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五卷:血泪封沙 八十五:白头回首相看迟

第五卷:血泪封沙 八十五:白头回首相看迟

第二次河西战役大捷刘彻很是高兴吩咐下去运送一批美酒食物到前线犒赏冠军候霍去病。

这一日刘彻从悉堂殿回来到了殿门便听见陈阿娇清郎的声音道“陛下宠爱霍去病赏下的美酒是淮南闻名的桃花妆。你的霍哥哥在回师张掖附近遇到了护送御赏的队伍。霍去病倒也是极豪气的言道美酒虽多却不能让三军将士都一沐陛下天恩。传了令下去将三大车美酒统统倾入河中。与三军将士共饮河水。众将士佩服感激后来那个地方便被人称为酒泉。”

刘初遥想着当时情景甚为向往道“那霍哥哥是极厉害的了?”

陈阿娇含笑弯唇道“自然。”

“娇娇倒是极喜欢去病。”刘彻负手进殿淡淡道。

“父皇”刘初抬看见他乖巧行礼。

刘彻便含笑抚着她的额道“陌儿便要下学了。初儿去找哥哥吧。”

阿娇待看着刘初去远了这才含笑道“自然霍去病几战皆大捷总是称的上英雄的。”

刘彻的眸色便深了一些道“朕以为……娇娇心胸倒是越宽广那么娇娇以为卫青如何?”

阿娇抬眉看着他正色道“阿娇的心胸一点也不宽广阿娇看的过去霍去病是因为霍去病性子桀骜一心在战场上与其他无涉。大将军自然也算是英雄阿娇却先看他是卫子夫的弟弟因此无法将他当成英雄来尊敬。”

“娇娇倒坦白。”刘彻不免有些讶然道。

“因为有时候坦白比各怀心机要来的好。”阿娇垂眸。淡淡道。

到了八月炎热过去。初秋的清爽中刘彻吩咐回转长安。

陈阿娇在宫车上叹了口气相比于未央宫的尔虞我诈至死方休。甘泉宫显然要清净地多。只是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无论每个人心中怎么想宫车依旧粼粼向长安驰去。

回到长门宫的第三天陈皇后下令宣长信候柳裔往长门宫一晤。

“阿娇是如何与长信候柳裔相识?”在甘泉宫中南宫长公主曾这样问阿娇。

实情自然是不能说地阿娇便微笑道“当年阿娇流落在外。机缘巧合下为长信候所救感其恩德。便结为兄妹。刘昙悠悠叹息一声“阿娇毕竟有福缘。”

“我知道陛下的意思。”刘昙微微侧身。看着窗外悠悠郁郁地甘泉山轻声道。“也感念陛下对我的情意。但刘昙残花败柳之身实在不愿再谈婚嫁之事也不愿意耽搁柳侯爷了。..”

身后绿衣远远的看着长信候随着内侍走来的身影躬身低声道“娘娘长信候到了。”

阿娇醒过神来抬头看见柳裔越沉稳的面容。

“臣柳裔”他在亭下参拜“参见陈娘娘。”

陈阿娇淡淡一笑道“师兄免礼吧。”

柳裔便起身径直坐在对含笑道“娘娘今日召唤微臣不知何事吩咐?”

阿娇挥退众人独留下绿衣在身边伺候道“长信候今年年纪也不小了吧?”

“是”柳裔淡淡一笑眉目疏朗“愚兄痴长娘娘三载。”

“可有意中人?”

柳裔欲答并无不知为何心上却忽然闪过大漠上南宫长公主拽住摹歇死也不肯松手时在风中飘零地单薄身影不由有些迟疑。陈阿娇将这迟疑看在眼中暗叹一声起身道“阿娇也不和师兄绕圈子说话。平阳长公主曾经隐讳的向阿娇提及愿意与师兄共结连理本来陛下也有意应允的。但南宫长公主归来后陛下怜惜这位姐姐的遭遇因为昙姐自归来后一直伤痛王太后病逝与人疏离大约因为是师兄救了她除了亲人之外便只对师兄另眼相看一些。便属意将南宫长公主拖给师兄照顾。”

“师兄自己的意思呢?”

阿娇低下头去道“师兄若是两个人都不喜欢阿娇自会为师兄斡旋师兄不必勉强的。”

柳裔却抬起头来轻声道“我并不是一个会勉强自己的人。”

阿娇不免有些讶异抬头问道“那么师兄的意思是?”

“阿娇”柳裔第一次直接唤阿娇的名字却不看她低声道“这些年来凭着我地地位财富若是愿意早可以三妻四妾了。你先别生气”他淡淡笑道“我和弘羊没有这么做只是因为我们心中有一个希望可以找到一个真正知心的人携手度过此生。”

“可是阿娇”柳裔回过头来看着她问道“你告诉我爱是什么?”

阿娇哑口爱是什么谁能够真正说的上来?而有爱就一定能幸福么?

“现在我想试一试。”柳裔道“从摹歇地飞马上救下她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喜欢她但是我怜惜她这一生所受地伤害。如果有机会能为她遮风挡雨我想我会愿意地。”

“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否一定会幸福。但是如果我没有这样做我怕我日后会遗憾的。”

阿娇不免有些叹息“希望你日后不会后悔今日地决定”她道颦起眉“可是昙姐本身对这件婚事似乎没有太大的积极度。”

“这便是我的问题了。”柳裔扬眉道英姿焕。阿娇并不清楚柳裔是如何让刘昙回心转意的。当刘彻宣布赐婚旨意时已经是元狩二年末了。

这次不比年初皇帝嫁女。因为南宫长公主是昔日和亲匈奴的公主在刘昙的坚持下婚事并不铺张。参加地人也并不多。刘彻自然是携着阿娇参加了的。阿娇坐在刘彻身边看着新人身上鲜艳灿烂的嫁衣。心下不知为何有些伤感却依旧真心地祝福。

祝福这对新人百年好合。

祝福这位历经磨难的长公主能够拥有一个幸福地下半生。

新人夫妻交拜的时候。阿娇留意去看平阳长公主的神情只觉得刘婧面上一片阴沉。

她看上的柳裔已经娶了别人那么她会如何呢?

当南宫长公主嫁入长信候府的时候已经注定长门宫又多了一块坚重地筹码。而这块筹码似乎比她平阳长公主本身还要重。

这样的情况下刘婧似乎更加不可能回到卫家的阵营了。可是心高气傲的平阳长公主如何忍受的下这样的屈辱?

“看见他们。我也有些想成亲了。”桑弘羊饮下杯中酒含笑道。

“那你也可以尽快迎娶怡姜进门啊。她等你许久了。”阿娇微笑坐在长廊上的栏杆上。仰头望天上的星辰那么闪烁。那么美丽。仿佛触手可及真的伸出手去。却又远在天涯。

“这些年与她打打闹闹”桑弘羊微微一笑也不介意道“也不是没有动过念头只是还有那么些不肯定就是她了吗?说到底我并没有柳兄果决。”

众人体恤这位饱经忧患令人尊敬地新娘并没有起哄闹洞房还这对新人一片清净。

“娇娇”回宫的宫车上刘彻明显的察觉到阿娇地心事重重问道“怎么了?”

阿娇抬起头来敷衍道“我在想太后在天之灵若看见今天必也会开心吧。”

提到母亲刘彻便沉静一些道“应该吧。”

阿娇其实在想刚刚在新房中刘昙曾与她说的话。

“阿娇无论过去如何人总是要向前看地。”彼时刘昙尚盖着红盖头轻轻道“否则地话人总是囿于过去的伤痛便看不见新地幸福。这是柳裔告诉我的我也想告诉你。”

然后柳裔进来新房掀开了新娘的红盖头红盖头下刘昙笑靥如花。

元狩二年冬十二月长信候柳裔尚南宫长公主刘昙。

长公主刘昙孝景皇帝女武皇帝胞姐。武帝幼时匈奴军臣单于叩关帝无奈以帝女南宫和亲。军臣乃罢。

军臣单于没单于幼弟伊雉斜立匈奴习俗父死子继其孥。长公主含憾随伊雉斜。

武皇帝尝数与匈奴战皆捷。元狩二年四月长信候携万骑千里奔袭至漠北王庭南宫长公主乃归。

长信候与长公主夫妻和睦恩爱长公主因昔年大漠事终生体弱未能为长信候育子。曾请长信候纳妾延续子嗣长信候不应。元鼎五年南宫长公主逝。长信候终生未续娶一应侍妾俱无。世人皆叹。

----《汉书长信候柳裔传》

阿娇叹了口气依在刘彻怀里昙姐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可是今天那个执起你手的人并不是昔日伤害你的那个。

到了如今她亦能信她与刘彻之间彼此是有爱的。只是这份爱参杂着太多早就失去了爱的本意看不见幸福的所在。

其实她若是肯装着傻也就勉强可以在现在的专宠里当作自己是幸福的了。只是做不到只能一直清醒的在一边看看着身边的那个人什么时候翻脸。

她亦不知道为何似乎在潜意识里认定终有一日这样的局面会到来。然后在那天到来之际微笑着道我早就料到会有这样一天。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真的没有不爱你只是用尽全力也不能让自己相信你的爱。时光轻逝如水也许可以冲淡怨痛但是如何让一颗曾被伤害的心,去毫无防备的亲近那个当初伤害她的人?

很多年后当南宫长公主缠绵病榻的时候曾经握着她的手叹道“我亦曾想过若是早些年遇见他会不会让他幸福一点?”

阿娇想柳裔大约已经是在幸福中了。

哪怕是对的人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也是要错过的。

彼时她是大汉尊崇的公主娇生惯养他却是一介平民甚至不在一个时空。

就算遇见亦不可在一起。只怕只是少女游街掀帘的一个瞬间然后放下冷酷的擦肩而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