”

她点点头翻了身继续睡。待他走远了才起身。

刚收拾好便听见殿外刘初兴奋的声音唤道“娘亲娘亲”冲进来扑进她的怀里。

她含笑道“慢点没人和你抢娘亲怎么了?”

“那可不一定。哥哥就会抢。”刘初在她怀里抬其头来。

阿娇噗哧一笑抬头看见掀帘进来的刘陌有些诧异道“陌儿东方先生放你假了么?”

刘陌便有些扫兴怏怏道“娘才刚到甘泉宫你便让我休息几天么。”

阿娇想起自己幼年时的调皮再乖巧的孩子也会有贪玩的**吧。含笑点点头。

刘陌便欢喜低声抱怨道“何况东方先生如今缠着陵姨大约也没空管我。”

阿娇愕然。

身边刘初拉着她的衣摆兴奋道“娘亲前年我种下的葡萄结葡萄了。”

元朔六年刚封了博望候的张骞送了悦宁公主一寸葡萄藤刘初将她植在居住的阳阿殿后甘泉宫的宫人按照张骞的指示仔细的为它搭藤施肥到如今已经郁郁葱葱的长开了。早已将它忘记的悦宁公主一见之下自然惊喜异常。

“娘亲你去看看么。”刘初撒娇道。阿娇缠不过她只得陪她去看。果然已经结出一串串青紫色的葡萄虽然不是上品已经颇说的过去了。

“这两年为公主照料这架葡萄的也算有功吩咐下去每人赏钱十串。”

阳阿殿便跪下了一殿奴婢齐声谢道“多谢陈娘娘赏赐。”

“将这些葡萄摘下来洗净往皇上南宫飞月长公主以及各位大人那里各送一串得说清楚了”阿娇含笑道“是悦宁公主亲手种的。”

头戴钢锅逃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